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你卻真的挑起了我心中的殺意!我之父母親人,絕對不允許別人傷害。即就是在幻境之中,也不允許!」

「你傷害我之父母親人,我便讓你死去!」

聲音落下,他豁然抬頭。被桎梏的身體竟然是剎那間恢復自由,一股可怕的殺機從其身體里剎那間爆發而出,如長槍指天。橫立天地之間!

「幻境世界,給我破碎!」冷逸血紅眼眸內剎那間爆發出一股強悍的意志。在這意志下,整個空間剎那間開始崩潰強大的湮滅之能。以白河城為中心。周邊世界剎那間如同鏡面一邊碎裂。

那穆家老祖及穆穆等人,獰笑中演變為飛灰。

冷家大殿前,一眾痛楚哀嚎的族人緩緩灰飛煙滅。

最終這整個世界演變為一條蒙蒙灰暗空間,空間內兩名冷逸凌空而立,遙遙對望。

這之中一人身著青衫,眼眸血紅,軀體之上殺戮的氣息直指青天,猶如上古殺神!


另一人則是通體深邃烏黑衣衫,眼神詭異,唇角流展現出一些猙獰的顏色。

這二人外表看去一模一樣,但軀體之上的氣息竟然完全不同!

「你是我的心魔?」眼眸血紅冷逸緩緩抬頭,眉頭微皺,看著對面的黑衣冷逸說道。

黑衣冷逸聽說臉上展現出一些詭異的顏色,道:「我是你的心魔,你又何嘗不是我的心魔?只要把你完全引入魔道,到時我便能替代你掌握身體的主導,把你鎖進這個陰暗無窮的空間!」

一邊說著,黑衣冷逸雙瞳之中透出無窮瘋子一般貪婪的顏色。

「只可惜這一次你運氣好,看透了我的設計,然而下一次我保證你將不會再有這麼好的運氣。」

血眸冷逸面無表情,微微搖頭,道:「我說過,今日你必死無疑。」

「嘿嘿!是嗎,雖然你在聚氣境境界就能夠進入心魔世界,這點讓我非常驚訝,然而想要將我擊殺,恐怕你還沒有那個本領。」黑衣冷逸冷冷一笑,全然沒有半點驚懼的意思。

血眸冷逸微微沉吟,道:「以我今日的道行,確實沒法把你徹底擊殺,但把你形體徹底打散,卻還是可以輕易做到!」

「今日暫且讓你苟延殘喘,下一次等我出手,鐵定把你絕滅!」

「心魔,破碎!」

冷逸血眸內靈光一閃,一股可怕的一意念之力頓時從其身體里爆發而出,演變為一條驚天刀芒轟然向那心魔斬落!

心如鏡,意如刀!

憑藉意念之強,斬落心魔,雖沒法把這徹底殺死,卻也能讓心魔剎那間重創。

「啊!怎麼可能,你的心境竟然達到了這種地步!」眼看那刀芒斬落,黑衣冷逸雙瞳之中終於展現出驚懼的意思,但不等他有半點放抗,那刀芒就是轟然斬落軀體之上。

心魔心魔,無形無跡,意念所生,沒法可破!

若想破除斬殺,只能憑藉修鍊者自身意念強大,憑藉自身意志將心魔斬殺!

轟隆!

刀芒過體,剎那間灰飛煙滅。

咔喳!咔喳!咔喳!

碎裂聲中,那黑衣冷逸體外頓時生滿數不清的縫隙。縱橫交錯布滿全身。

「你,依舊還是沒法殺死我。等著吧,下次等我凝聚而出。肯定會比這一次更加強大!」

「終有一日我會把你徹底吞噬,成為這肉身的契約者,行走世間!」

「主體,我會回來的!」

猙獰怨毒的聲音從心魔口中發出,而後起身體徹底碎裂,演變為一枚枚深邃烏黑的碎片融入這心魔世界消失不見。

「心魔世界一日不破,我便永遠沒法把這殺死!」

「隨著我實力增強,這心魔的道行也是愈發強大,他與我本就一體。不過我為主體他為副體!」

「雖然你可以越來越強,但終歸是從我軀體之上的得到的力量,你強,我會比你更強!」

「下一次,我定要把你斬殺!」

冷逸聲音冷冷,在這心魔空間之內回蕩,眼神緩緩掃過,而後身體一顫,徹底消失不見。

霧島。洞府,修鍊密室內!


那石床上緊閉雙目的青衫男子豁然張開雙眼,兩道驚人精芒從其雙瞳之中剎那間爆發而出,射入虛空之中。他長身而起。一股無窮鋒芒氣息從提身體里剎那間爆發而出,剎那間直衝天際,引動風雲剎那間變幻!

聚氣境聚。心魔破,天劫落!

修鍊者凝丹三劫。冷逸已經過其二,餘下最後一劫就是最為兇險的雷霆之劫!

擋下則成就聚氣境。元氣神力威能暴漲享五百載壽元,踏入高階修鍊者行列!

不成則灰飛煙滅,修道多年一切努力辛苦剎那間演變為水中月鏡中花!

「雷霆之劫,今日便讓我冷逸看看你究竟有多強,能否將我打落塵埃!」

一股衝天意念剎那間升騰而出,衝破雲霄!

呼!呼!呼!

整個天地剎那間風雲驟變,一股奇異虛空波動剎那間傳遍天地,以那霧島為中心,,一股無形威壓緩緩散發而出籠罩整個海域!

滿天烏雲無中生有,瘋子一般凝聚為一團近百丈十丈大小的深邃烏黑雲團,一絲絲強大的雷霆之力在這之中遊走不止,相互碰撞發出陣陣轟隆之音,猶如雷神之怒。

凝元天劫,即將降臨!

從那雷雲之中散發出的強大氣息,沛然浩大彌天蓋地,將這一片海域徹底籠罩!

轟隆隆!

這是細小雷霆撞擊融合的可怕巨響,當它集合為一條完整的雷霆以後便會轟然降落,轟殺那渡劫之人!

雷聲滾滾,每一分時間過去,那雷雲內的威壓就是愈發強大一分,漸漸已經經達到了聚靈境初期修鍊者威壓的層級,但那雷霆之力還在不斷凝聚增強,其威壓也是愈發強大起來。

冷逸臉色嚴謹,抬頭向上望去,好似穿透了石壁阻隔看到那瘋子一般咆哮不止的雷雲,儘管這威壓不斷增強,但他心中竟然不曾有半點畏懼,反而這威壓下,他那神魂之中生出一股強大的殺意!

這殺意發自神魂深處,莫名而來,竟然讓冷逸全身每一寸血肉都瘋子一般顫抖起來,並非害怕而是一種興奮,一種想著要與這雷劫戰一時候的強大意念!

。。。。。

霧島外,風雲驟變,大風忽起,烏雲滿天,雷電霹靂!隨著那雷雲凝聚而出,更是惶惶猶如滅世景象。

虞葛身影凌空立在洞府數百丈外,望著那彌天雷雲,雙瞳之中忍不住展現出一些憂色,口中喃喃道:「冷逸這雷劫威能,好像大的有些驚人啊。」

「不過以他的道行,等閑雷雲恐怕根本沒法對他造成任何威脅,這天道也是非常公平的。然而雷劫威能越強,冷逸渡劫以後所得到的好處就是越大!」

「真的很期待,等到渡劫以後,弟弟的實力會達到何種境地,恐怕比較尋常聚氣境中期修鍊者,也是不遑多讓吧。」

虞葛聲音漸漸低落,那份憂色之下,也是漸漸展現出一些期待的顏色。至於這雷劫,威能雖強,卻絕對沒法阻止冷逸前進的腳步!

這是她對他的一種絕對自信!

。。。。。

距離霧島數十裡外,四道人影站在海面之上,眼神望向那雷雲凝聚之處。臉上全部展現出一些喜色。

「哈哈,看來果真天助我也。本來我還擔心師叔未來之前,這小子便帶了法器逃走。這樣一來我們只能眼睜睜看他離去。沒想到這傢伙竟然在這茫茫海域荒島之上凝結聚氣境,這麼一來更是讓我確認了他的身份,這傢伙鐵定是那走運得到上古宗門傳承或者其他大機緣的散修修鍊者!」

「能夠讓其一介區區散修成長為比我還要可怕的修鍊強者,這傢伙所得機緣鐵定非常逆天!然而今日,這一切都要歸我一切了!」

「速速出發,這傢伙正在度雷劫,正是我們一切人出手的最佳時機!」

那應龍宗少主看著雷雲,雙瞳之中突然爆發出無窮喜色。

其身後那聚氣境後期老人,聽說眉頭微微一皺。道:「少主, 救贖 ,到時由他老人家出手,豈不是要安全許多。」

應龍宗少主聽說雙瞳之中閃過一些煞氣,豁然轉身,眼神銳利如刀刺入這老人眼內,陰霾道:「枯朽子。不要以為我不知道道你心中打的什麼注意,等到七師叔到來確實沒有任何風險,但得到的法器收益,恐怕大半都要被他吞下!之前叫他出手是因為我沒有得手的把握。現在既然有了這絕佳機會,我為什麼要將法器拱手讓人!」

「你要給我記住,自從父親指派你三人跟隨我身邊以來。你們就是我的手下,不再是三師叔、五師叔和七師叔的弟子。不然我心念一動,融入你們身體里的陣法。 逆天成鳳:神帝,別過來 !」

「你們認清楚,只有我一人才對你們的契約者!」

聲音森冷,落入那三名聚氣境修鍊者耳中,頓時讓其臉色大變,雙瞳之中展現出懼怕的意思。

「少主明鑒,老夫絕對沒有二心,只是出於對少主忠心才會出說勸說!」那枯朽子翻身拜倒在地,神色惶然。

「我們一切人以少主為主,絕無二心,請少主明察!」身後,兩名聚氣境中期修鍊者同樣臉色煞白,虛空跪倒。

「哼!既然這般,那便速速出手與我一併斬殺這傢伙!一切人放心,只要從此以後忠心與我,等我將來執掌大權,鐵定不會虧待你們。」

這應龍宗少主也是深諳御下之道,這個時候語氣一轉,就是溫和了許多。

「我們一切人誓死追隨少宗主!」

聽到從這話內流展現出來的信息,三名聚氣境修鍊者內心統統一震,神色不陣更加恭謹。

「呵呵,好,今日如果說能夠幫本少宗奪下擊殺這傢伙奪下機緣,我便記你們大大一功,將來鐵定有賞賜賜下。」

「出發!」

應龍宗少宗主滿意的點點頭,猛然揮手身影演變為一條流光,直奔那霧島而去。

身後,三名聚氣境修鍊者緊緊追隨其後。

十數里距離,不過數次呼吸之間,四人身影就是出現在那霧島上空。

與這個同時,霧島內虞葛臉色一變,雙瞳之中閃過一些冰冷的顏色,冷哼一聲與小磚就是向島外飛去。

濃霧向兩邊猛退,展現出一條僅容一人進出的通道,虞葛俏臉緊繃,蓮步輕移出現在應龍宗四人面前。

「嗯?這個處竟然還有他人,難道那小子還有幫手不成?」那應龍宗少主心中一驚,而後神魂之力在虞葛軀體之上一掃,臉上頓時展現出訝色,「神魂之體!」

而後,這傢伙眼神落到虞葛絕美身姿之上,眼睛深處漸漸生出火熱的顏色。

「嘿嘿,很好的神魂體,道行竟也達到了聚氣境中期層級,當果真難得啊,如果說少主把這擒住,施展我應龍宗神魂交-合真言,鐵定能夠獲得不小的好處。」

「而且這個女天生絕美,可謂傾國傾城,哪怕比較那邀月星辰宮的女修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呀!」

那枯朽子神魂之力一掃,雙瞳之中頓時展現出一些火熱的顏色,竟然剎那間按被其壓下。


「少主果然是身居大機緣,看來這個時候是要美人法器一併到手了。」另外兩名中期修鍊者,討好說道

那應龍宗少主聽說心中大為滿意,望向這霧中飛了出來來的絕美女子,眼神更是多了一些熾熱的意思。

心術 小美人,今日你那契約者必死無疑,如果說你肯順從於我,本少主絕對不會虧待於你,如何?」

虞葛眼神在四人軀體之上掃過,心中不覺一沉,這四人竟全部都是聚氣境修鍊者!

「這四人道行深厚,尤其是這年輕修鍊者,這般年紀便能達到聚氣境初期道行,更是有三位聚氣境修鍊者作為護衛,聽其稱呼鐵定是這東滄大陸某大宗門弟子!這種人橫行無忌,恐怕今天這件事情難以善了了!」

「但冷逸已經然到了凝丹最後時刻,我絕對不能讓這四人出手打擾,不管如何也要將他們攔下!」

心中念頭百轉,這個時候聽到這年輕修鍊者口出輕薄,虞葛心中殺機頓起,一雙美麗的眼眸內剎那間殺機縱橫!

「小磚,那聚氣境後期修鍊者由你對付,這三人交給我,動手!」虞葛嬌喝一聲,軀體之上魔氣一閃,呼嘯向前衝去。

小磚滴溜溜一轉,個頭迎風見長,轟然演變為九十九丈極點大小,向那枯朽子轟然砸落!

枯朽子臉色一變,臉色有些難看起來,眼睜睜見這石台法寶不久前將一名半步凝元境界修鍊者剎那間拍死,他肯定是不敢硬接!軀體之上閃光一閃就是向旁邊閃去,同時口中喝道:「少主,這法寶老夫暫且纏住,你三人速速將這女子擒下再來助我!」爆喝中,這傢伙伸手在儲物囊上摸向,就是祭出一件陰氣森森由某種妖獸骨骼祭煉而成的骨傘,激發以後向小磚轟去。

那應龍宗少主臉色陰霾,沒想到虞葛這般果決,不給他們任何反應時機就是猛然出手,這傢伙心中冷冷一笑,雖然驚怒卻並不畏懼。

以枯朽子的道行,哪怕不是那石台法寶的對手,也可堅持片刻,待自己三人將這女子擒下,那石台肯定是難以逃脫圍困下場。(未完待續 「動手,速戰速決,將這個女擒下!」

這傢伙低喝一聲,三人頓時統統祭出法寶,呈三角狀將虞葛死死圍住。

面對三名聚氣境修鍊者的圍攻,虞葛臉色平淡,並未展現出半點驚慌的顏色,眼神在三人軀體之上掃過,她美麗的眼眸竟然剎那間變為深邃烏黑的顏色,同時雙手上下翻飛猶如花中蝴蝶一般,不過呼吸之間就是連續打出數百道不同法訣。

一絲絲詭異黑氣突然自虛無之中生出,相互吸引糾纏速度非常快形成一團十數丈大小的深邃烏黑氣團,其上絲絲魔焰閃躍,釋放出一股森冷寒意!

這赤焰是魔焰,沒有溫度,隨之燃燒反而溫度愈低。

「魔焰獄,拘束!」虞葛嬌喝一聲,其手中最後一條法訣也是同時打出。

唰!

隨著聲音落下,那魔焰頓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之勢將那應龍宗少主三人包裹在內!

下一剎那間,其內傳出三人連連怒喝,法寶神力威**頂**點**小說能轟擊之音,可任由他們如何左突右撞,都沒法從這魔焰獄內逃出。

施展這個術,虞葛臉色突然煞白下去,回頭望了那雷雲一眼,喃喃道:「姐姐儘力幫你抵擋住他們,剩下的就要看你自己了。」

說完后,她一步邁出,身影頓時融入那魔焰獄內消失不見。

便在虞葛身影消失的剎那間,霧島上空雷雲一顫,轟隆隆一條青色雷霆夾雜萬鈞之勢。轟然砸落!

那霧島上空無窮濃霧被剎那間驅散,方圓數百丈海域剎那間靜止。猶如平鏡一般,沒有一丁點波瀾!

密室內。冷逸豁然抬頭,看向那第一條轟然落下的雷霆,雙瞳之中剎那間冒出昭然靈光,冷哼一聲,身影竟然是剎那間演變為一條流光逆沖而上!

以他如今肉身強度,堪比下品法寶,尋常山石根本沒法對他產生任何阻擋,就是被直接硬生生破開一條通往密室的大洞!

冷逸身影剎那間出現在半空之中,望向那呼嘯而來的雷霆。雙瞳之中剎那間爆發出無上殺意!但就在這個時候,面對雷霆轟然砸落,他臉色竟然微微一變!

神魂內,那金印這個時候好似受到了某種奇異的刺激,出現在《混神魂經》的側面,再一次浮現出寥寥千餘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