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啊,要不然你現在怎麼可能跟我在一起呢,對吧。」

「切,歪理,艾琳姐姐也就是被你這張嘴給騙過去的。」

一邊的米拉實在忍不住了,諷刺了秦天兩句。

「你一個小屁孩懂什麼?不過,有一點你說對了,我還真是被艾琳的嘴騙去的,要不是那天發生的事情,我還是一個很純潔的小正太呢。」

秦天幽怨的看了艾琳一眼,但是後者直接就無視了,抱著豆豆朝著前面走去。

「喂,你們走那麼快乾什麼?不知道我年紀大了,把你們弄出來要費很大的力氣的嗎?等等我啊……」


終於從北疆群山裡面出來了,秦天三人也是分外的興奮,一路上都是歡聲笑語的,互相取悅著,不過,當他們來到中杭城的城樓下的時候,還是被眼前的景觀嚇到了。


「這是什麼情況啊?難道說我們趕上了什麼好日子了嗎?」

「不知道,我們去裡面問問情況吧。」

秦天有點不知所以,那一排排的燈籠,那一地留下的喜慶遺留物,到底是怎麼回事了,難道說,有哪個貴族之類的結婚了?有這樣大的排場?

「兄弟,今天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了啊,怎麼到處都是喜慶的樣子了呢?」

拉住一個有點流連忘返的青年,秦天裝作是無辜的青年問道。

「哦?你不是這裡的人吧?你不知道,今天是新城主上任的日子,所以才會有這麼大的排場的,不過,我覺得,這個城主來頭不簡單啊,因為聽說啊,這個人是姓慕容的。」

「慕容?也就是說,這個人是王室的人了?這樣的人怎麼會跑到這麼偏遠的地方來當一個城主呢?你不是記錯了吧?原來的城主呢?他不反對嗎?怎麼說,他的實力也不是權力可以蓋住的啊。」

這個青年四周看了看,然後神秘兮兮的說道,「你不知道啊,聽說這個人的兒子死在這裡了,而上面怪罪下來,城主就只好撤職了,反正,像城主這樣的人,也不會被權力左右的,當天撤職了,就已經離開這裡了,這不,這個姓慕容的就上任了。」

「兒子被殺了?難道,這個人就是慕容宇的老子?這些麻煩大了!」


秦天跟艾琳商量了以後,得出了這樣的一個結論,那就是,這個人很有可能就是慕容宇的老子,為了自己兒子的死,特地跑過來找真相了。

只要是微微的一查,可能馬上就知道了,慕容宇的死跟紅蓮傭兵團脫不了關係了,到時候要是他們來個秋後算賬,那紅蓮傭兵團的人,根本就抵擋不住軍隊的圍剿了!

「老公,怎麼辦?這個新城主不會對我們傭兵團動手吧?」

「我們先回去找到莫言他們,想來他們應該也知道了消息了,我們回去再想對策,實在不行,就放棄這裡的基業,到其他的地方去!」

「恩,也只能這樣了!」

紅蓮傭兵團所在地,此時有點潦倒,本來還算是有點光鮮的門面,這個時候早已經是破破爛爛,要不是偶爾有進出的幾個傭兵,這裡根本就看不出是曾經也算是輝煌過的紅蓮傭兵團了。

「怎麼會這樣,紅蓮傭兵團怎麼會變成了這個樣子呢?」

當三人來到這裡的時候,他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為事實與他們想象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秦天急速的衝進了大廳,這個本來還算是溫馨的大廳,這個時候冷冷清清的,根本就沒有幾個人在裡面,這個時候,秦天終於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青雉!你在這裡就好了!」


沒錯,這個人就是青雉,三年來,雖然他的樣子沒有多少的變化,但是,從他那發白的鬢角,以及臉上淡淡的皺紋,可以看出,這三年來,他一定過的很不好。

「你是……秦天!還有,艾琳團長!你們還活著?你們活著回來了嗎?」

眼看著本來有點沉默的青雉,這個時候卻是流出了虎淚,秦天心中突然一緊,暗暗覺得,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發生了。

「青雉,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們的團員呢,都去哪裡了?」

艾琳抓住青雉的肩膀,有點急切的問道。

但是,聽到這個之後,本來有點驚喜的青雉,漸漸的變得很是落寞,他搖了搖頭,苦笑著,「死了,死的死,走的走,現在,也就只有原來的一兩個傭兵還願意在這裡守著了。」

「什麼?死了?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是微笑棺木?他們居然對我們趕盡殺絕了嗎?」

艾琳霍的站了起來,一臉憤怒的說道。

「事實上,並不是他們,是猛虎傭兵團的人做的,你們生死未卜,艾德華就暫代了團長,到處去尋找你們的下落,但是,在兩年前的一個晚上,我們突然遭到了猛烈的偷襲,是猛虎傭兵團,他們對我們發動了偷襲,我們損失慘重。

等到回來了以後,才發現,原來這猛虎傭兵團的人,只是收了錢,為人辦事而已,而那個人,就是慕容宇的父親,也就是現在的這個新城主了。」

「我弟弟……艾德華他現在……」

… 秦天這個人,是不願意輕易交朋友的,但是一旦他覺得這個人是朋友了以後,他就會將他看成是生死之交一般的人物。

但是此時,他聽到了他所在意的人都被殺死了以後,他終於徹底的爆發了,體內的能量不受控制的暴動著,他想要殺戮,將那些人全部都殺死,才能澆滅他心中的怒火。

「告訴我,青雉,你有沒有哪個膽量,跟我一起去為我們的兄弟們,為我們的家人,報那血海深仇?」

「哈哈。」帶著淚水,青雉瘋狂的大笑了起來,「我等這一天,已經等太久了,今日,就算是死了,我也一定會在你的身邊,為我們死去的兄弟,家人,報仇!去滅了那猛虎傭兵團。」

「秦天,你忘記爺爺的話了嗎?他讓你少造殺戮……」

就在米拉想要再說的時候,突然,秦天那冰冷的眼神轉了過來,一瞬間,米拉感覺自己像是被什麼猛獸盯住了一般,頓時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艾琳在這裡照顧米拉,豆豆,你也留在這裡,要是有哪個不開眼的進來,殺無赦!青雉,我們先去猛虎傭兵團!我要讓他們,形,神,俱,滅!」


秦天的聲音,冷到了骨子裡面,讓就算是熟悉他的人,都感覺到,似乎現在在他們面前的秦天,根本就不是原來的那一個人。

猛龍傭兵團所在地,這段時間也算是蒸蒸日上了,兩年前他們接了委託,去圍殺紅蓮傭兵團的人,然後,他們就抱上了大樹了,這兩年來,他們的日子過得很愜意,隱隱有要成為繼馴龍以後又一個最大的傭兵團的趨勢。

不過,他們的團長也知道,自己有今天,那都是因為現在的這個新城主所給與的,所以,在這幾天裡面,他將所有的團員,都招了回來,就是為了給這個城主慶賀。

當然了,他也是有私心的,雖然傭兵的死亡是很正常的,但是他也怕這個新城主會因為這樣滅他的口,所以除了慶賀意外,他還有拍馬屁的成分在裡面。

「你們兩位是什麼人,似乎沒有邀請函在啊?」

這一次,猛虎傭兵團的團長算是花了大本錢了,在中杭城裡面居然大擺筵席,一來是炫耀自己的富有,二來是告訴別人,自己有靠山了。

而受到邀請的,基本上都是各個有點名氣的傭兵團團員,不過,紅蓮傭兵團顯然不在列,不過,秦天他們現在也本來就不是來這裡祝賀的,而是來鬧事的。

秦天冷冷的瞥了這個守門的遺言,然後幾乎在瞬間,他就拔出了自己的短劍,而等到別人看到他的短劍慢慢的落下的時候,那個守門的,已經捂住了自己的咽喉,慢慢的到了下去,死的不能再死了、「不是猛虎的人,都出去,今天,我要讓猛虎的人,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秦天的話,出現在整個猛虎傭兵團所在的每一個角落,而聽到了這句話的人,紛紛臉色有點不好看了,敢在城裡面就動手的,不是傻子,就是那種自恃力量強大的,看眼前的兩個人,顯然,他們不是那種傻子,那麼,他們就是實力強大的,不顧法紀的人了!

一時間,本來不是猛虎傭兵團的人,都紛紛的朝著外面跑了出去,他們也只是因為被迫才到這裡的,現在猛虎傭兵團有事情了,他們才不願意留在這裡呢,得不到什麼好處不說,還會惹來一身的騷。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趕來我們猛虎搗亂!你們不知道,我們的背後是誰嗎?」

傭兵團長看著他邀請的人一個個的離開了,他很是憤怒的指著秦天。

「我們是什麼人,自然是來殺你們的人,至於你背後的人,你放心,他自然也不會逃過,會來為你們陪葬的。」

「大言不慚!就你們兩個,你們以為可以擋住我們猛虎嗎?你們以為你們自己是誰?是龍鎧甲者嗎?」

「就算不是,照樣殺你!」

秦天說完了這句話以後,整個人的氣勢一變,變得很是狂暴,變得很是冷漠,彷彿,在他的眼前,已經變成了一座座的屍山。

而對面的傭兵團長,在秦天的氣勢一變以後,突然感覺到,一股極大的壓力朝著自己壓了過來,讓他差點透不過氣來了,而當他想要抬頭的瞬間,他感覺到了,那無形的殺氣,將自己整個人都包圍了起來,讓他突然意識到,就算是自己想要攻擊,都不能。

「上,他們只有兩個人,將他們都殺了!」

終於,猛虎傭兵團長還是忍不住不願跟秦天這麼對視了,朝著兩邊發話。

但是,就在所有人都要朝著秦天這邊過來的時候,卻發現,秦天居然在一瞬間失去了蹤影,而再一次出現的時候,卻是早已經在猛虎傭兵團長的身邊,而這個時候的傭兵團長,整個人的腦袋已經跟身體分了家了。

「我說了,就算不是,照樣殺你!」

那冷漠的話語,那淡淡的殺氣,讓所有人都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有點發冷,什麼時候,他們見到過這樣嗜血如命的主過?

「青雉,這群人都該死,不要留手!」

看到青雉有點不可思議的看著自己,秦天囑託到,雖然現在的他滿腔都是怒火,但是,他的神智還是清醒的。

「鎧甲!」

終於,青雉也不在猶豫了,他外放了自己的鎧甲,全身都被淡淡的透明鎧甲包圍了,這是六級鬥氣師的實力,而且,已經漸漸的在朝著半龍鎧甲鬥氣師進發了!

「很好,今天,就讓我們好好痛快的殺一場吧!」

想比青雉,秦天居然根本就沒有召喚鎧甲,只是一味的用自己的身體在人群中廝殺著,他所過的地方,每一次,都帶來了大片的血跡。

「獨孤九劍!」

這二個時候,秦天再一次的使用了他的劍技,雖然這根本就不是什麼獨孤九劍,但是這個劍技配合著殺氣,比起秦天自己去使用,要強大很多。

雖然沒有出現所謂的劍氣啊什麼的東西,但是,就這個劍技,還是讓那些傭兵被殺的哭爹喊娘,慘叫聲不斷。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秦天突然慢慢的停了下來,他突然想到了,那個時候,秦家莊是不是也有同樣的遭遇呢?那些魅影的人,仗著自己強大的實力,對著秦家莊的人進行廝殺,那個時候,這群人,是否也是如自己現在這個樣子呢?

已所不欲勿施於人,這個時候,秦天的腦海裡面,突然出現了這樣的一句話,也清楚的感覺到了遺族族長跟自己說不要造太多殺孽的原因!

自己殺了這裡的人,或許,哪天,沒有死去的人,就會找自己報仇,然後自己的朋友再給自己報仇,這樣下去,就沒完沒了了……

看了下一地的屍體,秦天的心裡突然有點不忍了,這樣的殺戮,到底是為了什麼?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他的心裡突然感覺到一陣不妙,似乎有什麼危險就要朝著自己過來了一般,他急忙朝著邊上一閃,只看到,一個全身有著爆炸性肌肉的男子,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而剛才的一擊,就是他所偷襲的。

「青雉!紅蓮傭兵團的團長!想不到你居然還敢到這裡來,想來你是覺得你有這個實力對付我們了嗎?可笑,就你一個六級鬥氣師的實力,覺得能夠對付的聊我們嗎?」

「哼,是嗎,那這一地的屍體,你以為他們只是他們自己躺在那裡的嗎?」

青雉冷冷的說道,這個人他是認識的,就是他,將六級的艾德華生生的殺死的!

「六級而已,還沒放在我心上,我隨便就可以捏死!」

「是嗎,既然這樣,你就來捏捏看!」

秦天的短劍出現在了這個戰士的背後,而在出現的一瞬間,他體內的雷電自動的運轉了起來。

「跳樑小丑……啊,屬性武器!」

本來,這個戰士以為秦天只是跟著青雉來的小角色罷了,雖然剛才逃脫了自己的攻擊,但是他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但是就在秦天攻擊他的瞬間,他知道自己錯了,因為,就剛才秦天的攻擊,讓他的皮膚感覺到一陣灼傷。

「我等著被你捏死!」

「秦天,這個傢伙的實力很強,艾德華,莫言,他們都是死在這個傢伙的手裡的!」

「原來是你!原來是你!」

聽到青雉的話,秦天徹底的憤怒了,本來剛剛漸漸熄滅的情緒,這個時候,再一次的排山倒海的過來了。

而他的身上,也出現了比起剛才更加劇烈的雷火,整個人都被包圍在了雷火中。

「你,該死!」

死字還在秦天的嘴邊,他的身體已經來到了這個戰士的身前,想也不想的一拳就砸了過去,帶著雷火的拳頭,像是流星一般,朝著戰士的胸口,慢慢的接近著。

此時的戰士,感覺到了危險,但是,現在他想要閃躲,已經是來不及了,於是,他只能用自己的手臂,去擋住秦天的攻擊了。

但是當他的手臂跟秦天的拳頭接觸的一瞬間,他感覺到了不對勁!

那強烈的電流,讓他整個身體直接被電得麻木了起來,而那毀滅性的的火焰,更是讓他的整個手臂都被打的一片焦黑。

就在這個時候,他的瞳孔劇烈的張大了,只看到,一把帶著紫色雷電的短劍,漸漸的靠近了自己的脖子……然後,然後就沒有然後了,短劍劃過,這個人也跟這個世界告了別……

「不想死的,從今天開始,就脫離猛虎,要是讓我再聽到猛虎二字,殺無赦!」

… 沒有想到回來會得到這樣的消息,秦天也暴怒了,一氣之下,殺到了猛虎傭兵團,將裡面直接殺成了人間煉獄,血流成河,這個時候,秦天還是心軟了,因為,這些普通的傭兵,就算是殺了,也沒有任何的價值。

而那個殺了自己最好朋友的戰士,也被他手刃了,他突然感覺到,自己的心裏面有點空,本來滿心歡喜的回來,想要給大家一個都驚喜的,但是現在,卻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讓他感覺到,這似乎就好像是一場夢。

「人生如霧亦如夢,緣生緣滅還自在,莫言,艾德華,還有所有紅蓮傭兵團死去的各位,希望你們能夠安息,如果有來生,我們還是兄弟!」

「秦天,這裡剩下的,就只是一些後來加入的傭兵了,我們怎麼辦?」

青雉看了下四周那些膽顫的傭兵,突然也沒有了殺戮的心情了。

「不想死的,從今天開始,就脫離猛虎,要是讓我再聽到猛虎二字,殺無赦,還不快滾!難道是想要讓我送你們一程嗎?」

秦天冷冽的話,讓所有還在這裡的傭兵打了個冷戰,要是真的讓秦天送上一程,那麼他們要去的就不是外面,而是地獄了!

一時間,所有的傭兵都有點茫然的看著秦天兩個人呢,似乎對於他們的話有點不相信。他們怕秦天他們會在他們逃離的時候在背後下手。

不過,想想,以他們兩個的實力,想要對付他們,根本就沒有需要這麼做,於是,第一個逃出去的人出現了,而隨著這個人的出去,其他的人也紛紛的朝著外面跑了。

「接下來,我們要怎麼做?猛虎只是一個小角色,只是拿錢辦事的人罷了,真正的主角,還在後面,是那個新來的城主!雖然不知道他的實力怎麼樣,但是,畢竟他是一個王爺,身邊的高手不是我們能夠想象的。」

「現在,估計所有人都快要知道這裡出了事了,明文規定,城裡面是不能打鬥的,所以,我們已經成為了公敵了,要是我們就這麼去城主府,估計,等下我們會有大麻煩了!這樣,青雉,你去將艾琳他們幾個人帶到安全的地方去,我去看看城主府的情況。」

「這樣……也只能這樣了,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我相信,只要我們到了半龍鎧甲者,龍鎧甲者,肯定能殺死那些人的!你不要魯莽行事啊!等下我們在那裡會和?」

「這個你不用擔心,有豆豆在,我就會找到你們了,事不宜遲,你快點走吧,我怕到時候我們會被人堵住了!」

「那你自己小心了!不要硬拼啊!」

青雉終於還是按照秦天的話離開了,這個時候,他暗暗的鬆了口氣,自己這兩年來一直壓在心裡的大石頭終於算是慢慢的放下了些,這兩年來,他只要一想到,艾德華,莫言他們死在自己面前的情況,他就感覺到無比的痛苦,一直在心裡歸罪於自己。

好在,就在他要崩潰的時候,秦天他們回來了,帶著他殺進了猛虎傭兵團,做了他一直以來都不敢做的事情,但是,他知道,這還遠遠不夠,他們必然要殺死那個城主,才算是真正的報了仇了!

「接下來,就是最大的好戲了!」

秦天冷笑道,現在是這個新城主入主這個城市的時間,他自然不會想到有人會去擊殺他,秦天知道,原來的那個城主,早已經離開這裡了,也就是說,現在城裡面最強大的那個人,應該不會在這裡,而王室派來的那些護衛,根本就不可能是龍鎧甲者。

龍鎧甲者,都是站在金字塔尖上面的人了,雖然秦天不知道龍鎧甲者之後還有什麼,但是就目前來說,這種人都是鳳毛麟角的,又怎麼願意甘心成為別人的護衛呢?

這麼想,秦天就知道,或許,他還是有那個機會將這個王爺殺死的,只是,現在他的目標有點大了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