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力氣了吧,看我怎麼收拾你。」

這麼好的機會,樹妖怎麼可能放過,當下驅著無窮無盡的樹枝,如同蔓藤一樣,緊緊把他的身體纏住。

「木兒救我。」葉雄連忙大聲喊救命。

火靈看了眼葉雄,愣了一下,馬上就明白了。

主人的實力他十分清楚,哪怕沒辦法攻進樹妖腹地,但是自保綽綽有餘,絕對不可能被這麼輕易就控制住的,除非有什麼目的。

仔細一想,他就明白了,是人都會明白。

除非木靈這種榆木腦袋。

「不好,主人被抓了,木兒,咱們快去救主人。」

火靈裝成大急的樣子,拚命地朝葉雄那邊衝殺過去。

朱雀也明白,也一起殺過去。

「木兒,你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去救主人?」

「主人當初為了孕育你,萬里迢迢從修真界跑到修羅界,去木國取靈木液澆灌你,不然的話,你不知道還要多少百千年,才能夠孕育出來。」

「如果不是主人,你早就死在十萬大山的境界之中了,還能存活下來嗎?」

「現在主人落難,你像個縮頭烏龜一樣,你這輩子還有什麼出息?」

火靈不停地說著,那聲音重重地擊在木靈的心上。

木靈怔住了,看著被樹根裹成一團的葉雄,小眼睛里流出兩行清淚。

它小小的拳頭緊緊地握了起來,頭頂三片葉子,似乎能感覺到它的激動,也變得越發幽綠起來。

就在短短的時間裡,它小小的身體就被無數的樹妖淹沒,看不到蹤影。

葉雄心裡疙瘩一下,心想不會玩大了吧!

就在這時候,突然一道青色光芒自那團圍住木靈的樹妖身上發出。

光芒四射,氣勢如虹。

木靈從樹妖群中衝天而起,強盛的光芒如同一輪青色的太陽。

「別欺負我老實,我可是五行木神靈。」

一鼓強大的之極的威勢,從木靈身上散發出來。

頭頂三片葉子,以肉眼所見的速度,飛快的變大,片刻就化身幾十米高,垂下來把木靈小小的身體包裹住,看起來就像一顆巨大的青色草莓。

突然,三片葉子葉面出現三個巨大的綠色漩渦,散發現一鼓強大的吸力。

「木術,吞噬!」

如同磁場一般的吸力,從三片葉子體表的黑洞發出。

震驚的一幕出現了。

只見周圍的樹妖,身上的綠色元氣全部從身體裡面被吸了出來,朝三片巨大的葉子涌去。

沒有元氣,那些樹妖全都變成枯枝。

短短片刻,先前擁有著不死之身的樹妖,全都變成一具具的乾柴。

木靈的身體,隨著吞噬的青色元氣越來越多,身體變得越來越膨脹。

遠處,大樹妖看著木靈那模樣,大驚失色:「可惡,居然覺醒了吞噬之力,我的力量啊!」

大樹妖不敢再操縱著小樹妖,把小樹妖的全都收了起來。

木靈把周圍數千小樹妖吸干之後,如同草莓一樣的巨大的身體飄了出去,來到大樹妖身邊,再次啟動吞噬力。

大樹妖身上的元氣,被一鼓超強的拉扯之力,朝木靈三個綠色漩渦飛去。

這些可都是他的本源力量啊,如果被吸走,那可虧大了。

樹妖拚命控制著自己的元氣,不被吸力吸走。

「木兒,幹得好,繼續加油。」

葉雄身上光芒四射,衝破那些樹枝的包裹,握著巨劍,直接將大樹妖的樹榦方向劈去。

另一邊,火靈,朱雀也同時向樹妖中心殺進去。

大樹妖一邊要應付三人的攻擊,另一邊又要抵抗木靈的吞噬術,當下非常狼狽,不停地咆號起來。

金身巨猿揮劍直入,很快就衝到主幹部位,正是先前發出光芒的地方。

斬!

天劍狠狠地劈在樹榦上。

一道百米巨大的裂縫,在樹榦上生起。

裡面是空的,葉雄當下化成一道流光進入內部。

他剛進去,那道裂縫就自動痊癒起來,把巨猿的身體包裹住。

裡面漆黑一片,什麼看不到,伸手不見五根。

「臭小子,敢進我內部,你就是送死。」

樹妖的身體動了起來,內部拚命地收縮起來,很快就將裡面的空間擠得緊緊的,施展不開。

幾乎一瞬間,巨猿的身體就被死死的纏住,動彈不得。

「我把這裡面全毀了,看你能撐多久。」

葉雄冷哼一聲,身體恢復正常大小,然後施展冰火破天。

無窮無盡的大爆炸從樹妖的內部炸開,那超大範圍的大爆炸,直接就把樹妖內部摧毀得不在樣子。

樹妖身體脆倒在地上,捂住肚子大聲咆號起來。

「人族小子,牛黃草你們拿走,求求你別再爆了。」

(本章完) 樹妖能感覺到自己的內部被炸得不成樣子子,再這次下去,非被炸得半死不可。

外面還有一個能吞噬元氣的五行神靈,還有兩個幫手,這一次它覺得在劫難逃了。

野蠻勾勾纏 只能求饒了。

「想我住手,把剛才那發著藍光的東西拿出來我看看。」

葉雄剛才見過這樹妖身體里發出一陣青色的光,然後樹妖的整個氣勢直線上升,自愈的速度比起他的攻擊速度還要快,所以他覺得那肯定是好東西。

「那可是我的本源,給了你,我的命都沒了。」樹妖堅決拒絕。

「原來是樹之本源,你給也得給,不給也得給。」

葉雄冷哼一聲,再次施展冰火爆,在巨樹內部炸開。

不停的爆炸聲響起來,樹妖的氣勢也越來越弱。

連施三次冰火破天之後,那樹妖再也扛不住,激動地說道:「我把本源全都給你,求求你停下來。」

樹妖一邊說,一邊操控著,很快一顆拳頭大小,綠色混沌狀的氣體就飄到他的面前。

「這就是我的本源,都送給你了。」

葉雄將那團本源拿過來,看了一下,道:「這恐怕只有一半的本源之力吧!」

「本源是我的命,如果你全部要拿走,我哪怕拚命也不會答應的,到時候你什麼都拿不到。」樹妖說道。

「放我出去。」葉雄命令。

樹妖枝幹立刻就裂出一個口子,葉雄帶著本源離開,來到半空之中。

朱雀,火靈跟木靈都圍了過來。

樹妖伏倒地上,身上光芒黯淡很多,一副隨時都倒下的模樣。

被葉雄炸傷內部,加上失去一半本源,它已經幾乎虛脫了。

他上千米高的身體,慢慢變小,很快就只剩下三分之一大小。

「木兒,本源給你了。」

葉雄將那木之本源扔了過去。

木靈剛才吸了很多木之本源,身體已經壯大許多,現在又得到這麼純的木之本源,頓時大喜,連忙張大嘴巴,將那團本源吸進嘴裡,吞了下去。

「幹得不錯,回內世界好好煉化吧!」葉雄吩咐。

木靈點了點頭,一頭扎進他的身體里。

「火兒,木靈吸的本源太多,以防意外,你去裡面過護著它。」

「是,主人。」火兒也進去了。

葉雄目光這才落到樹妖身上,說道:「萬年牛黃草呢?」

樹妖不甘地從身上某個位置,撥出一株米白色的三葉草,扔了過去。

「朱雀,是不是這種?」葉雄接過來,問道。

「沒錯,就是這種,沒想到都變成白色了。」朱雀頓時又驚又喜。

「東西到手了,咱們走吧!」

兩人這才離開,留下一臉恐懼的樹妖,奄奄一息地伏在地上。

接下來,兩人繼續前進,朝封印著暗精靈那個入口而去。

很快,兩人就到了墜妖谷深處。

一路上,兩人遇到不少魔獸襲擊,但是都被兩人給處理掉了,妖獸的內丹都給拿了出來。

沒多久,兩人就來到一片懸崖邊。

「我記得沒錯的話,暗精靈的入口,就在這片懸崖上了。」朱雀說道。

這片山崖很矮,只有幾百米,峭壁上十分光滑,空無一物,根本就沒有什麼所謂的入口。

葉雄施展梵聖功,眼眸之中一道金光閃爍著,半晌之後,終於在懸崖的中段看到一道若有若無的空間裂縫。

這道空間裂縫非常隱蔽,哪怕葉雄使用法眼,也用了很長時間才找到。

「找到了。」

葉雄飛身而上,落到那空間裂縫面前,正準備動手。

正在這時候,突然一道危機感覺傳來,快如閃電。

千鈞一髮之際,葉雄的身體猛然後續,躲過石驚天驚的一箭。

千米之外的懸崖之上,站著一名全身穿著黑袍的老婦,雙目幽綠地盯著葉雄,狠狠地說道:「你到底是何人,來此地有何陰謀?」

看來這應該是暗精靈入口的守護者。

她剛才那一箭的速度,就算比不上歌姬也差不了多少,這老婦以前在精靈族,肯定是一個赫赫有名的人物。

「晚輩見過光精靈族的前輩。」葉雄禮貌地打著招呼。

能不動手,他寧願不動手,畢竟他跟精靈族之間還是有著不錯的關係的。

「沒聽見我剛才的問話嗎,你到底是何人,來此想幹什麼?」老婦人繼續怒道。

「晚輩有事情,想進入一下暗精靈秘地。」葉雄直話直說。

「誰告訴你這裡有暗精靈的?」老婦人繼續喝問,殺氣大盛。

從對方的眼神之中,葉雄就知道她動了殺機。

暗精靈是精靈族的禁忌,所在的地方絕對不允許別人知道了,現在葉雄知道地點,她不動殺機才怪。

總裁深度寵:Hi!軍長嬌妻 「前輩不必問了,反正這裡面,我是必須要過去的,還請前輩別攔著,不然休怪晚輩不敬。」

「好大的口氣,我就看看你有多少本事,膽敢出此狂言。」

老婦一言不合就動手,手中光箭,連綿不斷地射出,朝葉雄射去。

這種程度的攻擊,葉雄怎麼可能會在乎,身上光芒大盛,一掌掌拍出去。

那些光箭被一掌掌拍散。

老婦人大驚,對方只是金丹中期,就能輕而易舉將自己的光箭拍毀,可見對方實戰力非常驚人,實在是她見識過,戰鬥力最強大的人。

「果然有點小手段,我就看看你能擋我多少箭。」

老婦彎弓凝箭,九箭連珠,如同游龍一般,朝葉雄怒射而來。

那箭在半空之中馬上就散開,從九個方向,朝葉雄襲來。

甚至還有兩支箭鑽進地里,從土裡進行攻擊。

葉雄身上散發出一層金光,不破金身施展出來。

那九支強大無比的箭,射到他的身體之後,生生被擋在身外。

強大的防禦力,讓老婦人再也忍不住震驚了。

居然完全靠肉身,將她的箭擋住,她何曾見識過如此強大的肉身。

「前輩,你不是我的對手,希望你再別阻攔,不然的話,休怪我不客氣。」葉雄再次警告。

「想進去,除非我死了。」

老婦索性放棄弓箭,化成一道流光,狠狠地朝葉雄攻來。

人還沒到,一鼓強大的氣勢就迎面襲來,來勢洶洶,無畏一切。

被她這樣三番四次地無視,葉雄當下也怒了,頓時不再給面子,暴風般還手。

(本章完) 梵聖功施展出來,身上金光大盛,身外佛門法相出現,氣勢如虹。

守護長老的實力雖然是金丹後期,但是實戰力一般,比起蒙莎尚且不如,怎麼可能是他的對手。

幾分鐘之後,葉雄就用輾壓般的實力,將她徹底打敗,掌印將她狠狠地壓落地上。

「這只是警告,如果你再要攔我,別怪我下殺手了。」

葉雄懸浮在半空,身上光芒大盛,看著下面受傷不輕的守護長老,冷冷地警告。

守護者又是氣又是怒,更多的是震驚,她從來沒見過實戰力如此逆天的年青人。

「你知道這裡面是什麼地方嗎?」在絕對的實力輾壓之下,守護者態度緩和了下來。「這裡面是暗精靈的地盤,進去的人,每一個都會變成魔頭,你想自己也成為魔頭嗎?」

「是佛是魔,在於心,不是在於環境。」葉雄說完,對朱雀說道:「朱雀,咱們進去。」

「你一定會後悔的,你一定會付出代價的。」守護者大聲吼叫起來。

葉雄沒有理會她,來到那道空間裂縫面前,身上湧起強大的元氣,一掌拍出。

一束元氣從他的掌心之中擊出去,落到那空間裂縫之中。

很快,那道空間就越來越大,變成幾米高。

「小子,你一定會被惡魔吞噬,你會化身成魔的。」那守護者又叫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