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什麼,只不過用了一點手段加固了這城牆之外的沙地而已。現在這裡的沙地,別說是一隻穿山甲獸,就算是你幻化成更加強大的武獸,哪怕是荒獸也別想挖開這些沙地分毫。」

「你大爺。」

毛球當即怒道。

「死胖子,你欺人太甚,不,是欺獸太甚。你大爺的,你憑什麼不讓大爺進城?你憑什麼在這城主周圍布下空間結界,你憑什麼這麼做?」惱怒的聲音響起,毛球心中凌亂至抓狂。

先前,騰炎等人回到邊荒之地之後沒多久毛球便來了財家,當然,它是通過空間瞬移來的,想到那一地的黃金毛球就興奮至極。可是,誰能想到,毛球的空間瞬移在這城池之內根本無法施展,或者說整個城池都已經被人布下了結界,還是非常高級的空間結界。毛球一靠近這座城池便直接被彈了回來,他也根本無法進入城池。

這不才有了現在毛球幻化成穿山甲獸打洞的一幕。

空中進不去,那就從地下。

可惜,又是被財三千攔截了。

「憑什麼?」

財三千嘴角微微一抽。

「你大爺的,你以為老子不知道你進城幹嘛?老子財家這城池之中地面都是用黃金打造的,而且整個財家的祖宅也全部都是用黃金打造的,要是讓你進去了還得了?到時候還不全得完蛋?」

隨即,財三千又是怒道。

「真的?」

看著財三千,毛球興奮異常。

黃金的地面,黃金的宮殿,想想都讓毛球興奮。

「我……」

看著毛球,財三千嘴角一抽。

說漏嘴了。

現在這一切這死毛球都知道了,那它必然更加不會罷手。

「真的又如何?死毛球,老子告訴你,憑你現在的能耐你是根本進不了城的,你還是收手。」話落,財三千不再理會毛球,而是直接飛向了遠處的城池,在毛球那憤怒又羨慕的眼神之下,財三千直接進入了城內。

「你大爺,大爺一定要進去,金幣,通通大爺的。」

當即,毛球堅定的聲音響起。

嗖!!

下一秒,毛球直接變回本體,又是再次幻化成那五米之巨的大地之熊。這個時候,財家城牆之上的武者也終於都發現了毛球的存在,或者說是大地之熊的存在。在他們驚愕的眼神下,毛球所化的大地之熊瞬間向著城牆奔襲而去。

『砰!砰!砰』

毛球挺近,大地顫抖。

「這……這尼瑪武獸攻城?」

城牆之上,財家武者更是一臉的凌亂。

「攻個屁。」

這個時候,財三千突然出現在了城牆之上,看著遠處不斷*近的大地之熊,他嘴角微微抽搐著。

「族長!!」

看到財三千突然出現,財家一眾武者為之一愣。

這個時候,毛球所化的大地之熊已經來到了城牆之下,巨大的身體,抬著頭顱,看著城樓上的財三千,毛球更是怒道:「死胖子,讓大爺進去,不然……大爺砸了你這城門你信不信?」

赤果果的要挾。

「……」

財三千嘴角微微一抽。

刷刷刷!!

城牆之上的財家武者更是忍不住看向了財三千。

這大地之熊和他們族長認識?

「開門,讓大爺進去。」

毛球又是怒道。

「開你大爺!!」

財三千誓死都不放毛球進城。

「你……大爺給你三秒鐘考慮時間。」

「考慮個屁。」

「那大爺可砸嘍?」

毛球那要挾的聲音響起,隨即又是沒有絲毫的遲疑,聖器金殿瞬間出現在毛球頭頂的虛空之中。「大,大,大,大……」毛球那稚嫩的聲音不斷的響起,在財三千等人凌亂的眼神下,聖器金殿也是不斷的變大著。

五米,十米,十五米,二十米,三十米……

眨眼間,聖器金殿彷彿化作了一座金山一般,橫亘於天地之間。

高達三百多米。

「……」

看著金殿,財三千嘴角再次一抽。

「來!!」

隨即,毛球又是一聲大喝,那高達三百米的金殿瞬間飛向了毛球,瞬間又是落在了毛球所化的大地之熊手中。金殿,這是毛球已經認主的聖器,毛球自然能夠輕易的*控它,更是能夠將它拿在手中。

黑夜下。

在所有人震撼的視線內,毛球瞬間將三百米之高的金殿丟出。

『咻!!』

金殿化作一道金光向著城池奔襲而來。

總裁很眼熟:意外情緣 ,帶著雷霆之勢。

城牆之上一眾財家武者當即感受到了一股來自靈魂的恐懼。

三百米的金殿?

這要是砸在身上,怕是聖人都要重傷。

『轟!!』

雷鳴般的聲音響起,城牆之上所有人只覺得腳下大地猛的一顫,甚至連城池之內的居民都感受到了大地的顫抖。然而,虛空之中,一層紫色的光幕瞬間出現,那三百米的金殿也是撞擊在了光幕之上,片刻之後,金殿又是從光幕之上滑落。

『砰!』

金殿落地,大地顫動。

整片地面更是瞬間凹陷了下去。

「咕嚕……」

財家武者紛紛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唾沫。

「……」

財三千嘴角微微一抽。

「這死毛球,這一擊下去,怕是……要耗費至少數百塊上品靈晶?你大爺的,不過,這總比讓這毛球進入城內要好,畢竟到了那個時候可就不是損失一點靈晶那麼簡單了,只希望這死毛球砸幾下沒辦法成功就放棄。」

財三千心中弱弱的想到。

「你大爺!!」

這個時候,毛球一聲怒喝再次響起。

「給我砸。」

隨即,毛球又是怒道。

砰!砰!砰!!

三百米的金殿不斷的砸擊著那紫色的光幕,但是卻至始至終都無法突破這紫色光幕。然而,巨大的動靜已經驚動了城池之內的所有人,一個個財家武者當即更是紛紛向著城牆之處奔襲而來。

「這是?」

當他們看到一頭大地之熊拿著一座金殿攻城的瞬間,所有人為之一愣。

「族長,這,怎麼回事?」

一名聖人忍不住問道。

「怎麼回事?你不會看嗎?武獸,大地之熊攻城,特么的這大地之熊還有一件至尊聖器。」財三千凌亂的聲音響起,他嘴角抽搐著,心更是在不斷的滴血。 農門惡女升職記

而且,毛球還在繼續。


「武獸,攻城?」

財家一眾強者不由微微一愣。

「族長,為什麼不收拾了他?」

當即,又有人問道。


「收拾了他?誰去收拾?你嗎?你大爺的,這死毛球特么的會空間瞬移,你怎麼收拾它?你特么的連碰都碰不到他。」財三千又是一臉抓狂的說道。他何嘗沒有想過將毛球控制起來,可惜,根本就抓不住。

「這……」

財三千的話讓眾人又是一愣。

還真拿他沒辦法?

「死胖子,你讓大爺進還是不進?告訴你,不要*大爺,不然……大爺不客氣了。」

這個時候,毛球又是怒道。

「……」

財三千嘴角微微一抽。

都這樣了,還能怎麼個更加不客氣法?

他直接無視。

嗖!!

剎那間,毛球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走了?」

看到這一幕,財家眾人不由的一愣,就連財三千也是如此。

嗖!!

二十分鐘后,毛球再次出現。

「死胖子,你*我的。」

毛球所化的大地之熊那憤怒的眼神看著財三千怒道。隨即,那金殿又是瞬間出現在虛空之中,在財家所有人那驚愕的眼神下,一道道黑影從金殿之中奔襲而出,然後又是落在了城牆之外。

「這是……」

看到眼前的一幕,財三千眾人一愣。

「……」

財三千嘴角更是微微一抽。

武獸。

成千上萬的武獸。

七轉毛球,傳承覺醒。

作為荒古一族的少主,就連金翅大鵬鳥這種級別的聖獸看到毛球都怕的要死,更何況眼前這些還沒有達到聖級的武獸。炎麟不允許聖級武獸離開望斷山脈,但是沒有不允許聖級之下的武獸離開望斷山脈。二十分鐘的時間,毛球橫掃望斷山脈,憑藉著虛空瞬移瘋狂的抓捕武獸,直接造就了一隻武獸大軍。甚至,這些武獸到現在還沒有搞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地皇級、天尊級、不朽境,各種級別的武獸成百上千的聚集在城牆之外。

這種陣勢,讓人震驚、戰慄。

戰王寵妃之傾世小狂醫 你大爺。」

財三千凌亂的聲音響起。

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