「當然可以了。」李羨簡直求之不得好嗎?不過表面上他裝的還算淡定,最起碼在朴孝敏面前他沒有失態過。

確定稱呼之後,李羨打開冰箱把裡面的食材展示在了朴孝敏面前:「孝敏,你看看你想吃什麼?」

朴孝敏沒有直接回答,而是開玩笑似的反問了一句:「李羨歐巴還提供點餐服務嗎?」

「哈哈,偶像大駕光臨了,我當然要想方設法的讓您滿意了。」

聽李羨這麼說,朴孝敏微微一笑盯著李羨的眼睛說道:「可是,李羨歐巴作為我們的粉絲居然不知道我喜歡吃什麼嗎?」

這話問的李羨確實有點兒尷尬:「呃……你們有不喜歡吃的嗎?我看綜藝節目里你們吃東西都吃的挺香的,也不挑食啊!」

說著,他忽然想起了前天在網上看過的一個綜藝:「哦!對了,除了居麗,你們都不吃螞蚱!放心,我冰箱里沒螞蚱!」

「嘻嘻~」聽到李羨提起螞蚱,孝敏忍不住笑了。

吃螞蚱這事兒,其實是上個月Tara錄的一個叫《花樣美男》的綜藝里的。節目里有一個環節,是節目組拿了一些遮住外包裝的罐頭,讓Tara猜裡面是什麼吃的。

當然不是硬猜,而是允許她們把罐頭打開一條縫,通過聞味道猜。誰猜對了,這個罐頭就歸誰吃。

結果,猜到一個小罐頭的時候,大家都猜不到裡面到底是什麼,於是就開始瞎猜了。

有說是海帶的,有說是巧克力的,還有說是奶粉的,結果當然是都不對。

就在答案揭曉之前,咸恩靜隨口來了一句:「干螞蚱!」

其實她是胡說的,可萬萬沒想到,打開罐頭之後,裡面赫然是上百隻的炸螞蚱!

既然咸恩靜猜對了,這罐頭螞蚱就歸她吃了。

吃?只看一眼,咸恩靜就被嚇的嗷的一聲就躲到牆角去了。真讓她吃,那就跟要她的命差不多了。

朴智妍和全寶藍幾人也被嚇得吱哇亂叫,只有李居麗,居然拿著筷子直奔螞蚱就去了。

「好吃!」這就是居麗夫人對干炸螞蚱的評價。

李羨的話讓朴孝敏想起了那天咸恩靜的囧樣,所以就忍不住笑了出來,然後嬌嗔的看了李羨一眼說道:「好吧,我確實不怎麼挑食,隨便做點兒什麼就好了。」

「嗯……那要不吃烤肉吧,準備起來更快。」

「好,我幫你切肉。」

「別,你還是洗菜吧,我來切肉。萬一你切到手了,我會心疼的。」

李羨突然來了這麼一句,朴孝敏感覺特別的猝不及防,臉色瞬間就變紅了,然後有些緊張的後退了一步。

見狀,李羨微微一笑說道:「別誤會,只是粉絲對偶像的那種心疼。」

「誰……誰誤會了?你才誤會了呢!討厭~」嬌嗔的白了李羨一眼后,朴孝敏就從冰箱里拿了一些菜去洗菜了。

一邊洗菜,朴孝敏一邊在心裡暗暗的想到:真是只賤貓,第一次見面就調戲人家,早晚給你個教訓!哼~

和朴孝敏開了個玩笑后,李羨雖然感覺不錯,可同時也覺得有點兒不合適,畢竟兩人才第一次見面。所以,接下來他又趕緊說了一句:「我就是開個玩笑,你千萬別往心裡去。」

一聽這話,朴孝敏立刻反問了一句:「開玩笑?這麼說,如果我切到手的話,你不會心疼了?」

說完,她就後悔了。太尷尬了,哪有這麼問的?會不會讓李羨誤會什麼?這讓李羨怎麼回答?

李羨也沒想到朴孝敏居然會這麼問,不過他還是如實的柔聲回答道:「當然會心疼了,不管是作為粉絲對偶像,還是男人對女人,都會覺得心疼的。」

說完,李羨溫柔的看了朴孝敏一眼,然後就轉回身切肉去了。

朴孝敏有些害羞的盯著李羨的背影看了幾秒,然後露出了一絲有些竊喜的笑容,轉身洗菜去了。

就在這時,「復仇二人組」氣勢洶洶的走到了廚房門口。

她們本以為李羨這個大花痴應該正在撩妹兒,結果映入她們眼帘的卻是,李羨和朴孝敏正背對背在各忙各的,連對話都沒有。

看到這一幕,二人愣了一下。

她們以為,李羨和朴孝敏肯定是因為第一次見面,彼此之間不熟悉,所以同處在一個小空間里,可能就會覺得尷尬,所以才會像現在這樣,兩個人連話都不說。

既然廚房裡這麼……和諧,要不自己就別進去瞎摻和了?就讓他們一直尷尬下去,豈不美哉?

二人又對視了一眼,撤!

結果,她們正打算走,就被李羨給發現了:「你們倆在門口鬼鬼祟祟的幹嘛呢?」

一聽這話,林允兒立刻不樂意了:「誰鬼鬼祟祟了?我們是想來幫忙的好不好?」

黃美英也連忙隨聲附和道:「就是!孝敏第一次來,你就讓人家幹活,合適嗎?」

聽二人這麼說,李羨心想:嘿!裝好人?自己和孝敏都進來廚房好一會兒了,這倆人剛想來讓孝敏幹活不合適了!早幹嘛去了?

看她倆剛才那鬼鬼祟祟的樣子,肯定沒好事兒。

想到這兒,李羨放下了手裡的菜刀,然後點點頭對黃美英說道:「確實不合適,要不這樣吧。你來切肉,讓允兒去洗菜。然後我和孝敏在旁邊給你們倆加油怎麼樣?」

被懟了!有了新人就不要舊人了?太過分了!

「你!有你這樣做人哥哥的嗎?就會欺負人!」黃美英又急又氣,撅著嘴,表情委屈的不得了。

朴孝敏卻被她的話驚到了。

「哥哥?你們……是兄妹?」一個姓李,一個姓黃,而且長的也不像的倆人居然是兄妹?

「對,我們是兄妹。帕尼是我異父異母的親妹妹!」認真臉.jpg

。 地球華夏,北之星。

一個寬敞明亮的大廳內,一群不修邊幅的中老年地中海正在激烈的爭吵著基礎物理學問題,各種計算公式的稿件丟得整個大廳都是,顯得混亂不堪。

唯一沒有參與爭吵的,是一個身穿斗篷,頭戴面具的神秘人。

而那些地中海們到爭論不下的時候就會尋找這名神秘人判斷。

神秘人一般都不會直接給出答案,而是通過引導他們走出邏輯死循環來解決他們的疑惑,從而讓雙方都能得到滿意的結果。

這裏是一個非常高端的集會場所,由華夏各領域的頂尖科研人才組成,討論的東西也非常的廣泛且艱深,從基礎物理學到生物科技,再到航天航空等等不一而足。

那位頭戴面具的神秘人被這幫科學家們尊稱為「啟蒙者」,這個集會也被稱為「啟蒙學會」。

而參加這個聚會的,大多都是一群「朝聞道,夕死可矣」的瘋狂學者,他們可不管啟蒙者的身份,只要啟蒙者能給予他們在科學知識上的啟發,讓他們立刻赴死都心甘情願。

華夏高層也曾注意過這個集會,打算採取一些強硬手段。

不過在一大群各領域頂尖科學家的聯合施壓和保證之下,華夏高層不得不默許了這個集會組織的存在,並派遣了不少官方的科研人員參與其中。

這也是那些沒有德諾高層參與的項目也能順利啟動的原因。

華夏的科技水平在這個小小的集會影響之下,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提升著,各種停滯不前的科研項目也得到了突破。

就在一群地中海們討論一個理論到最激烈之時,一直沉默的啟蒙者突然抬頭,面具里露出的眼眸中有厲色閃過。

眾地中海們差點被嚇了一跳,激烈到面紅耳赤的討論瞬間戛然而止。

因為剛才啟蒙者所散發出來的氣勢實在是太可怕了,他們這群普通人如何承受得了。

「怎麼了,啟蒙者?」一名地中海試探性的問:

「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啟蒙者深吸了一口氣,語氣凝重的開口:

「饕餮的艦隊已經大規模進入了太陽系。

「預計還有半日,他們的先遣隊就會抵達地球。」

「什麼?」

一群地中海們聞言不由得大驚失色。

他們每個人的科研事業才有了不小的突破,這群外星入侵者就來侵犯地球了?

那他們的一切心血豈不是就要在外星入侵者的炮火之下灰飛煙滅?

他們不甘心啊!

之前當先開口的那名地中海再度發問:

「啟蒙者,您能保護地球文明嗎?」

他們心裏很清楚,眼前這名神秘的啟蒙者估計也是一名外星人。

不過,和饕餮不同的是,啟蒙者應該是一名友善的外星學者,樂於幫助其他文明進步。

但啟蒙者卻是搖了搖頭,說:

「我一個人勢單力孤。

「想要保護地球,還得依靠你們地球人的軍隊。

「這也是我不遺餘力的引導你們,而不是直接將高級技術灌輸給你們的原因。

「高級文明都有規定,不能將超越文明水平的技術傳授給低級文明。

「按照你們華夏的說法,就是不能揠苗助長。」

「那怎麼辦啊?」一名地中海哭喪著臉說:

「以咱們地球現在的技術水平,怎麼可能是饕餮艦隊的對手?」

其他人也是神情低落。

啟蒙者嘆了一口氣,說:

「我可以幫你們消滅饕餮大部分高級指揮官。

「剩下的,就只能依靠你們自己了。」

說完,他便轉身向大廳之外走去。

等離開了眾人視野之後,他直接一個閃身來到巨峽市的一棟別墅里。

在這裏,十多名美麗的天使們已經著甲完畢,一臉躍躍欲試的模樣。

啟蒙者身上的黑袍和面具逐一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身穿特殊制服的衛軒。

他笑着環顧一圈美麗的天使們,說:

「等不及了吧?」

一眾天使們紛紛點頭,臉色都有些激動。

自從分身那邊與鶴熙見面后,衛軒的本體就解除了地球天使們的所有束縛,讓她們恢復了正常護衛級天使的狀態。

天使冷除外,那個傲嬌狂還在特殊空間里賭氣呢。

目前這群天使還是由天使追領導,她們見到地球遭遇外星入侵,都想去審判邪惡的饕餮艦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