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菲雅……末白鎮!」

一邊說著,沙菲雅不斷的在小凡和小黃身子周圍打轉,閉著眼睛嗅著什麼。

「你們身上有森林的氣息!」

「好了,既然你們都已經認識了,那我就不用介紹了。」

終於從小黃的壞大叔致命打擊還有路比等人的嘲諷追擊下恢復了體力,星宇打斷了眾人的交流,打開抽屜星宇正想拿出接下來想要說明的文件,目光卻是落到了抽屜中的另一個東西。

方形的密封塑料包裝,上面貼著一張簽單,很明顯這是一個快遞郵包。

見到這個郵包,星宇忽然頓了下來,奇怪的笑容,最終化成了深深的訕笑。

「小凡,這是你的郵件!」

將郵包丟給小凡,星宇忽然開口,無頭無腦的一句話卻是讓小凡的額頭瞬間冒出一片冷汗。

「對了,路比!你剛才自我介紹的忘記說了呢,你是米可利徒弟這件事,還有你來這邊是想找一個筆名貌似叫做蛋蛋的人呢~~」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聽到星宇別有意味的話,小凡額頭冒出無數冷汗,原本看向路比的友好目光頓時變了色彩,一絲恐懼閃過。

然後下麵沒有了 !?雖然特別篇中也是!但小凡沒有想過現實中竟然也會是!

而且……最重要的事,路比……是來抓蛋蛋的!也就是來抓自己的!!至於抓來幹什麼?想想自己所干過的事就知道了,以蛋蛋的筆名那麼在黑米可利……

恍惚間,小凡再次感覺到米可利那冰冷的視線注視著自己!

「岩宇凡?你怎麼了!怎麼突然一身冷汗?」

對周圍環境極其的敏感,沙菲雅第一時間發現了小凡的不妥,疑惑的開口,更是拉過了路比的注意,看著小凡的反應,結合著前面星宇所說的話,路比若有所思的皺眉,將注意投到了小凡身上,這更是讓小凡的心無由的一緊。


「咳咳咳……其、其實,也沒有什麼。」

裝著樣子,小凡猛地乾咳了兩下,而後調節了說話的語氣,頓時產生了一種無比虛弱的感覺。

「大概是實訓太過勞累了,又是穿越森林,又是在海邊特訓,不小心感冒了而已。」

「哥哥!你感冒了!?」

小黃驚叫,滿是擔心的雙眸緊緊的盯著小凡。

乾乾一笑,小凡撇過了頭去,若是其他人,小凡可以編出無數種借口理由去騙他們,但是對於小黃,小凡不想去欺騙,只能以沉默以對,小凡沉默,而小黃就更加擔心了。

不知所措,小黃頓時慌亂了手腳,見到這樣的小黃,路比心底產生的一絲懷疑也消失殆盡,心底暗暗責備的行為,對於剛剛認識的朋友就產生懷疑!?這可不是自己應該有的心態,在心底對小凡說了聲抱歉,路比同樣上前關心了幾句。

「沒事的,我想沙菲雅你也看出來了,我和小黃都是森林的孩子,這點小感冒對於我們這些人來說,完全不成問題,只要休息一個晚上就沒有事了。」

如果這裡還有誰知道小凡是裝感冒的,那隻能是星宇,畢竟以星宇的個性怎麼可能不去偷看一下小凡的郵包內容,事實上在郵包寄到的頭一天星宇就動用過精靈的能力偷偷看過了。

也正是因為星宇看了郵包的內容,剛才他才會說出那句深意的話,見到了小凡的窘態,星宇也是心滿意足了,報了剛才的一箭之仇,星宇並沒打算玩得太過,畢竟喜聞樂見的事還是慢慢來才會好玩,沒有拆小凡的台,星宇順著小凡的話就說了下去。

「雖然很想讓小凡你馬上回去休息,但是這裡還有一點事想要拜託你,我想小凡你不會在意一兩分鐘的時間吧。」

「當然沒有問題,我沒有那麼脆弱!」

「那好吧,我長話短說了!剛剛所說的路比他們來這邊的原因,除了那個之外,還有個……學院交流比賽!」

一字一頓,星宇對最後的幾個字做了強調、

「學院交流比賽?」

一愣,小凡接著反問。

「這應該是你們學院的事吧,和我這個外人沒有什麼關係吧。」

視乎早已猜到小凡會這麼說的樣子,星宇指了指小凡旁邊的路比和沙菲雅。

「路比和沙菲雅也不是學院的!」

「難道他們要參賽!?」

「沒錯!只不過他們是的對手學院的選手罷了……」

說到這裡,星宇停了下來,很不爽的眼神頓時向路比和沙菲雅瞪了過去,這讓路比不好意思的乾笑了兩聲,而沙菲雅則是更是乾脆,直接瞥過了頭去,兩人心虛卻也確實要心虛。

路比,沙菲雅兩人的實力,小凡沒有真正見過,不敢妄下定論,但是卻也絕對不會弱到哪裡去,畢竟路比可是米可利的弟子,而沙菲雅也是娜琦的徒弟,這樣的兩人絕對比那群只會理論的傢伙要勝過百倍,也就是這樣的他們去參加幫助那邊的學院,這不是明擺著要來扇星宇這邊的耳光么。

「對手學院……」

額頭冒出幾根黑線,如果星宇說到這裡小凡還不能猜出他的意思,那也不是小凡了。

「你的意思是想讓我參加?」

「當然,再說你不想和路比他們交手么?要知道他可是米可利的弟子!」

特意的,星宇在說到米可利幾個字的時候加重了聲音,這讓小凡很是不爽,自己蛋蛋的身份想來星宇也是知道了,雖然不知道他是怎麼知道的,不然剛才也不會說那句話了,那麼現在……故意的在米可利三個字上重音,這不是擺明了威脅自己嗎?

不參賽!?那可不要怪我把你的身份說出去!

直接在腦海裡面對星宇的話做了翻譯,小凡惡狠狠的咬牙切齒,卻又只能無奈的緊握拳頭。

和路比沙菲雅交手,小凡當然想,可是被威脅強迫著進行戰鬥,總覺得十分的不爽!!

小凡的表情讓星宇心底無奈,這樣的性格果然和那個女人一模一樣,明明就是對她有利的事,可是只要這件事里讓她感到有半點強迫的因素在裡面那鐵定是別想如意了!


「好了,不要這麼抗拒,.閱讀。 等等!等等!等等!

你給我等等!伊布!你為什麼是這樣的反應!?

難道我不夠友好么?不是吧!明明是這麼燦爛陽光的笑容!還是說我的臉很恐怖嗎?


看著退到牆角瑟瑟發抖,不時抬頭用充滿恐懼還有一種詭異情緒的目光看向自己,卻又瞬間抱頭捂耳的伊布,小凡瞬間無力了,靈魂中升起一種強烈的吐槽衝動……

你那是什麼眼神!?

恐懼!?這個不重要!

重要的是你的另外一層意思!確定那種眼神不是在看變態大叔的?

我就一定會把你那個啥吃掉么!怎麼可能!!

我岩宇凡怎麼可能會是那種變態!不說種族了!泥煤的光是體型就不合適吧!

伊布這樣的表現,在小凡的腦海中瞬間變成了另一個場景,一個猥瑣大叔將一個可愛清純小蘿莉堵在牆角,小蘿莉因為害怕而瑟瑟發抖的場景!

很明顯,自己就是那個猥瑣大叔,而伊布則是那隻蘿莉,雖然這對象的雙方這麼值得吐槽。

如此的展開,只要自己上前一步,伊布的抱頭顫抖頻率就翻上一倍,小凡都懷疑如果自己的手碰到伊布,伊布會不會就這麼直接因為心跳過度而猝死過去。

想到這裡小凡也就放棄了接近,而是選擇後退了幾步,不過雖然是這樣,卻並不意味著小凡會放棄和伊布交流,雖然這隻伊布性格上看起來有很大的問題,額……應該說是必須有很大的問題。

但並不妨礙小凡的決定,仔細觀察了伊布之後,小凡還是決定要好好培養這隻伊布,將之收入自己的隊(后)伍(宮),因為不論是毛色還是體型上看這隻伊布都可以說是上上等的,甚至小凡可以肯定的說,這隻伊布在被當成獎品郵寄給自己之前,肯定是被有實力的飼育家精心照顧著的。

也因此,儘管伊布的性格上有明顯的問題,但小凡也是狠不下心放棄這麼具有潛力的精靈,至於性格……六尾那淑(hen)女(tai)自己都能收服,還怕這隻伊布?

雖然主動交流的手段被伊布的性格所斷絕,但小凡還是有著其他的辦法的!

正面不行就來側面,身為人類的自己不能靠近,那麼精靈又如何!?


想到這裡,小凡當即拿出了大舌貝的精靈球,至於為什麼是大舌貝而不是直接讓在旁邊發獃的夢妖甚至是聰明妖孽的六尾上,小凡只能說以夢妖那捉急的智商,怕是與伊布交流還沒有完成自己就被繞暈了,至於六尾……小凡無奈輕笑,怎麼可以讓這hentai貨帶壞我的伊布!

理想是美好的,現實卻是無比的殘酷,沒有像想象中那樣,大舌貝通過交流直接就將伊布搞定,大舌貝出場的結果並不比小凡好多少,只要大舌貝靠近,伊布的抱頭顫抖頻率就立即飄紅。

無奈的,小凡也只能收了回大舌貝。

咚!!

一聲清脆響聲回蕩,見到夢妖持續性的發獃,小凡忍無可忍直接給了一記暴栗。

「夢!!~嗚……」

遲一拍的反應,夢妖楞了一下之後頓時眼眶溢水,痛苦的將頭埋在沙發里。眼淚似乎會感染,見到這樣兇殘的一幕,原本就已經十分害怕的伊布,雙眼頓時泛起了淚花,她似乎看到了自己的下場,無比的恐懼盈溢了伊布的內心,這讓察覺到伊布反應的小凡更是抽了抽嘴角。

「好了,別鬧!妖夢,起來幹活!」

「作為我的第一隻精靈,雖然妖夢你也只能用於賣萌,但說到底也是資格最老的,算是隊伍中的大姐頭了,所以你不覺得應該好好帶領下後輩小妹嗎?」

一邊說著,小凡的手一伸,直接揪住了夢妖的腦袋,沒有給她反應的機會直接將之丟向了伊布。

這一次,伊布並沒有像之前那樣的反應,對於夢妖的靠近伊布並沒有十分的害怕,這讓小凡的心底暗暗的鬆氣,雖然還找不到其中的規律,但至少有夢妖能和伊布正常交流,只要能正常交流,事情總是可以解決的。

「怎麼樣,妖夢!」

見到夢妖搖搖晃晃的飄回來,小凡當即開口發出了詢問。

小凡的問題,夢妖沒有當即點頭回應,這讓小凡微微皺起了眉頭,仔細觀察,在當小凡見到夢妖那打著圈圈的雙眼之後,他的心頓時沉了下來,他再次深深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夢妖的智商絕對不能再高看了!!

交流談判這種高技術含量的事情,這天然萌貨怎麼可能做得好!不被別人賣了就不錯了!

夢妖失敗撲街之後,小凡所能選擇的也只剩下六尾了,看著手中的超級球,小凡無奈苦笑,卻也只能將六尾放出來。

在小凡解釋清楚情況,六尾頓時給了小凡一個白眼,那意思很明顯,早讓自己出來不就好了么,這多大點事?

似乎因為這些天每日夢境中的訓練,對於六尾眼神中的意思小凡不費一點力氣的就看懂了,但也只能在心底暗暗吐槽……讓你出來,就怕被你帶壞了!

沒有理會小凡那顯而易見的表情變化,或許說現在六尾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了那龜縮在牆角瑟瑟發抖的伊布,不然光是以小凡的表情,六尾不給他一口,那就不是好六尾了!

炎紅的雙眸緊緊的盯著伊布,六尾並沒有第一時間靠近,而是在伊布身邊觀察了好一陣子。

而後……六尾笑了,戲謔的笑了!!

這樣的笑容,不僅僅是讓時刻注意著六尾的伊布恐懼,一邊的小凡也同樣的不安,他已經開始隱隱後悔讓六尾出來了,這……似乎是不科學打開方式的前奏!

一步……一步……

六尾邁著優雅的步子向伊布靠近。

看在眼裡小凡眉頭緊緊的皺起,這個時候他沒有再去想六尾會以怎麼樣的打開方式工作,伊布的表現讓他心底有了種不好的預感,剛才明明用恐懼目光盯著六尾,但對於六尾的靠近卻沒有表現出應有的恐懼,身體的顫抖程度甚至比面對大舌貝時候還要不如!

六尾和夢妖可以接近!

自己和大舌貝不行!

兩者之間的共同和不同……心底暗暗思索,小凡的嘴角突然狠狠的抽搐起來。

明白了,小凡終於明白了!

為什麼伊布會這樣的表現!六尾和夢妖可以靠近,不會造成伊布恐懼,而自己和大舌貝不可以!只因為……六尾和夢妖是雌性!而自己和大舌貝卻是男的!!

尼瑪!這哪裡是什麼性格問題!這分明是男性恐懼症啊!!

想明白一切,小凡沉沉的呼了口氣,坐在沙發上面,小凡痛苦的捂住額頭。

「我的隊伍……這都是些什麼奇葩啊,天然呆也就算了,hentai……我也忍了,尼瑪的又給我來一隻男性恐懼症的伊布!!該死的!精靈報社!我要投訴你們!!!」

怒吼,小凡宣洩著心底的不滿,不過卻也沒有半分作用,畢竟自己也不可能找上報社去要求換精靈,不說對方已經按要求給了自己獎品,要是真的找過去了,沒準之後的一天米可利就會找來了。

放棄了掙扎,小凡也只能無語苦笑,心情沉重如此,小凡對於六尾將伊布拐進宿舍的陽台順便拉上門板也就視而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