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幫我?」

「你竟然已經握住了我的手就代表你已經同意,為什麼還要問為什麼呢?嘛~算了,我告訴你吧~其實我很討厭慈語那個人,那個粗魯的人當上會長簡直是丟學生會會長的臉。而我又那麼崇拜你的姐姐,我認為,幽芷家族的人當學生會會長是既高貴又強大~」竹嵐雙眼冒出了小星星。

「呵呵……是嗎?」對於這個崇拜自己姐姐的竹嵐,看著她一臉花痴的樣子,幽芷蘭覺得她並不是一個很討厭的人呢。

「哦對了,竹嵐學姐,慈語現在在哪裡?我好像一直都沒在學校見過她。」

「她啊……」說著,竹嵐望向了北方。「她在啟雲山修行……」

……

啟雲山。

啟雲山脈位於啟雲國北方,啟雲山高聳入雲,幾乎成為了一道位於啟雲國北方的天然屏障。

啟雲山綿延幾千里,其中有著大量的野獸,還有著令人聞風喪膽的妖獸。除了一些將腦袋別在褲腰帶上的亡命之徒,跑到這裡狩獵野獸妖獸,用其毛皮或是能入葯的部位換取錢財外。幾乎根本沒人敢接近這裡。對於這個幾乎已經被人類統治的世界,這裡倒是成為了人類的禁區呢。

當然,意外還是有的。比如~哆啦a夢!

「這裡有著如此多動植物,而此處山脈似乎是因為兩塊大陸對擠而隆起的,看來,似乎有十幾萬年之久了。這山中定有不少礦物質和石油……」躺在chuang上小憩的白月通過多啦a夢的觀察得出了這個結論。

「咦?這是什麼?」突然,白月發現了地上有些古怪,好像是人為的痕迹。可剛想一探究竟時,卻似乎觸碰到了類似陷阱一樣的東西。

瞬間,從四周的樹上射來一些帶著原力波動的箭矢。

「噹噹當!」哆啦a夢的本來就不屬於敏捷類的機器人,身體靈活相對於它能發出的力量要差上很多很多。於是,只能硬抗下來,所幸,哆啦a夢可是很硬~很硬的喲~(想歪的人都是h貨。)

「這個是陷阱嗎?真是奇特,原來原力可以設定為觸髮式作為陷阱使用啊。」這是原力製作的陷阱,白月也是第一次見,不然的話也不會著了道。

然而就在白月想仔細觀察這個陷阱時,突然傳來了腳步聲。

白月立馬命令哆啦a夢藏到一顆粗壯的樹后。


「誒?明明有感應到這裡的陷阱被觸發了,可為什麼沒有抓到熊熊呢?就算沒抓到熊熊,抓到大貓也是好的。」一個身穿輕便皮甲,扎著馬尾辮的女孩子跑了過來。

「咦?箭上都沒有血跡,全被躲開了嗎?好厲害的熊熊~~」說著女孩歡快地跳了起來,似乎一隻熊逃脫了陷阱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

「喂~熊熊很厲害,你說是吧?」突然那個女孩子將手中的箭矢拋到了哆啦a夢藏身的樹上。

哎,被發現了。無奈,哆啦a夢走了出來。

「哇哦!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在啟雲山裡穿這麼笨重的盔甲!雖然能擋住熊熊的熊爪,但是,你也跑不快,如果被熊熊來一個熊抱,你只會被壓死的,膽小鬼~」說著女孩子做了一個鬼臉。

這個女孩子看起來年紀並不是很大,也就十**歲的樣子。一頭紫色的頭髮扎著馬尾。略帶嬰兒肥的臉蛋上似乎因為在這山中呆久了,弄的有些臟,但卻絲毫不影響她的可愛。帶著靈氣的紫色大眼睛大概因為哆啦a夢一副「怕死」的樣子,穿著重盔甲,露出了瞧不起的神色。小小嘴巴上叼著一根稻草,似乎想加強自己的氣勢故作痞氣。真是一個可愛的女孩子呢。

「怎麼不說話?這個陷阱是你觸發的嗎?」紫發女孩指了指地上的箭矢。

「是的。」

「哦,那你真是個混蛋!這個陷阱我弄了好久才弄好的,本來我還想用這個陷阱抓一隻熊熊當作晚餐的呢!」好吧,這個提到熊熊就雙眼冒著星星的女孩子並不是因為她喜歡熊熊,而是想吃掉它。


「噢,對不起,不過我覺得放點蜂蜜什麼的在陷阱上,你說的熊熊或許會很快抓到。」哆啦a夢指了指不遠處樹上的一個蜂窩。

對於在這個危險的地方出現了這麼一個古怪又可愛的少女,白月覺得很是搞笑。

「對哦!誘餌!我說我怎麼半個月來都沒有用陷阱抓到過熊熊!嘿,大塊頭,你的盔甲是不是很堅硬。」

白月似乎察覺到了一些古怪,但還是說道:「是的。」

「那太好了~」說著,女孩彎腰撿起一塊石頭,砸向那個蜂窩。巧妙的力道運用,使得那個蜂窩很準確地砸到了哆啦a夢的頭上。

「oh,s-hit!」躺在chuang上的白月不忍看到哆啦a夢被群蜂環繞的慘狀,嚇地坐了起來。

「這個小娘們!」白月緊握拳頭,咬牙切齒道。

「哦~好厲害!」那個女孩子,驚奇地看著被蜜蜂環繞的哆啦a夢,感嘆此人如此定力,竟然這樣都一動不動。「會不會是嚇傻了呢?好吧,看你如此可憐,幫幫你好了。」

說著,那個女孩子一個起手,一片水霧激起,然後蜜蜂連帶著哆啦a夢被這水沖的老遠。

「啊啊啊!糟了,用力過猛了!」女孩子一副忻皇失措地跑了過來。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你沒有事情吧?」

「我沒事……」白月現在只想讓哆啦a夢離開這個可怕的女人。

「噗哧!」

白月很奇怪她為什麼笑,不過想來是因為看到此時的哆啦a夢太過狼狽吧。

「我叫慈語,你呢?」說著女孩子向哆啦a夢伸出了手。

ps:晚上有時間就雙更,但也不一定。不過周末必然是雙更的節奏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 「喂!多拉!你在做什麼呢?」慈語手裡拿著個巨大的肉塊一邊啃一邊含糊不清道。

嗯,沒錯,慈語終於夢寐以求地抓到了熊熊,然後毫不猶豫地把它宰了,然後吃掉了。

「誒~~?怎麼不說話?你吃不吃熊掌?」說著慈語拿出一個烤好的熊掌遞了過來。

「我吃水果就好。」哆啦a夢冰冷的聲音傳來。

「你這人真是無趣,肉也不吃,天天就躲在角落吃果子……果子有什麼好吃的。」慈語狠狠地咬了一口熊肉,不滿道。

吃水果,天地良心,哆啦a夢根本不吃東西啊,說是躲在角落吃果子只是借口啊。

好吧,白月基本已經確定這個冒冒失失的女孩子就是啟雲女校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學生會會長慈語了。可白月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傢伙總是跟著自己,就和一個跟p蟲一樣,跟了三天了!!

明星女主的養成方法 ,她竟然笑容燦爛地說,想看一看哆啦a夢長什麼樣。

噢!哆啦a夢長什麼樣?好吧,頭盔下只是一些零件啊!這能給她看嗎?可她總是死纏爛打,甩也甩不掉。

於是……白月每天都要承受無數個慈語的為什麼。

比如:

「乃乃~多拉,你蹲在地上數螞蟻嗎?」

「哈哈哈,多拉,你和小孩子一樣拿棍子在地上畫畫呢~」

「哇哦!多拉,你半夜不睡覺是不是想偷看我?」

「多拉,把盔甲月兌了吧,它看起來太沉了,我覺得好難受……」

見鬼!什麼數螞蟻!那是觀察地形!拿棍子畫畫是觀測出這下面有著礦物質,做個記號而已!半夜不睡覺?見鬼!你見過哪個機器人要睡覺的?月兌盔甲?這個慈語難道是一個色/女嗎?

如若不是尚有理智,白月絕對會命令哆啦a夢給這個慈語一炮!是的!是激光炮!不是那個炮……

「我得走了!」

「走?去哪裡?」慈語問道。

「回家!」哆啦a夢的確要回去了,因為待在啟雲山的這麼多天,通過觀察和勘測,然後用微型機器人鑽入地下,找到了不少地下礦區。白月要安排哆啦a夢回來做些準備,然後等戰體的能量再恢復一點好製作出一些基礎設備進行開採。

「這就回去了嗎?」慈語雙手環胸,一副小大人的模樣盯著哆啦a夢,接著說道:「我總覺得你很古怪啊,別人來啟雲山不是歷練就是抓野獸妖獸賺錢。可你卻今天東摸摸,明天西瞧瞧,也沒看你做啥,這就回去了?」

白月已經忍受夠了慈語的「催命咒」,看來只能用沉默來應對了。

「啊~~~~~~多拉,你又不說話了!!喂,喂,你家住哪裡啊。」

天吶!白月來到這個世界從來沒有見過這麼黏人的女孩子,而且她似乎一點兒防範心理都沒有,對待一個陌生人,一個都不知道長相的人(哆啦a夢有頭盔……),竟然如此熱情。實在是讓白月感到無奈啊,難道是因為她是學生會會長,自身實力很強,所以才這麼肆無忌憚?

「多拉,熊熊吃完了,你再做一次誘餌,弄一些蜂蜜來吧。」

「……」

「多拉,你為什麼不說話,好討厭啊,你倒是……嗯?」突然,慈語聽下了她的嘮嘮叨叨。

而白月也通過哆啦a夢那敏銳的探查功能,察覺到了大地正在微微顫抖。

「多拉,好像是妖獸……」

「似乎是的,我想去看看。」

妖獸,白月從書籍中了解到這種這個星球上特有的物種。它們天生有著強大的肉體力量,並且可以釋放出如同這個星球上人類一樣的原力能量,只不過,由於妖獸數量稀少,白月一直想一探究竟,可苦於沒有機會。而這次來啟雲山可不僅僅是探查礦物質資源,更多的是,希望能見到妖獸。眼下妖獸就在不遠處,白月怎能放過這個好機會。

腳部突然噴火,哆啦a夢緩緩升起,然後在慈語驚訝地目光中,以爆炸般的方式沖向妖獸所在的地方。

「哇哇哇哇!!!多拉!你竟然會飛?腳會冒火啊!!誒?多拉走了,我該怎麼辦?」寂靜的山林中,慈語突然獃獃地站在那裡,她似乎要面臨一個嚴峻的問題……她似乎跟丟了一直想弄清身份的哆啦a夢。

「好吧,不管了,反正多拉是去妖獸那邊的,我也跟過去吧。」說著,慈語背起她那破破爛爛的行李包,奔跑起來。

通過生物雷達,哆啦a夢迅速掃描出周圍幾公里的所有生物位置。然後再由計算機高速計算和過濾,將一些無關緊要的動物,比如蟲子,飛鳥,小白兔……等等過濾。最終,鎖定了大約離這裡有三公里處一個體形龐大的生物體。

哆啦a夢的速度大約是音速的三十多倍,只要一瞬間就可以到達目的地……

……

滿目的金色火焰,附近的植被順著風勢迅速燃燒,而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幽芷然。

「嘖嘖,即便是幽金之火,想要傷到蒼岩龜也是需要一些火候的~」一隻彷彿小山一般的巨龜上,一個身穿白色兜帽長袍的人得意道。這身打扮……和白月來到這個星球上,遇見的那個面具人如出一轍。

蒼岩龜,不僅僅有著如同山丘一般的白岩龜殼,露出的四肢,頭部,尾巴也都覆蓋了如同鋼鐵一般堅硬的鱗甲。

這種體形龐大的妖獸,如若馴化,人乘坐在上,高大的身軀使得下面的人根本無法攻擊到上面的人。而上面的人則可以隨心所欲的攻擊,這簡直就是一座移動的碉堡。

「雀羽……?」

幽芷然原本是在追尋滅組織,依據消息,一路追查到啟雲山。終於在啟雲山附近找到了一個滅組織的成員,那標誌性的兜帽白袍……

於是,幽芷然為了能快點兒追上,撇下修為較差,速度不快的克山和奇奇娜。獨自追了過去,但沒想到的是,卻讓對方引到這裡,被這妖獸中防禦能進前十的蒼岩龜給糾纏住了。

可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幽芷然一直在追尋的滅組織成員竟然是自己所認識的一個人。

「幽芷然會長,好久不見。」對方摘掉兜帽,露出一張妖嬈的臉龐。

藍色的長發,藍色的並且細長如同狐狸般的眼睛,薄而性/感的嘴唇,彎起了美妙誘人的弧度。這是一個迷人的藍色小妖精。

「你……你不是……」幽芷然獃獃道。

「對!你是想說,我不是跳河自盡了嗎?不過我運氣好,沒有死掉~」雀羽伸出食指,繞起自己鬢間的一縷秀髮,笑眯眯道。


「可你……可你……怎麼……」看著巧笑嫣然的雀羽,幽芷然一時間陷入了茫然中。

曾經啟雲女校的一幕幕,還有一起玩耍的時光,湧上了幽芷然心頭……

「會長大人!今天的你也是美麗萬分喲~」

「會長大人!我會努力輔佐你的!」

「會長大人!三國學院爭霸賽一定要奪得冠軍哦!mua~獻上我的魅力之吻吧~」

「會長大人……我不想嫁給那個人……」

「我不想嫁給那個人……幽芷然……我不想……」

……

幽芷然身上的幽金之火慢慢熄滅,她獃獃地看著以為逝世多年的摯友,心中既歡喜又哀愁。

歡喜她還活著,哀愁她……竟然成為了滅組織的人……

一道藍色的影子飛了過來,幽芷然只感到自己的左肩一陣劇痛,緊接著,刺骨的寒意從左肩傳來。

「會長大人,臨陣對敵最最忌諱的可就是不專心喲~這可是你說的~」


雀羽的頭髮突然變長,然後如同堅針般地飛刺過來,穿透了幽芷然的肩膀,緊接著,藍色的頭髮變得晶瑩剔透,冒著絲絲寒氣。雀羽的頭髮通過原力,改變了其長短,然後賦予冰屬性的原力能量,以達到穿透人體,將寒氣攝入人體,破壞對方身體組織的目的。

極其微小的冰渣在剛剛刺入幽芷然身體的一瞬間,隨著血液,流到了身體其他地方,而原力也因此出現了頓滯……

幽金之火再次燃起,然後,幽芷然卻在運起幽金之火時,感到身體各個地方極其刺痛。

「不好,這寒冰之氣需要時間來化解,眼下……」幽芷然抬起頭,咬著牙,強忍著身體因冰寒之氣所帶來的不適和痛苦。死死地盯著雀羽。

「雀羽,為什麼?為什麼你活著不來找我?」

「找你?找你做什麼?會長大人你在我最需要你的時候,你沒有出現,你還找你做什麼?」說著,雀羽臉上那美麗而妖媚的笑容崩壞,取而代之的是滿臉的猙獰。

幽金之火是世間一切邪寒之物的剋星,奈何幽芷然見到了本以為死去的雀羽,陷入了驚訝之中而忘了開啟幽金之火作為防禦。這才被雀羽一擊得手,眼下,卻成了案板上的肉。

「哈哈哈哈哈,我要你為你當年棄我不顧付出代價!」藍發飛舞,瞬間雀羽的頭髮如同萬箭齊發一般,全部刺了過來。

「噹噹噹噹當……」撞擊金屬的聲音傳來。

一個身穿盔甲的人擋住了所有攻擊……

ps:還有一更,這次不撒謊。

ps2:封面不是我弄的。。。是后/台自己弄的。。。

ps3:我還是自己做個封面吧,看看我是否寶刀未老

… 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幽芷然和雀羽都沒有反應過來,就見兩人之間出現了這麼一個盔甲人。

過了好一會兒,空中才傳來轟隆隆的聲音。這是哆啦a夢飛行所帶來的破空聲,奈何哆啦a夢飛的比聲音要快,所以,直到它到了好一會兒,聲音才傳了過來。

而這破空聲也讓在場的兩人從驚詫中回過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