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怎麼,就是想你了。」他嗓音很有磁性,再加上口吻里那纏綿不舍的感覺,讓人聽著就要懷孕的程度。

這頭的顧汐剛剛幫安漠離針灸完畢,收拾好她的藥箱。

因為她調了震動,所以電話震動了很久她才聽聞。

如今,安漠離就坐在不遠處的沙發上,閉目休息。

偌大的房間沒有其它聲音,安靜得很,所以,手機裡面,男人的聲音被放大,不開外放,也傳了出來。

安漠離估計聽得一清二楚的。

在上司兼病人面前,和自己的男朋友卿卿我我的,肯定不太好,尤其對方還是男性。

顧汐有點不好意思,她低聲說:「我在工作呢,我先掛了,呆會給你打電話好嗎?」

沒想到,那頭的大男人,竟然撒起嬌來:「不好,陪我聊一會。」

小朋友撒嬌,顧汐倒是有辦法。

這猛男撒嬌……

顧汐有點不知所措:「好,等我幾分鐘,我幾分鐘后就搞定了。」

「你在哪裡?」

敏銳的直覺,讓霍霆均問出了這個問題。

顧汐看了一眼那邊半躺在沙發上的安漠離:「我在幫安總做治療呢。」

這頭的霍霆均,眉頭擰起。

一股說不出的滋味,在心中發酵。

他靜了幾秒,然後說:「嗯,你先工作。」

沒等顧汐說什麼,他便把手機掛了。

約莫過了四五分鐘,顧汐打過來。

他盯住顧汐的來電,抬起矜貴的手,想直接掛。

無可厚非,他生氣了!

可是,看著紅色的掛斷符號,他終是捨不得掛。

又過了一會兒,顧汐再打過來。

霍霆均想接,又不想接。

一向獨行果斷的霍大總裁,這個時候竟然猶豫了。

直到手機鈴聲,不響了。

那頭的女人,發來一條詢問的信息。

「你生氣了嗎?」

還用問?

霍霆均盯住這幾個字半晌,回過去:「沒,在開會。」

「好,那你先開會,開完會我們再聊。」顧汐回過來。

霍霆均看著女人這風輕雲淡的話,心裡更堵了。

接下來的時間,他全程蹙著俊眉。

幸好,現在員工還在放假,徐聘又被他勒令不許擅自進來,所以他這陰沉沉的氣場,傷不到誰。

倒是自己在慪氣。。 「老公我愛你。」一想起剛剛男人翻轉她的畫面,蘇小荷乖乖的一點都不猶豫的就喊老公我愛你,不然,要是這男人再怒一次再把她翻回到他身後去,她要嚇瘋了。

好嚇人。

除了他,沒人敢這麼玩吧。

這還是在行駛的機車上呢。

齊墨川簡直比年輕人都瘋。

呃,他這不是老蠟肉,根本就是小鮮肉的做派。

風悄止。

梧桐樹葉一片片的輕落,打在地上的機車和兩個人一起的影子上。

那種在這大馬路上的瘋狂戛然而止的時候,蘇小荷覺得自己在做夢。

這不是齊墨川。

這一定不是齊墨川。

他居然在大馬路上吻她了。

大掌輕輕鬆開了她的頭,讓她微微後撤的得以清清楚楚的借著路燈的光線看清楚這個男人的臉。

真好看。

她每次看見他的顏,都忍不住的想要舔屏。

跪舔。

男人帥成這樣根本就是妖孽好不好。

忽而就發現,她每次說愛他,他好象都能來一次這樣的瘋狂。

也是這個時候,她才後知後覺的發現,剛剛那一幕已經不止是他們兩個人的瘋狂了,機車的周遭不知道是什麼時候聚過來的人,就有種越聚越多的感覺,然後,無數道目光全都妥妥的落在了她和齊墨川的身上。

偏這些圍觀過來的人,絲毫不覺得自己是電燈泡,她和齊墨川無聲,他們也是無聲的看著他們的方向,甚至於沒有人捨得眨眼睛。

終於反應過來被人圍觀了的蘇小荷再一個反應就是趕緊藏起來。

可她無處可藏,「老公,快走。」他什麼時候把機車停下來的她都不知道。

應該是他吻她的時候吧。

不然,開著機車怎麼吻?

她真是腦子秀逗了才會猜不到他什麼時候停的機車。

「好。」齊墨川慢吞吞的應了一個字,然後便重新啟動了機車,隨著機車啟動,前面圍觀的人便自動自覺的非常配合的往兩邊退開,以方便機車前行。

那樣子彷彿是齊墨川請來的現場觀眾似的,要多配合就有多配合。

而且,最重要的是全場都沒有驚叫聲起鬨聲,就象是她和他只是做了一場非常唯美的愛的表演似的,而他們只是她和齊墨川最死忠的粉。

可蘇小荷還是想裝死。

想裝死的蘇小荷這一次是直接從齊墨川的前面摟住了齊墨川的腰,然後頭就埋在他的肩膀上,真的開始裝死了。

風,這一次是溫溫柔柔的直接打在她的身上的,只為,機車開得不疾不緩。

蘇小荷聽著過耳的風聲,然後就是兩個人一起的心跳,全都在她緊摟他的身體間,清晰入耳,聲聲如擂。

有種戀愛的感覺,正從心尖尖升起,然後,越來越熱烈越來越熱烈……

機車直抵小樓。

這一次,再也不用從蓮塘路口開始走到小樓了。

所以,齊墨川這新買的機車可不是只為了耍酷,更是為了代步,至少城中村的小巷子里可以暢通無阻。

直到被齊墨川抱下機車,蘇小荷的大腦還是一片空白的。

然後,一抬頭就對上了男人清俊的容顏,他身上黑色的牛仔衣惹眼的讓她伸手捏了捏布料,「你穿這個好看。」

也許是看膩了齊墨川穿襯衫西裝的樣子,乍一看到穿牛仔衣的他只覺得象是變了一個人似的,年輕的不止是之前的瘋狂象小鮮肉,這樣子也很象很象了呢。

象的,讓原本一見到他就心跳如擂的她心跳的更快更快了。

「嗯。」齊墨川點了點頭,因為小妻子這樣一句,而愉悅了。

果然,網上搜索到的機車增加情趣是真的,蘇小荷今天的反應與往常又不一樣,嬌媚的讓他在機車上就恨不得辦了她。

所以此刻,就想快點上樓,快點回到房間。

男人上樓了,還是抱著蘇小荷上樓的。

好在,齊墨川在小樓外部安裝了外部電梯,所以,抱著她都不帶氣喘的。

輕鬆的就到了六樓,開鎖,直到進了房間,蘇小荷還是那種做夢的感覺。

直到身子被抵在門板上,她才恍然驚醒,可已經晚了,男人的唇一旦落下來,就再也收不回去了。

結果,蘇小荷吃上晚飯已經是三個小時以後的事情了。

晚飯是洛風親自送過來的,本來她困的累的很不想吃,可是齊墨川非抱著她坐到了餐桌前,讓她不想吃也得吃。

才吃了一口,她就怔住了,「簡嫂煮的?」這味道,很熟悉。

「嗯。」

蘇小荷臉紅,「媽和江菁儀都在那邊呢,你還讓簡嫂給我們煮飯,讓她們知道多不好意思。」

齊墨川卻是臉不紅心不跳,一點不好意思的樣子都沒有,指尖拂過蘇小荷額前的碎發掖到她耳後,「是媽讓簡嫂做好再讓洛風去取了送過來的。」言外之意就是,這一切都與他無關。

蘇小荷臉更紅,「這樣真的好嗎?」

「這是我媽的意思,她覺得好,那就好了,來,吃菜。」夾了一塊肉喂到蘇小荷的唇邊,他知道她餓狠了,之前在卧室的時候,最激烈的時候,他聽到了她肚子咕咕叫的聲音。

一想起那聲音,齊墨川便一陣自責,看來他以後還是要忍耐一些了。

不然,再象起初那般傷到小妻子就不好了。

到時候,傷的是她,最後痛苦難過的是他。

蘇小荷一邊吃著一邊看齊墨川,「要過聖誕節了,昊昊每年都要聖誕樹的,還有聖誕禮物。」她想昊昊了,想去水香榭看看昊昊,這樣的提醒齊墨川,就是想他帶她回去看看。

沒想到,齊墨川根本沒想過要帶她回去看看昊昊,微笑的點點頭,「我知道了。」

就這四個字,就把蘇小荷給打發了。

一時間,蘇小荷吃什麼都沒覺得味同嚼蠟,「齊墨川,我困了,去睡了。」真的要被齊墨川氣飽了,她還是不要理他好了。

否則,她想砍了他。

天知道她有多想孩子呢。

不想,齊墨川直接拉住了蘇小荷,「飯吃完了我給你洗澡,然後再睡。」

「我吃好了,我自己會洗。」蘇小荷用力的一掙,就掙開了齊墨川的手,這個不解風情的男人,她越看著越惱。

。 「他是紫微天換體魔宗的聖子,而今只是跟我過來散散心。」青木若何見着李文正問起玄天聖體的身份,便是開口解釋了起來。

「原來是紫微天的來客,以後若有招待不周之處,還請莫要放在心上。」聽得了玄天聖體的身份,李文正這才解開了心裏的疑惑。管於紫微天,李文正以前也曾去雲遊過一陣子,對於換體魔宗,李文正也是明白其在紫微天內象著着什麼。

自李文正的眼中,玄天聖體就好似是一片閃著微光的朦朧黑暗,其體內的魔氣更是如**江河,只是仔細一瞧,李文正便知道眼前這人絕對是神體體質。而今又聽得其來自換體魔宗,李文正則更是對此深信不疑了。

「我對換體魔宗也是有一些淺薄的了解,只聽說換體魔宗修士所修行的法決異常兇險。若是稍有差錯,輕則根骨受損,重則身隕道消,不知可是如此?」知曉了玄天聖體的來歷,李文正便又是想問問眼前這紫微天的來客,究竟是何種神體。

「李前輩所言,確實屬實。我換體魔宗的法決,的確兇險異常,甚至於讓我換體魔宗的弟子,每一代都難以超過二十之數。」玄天聖體點了點頭,似是想聽聽李文正還要說些什麼。

「那,敢問貴宗名號之中,這『換體』兩個字又是何等深意?」果不其然,李文正接下來的問題,跟玄天聖體猜測的一模一樣。同樣的問題,他在紫微天已經不知道被其他門派的友人給問了多少遍了。

「李前輩,我換體魔宗名號中這『換體』二字,乃是脫胎換體之意。我宗的功法,能夠使人破繭成蝶,自無法修行的凡人,變成擁有非凡體制的修士。」玄天聖子耐著性子,看在青木若何的面子上,跟李文正簡單明了的說着。

「怪不得…」聽到這裏,李文正對於換體魔宗便是再無疑問。只是其眼神中的猶豫,反倒是讓玄天聖體皺了皺眉頭。這種猶豫,玄天聖體見的倒是不多,但每一次,有這種猶豫的人,都會問他一個相同的問題。

「他是紫微天換體魔宗的聖子,而今只是跟我過來散散心。」青木若何見着李文正問起玄天聖體的身份,便是開口解釋了起來。

「原來是紫微天的來客,以後若有招待不周之處,還請莫要放在心上。」聽得了玄天聖體的身份,李文正這才解開了心裏的疑惑。管於紫微天,李文正以前也曾去雲遊過一陣子,對於換體魔宗,李文正也是明白其在紫微天內象著着什麼。

自李文正的眼中,玄天聖體就好似是一片閃著微光的朦朧黑暗,其體內的魔氣更是如**江河,只是仔細一瞧,李文正便知道眼前這人絕對是神體體質。而今又聽得其來自換體魔宗,李文正則更是對此深信不疑了。

「我對換體魔宗也是有一些淺薄的了解,只聽說換體魔宗修士所修行的法決異常兇險。若是稍有差錯,輕則根骨受損,重則身隕道消,不知可是如此?」知曉了玄天聖體的來歷,李文正便又是想問問眼前這紫微天的來客,究竟是何種神體。

「李前輩所言,確實屬實。我換體魔宗的法決,的確兇險異常,甚至於讓我換體魔宗的弟子,每一代都難以超過二十之數。」玄天聖體點了點頭,似是想聽聽李文正還要說些什麼。

「那,敢問貴宗名號之中,這『換體』兩個字又是何等深意?」果不其然,李文正接下來的問題,跟玄天聖體猜測的一模一樣。同樣的問題,他在紫微天已經不知道被其他門派的友人給問了多少遍了。

「李前輩,我換體魔宗名號中這『換體』二字,乃是脫胎換體之意。我宗的功法,能夠使人破繭成蝶,自無法修行的凡人,變成擁有非凡體制的修士。」玄天聖子耐著性子,看在青木若何的面子上,跟李文正簡單明了的說着。

「怪不得…」聽到這裏,李文正對於換體魔宗便是再無疑問。只是其眼神中的猶豫,反倒是讓玄天聖體皺了皺眉頭。這種猶豫,玄天聖體見的倒是不多,但每一次,有這種猶豫的人,都會問他一個相同的問題。

「他是紫微天換體魔宗的聖子,而今只是跟我過來散散心。」青木若何見着李文正問起玄天聖體的身份,便是開口解釋了起來。

「原來是紫微天的來客,以後若有招待不周之處,還請莫要放在心上。」聽得了玄天聖體的身份,李文正這才解開了心裏的疑惑。管於紫微天,李文正以前也曾去雲遊過一陣子,對於換體魔宗,李文正也是明白其在紫微天內象著着什麼。

自李文正的眼中,玄天聖體就好似是一片閃著微光的朦朧黑暗,其體內的魔氣更是如**江河,只是仔細一瞧,李文正便知道眼前這人絕對是神體體質。而今又聽得其來自換體魔宗,李文正則更是對此深信不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