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聖界的科技發達到如此地步,神界很多都不屑於使用的科技,此處到處都是。」

就像面前的一排排出版書,葉雄飛遍神界,都沒有找到。

神界喜歡用魂簡,什麼都記錄在裡面,只要用靈識讀取就行了。

但是這樣有一個矛盾點,就是修士必須要學會靈識,沒有靈識,就無法讀取,不像現在這樣,有書籍記錄,哪怕一名普通的修士,也能閱讀,非常親民。

聖界比葉雄想象之中遙遠太多了,哪怕在蟲洞之中,他跟陸青鋒也飛行了一個月,這才抵達。

也是他跟陸青鋒這種境界,換在別的修士,實力弱一點,在蟲洞穿梭的過程之中,已經被撕扯之力毀掉了。

來到聖界之後,葉雄跟陸青鋒兵分兩路,收集伊莎的資料。

陸青鋒去了北方,而葉雄,去了南方。

了解一個地方,最好的方法,莫過於書籍。

書籍是知識的海洋。

葉雄無意間經過海洋星,用靈識掃過的時候,發現這顆星球有一間非常大的圖書館,於是就決定在這裡呆一段時間,了解聖界的地域跟歷史再說。

然後,他就當了圖書館的管理員。

以他的實力,想當一名圖書館的管理員實在是太容易了。

面試的時候,他直接用幻術迷惑那名面試的老師,對方連自己是怎麼答應的都不知道。

整個聖界,最大是始祖。

聖界分東南西北四方,由四聖管轄

東聖,掌管東方。

西聖,掌管西方。

南聖,掌管南方。

北聖,掌管北方。

葉雄現在所處的海洋星,隸屬南聖管轄之下的八大大星系之一,天河星系下屬的一顆星球。

聖界等級架構非常森嚴,勢力高度集中,並不像神界那樣四分五裂,反動勢力非常多。

葉雄來到聖界,一路上,沒有看到過一次打鬥。

在聖界,幾乎所有的修鍊資源都掌握在官方,私人的修鍊資源非常少。

這就造就了想變得強大,只有一條路徑,就是讀書。

散修,在聖界連這個詞語都沒有。

「聖界這種培養強者的辦法真的太系統了,只要是天才,就不會被埋沒,遲早有出頭之日,運氣的成份就變得少很多了。」葉雄喃喃道。

當然,這也會造就腐敗,那就是,年輕的修士的命運都掌控在裁判手裡。

一旦裁判腐敗,天才修士就有可能被埋沒。

「為什麼整個圖書館,所有資料都沒有任何關於伊莎的記載呢?」葉雄百思不得其解。

靳少的祕密愛妻 當圖書館管理員這一個月來,他把所有的書全都看遍了,都沒有伊莎的記載。

聖界崇拜武力,所有天才修士都有史冊記載,哪怕是一個合體修士,都能找到名人轉記。

偏偏,像伊莎這種,居然沒有記載。

開始,葉雄還懷疑伊莎是不是用了化名,但是他查了三萬年前所有的天才女修士,都沒有伊莎。。

在聖界,彷彿根本就沒這號人物一樣。

葉雄還一度覺得,伊莎根本就不是聖界的人。 ,!

「你好,我想請問一下,圖書館裡面有沒有一本《陸角傳記》?」一道怯生生的聲音傳來。

葉雄轉身,發現面前站著一名十七八歲容貌的少年,身材長得比較矮小,只有一米六左右。

看人的時候眼神比較飄忽,不敢正視人的眼睛,一看就知道是比較怯懦的人區,第四排書架,最頂層,自己找。」葉雄回道。

「謝謝。」

少年客氣地回了一聲,朝C區走去。

片刻之後,他就出來了,手中拿著那本《陸角傳記》。

正在這時候,突然外面走進一名身材高大的少年,身高在一米八以上。

境界是金丹中期,比起金丹初期的矮小少年,高了一個頭。

葉雄來到九州學院,曾經用靈識掃蕩過,這學院最低修為學員是金丹初期,顯然這是招收的最低標準。修為最高的弟子已經踏入元嬰期,但是對於現在的葉雄來說,這種境界簡直是低得不用再低。

哪怕這所學院的院長,也僅僅才元嬰巔峰,連化神期都不是,連離開星球的實力都沒有。

「劉正,過來,有事找你。」其中一名身材高大的學員喊道。

瘦弱的少年走過去,怯生生的問:「陸虎,你找我有什麼事情?」

啪!

一巴掌狠狠地甩在他的臉上,直接在他臉上,甩出五根手指印。

劉正被一巴掌打翻在地上,嘴裡面飛出一顆牙齒,落到地上。

手中的書也掉到了地上。

他捂著自己的臉,臉上沒有絲毫憤怒,反而嚇得臉都青了。

「陸虎,你幹什麼打我?」劉正弱弱地問。

「我打你,是因為你不識抬舉,我問你,剛才你是不是偷看楚嫣然了?」陸虎問。

「沒有……我沒有。」

「你還敢說沒有,我明明看到你在第五擂台,你還敢說沒有。」

「楚嫣然在打比賽,我是學員,在觀看,當然會看到她……」

「那麼多擂台,你都不看,偏偏選第五擂,你說你還不是為了看楚嫣然?」陸虎怒道。

劉正低著頭,不敢說話,他很清楚,自己說得越多對方越會放肆,只要自己忍隱了,什麼都不說,就不會被打了,對方會越來越沒興趣。

「《陸角傳記》,你的心還真大啊!」陸虎指著地上的書,命令:「把書撿起來。」

劉正低著頭,走了過去將那書撿了起來,放到他手裡。

「知道陸角是誰嗎?」陸虎喝問。

「知道,是星河長老。」劉正喝道。

「他是我們陸家的老祖,你知道他活了多少年了嗎,三萬年,你知道他是什麼境界嗎,說起來嚇死你,你這個輩子連他十分之一的修為都不可能得到,像你這種垃圾,也配看我家老祖的書,退回去。」陸虎將書砸在他的臉上,落到地上。

劉正聳拉著腦袋,不敢說話。

「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撿起來,放回去?」陸虎命令。

劉正連忙將書撿起來,轉身朝C區走去,放回到架子上。

整個過程,葉雄都在圍觀,一句話都沒說。

「看什麼看,沒見過恃強凌弱嗎?」陸虎朝葉雄吼道。

葉雄看了一眼,真想一口氣將他吹死。

但是想想,像自己這種境界,還跟一名金丹修士計較,豈不是高抬他了。

「劉正,我警告你,以後不許再看楚嫣然的比賽,不然老子打斷你的腿。」

警告完之後,陸虎這才朝外面走去,離開了。

等他離開之後,劉正這才悄悄地出來,從懷裡掏出那本《陸角傳奇》,放到葉雄面前,急道:「老師,麻煩快點幫我登記,別讓他看到。」

他一邊說,一邊遞出一張身份銘牌。

九州學院的學員全都有身份銘牌,借書的時間,要用身份牌登記。

葉雄取出他的身份銘牌,登記了一下,還給他。

「多謝老師。」

劉正將書放回衣服裡面,急匆匆地離開了。

看著他的背影,葉雄嘆了口氣。

百樣米,養百種人。

一個人的性格,決定他的命運。

一夜驚喜:顧少輕點愛 像劉正這種怯懦性格的人,這輩子註定上限有限。

真正的大人物,不會看上這樣人的。

當初,自己從地球飛升到修真界的時候,實力很弱,但是自己有一身傲骨,一身不服氣的性格。

敢做,敢闖,無畏一切,最後才一步步成長到現在這種地步。

劉正,差得遠了!

看了下時間,已經是中午十二點了。

「小葉,你去吃飯吧,我吃完了!」

一名三十多歲的婦女走了過去,對他說道。

這人叫江燕,也是圖書館館理員,中午吃飯的時候,兩人都是輪留去的。

「好的,燕姐。」葉雄禮貌地回道。

葉雄的外貌只有二十六七歲左右,看起來很年輕,所以稱呼對方燕姐沒毛病。

「小葉,去食堂的時候低調一點,千萬別跟學員起衝突,九州學院是海洋星最大的學院,最高等學府,每個弟子背景都不簡單,是你這種凡人惹不起的,明白吧?」江燕叮囑。

葉雄的境界豈是她區區一個築基修士能看出來的,別說她,哪怕是天河大帝,也看不出來。

「知道了,燕姐,我不會惹事的。」葉雄點了點頭。

「你別嫌燕姐多事,都是因為有前例,你的上一任就是因為跟一名學生起衝突,被打斷了腿,最後被學院趕去的,有了前車之鑒,你更要小心。」江燕繼續道。

「好的,燕姐,我先去吃飯了。」葉雄說完,轉身就離開了。

雖然才來了幾天,但是他對於江燕的性格很了解,這女人一旦說起話來就停不了嘴,是非常典型的長舌婆。

……

食堂在學院前山。

葉雄去到那裡的時候,食堂里滿是人,都在排隊打飯。

金丹修士還無法不吃不睡,加上最近幾天,恰好的是學院的精英選撥賽,有實力的弟子全都回來了,所以才非常熱鬧。

看著這熱火朝天的模樣,葉雄不由得想起的自己的學生時代,感覺自己的心情瞬間也年輕的幾分。

選了一條隊伍之後,葉雄排起隊來。

剛排了片刻,突然人群一陣喧嘩,每個人臉紛紛朝背後望去。

「看,是楚嫣然!」

「天啊,太漂亮了,簡直就是女神。」

「剛才她在擂台上只用了三招,就打敗了王厲海,太牛逼了。」

「這一次的十院會武,她肯定能前去。」

各種各樣的聲音響了起來,聲音之中都是羨慕嫉妒恨。 ,!

葉雄聞聲望去,只見三十米之外,一名身穿淡紅色衣妝的女子,迎得眾星捧月的目光,昂首進來。

身高一米六五左右,身材修長,五官精美。

雖然比起路瑤,幽冥遠遠不如,更別提跟伊莎相比的。

但是路瑤幽冥這種女神,是從數百數億星球中脫穎而出的,是宇宙美女。

這麼一顆小小的海洋星,能有這麼一個姿色的女人,已經不錯了。

楚嫣然進入食堂,目不斜視,目光在人群之中掃了一輪,最後朝葉雄這邊走來,排在他後面。

頓時,周圍無數目光全都落到葉雄身上,全都是羨慕之色,彷彿葉雄被幸運之神眷顧了一樣。

葉雄聞到一股淡淡的芳香,這女人身上應該是抹了香水之類的東西。

他沒有轉身,但是她能感覺到,楚嫣然的目光打量著自己的後腦,似乎有些不解,為什麼自己一個沒有元氣修為的人,會在這裡排隊打飯。

周圍的學員,都在私底下竊竊私語,全都在討論著楚嫣然。

突然,一道熟悉的人影來到葉雄身邊,說道:「你出來,我要站你這裡。」

冤家情緣:青春永恆 來人正是先前在圖書館揍了劉正一頓,那個所謂的陸角的後人,陸虎。

葉雄看了他一眼,從人群之中走出來。

周圍,傳來一陣嘩聲。

「陸虎,誰讓你插隊了?」楚嫣然眉頭蹙了起來,怒道。

「我沒插隊,我是讓他過來幫我排隊了。」陸虎說完,目光落到葉雄身上,用威脅的語氣問:「告訴楚姐師,是不是我讓你來排隊的?」

頓時,周圍的人,目光全都落到葉雄身上。

葉雄離開了隊伍,來到最後面重新排。

「看到沒有,他不說話,等於默認了。」陸虎看著楚嫣然,笑道。

全球緝捕:帝少的萌萌妻 「他叫什麼名字?」楚嫣然問。

「他叫……圖書館管理員,告訴楚師姐,你叫什麼名字?」陸虎朝葉雄大聲問。

「我沒讓他說,我讓你說。」楚嫣然目光炯炯地盯著他,崩著臉道:「你讓他幫你排隊,說明你們是朋友,既然是朋友,你不會連他叫什麼名字都不知道吧?」

陸虎不斷地朝葉雄打眼角,警告,威脅,各種暗示,但是葉雄就像沒看到一樣。

「陸虎,咱們的九州學院的院訓是什麼?」楚嫣然問。

「愛心,仁心,善心,佛心。」

「沒錯,這是第一任院長定下來的,目的就是讓修真弟子不能恃強凌弱,你現在對一名凡人弱者,各種威脅,各種暗示,這是想幹什麼?」楚嫣然非常嚴肅地說道。

「楚師姐,我沒暗示,更沒威脅。」陸虎陪笑著。

他追了楚嫣然很多年了,全學院都知道,自然不想在她心裡留下壞印象。

楚嫣然指著葉雄,說道:「如果我以後發現你對他有什麼報復行為,我一定會不會放過你。」

陸虎瞥瞥嘴,不敢再說什麼。

「退下去,排隊。」楚嫣然喝道。

陸虎雖然很不高興,但是為了不讓自己心愛的女神反感,只好去到最後面排隊。

「陸師姐,好。」不知道喊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