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

「不過就算是你我都知道,那我們怎麼抓到林德球的把柄?好,就算是我們抓到林德球的把柄,那又將如何處理了?林德球的職位就比你高,背後的湯家,職位更高了。」意思就是如果你要斗得過林德球,那就是很困難的一件事。

「我自會有我的辦法。」

「什麼辦法?」唐小芯好奇追問他。

席錦琛故作神秘地瞥了她一眼,「到時你就會知道了。」

後面唐小芯還想打破砂鍋問到底,席錦琛俯身,頭湊到她肚皮,聽孩子翻身的動靜,又與唐小芯說起孩子,過了一會兒,唐小芯就忘記了這一回事了。

幾天後。

自次去參加完湯蓉蓉和殷文聰的婚禮之後,熊富貴的心情就一直很低落,他媽葛大蘭知道是怎麼回事,於是就勸他看開一點,「這樣吧!媽前幾天在坐車的時候,就認識一個女孩,她人可好了,我零錢不夠,她幫我給了坐車的錢,人又長得漂漂亮亮的,還沒處對象,我把她介紹給你吧!」

「媽你會不會讓人給騙了?這年頭騙子也多。」

「你看看你,人家也是好心的,後來,還有一次,我提的水果袋子斷了,她又剛好經過,幫我撿了起來,還用用布給我抱住了水果。」

熊富貴一聽就覺得這世界上哪有如此湊巧的事情呀!

他就堅持覺得對方就是有意接近他媽,於是,他還再次勸他媽遠離對方。

「哼!」葛大蘭有點不高興了,板著臉,「你以為人人都是壞人或騙子,我告訴你,這次你就想多了,那姑娘根本就不是什麼騙子,而是她工作的地方,就是在這附近,我心血來潮,還去了一次她工作的地方,我都還見了她老闆娘的親戚……」

「媽,我還是覺得這種是不靠譜,現在的騙子為了你,肯定會花費不少精力,等你一上當了……」

「你這個孩子,怎麼老是把人想得這麼壞呢?」葛大蘭嘆氣說道,「我知道你是當公咹的,警惕性好,但你也不要老是動不動就覺得人家就是壞人或騙子,你要是信不過,你可以跟我一塊去見見對方,到時你見到了,你就會知道我說的就是真的。」

熊富貴心想:對方跟他媽相處肯定也不會是兩三天的事,後續還會有來往,出自於擔心,他就答應了陪葛大蘭去見見對方。

等到了他見到對方的時候,他當即目光錯愕看著丁彩琴。「你……」

「是你!」丁彩琴見到他也非常驚訝。

她沒想到葛阿姨的兒子居然是熊富貴。

見狀,葛大蘭問:「你們是認識的?」這也太巧了吧!

丁彩琴回神,便回以淺淺的微笑。

熊富貴跟葛大蘭解釋了一下他和丁彩琴之間的事。

葛大蘭恍然驚呼,「這就是緣分呀!」

她怎麼都沒想到熊富貴之前相親對象居然是丁彩琴。

「媽——」熊富貴窘迫喊道。

他跟丁彩琴這哪跟哪呀!

他們兩個人都不來電,算哪門子的緣分呀!

「行了,我看彩琴比湯蓉蓉好的不止是一點半點,你也別挑剔了,趕緊跟彩琴好好相處,媽就是喜歡彩琴多一點。」唉,她何嘗不知道兒子是喜歡湯蓉蓉,每每帶湯蓉蓉來家裡吃飯,她那兒子的眼神就一直盯著湯蓉蓉,可惜,人家湯蓉蓉根本就沒瞧上她兒子,現在還跟別的男人結婚了。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她心疼自家兒子,她也覺得不能老是讓自己兒子沉浸過去的事。

又是難得有這麼巧合的事。

她就覺得這緣分可能就是上天註定的。

「媽——」

丁彩琴瞥他神色的窘迫又多了幾分,自己原本也是不好意思的,現在她又不得不開口,「阿姨,這種事情不能勉強的,你要是喜歡我,你也可以多一點來我工作地方看我,至於我跟你兒子,是不可能的。」

先不說熊富貴喜歡湯蓉蓉的事,熊富貴又與她相親過一回,人家熊富貴沒瞧上她,這次她自然也不會認為熊富貴會再瞧得上自己,所以,這種尷尬的事情,還是少重複為好。

聞言,葛大蘭滿臉的失落與失望,依然還不死心地對丁彩琴勸說,「上一次可能就是他腦袋殼被什麼東西給蓋著了,這次就好了,這人與人之間就是很奇妙的,相處時間多了,說不定就會多幾分的了解,就會發現彼此的長處。」

「媽——」熊富貴一聽到自家老媽如此說自己,當時額間就冒出三條黑線——囧!

好歹怎麼說他都還是她親生兒子,在外人面前這麼損自己,是不是有點過了?

葛大蘭是一心像說服丁彩琴,哪還管得自己兒子,當即底氣特別足地反駁了熊富貴,「怎麼?難道我說得不對嗎?那個湯蓉蓉已經結婚了。」要是湯蓉蓉真的喜歡她這個傻兒子,哪會跟其他人結婚呀!

她呀!就覺得湯蓉蓉從頭到尾都還沒喜歡過她這個傻子,也只有她這個傻兒子一心一意單方面地喜歡著湯蓉蓉罷了。

「彩琴可不一樣,我也跟她相處接觸有一段時間了,她人又勤快,性格又好,又善良孝順,這麼好的女孩子是打著燈籠都找不著,既然你都已經遇上,認識了,那就要好好珍惜……」

「媽!」熊富貴臉上的窘迫愈發明顯了。

他第一回知道自己老媽是如此能說會到的人,不轉行當媒婆,真是可惜了。

一旁的丁彩琴聽到葛大蘭如此誇獎和肯定自己,她覺得自己的面頰如同滾燙的開水般火熱,低著頭,又窘又羞赧的她,手指有些緊張地掐了在一起。

但……如果要是自己不說點什麼,會不會讓熊富貴以為自己對他就是有那個意思了?

她扯了扯嘴角,面上略有幾分的羞赧,「葛阿姨謝謝你的誇獎,你的認可,我也很高興,但是,我有優點,也是有缺點的,你別把我說得太好了。」

「我說的就是事實。」葛大蘭不以為然地說道。

這下,直接讓丁彩琴不知道該沒開口好了。

「媽!」熊富貴覺得自己要是再不開口,可能接下來他媽又會將他打上標籤拿出去賣了不可,直到眼前的丁彩琴願意『買』願意接受他這個人,他媽才會善罷甘休。

所以,他還是主動先出招吧!「我突然想起爸在咱們出門之前,叮囑咱們早點回去,他還要到地里幹活去。」

葛大蘭眨了眨眼睛,疑惑地說道:「地里的活不是前幾天才剛施肥嗎?」

「這次是除草。」

「草也是除了,才施肥的。」

熊富貴又連忙找了個借口:「那一定是澆水,施肥了之後,地里的農作物還沒那麼快吸收,這天又熱的,指不定地里的農作物都渴死了。」

葛大蘭聽了這話,覺得是很合理,所以也沒多加質疑,於是就答應熊富貴回去了,不過在回去之前,她拉著丁彩琴的手,叮囑一遍又一遍,讓丁彩琴到她家裡去做客,她親自下廚給丁彩琴做好吃的。

在熊富貴的再三催促下,丁彩琴也只能是無奈答應了葛大蘭,「如果我有空的話,我一定會到你家裡嘗一嘗你的手藝。」

「那好,就這麼說定了。」葛大蘭眉開眼笑,就這麼被熊富貴拉著走了。

他們一走,丁彩琴又開始忙大排檔里的活。

回到了家的葛大蘭終於放心了熊富貴撒謊,便找熊富貴麻煩,一怒之下伸手就揪住了熊富貴的耳朵,也不顧熊富貴齜牙咧嘴地喊疼,她就在熊富貴耳邊怒道:「我說你是不是腦袋有問題?壞掉了?像丁彩琴這麼好的女孩子,好不容易有了她的聯繫,結果你倒好了,當著彩琴的面撒謊,這要是彩琴知道了,我今天非把你教訓一頓不可。」

「疼疼……」熊富貴連忙往被掐住的耳朵那邊湊近,希望這樣一來就是可以減輕了疼痛,「媽,如果我要是不找這個理由的話,你現在都還跟丁彩琴在一塊。」

「哼!」葛大蘭一臉很嫌棄的表情,嘴角略顯不滿地撇了撇,「你要是結婚的話,我希望就是以彩琴為對象,別的人當我兒媳婦,我不喜歡。」

「媽,這感情的事,不能勉強。」熊富貴面色略顯僵硬。

「感情的事,確實是不能勉強,但你跟彩琴都是單著,兩個人相處一段時間,如果你還是對彩琴沒感覺的話,媽也不會怨你錯過這麼好的女孩子。」

說來說去,他媽無非就是讓他無論如何都要跟丁彩琴相處,只不過……

之前是他拒絕了丁彩琴,現在他要是厚著臉皮去找丁彩琴說出相處一段時間的話,丁彩琴還指不定怎麼看他看了,心裡更會嫌棄他萬分。

思來想去的,如果真要是與丁彩琴處一段時間,那就得要唐小芯出馬,這樣一來,他也不會覺得很尷尬。

等熊富貴答應了自己,葛大蘭頓時露出了欣慰與高興的笑容,看著熊富貴,很滿意地地點了點頭,接著她就找了個借口去忙了。

徒留熊富貴一個人在原地想著如何與唐小芯開口……

第二天他去哌出所工作時,聽到了席錦琛說要過一段時間舉辦婚禮,還邀約他們去吃喜酒。

熊富貴不假思索就說自己一定會到場。

到了下班的時間,劉金園跟席錦琛一同走。

熊富貴也跟上。

狼性大叔痞子妻 走出了哌出所的大門口,劉金園困惑地問他,「你不是不想到總店去嗎?擔心遇到丁彩琴就會覺得彼此很尷尬。」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熊富貴一閃而逝的錯愕,隨之為了掩飾些什麼,他蠕動了幾下幹了的嘴唇,然後有些無措地說,「我……我就是……」然後腦中靈光一閃,「我就是去找嫂子,我有事找嫂子商量一下。」

聞言,劉金園更加困惑不解了,「你找嫂子,那到底是有什麼事呀!」

「反正就是有事。」熊富貴知道自己圓謊眼看就要被劉金園給看穿了,他只能連忙生硬的再次強調。

席錦琛瞥了他一眼,

心裡知道熊富貴是怎麼想的,他沒有說穿熊富貴的心思,而是保持了沉默。

當他們三人出現在總店裡,唐小芯眼中一閃而逝的不解,畢竟熊富貴已經是找過了好幾次的借口都沒空過來,現在呢,居然出現了。

她表面上不做聲,就跟往常一樣招呼他們。

過一會兒,熊富貴就特地趁劉金園去找趙思蘭了,他來找唐小芯。

剛開始的時候,他還真是有點不好意思的面對唐小芯,後來是反覆在心裡醞釀很久,才將那一點不好意思壓制在心底,然後跟唐小芯開口,「嫂子……那個……」又一時之間,他都不知道該怎麼跟唐小芯說。

唐小芯也不催他,定定地看著他,嘴角掛著柔和而淡淡的微笑。

「……是這樣的,我媽,在偶然的一次認識了彩琴,然後就一直……」熊富貴將丁彩琴和葛大蘭認識的整個過程都跟唐小芯說了。

唐小芯聽了一愣一愣地,驚呼:「這會不會太巧了吧!」而且這件事她從來都沒聽丁彩琴說起過。

「是呀!我也覺得很巧。」剛開始她都還覺得他媽口中的人就是一個騙子呢!

看著熊富貴一副黯然糾結的表情,唐小芯不禁抿嘴笑了,她覺得這就是報應,剛開始的時候,她給熊富貴介紹丁彩琴,他非嚷嚷看不上,現在倒好了,被他媽逼著來與丁彩琴相處。

見狀,熊富貴臉上十分的懊惱,「嫂子能不能先不笑,先給我出一個主意行嗎?」

「你說我該怎麼給你出主意呢?」

「我就是不知道,所以才找你求救來了。」

唐小芯斂起嘴角的笑意,繼而想了一下,略顯幾分為難的說,「不是我不願意幫你,而如果我要是將你和彩琴再次牽線,你又不好好跟彩琴相處,我這不是成了罪人了嗎?」

「嫂子……」熊富貴心中也生出了一抹猶豫。

人家丁彩琴也是有血有肉,是媽生爹養的,他總不能因為他媽要求他好好與丁彩琴相處,他就去招惹人家丁彩琴,這樣對丁彩琴也是很不公平。

唐小芯在他猶豫的時候,她一直看著他,她剛才問他的問題能夠讓熊富貴陷入了沉思,這也說明了熊富貴是個善良,會換位思考的人,如果要是熊富貴真心愛上丁彩琴的話,那熊富貴也是一個不錯的對象。

當然,這些都要看熊富貴和丁彩琴兩個人的緣分。

如果兩個人無緣的話,哪怕是她這次幫了熊富貴,那都是沒用。

「嫂子!」過了良久后,熊富貴喊了她。

「……」唐小芯還是靜靜地看著他。

「不管是金園還是我父母,還是隊長,我都知道他們都是想我忘了蓉蓉,之前我可能不會願意嘗試,現在她都已經結婚了,我也知道是時候徹底忘記她了,如果我是因為這一點,嫂子你還會給我介紹彩琴徹底認識嗎?」

「這個呀!」唐小芯躊躇了一下,「這個我要問彩琴這個當事人,如果她點頭了,我自然還會再次為了你介紹。」

「那就麻煩嫂子去跟她說了。」

如果實在丁彩琴沒點頭,那他回去之後,也可以跟他媽有交代了。

唐小芯回他淡淡一笑。

丁彩琴現在一直都在芯姐大排檔,也是難得今天湊巧回來帶飯過去那邊,平時一般都是席麗瓊帶過去,今天席麗瓊沒空,只能讓丁彩琴回來取。

見到她,唐小芯自然就找了個機會跟丁彩琴說了這事。

繼而,她還說,「像這種事還是需要你點頭,如果你覺得心裡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你也跟我說,我幫你解決。」

從良小妾喜翻身 「小芯姐你覺得我該怎麼做?」上一次與熊富貴相親后,她父母就更加著急了,擔心她找不到好的對象。

雖然這次是熊富貴經過種種原因,又想著與她處一段時間,她心裡是多多少少都不樂意,但她也要顧及她的父母,她總不能一直這麼讓她父母擔心她吧!

「這個……」要說其他的事,她肯定會二話不說就給丁彩琴意見,但是,這關乎到丁彩琴一輩子的終身幸福,她不敢給意見,生怕以後丁彩琴會過的不好,到時又會埋怨自己。「其實這也要問你自己的想法,我給你不了主意。」

話一落,丁彩琴沉思了幾秒,「那就當是給兩個人一次相處的機會,如果熊富貴要是不好,那就這麼算了,要是兩人還不錯,那不是皆大歡喜嗎?」 總裁,你被踹了 她爸媽也不用擔心她會找不到好對象了。

其實她給熊富貴機會,也是想到她爸媽對熊富貴的印象還算是不錯,要是熊富貴不好,那她父母也會對熊富貴徹底沒了好印象,不會再老惦記著熊富貴。

「那好吧!我去跟富貴說一聲。」她大概能猜想到丁彩琴答應了的背後的原因。

唐小芯跟熊富貴轉達了丁彩琴的意思之後,她若有所思地對熊富貴說:「你一定要好好對彩琴,如果你沒有喜歡她,心裡還是有湯蓉蓉的話,那請你不要因為你家裡人而一直拖著,希望你對彩琴的相處能夠抱有極其重視的心態,因為她真是一個很好的女孩。」

面對唐小芯的鄭重,熊富貴沉靜了一秒,「我會的。」

「嗯!」

劉金園和熊富貴離開了總店后,劉金園八卦追問他到底是有什麼事跟唐小芯說了。

熊富貴瞥了他一眼,把事情都告訴他。

劉金園吃驚的目光看著他,「這麼說你是要跟丁彩琴在一起了?」

「現在就是相處,還不一定。」回來熊富貴想到了唐小芯的話,他又再說,「如果不出什麼意外的話,應該會在一起過日子。」

——————-

PS:這一陣子很多讀者都會覺得我怎麼老是斷更,其實我也不願意斷更,我老公動手術,然後有是家婆,再來就是自己親爸,人一有什麼事情,都會扎堆來,這就是我,我覺得自己都快崩潰了,唉!不過從現在開始正常更新了,兩本小說開始正常更新,感謝大家的支持 「那這樣太好了,我跟思蘭,你跟彩琴,以後結婚了之後,嫂子那邊絕對很熱鬧。」劉金園並沒有留意到熊富貴略顯幾分沉重的神色,而是一味著沉浸在自己聯想的世界里。

同一時間,永和鎮的哌出所。

周揚名一從城裡的哌出所回來后,第一時間不是回家,而是去了哌出所看望夏雨菲。

夏雨菲一看見他,當時雙眸就充滿了錯愕,隨之心頭湧現一股惱怒,周揚名去鬧唐小芯,就算是要坐牢,那也好歹坐久一點,憑什麼這麼快就出來了,而且最重要是將她的所想的計劃給打亂了。

這下她要是想跑,逃離周揚名掌心,那恐怕很困難了。

周揚名並不知道她所想,一味著地夏雨菲道歉,說自己沒辦好事情,不能唐小芯和解這件事,讓她還在坐牢。

夏雨菲沉浸在自己的思緒里,並沒有在乎周揚名說了什麼。

等到周揚名注意到她的不對勁之後,停下了說話。

這時夏雨菲問他,「我哥呢?」

她待在裡面的日子,宋雲娥就一直在她面前叨叨絮絮個不停,而且還連夏海峰不見在村子里的事,都一一跟她說了。

而現在她順口一問,目的也是想著自己出去之後,還能不能找到機會逃跑。

「海峰還在城裡,說是城裡工作機會多!」

聞言,夏雨菲覺得周揚名說的話,十分的諷刺,她哥是什麼樣的人她最清楚不過了,待在城裡準是覺得干偷雞摸狗的事容易,而不是想著在城裡工作。

……

又過了幾天。

唐小芯和席錦琛結婚的日子也快到了,席建立、杜美華、席國強、席桂花、郭洪亮等人都趕到了城裡。

方鴻維一見到自己的老戰友,特別高興,拉著席建立就整天在院子里下棋,要麼就會帶著席建立到其他戰友家裡遛彎。

而至於杜美華就在席建立堅持下,讓杜美華到了唐家去住,原因自然是替唐小芯省錢,更何況唐家也確實是有多餘的房間沒人住。

席建立這個想法也讓方鴻維同意了。

席桂花和郭洪亮就總店這邊擠一擠,席建立就到方家住。

差不多到擺酒的大喜日子,就要發一些豬油糖作為喜糖,李香蘭知道唐小芯懷了兩個孩子不容易,而方淑珍對唐小芯一直都不好,這種事情肯定是靠不上了,又再加上在擺酒之前方鴻維已經跟她說過了,費用都是由他這邊來出,於是擺酒需要用的東西,她都一一幫唐小芯準備好。

這些唐小芯都看在眼裡,可能也是懷孕的緣故吧!她就算明知道方淑珍這個當媽的對她一直都不如一個外人,此時此刻她心裡還是忍不住發酸,失落,不過這些當她想到了李香蘭,便會被沖淡了一些。

她舅媽一直把她當作了親生女兒一樣,還有她外公也對她很好,所以,她還是很知足了。

正好這天,唐可萱來了娘家,帶著一肚子怨言和怨氣。

一見到方淑珍就使勁跟方淑珍告狀,說馬文霞的不好,一直針對她,兩個人經常吵嘴,還有韓正陽也一直都沒回過家了,就算她去找了工廠堵人,也找不到韓正陽,要不是韓正陽的那些工友說韓正陽有按時上班,她都懷疑韓正陽消失了呢!

就在她滔滔不絕地跟方淑珍埋怨這些的時候,杜美華和席國強出現了。

當看到他們,唐可萱微怔了一下,「他們是誰?」

而且她杜美華有點眼熟,好像是在哪裡見過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