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加曼,出發去華藍市喝哞哞鮮奶咯!」

波加曼:!!!

「波加波加!」

(^Θ^)

……

「兄弟萌,給大家一個預告,現在我和波加曼正在去華藍市的路上,今天波加曼將會進行它第一次比較正式的精靈對戰!」

「一寶」:「評論區第一寶座是我的!波加曼沖沖沖!」

「漩渦列島經理」:「精靈對戰!簡直不要太酷!」

「精靈迷Lisa」:「我已經打開我的寶可夢遊戲了,我要模擬波加曼的第一場對戰!」

「丸丸丸子」:「嗷,來晚啦!波加曼一定要贏啊!」

……

楊誕只是在動態發布了一則預告,評論區瞬間就炸開了鍋。

精靈對戰!

原時空多少精靈迷們幻想過自己手中握著精靈球,和對戰場地上正前方的訓練家一決勝負。

現在,楊誕就要帶著直播間的兄弟萌一起……實現這一個曾經不切實際的幻想了!

「昨天晚上好像做夢夢到了小智在卡洛斯地區的精靈夥伴——甲賀忍蛙。水手裡劍這個招式……真的是帥啊……」

在駛向華藍市精靈中心的客車上,楊誕望著窗外的風景,不禁陷入了沉思。

懷裡的波加曼細細聽著楊誕自言自語的喃喃,小小的眼睛里,靈動又好奇。

它的訓練家在說什麼呢?

水手裡劍……

那是什麼樣的一個招式呢?

「波加?」

楊誕低頭看著輕輕戳了戳他胸膛的小傢伙,波加曼臉上疑惑又好奇的表情,在楊誕懷裡抬起頭的樣子,可可愛愛沒有腦袋。

「在想著關於水流環的事情呢……」

楊誕之所以會聯想到「水手裡劍」這個招式,不僅僅只是因為這個招式的「帥」,而是它不僅可以作為近戰的武器來使用,在甩出時,還能作為遠程的攻擊方式。

波加曼就目前掌握的攻擊類招式里,基礎招式泡沫應該就是唯一的遠程招式,基礎招式拍擊則是近戰招式……

雖然掌握水流環,但水流環的功能還是在防禦這塊兒居多。

波加曼即將迎來精靈對戰的初次歷練,楊誕就要考慮到更多的細節。

現在的波加曼,如果在精靈對戰中遇到電系屬性的精靈,可以說基本上沒有任何的反制能力。

自信一點,肯定沒有。

只要被電系屬性中的招式擊中,哪怕是電系精靈掌握的最基礎、威力最低的招式「電擊」,波加曼依舊會失去戰鬥能力。

電系屬性招式之所以可怕,那就是出招后招式的「彈道」速度極快這個特點。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波加曼想要躲開,是必不可能的。

楊誕知道,在大型精靈對戰的賽事里,訓練家不可能僅僅依靠一隻精靈來戰鬥,會有不同屬性的精靈夥伴,來應對不同屬性的精靈對手。

但楊誕作為一位新人訓練家,波加曼是他目前唯一的精靈夥伴,因此,在精靈對戰中,就必須要考慮到克制波加曼的電系屬性和草系屬性。

楊誕知道一些招式之間存在著「對波」、「對轟」的情況,但是波加曼的泡沫……又怎麼能阻擋穿透力極強、速度極快的電擊呢?

「如果能有水手裡劍這樣的招式……或許就有一線的機會反制電系屬性精靈了。」

楊誕的腦海里出現了水手裡劍在甩出后在半空中開始旋轉的畫面。

「旋轉的水手裡劍……它變成一個圓了,或者說……輪盤。」

波加曼目光有些獃滯地看著伸手對著空氣開始畫圈圈的楊誕……

這是在幹啥子哦?

「波加曼現在的水流環……如果可以讓水流環縮小,或者用水系力量畫出一個水流圈圈……就像漫威電影里奇異博士學習法術時畫出的那種圈圈……讓這個旋轉的水流圈圈,變成一種武器,一種可以進行遠程攻擊的招式……」

楊誕對著空氣畫著畫著,又把目標轉向了身邊的客車玻璃。

波加曼用小翅膀撓了撓自己的後腦勺……

(°Θ°)

然後在楊誕的懷裡輕輕踮了踮腳尖,用小翅膀在楊誕的眼前晃了晃。

「波加?」

楊誕眨了眨眼,突然怔了怔。

這操作怎麼感覺莫名有點熟悉呢?

好像在哪見過。

水……手裡環?

喜羊羊與灰太狼之古古怪界大作戰?

瀟洒哥的畫個圈圈詛咒你?

不對不對……

楊誕的目光忽然一亮。

他想到了!

「八分光輪?我是不是弄錯頻道了……這裡特么是精靈世界啊!」

楊誕腦海里一旦冒出了「八分光輪」這樣的設定,一下子就有點回不去了。

可是……

帥是一輩子的事情。

比如他楊誕。

「各位乘客,本客車終點站:華藍市精靈中心,到了,請全體乘客下車!」

客車裡的通知,將腦子稍稍有些凌亂的楊誕從沉思之中「滋」回到了現實里。

隨著楊誕目光漸漸明亮,他發現……

自己的想法,好像不是不可能實現。

試試吧……

萬一要是成功了呢?

「波加曼,我們走!」

楊誕感覺現在自己渾身上下神清氣爽!

波加曼眨巴眨巴自己有點獃滯的小眼睛。

波加?

發生什麼事情了波加?

波加曼一臉懵逼! 修行開始的一周后。

馮克雷所在的修行區,是一片茂密的森林之中,各種花草樹木參差不齊、接連不斷,時不時有飛鳥走獸穿行而過。

此時的馮克雷就在這片森林之中漫步行走,謹慎的盯著周圍每一個可以隱蔽的地方。

在這種環境裡面,視覺與聽覺都會受到極大程度的影響,想要眼睛與耳朵來判斷目標所在的方向,難度是非常大的。

這種時候就需要用到見聞色霸氣了,而只有已經經歷過一周的馮克雷才明白,他的這個『陪練』走的路子就是專門克制見聞色霸氣的那類。

本來在這森林裡面集中注意力去尋找敵人的位置就已經有難度了,對方偏偏還是專門克制見聞色霸氣的。

呼..

馮克雷閉上眼睛深呼一口氣,集中全部的精神讓見聞色在身體周圍展開。

「誰讓你閉眼的。」

近在咫尺的聲音讓馮克雷一驚,睜開眼發現黑眼圈男就站在他的面前。

怎麼可能!

馮克雷完全差距不到有任何生物靠近自己,甚至連一隻蟲子都不應該有才對!

「眼睛和耳朵可以被騙過,見聞色霸氣當然也可以。」

「你..是怎麼做到的?」

「無感…剛才靠近你的時候,我整個人都沒有產生任何的情緒,可以說,我壓根沒把自己當個人。」

「所以…在奴家的見聞色霸氣裡面,你就像是死物一般?」

「嗯。」

馮克雷咽了口口水,難以置信,這竟然是人類能達到的狀態?

仔細思考了一下…蒂迦不就特么一直處於這種狀態么?!一天天的全處於懵比狀態之中,不斷地放空自己,有時候不用眼睛看的話,船上的大家都察覺不到他的存在。

「再找找辦法。」

黑眼圈男再一次消失在了馮克雷的感知之中,不過這一次馮克雷冷靜下來了。

剛才黑眼圈所說的話,讓馮克雷想起了在無風帶時貝拉米研究出來的一種拳法。

無風拳。

貝拉米根據無風帶特殊的天氣開發出來的一個招數,雖說稱不上像剛才黑眼圈男那樣無聲無息,但是如果見聞色等級太低的話,也是難以發現貝拉米出拳的軌跡。

而當時馮克雷的見聞色霸氣還沒有進入中級的狀態,但是他已然破解了貝拉米的『無風拳』。

那就是借眼。

馮克雷腦子動了動,然後直接變成了一隻飛蟲,在森林中遊走,過一會兒又變成了一隻鳥兒,繼續在森林中亂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