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宿……確實是個不錯的苗子,不過……」舒珏看著一臉悔悟,真心懺悔的沉露,好一陣后,說了這麼一句話。

舒珏自然是能看出沉露是不是真心有悔,有悔的程度到了哪一種。

能夠說出這句話,就表明沉露是真的願意付出所有來挽回自己親人的機會。

因為那樣的機會錯失了,真的會終生遺憾。

那倒是實話。

凡人跟修真者的區別,那就是天差地別。。 「恭喜這位先生,中了我們頭等獎,您今日在本店消費一律免單,還能獲得店內特別準備的神秘禮品一份!」

手拿搖鈴的服務員大聲將這個好消息公告出來,他把抽獎結果遞給面前身穿白大褂的黑髮男人:「您真是運氣太好了,這可是千分之一的獲獎概率,自從我們開業到現在,還沒有人能抽到呢!」

「啊哈哈哈,好運的不是我,是愛麗絲醬才對。」森鷗外笑呵呵地抓了抓頭髮,低頭看向身邊昂著腦袋一臉驕傲的金髮蘿莉,「對吧?愛麗絲醬~」

「哼,當然了!如果不是我的話,你根本就不會來這家店吧!」被叫做丨愛麗絲的小女孩理所當然地叉腰說道。

「是呢,愛麗絲醬就是我的小福星!」偽裝成普通群眾,實則卻是港口Mafia首領的男人毫無形象地蹲下身,用滿是討好的語氣對蘿莉道,「那愛麗絲醬等會兒能不能再……」

「不能!不許!我不要!」未等對方說完,愛麗絲就當場拒絕三連,氣得直跺腳,「說好下午都要聽我的!」

森鷗外委屈巴巴:「但是我好不容易有空出來一趟……那家店離的很近,我們就去試一試嘛,據說有新款的小裙子哦!」

愛麗絲像是個被寵壞的小公主,冷漠無情地別過臉:「我說不要就不要!」

「愛麗絲醬QAQ」

「如果林太郎你願意和我一起換裙子的話,我也不是不能考慮。」

「誒——」

服務員一邊給點心打包,一邊笑盈盈地說:「你們父女感情可真好啊。」

沒有解釋被誤解的親子關係,森鷗外只是順著對方的話題:「畢竟愛麗絲醬很可愛嘛,是世界第一可愛的女孩哦!」

就在兩人閑聊之時,櫃檯后一本寫著《歐式點心製作技巧》的書內平移出一張被當做書籤使用的黑色卡牌,它在空中停頓了半秒,最後悄無聲息地躺進了台上某個購物袋中。

假如中頭等獎是森鷗外今天的幸運巔峰,那接下來的遭遇就只能用歐極必非這個詞來形容了。

先是大街上出現了搶劫騷動,然後是一時怔愣地與搶劫者擦肩而過,再然後是被搶女性滿面憤慨、卻又無能為力地停在他面前大喘氣。

雖然這一連串事件看上去非常連貫,但森鷗外還是敏感地察覺到了其中不自然的地方。

果然,沒過幾秒,那名「無辜」女性就殺意畢露,刀刃迎面襲來!

是針對自己的暗殺。

在大腦閃過這句話的瞬間,森鷗外就反應極快地後撤,身體后傾,千鈞一髮避開了對方危險的刀鋒。

「愛麗絲!」他喚道。

外形被設定成金髮碧眼蘿莉的人型異能立即與殺手纏鬥起來,同時,隱藏在周圍的港口Mafia下屬們也趕忙拿出武器發起援護。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那個女殺手身上。

就在這時,一聲槍響乍然劃破空氣!

「砰——」

殺手有兩個,是之前那個跑到前頭的「搶劫犯」,他正借著流動人群的遮掩在暗處打冷槍!

常年窩居辦公室讓森鷗外的體術水平肉眼可見地下降,愛麗絲又在對付另一個,不過好在身體在面臨危機時的條件反射幫他避開了致命處,只是左臂臂膀中丨彈。

首領受襲和首領受傷可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港口Mafia部下們頓時全都變了臉色,這可不是回去自請受罰就能輕鬆過關的啊!

必須要抓住襲擊者!!

但畢竟是繁華的商業區,路人車輛眾多,就算無關群眾在槍響后都在急速逃離,可要在這種環境里抓兩個身手不錯又混跡在人群中的暗殺者確實非常困難。

更別提幕後者顯然沒有放過他們的打算,眼見那兩個殺手堅持不住了,現場就又出現了另一名做了偽裝的襲擊者,對方穿了港口Mafia下層人員常見的黑西裝制服,要不是有愛麗絲,森鷗外極有可能會再吃上一顆槍子。

不僅如此,還有零零碎碎被扔上來當炮灰的礙事傢伙,敵方的攻擊變得越來越密集強勢,饒有一股「趁你病要你命」的瘋狂。

不得已,下屬們只能放棄分隊行動,將所有戰力都留下來保護首領。

場面混亂異常,整條商業街全部淪陷。

一般來說,Mafia之間若有衝突,都會心照不宣地挑一個避開市民的角落暗地解決,去年「龍頭戰爭」造成的傷害讓所有Mafia組織都下意識地減少了過度暴力行為。

森鷗外也是因此,才敢大大方方地帶愛麗絲到市中心購物逛街。

但事實證明,瘋子瘋起來是不會在乎默認規則的。

背靠某處視覺死角,森鷗外終於能騰出空,為身上的傷勢做一下應急處理。

愛麗絲則是懸在半空,巨大針筒具現在她手中,原本活潑的藍眸轉為了無機質的冰冷色彩。

治療期間,森鷗外意外地發現自己外衣的口袋中多出了什麼。

取出一看,是一張底色為黑的卡牌,雙面的四角均衍生出了銀色鎖鏈,鎖鏈互相交叉,其中一面的正中心還有著一個銀鎖的圖案。

這是什麼?什麼時候到他身上的?

森鷗外確信自己從未見過這個東西,但就是因為從未見過,所以才需要重視,他的警惕性還不至於弱到連口袋裡被人多放了一個東西都察覺不到。

被針對了一路的港口Mafia首領不禁繃緊神經腦洞大開。

新款定位器?還是什麼特殊暗器?

他嘗試著將它丟在地上。

鬆手,卡牌沒掉,黏在食指。檢查一下,沒膠水啊?

甩了甩手,卡牌紋絲不動。

森鷗外:……?

他叫上愛麗絲過來幫忙,一大一小折騰了一分多鐘,但卡牌就彷彿長在他身上似得,不管怎樣都扒不下來。

……不管怎麼說,現在至少能確定這張卡牌絕對不是普通卡牌了,難不成是敵人的異能力產物?

如果太宰君在這裡就好了,這種時候就非常需要[人間失格]——能將觸碰到身體的任何異能力全部無效化的異能力——的效果呢。

森鷗外苦惱地注視著卡牌,突然,他眸光一沉,入目的異狀令他的精神迅速戒備起來。

卡牌上有著不少血液,那都是從森鷗外手上蹭過去的,這些血跡宛如富有生命一般流動著,匯成數條細流,首尾相接地連成一個標準的六芒星,它緩緩脫離卡面,懸浮於空中,然後陡然放大!

耳邊似乎響起了開鎖的聲音,刺目的七彩之光從六芒星中迸射而出,將森鷗外整個人全部罩住!

森鷗外:「!!」

愛麗絲:「林太郎!」

部下們:「首領!」

……

數秒后,六芒星和炫光一同散去,一切恢復正常。

森鷗外側過臉,手掌擋在眼前,眼睛緩慢睜開,花了幾秒將方才誇張的光線變化適應過去,而等他恢復視覺之後,看到的卻是一隻腦袋上立著純白兔耳的小蘿莉。

…………

等等?!

森鷗外閉上眼睛,過了兩秒再睜開。

蘿莉還在,兔耳也還在。

小蘿莉的外表只有十歲出頭,發色與耳朵顏色相同,是齊肩卷卷的可愛髮型,身上穿著淺綠色的小裙子,裙邊裹著白色的柔軟絨毛,鞋頭也立著白色絨球,整個造型都是毛絨絨軟綿綿的。

大概是受了驚,對方那雙紅寶石般的漂亮眼眸正驚慌地頻繁眨動,雙手緊攥裙邊,耳朵也是一抖一抖的。

森鷗外和小蘿莉對視了大概五秒。

前面四秒大腦在刷屏「這兔蘿莉太可愛了吧!」,後面一秒才終於清醒過來想起正事。

咳,拐蘿莉的事等會兒再說,那卡牌……

恩?卡牌呢?

森鷗外詫異地發現剛剛還死命黏在自己手上的卡牌已經消失不見。

他看了眼手,又看了眼蘿莉,思維敏感地將兩者聯合在了一起。

難道……?

「首領!您沒事吧!」

注意到這邊異狀,不遠處警戒的小隊成員連忙紛紛趕來,結果才跑了沒幾步——

小兔子的雙耳猛地在頭頂綳直,雙眸睜大,眸底轉瞬間就溢上了水汽,整隻兔驚慌到了極點,連身體都害怕地顫抖起來。

見到蘿莉的反應,森鷗外心底莫名竄上了一股說不出的預感,他急忙制止部下們的接近:「別過來!」

然而已經來不及了。

沒有任何特效,也沒有任何前兆,周圍的人全部憑空消失,就如同他們從未存在過似得。

是全部。

無論是港口Mafia成員,還是敵人,或是無辜路人,影響範圍至少有五十米。

陡然的寂靜使場面陷入一種奇特的詭異。

森鷗外驚愕地被震在了原地,一時間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但還沒等他完全回神,就又見事件的罪魁禍首慫噠噠地躲到自己身邊,用小手攥住他的衣擺,一隻耳朵耷拉下來,眼含淚珠地仰頭看他,甚至還用著滿是哭腔的嗓音軟軟地發出求助:「嗚、好、好可怕啊,林太郎……」

森鷗外:「…………」

一時之間實在不知道該說可愛還是可怕。

※※※※※※※※※※※※※※※※※※※※

開新文啦~

ps:設定女主原來的世界不是我們的次元,所以不知道那些文豪。 秦天一臉黑線。

見蘇酥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那意思,小樣,你敢說不好吃試試。

拜託,這比刀架在脖子上還瘮人啊。

打死他,也不敢說不好吃。

而且他品嘗之後,味道鮮美,確實很不錯。

「老婆,太好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