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凝千界!!」

眼看迷霧裡還是靜默一片沒有任何動靜,龐無越冷笑一聲,右手划空為掌,身周的霧氣都被他引層至前方,化作萬千水流,看著那細細水流凝聚在一起,竟然隱隱有江河奔騰之勢……

「來者皆是客,那我就先請各位豪飲一杯,去!!!」

看著那萬千水力轟地一聲朝著迷霧中襲來,秦八雙手緊繃,沒想到這裡都有四個武皇,而且其他護衛的氣息同樣不弱,少爺現在是不是已經進了乾坤逆門核心,其他小分隊都破了陣眼了嗎?

原本想要靜悄悄地完成任務,但是現在看來只怕是不可能的了。

「奶奶個熊,要戰就戰個痛快!還當爺爺我怕了你不成!」

一怒之下,秦八飛身而去,手中火光涌動,直接朝面前的水凝千界給轟了過去,一招下去,瞬間那水界被火焰生生給蒸騰成了氣流。兩位猴族妖王眼看秦八一動,也跟著飛身而起,齜牙咧嘴的一身肌肉強橫無比,一拳轟上去,將那水幕給一轟而開。


「少爺,小心!!」

感受著迷霧裡那三道強悍的氣息蓬勃而出,領隊護衛當即出聲警示,拔刀相向,並把龐無越護在了身後。

兩名妖王的氣息已經讓他們神情凝重,而且那武皇的氣息更隱隱在攀升,那種強而有力的逼迫感正從四處傳來,似乎要把他們生生給圍住一般。

「不過是些小雜碎,以為闖入了陣眼就能進入乾坤逆門了嗎?當真是天真!」

龐無越不屑地冷哼一聲,看樣子這批人是想要硬闖霧連天,雖然不知道他們是怎麼走到這裡來的,但是遇到了他,他們註定就只有死路一條!

「殺啊!!!」

「給我殺!!!」

雙方都爆發出了強烈的殺意,秦八一方不再有任何遲疑,雙手一提烈焰一出,瞬間漫天的火焰撲面而來,甚至將四周的迷霧都燃滅了一大半,將祭台四周給燒出一片空明來。

眼看著火焰當空而來,龐無越冷哼一聲,當即飛快地起身往後退,這傢伙的武技還當真是霸道十足,看樣子實力不凡!

龐無越避閃極快,但是秦八這一招全力而出,暴擊之力近乎變態,當場就將面前鎖定的八人直接秒殺,其中還包括一名一星武皇,那人慘叫著在火焰中翻滾,不到三秒的時間就被焚燒為灰。

乾坤逆門眾人瞳孔猛地一縮,對方的武技竟然恐怖至此!

這還不算完,在秦八衝出來之後,同一時間兩位妖王也跟著沖了出來,揮起手裡的鐵棒就直接朝面前殺去。

陸荒墓的猴尊向來武技霸道暴戾,同樣這些妖王亦是如此,鐵棒一揮,那猛烈的衝擊之氣迎向那些護衛,護衛們提刀欲擋,卻聽著幾道號咔咔聲裂,當即刀面就被擊碎,當場有六名護衛被轟飛了出去,慘落在地,瞬間就失去了戰鬥力。

烈火隊在最後一衝而出,烈火成員騎下的妖獸個個瘋狂嘶吼,無形之中又增添了幾分威力,妖獸之間配合得極為完美,刀劍困殺沒有絲毫的停頓,接連閃出的刀刃讓敵方根本退無可退,避無可避,就這樣完全陷入了一場殺陣之中。

嘶啦數聲響起,那些護衛們瞬間被刀刃生生給切成了無數碎塊,肉塊啪嗒啪嗒掉落在地,戰場里跟著就瀰漫起了一股濃烈的血腥味,血味配合著那再次升騰而起的霧氣,氣氛瞬間就變得詭異莫測起來。

「這……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一轉眼龐無越的護衛隊就只剩下了兩名武皇領隊,當下兩名領隊眼神里寫滿了震驚,這突然殺出來的人獸隊伍是怎麼回事?而且對方實力還這麼強悍,當場就秒殺了他們的部下,這一場戰鬥甚至可以說還未曾開始就已經結束了。

「你們究竟是誰?竟然敢擅闖霧連天?!」

龐無越最先反應過來,冷冷地指著秦八等人問道,在他的記憶里,陰冥界中可不曾存在這樣的人獸合一的隊伍,對方究竟是誰?能闖入霧連天不說,實力竟然還這般強悍。

「殺!!!」

秦八眼神陰冷地盯著龐無越,根本沒有要回答他問題的意思,他低聲一喝一揮手,直接衝刺而上,他們要的是速戰速決,沒有時間在這裡跟這些傢伙浪費下去。

看著秦八想也不想地就衝上前來,龐無越一瞬間臉色大變,趕緊武技再起,朝著秦八給轟了過去,只不過他靈力豐涌,化作的數道水蛇一轟而出卻緊跟著被秦八的赤焰五重烙直接給秒殺成了渣!

「這是……」


龐無越臉色陡然一變,只是一交手他就可以確定,這個傢伙的實力必然在二星武皇以上,說不定是三星武皇,當下龐無越臉色一冷,再次武技一聚,只不過這一次他的目標卻不是轟向秦八,而是直直地掃向了面前的祭台!

「住手!!!」

秦八心一驚,當即飛身往前想要接下這一擊,但是他始終還是晚了一步,那龐無越離祭台極近,揮手之間直接就將祭台給生生破碎,而這也是霧連天的一處重要陣眼,隨著祭台一碎,當即一股強悍的靈力破地而起,之後嗖地一聲就騰空而上,遠遠望去,那處陣眼似乎變成一道小型的龍捲風,衝破蒼穹。

「那裡是……」

站在山巔的莫微第一時間就注意到了這裡的異象,當即整個人臉色一變,「難道秦八那裡出現了意外不成?!」

衝天而起的靈力龍捲風就像是一個信號一般,在霧連天深處,數萬守護弟子全部察覺到了異動,當即眾人口中咒念再起,霧連天里的迷霧再次變得濃厚起來,所有守護弟子全都提高了注意力。

「有敵來襲,護陣!!」

身處在霧連天中的眾人,瞬間就感覺到了迷霧再次變濃,那強烈的排斥感更是延緩了眾人了的行動,但是……

「哈哈哈,殺!!!」

一道猖狂的笑聲瞬間響起,原本以縮小形態在迷霧中狂奔的帝煌麒麟突然身周火光一閃,跟著就恢復了妖尊應有的形態,只見它眼神裡帶著冷冽,嘯聲動天,這一場總攻的序幕隨著那一聲暴吼,徹底正式啟動!

「殺啊殺啊!!殺他娘個痛快!!」

帝煌麒麟的眼中帶著凶光,隨著它每次一個撲騰一個跳躍,身周的霧氣都會減弱幾分,而當它接連狂奔一千米之後,那祭台就出現在了它眼中。

原本按照莫微的計劃,他們是要找到祭台,之後等到內部已破,外部再同一時間毀滅陣台,現在秦八那裡異變一起,只有先下手為強。

正當帝煌麒麟想要出手將祭台破開的時候,突然華光一閃,那祭台漫出萬千光華,生生照得人眼睛都睜不開來,而當祭台光華破開之後,只見那祭台之上,赫然出現了三十人組的守陣分隊。

「看來……破陣之前,還得開開大餐了。」

帝煌麒麟眼裡微微的驚訝過後,眼神之中就出現了無情的弒殺與殘酷,之後怒吼一聲就直接朝著那一百人撲了過去。

那百人守衛分隊才被陣法給運送過來,一睜眼就看到一頭巨型妖獸張著血盆大口朝自己殺來,當即嚇得魂飛魄散,這這……這是從哪裡殺出來的妖獸,不!看實力應該是妖尊!!

怎麼會有妖尊殺進霧連天里來破壞陣眼?

一百人腦袋裡閃過各種疑問,但是最終所有的疑問都歸於了黑暗之中,不管這些人是怎樣的實力,對上了帝煌麒麟,根本沒有還手的餘地,不到十秒的時間,祭台四周已經變得鮮血淋漓,殘腳斷臂碎了一地。

「陣眼……破!!!」


轟地一聲……

又是一道龍捲風直衝而上,離帝煌麒麟所在的陣眼正南處五公里處,花舞宮三宮主柳珊迎風而立,她已經離陣眼不過十米之遙,同樣她也看到了出現在祭台上的守陣分隊,美目之間一道清冷一閃而去,柳珊低語道。

「姐妹們,你們可曾看到了?今天……我們就要血洗乾坤逆門,以報當日毀宮之仇!!」

嘩地一聲……

柳珊手中靈力全面散發,肅殺的靈氣瞬間籠罩了方圓數百米,所有靠近的百人隊甚至連一聲慘叫都沒有就直接破碎為塵,這一次柳珊是真的動了殺機,根本沒有任何留手的意思,直接用最強殺招將眼前的這些乾坤逆門弟子瞬間秒殺。

靈力一出,同樣將那祭台含蓋於其中,困於此處的天地靈力瞬間爆發,又是一道龍捲風飛卷而上。 隨著三處陣眼被破,其他行動分組全都一涌而上,與守陣分隊直接爆發了熱戰,眼看著一道又一道的龍捲風出現,處于山巔的莫微手執長槍,身周風捲雲飛,黑髮隨風而動,青衣飄然,槍尖一股戾氣隨風而取。

一個……兩個、三個四個……

眼看著九道龍捲風隨風而起,在霧連天之境里顯得如此亮眼而又驚心動魄,不行不行!還差一個,還有一個!

那是外陣的核心陣眼!

師長老,你還在磨蹭什麼?!

莫微的眼神之中帶著幾分焦急,長槍已立,隨時都準備破空而出,只要十道陣眼一破,就能直接重創霧連天,為內部的破空之舉爭取先舉,但是為什麼……為什麼師卓那邊久久都沒有動靜?

莫微的目光一轉,望向了霧連天的盡頭,如此外陣已亂,而且每一處陣眼的破壞都伴隨著混戰,這樣大的聲勢必然已經震動了霧海,說不定就連乾坤逆門的內部也已經感受到了外界的混亂,若是不能及時把外陣破除,那麼烈哥他們身處乾坤逆門之中,必將遇險。

師卓長老,你還在等什麼?

莫微咬牙堅持著,現在的她還在等著師卓的最後一擊,只有這一擊,才能破除外陣!!

師卓處尋找的陣眼位於霧連天最深處,當秦八所在的陣眼被破之後,陣法守衛當即就發現了異樣,迷霧也變得濃厚起來,以致於師卓差一點在其中迷失了方向,不過還好……

好在他最後及時導正,如今陣眼離他也不過千餘米。

外界陣眼被破的驚天聲已經遠遠傳了過來,師卓的臉色也跟著變得凝重起來。

「九聲連響,已經有九處陣眼被破,如今……也只剩下這一處陣眼了,我必須要加快速度!!」

師卓臉色一沉,當下氣息一斂,浩瀚的靈力在體內爆走,接著他整個人幾乎都變成了透明狀,而在此之後,他一身氣息瞬間暴漲,直接就越過了面前那層層如牆一般凝重的迷霧,跟著就穿破其中,直接趕到了祭台面前。

同樣的……已經守護在此地的百人也出現在了師卓面前。

「有敵來襲,殺!!!」

看著面前百人隊叫囂著衝殺而來,師卓雙手合十,靈力慢慢地向掌心累積,速度也跟著變得越來越快,越來越猛,只見一道燦若朝陽的金光一迸而發,帶著強烈的氣勢向著面前的百人隊還有祭台一起轟殺而去。

轟……

又是驚天動地的一聲響,突然師卓長老所在的方位瞬間爆發出一道極為亮眼的金光,這道金光甚至於將迷霧都沖淡了許多,而在此之後,那道龍捲風直衝上天,與另外九道龍捲風匯合在一起,瞬間就化成了一個如獅般的狂獸之形。

吼吼吼!!!

瘋狂的靈力所聚集出來的猛獸對天一吼,之後就瘋狂地在霧海之中狂奔,以驚人的速度闖過外陣陣眼所在的區域,那般強大的聲勢,瞬間就將外陣給破壞得四處崩碎。

「好!就現在!!」

眼看著那頭猛獸在霧連天里肆虐,莫微眼神一狠,手上破雲槍一起,跟著朝著那霧連天里的猛獸一刺而去。

「給我破!!!」

在莫微的破雲槍趕到之時,正好是那猛獸奔至矮山之前,莫微神情冷冽,雙手合十,嘴口念念有詞,只見破雲槍的光芒越來越盛,甚至於四周的迷霧都被破雲槍給破開,將那矮山沒有半分掩蓋的大守而開。

「破雲槍,破蒼穹,碎陣,啟!!」

莫微突然猛地一睜眼,只見那破雲槍突然就穿過那頭猛獸的身體,猛獸狂叫一聲之後就消失無蹤,但是破雲槍卻在空中出現,光芒甚至於之前還要閃亮百倍!鏗地一聲,破雲槍狠狠地擊在了矮山之上,但是這一次,卻不似之前一般,破雲槍直接被彈開。

只見矮山之上突然就出現了一道無形的結界,那強大的力道與破雲槍對撞在一起,當即莫微嘴角就溢出一絲鮮血來,但是她還是眼神一狠,繼續凝神施法。

短暫的對峙之後,只聽咔嚓一聲細微的破響,之後從槍尖底下就看到了一道細密的裂痕,跟著那裂痕慢慢地向四周蔓延,再到後來……

砰地一聲……

結界瞬間破碎,破雲槍繼續往前衝刺,山崩地塌,瞬間那矮山硬生生被破雲槍給一分為二!

啊啊!!!

數道慘叫聲響起,隨著外界陣心被毀,綿延千里不絕的霧連頓受重闖,一道道龍捲風破空而起,潛行在陣心深處的守護弟子全都受創,要麼直接被重創靈魂,要麼整個意識都被卷進了迷幻之中,再無醒轉的可能。

「外陣已破,全力攻擊殘陣!!」

莫微手一收,跟著就將破雲槍給收了回來,當即她朗聲一吼,聲音響徹雲間!

「殺啊!!!」

帝煌麒麟、青羊戰者、柳珊、師卓長老還有三大猴尊,全都齊聲一吼,跟著飛身上天,如今外陣已破,那麼他們的下一步計劃就是直接轟碎霧連天,殺入乾坤逆門,血洗滿門!!

「秦烈,你當真想好了?要這時候行動嗎?」

血吸子的聲音在秦烈的腦海里響起,而這時候的秦烈正在血吸子的引導下,輕鬆躲過層層關卡,已經成功地靠近了內陣入口。

「若是不行動,將來面對乾坤逆門的時候,壓力只會更大,不如放手一搏!」

秦烈心一狠跟著說道,既然已經開啟了行動,斷斷沒有在這時候停下來之理,還好自己這一方還有四名二星武宗,這也是今日一戰的關鍵所在。

正當秦烈踏過主山門,準備往裡進去的時候,突然轟轟轟地炸聲接連響起,霧連天已經完全陷入了暴動狀態,那震動聲就連山峰之處也能感受得到。

「看來煌哥他們已經行動了,好!!」

秦烈一轉身,冷聲說道,「大宮主,二宮主,開戰吧!!」

怒吼一聲,秦烈當即騰空而起,直接就將在天地幻空戒里的花千儀、沙紫黛還有紫炎龍獅全都召喚而出,正在巡邏的乾坤逆門子弟一看到突然出現的四位強者,當即心神一驚,之後就有人大叫起來。

「敵襲敵襲!有敵來襲!!」

「大宮主,乾坤逆門裡有四大武宗,龐之易在主峰,還有萬劍宗二長老葛滄與回毒門副門主常韋都在來的路上,這一戰必須快攻!!」

說完秦烈就直接閃身朝著主峰攻去,花千儀微微一愣,萬劍宗二長老葛滄還有回毒門副門主常韋?沒想到乾坤逆門手腳夠快的,竟然這麼快就與萬劍宗與回毒門聯手,若是他們此次沒有殺過來,只怕還真的會遭到他們的聯手撲殺!

「紫黛,一起上!!」

當下花千儀沒有任何猶豫,揮手而上,三星武宗的氣勢跟著爆發而出,沒有任何的衝擊與武技,就憑著她本身的氣息,就讓數千乾坤逆門弟子當場定住,一臉驚恐地看著天空之中的絕色女子,就連一點反抗的心思都提不起來。

這是一種來自於靈魂深處對於強者的恐懼與敬畏。

「龐之易,當日你屠我滿門,害我三千姐妹盡亡,你可曾想過我花千儀會殺向你乾坤逆門?今日……就是你乾坤逆門滅門之日!」


清冷的聲音在乾坤逆門上空回蕩,漫天的花雨紛落而下,每一朵花瓣下就伴著一個亡魂,所有乾坤逆門的弟子,只要被這花瓣沾上,當即就會全身爆血而亡,瞬間這主峰門前,已然變成了一片血海。

沖鼻的血腥味衝天而起,但是卻也無法掩蓋花千儀心底的仇恨,不夠不夠還不夠!花舞宮的血海深仇,不是這些鮮血可以平復的,她要的是龐之易的死,還有那些助紂為虐的傢伙,全都一一受死!!!

看著花千儀那冰冷的面色,殘活下來的乾坤逆門弟子從心裡發出一股寒意,看著眼前一怒的三星武宗,他們的心底升起一種無力反抗之感,花舞宮本應在乾坤逆門的斬殺之下,應勢而亡,只是如今乾坤逆轉,花舞宮竟然殺上了門來,今日……

當真是乾坤逆門的滅門之日不成? 「花千儀,你倒是好大的膽子。我不去找你,你還敢主動上門送死?」

在花千儀怒殺三千乾坤逆門弟子之後,龐之易終於現身,他冷冷地看著花千儀,神情之中充滿了暴戾,沒想到這個女人竟然還敢殺到他主峰來,當真是想死不成?

「門主,這個女人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難道說霧連天被破了?」

幻夢尊者出現在了龐之易的身後,臉色陰沉地問道,聽著外間的暴動聲傳來,他神情複雜地看了花千儀一眼,「花千儀,你們倒是好大的本事,誰助你們闖過霧連天的?」

「何必廢話那麼多,戰吧!!」

花千儀可沒什麼心思跟龐之易敘舊,對於龐之易,她心裡只有滿滿的恨,巴不得能立馬將他項上人頭給取下來!

眼看著花千儀就要衝上前來,龐之易正想要應戰,這時候幻夢尊者突然大聲一吼,「那裡是……陣眼的方向!門主,他們想要破掉陣眼!!」

「花千儀,這就是你的主意?攔下我們,再派人把陣眼毀掉?」

龐之易的眼神裡帶著冷冽,跟著飛快地說道,「花千儀交給我,沙紫黛幻夢尊者來負責,風火使,陣眼那邊就拜託你了!!」

說完龐之易就衝上前去與花千儀對斗在一起,隨著他話音一落,只見一道火光從身後大殿里漫天而起,跟著出來一個滿頭紅髮的老者,眼神里滿是濃濃的戾氣,他看了一眼不遠處的紫炎龍獅,冷聲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