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者九重大圓滿境,拳力一千斤。」

「一竅一重境嘛……」江落陽看著境界評測柱上顯示出來的境界,眉頭輕皺。

幻想大陸武者修鍊共九九八十一重境,其中大境界九九之數,依次從武者、武師、武王、大武王、武皇、武宗、武尊、武帝、到最後的武仙。

這九大境界中每個境界又分九小境,從一至九重大圓滿之境,總共合起來為九九八十一重境。

而江落陽全身共八十一道神竅摧毀,恰好暗合這九九八十一之數。

也就是說,江落陽八十一道神竅完全修復,重回巔峰之時,便是達到武仙九重大圓滿境之日!

「若如此推算,本尊已無敵?」 當然,想要大陸無敵還是要有一段艱難的歷程,畢竟現在江落陽只有武者九重大圓滿境的修為,拳力一千斤,這樣的修為別說是大陸無敵了,就連張靈巧他都干不過。

「武師二重境,拳力兩千斤。」一想到張靈巧,江落陽腦子裡就浮現出張靈巧的境界,武者九重大圓滿與武師二重境差了三個小境界,拳力也相差整整一倍,想要超過她的話必須要在修復至少三道神竅才行。

三道神竅……

以目前而言,江落陽除了完成『邪惡之書發布的任務而獲得獎勵之外』,並沒有找到其他修復神竅的辦法。

江落陽拿出衣袖裡的邪惡之書,站在廣場上靜靜地注視,最後無聲輕嘆,收起邪惡之書朝大殿內走去。

……

翌日清晨,張靈巧就把江落陽叫醒,哐哐噹噹一陣響,準備妥當,朝山下走去。

「江長老,這一次我們要去的鎮子叫做永旺鎮,距離萬葬山十五里,永旺鎮是附近方圓五十里最大的一座鎮子,裡面人口數千,非常適合我們宣傳。」張靈巧一身白色勁裝,手提青鋼劍,扎著個馬尾,一根白色細帶隨發而落,乾淨利落,漂漂亮亮。

江落陽走在張靈巧身邊,負手緩步慢行,一米八的個子黑色長衫飄飄,配上俊朗的外表,倒是和張靈巧頗為般配,引起一些路過的行人們頻頻側目。

或是已經習慣了江落陽的不愛說話,張靈巧便自顧的說著,想到哪說到哪,比如鎮子上以前殺豬家的雞被養雞家的豬拱走了,殺豬家一怒之下殺掉了養雞家的豬,養雞家不服氣也殺掉了殺豬家的雞,最後殺豬家抱走了那頭豬,養雞家得到了那隻雞,雙方和解。

比如裁縫姐姐偷了對面家的豆腐妹妹的豆腐,豆腐妹妹為了報復裁縫姐姐往自家豆腐里下瀉藥,最後隔壁的老王拉了三天肚子。

再比如……

等等一些張靈巧曾經在這座小鎮上的所見所聞。

江落陽默默地在旁邊聽著,他對張靈巧的這些見聞倒是沒有多大的興趣,心裡一直在琢磨這個任務該怎麼去完成。

這一次的任務和之前有些不同,它需要更多的人參與進來,完成的任務難度自然也就更高,最關鍵的是他現在一直都和張靈巧待在一起,想要作惡都沒有辦法施展開來。

「看來必須先找個機會擺脫她。」江落陽在心裡琢磨道。

「對了江長老,昨晚讓你寫的宣傳語你寫完了嗎?」張靈巧終於是想起來這件事,一邊走著一邊問道。

「嗯。」江落陽不咸不淡的回道。

「拿給本掌門看看。」張靈巧有些期待地說道。

江落陽猶豫了一下,從衣袖裡掏出那一疊紙遞給張靈巧。

張靈巧打開一看。

紙上面一共就三行簡短的字:一星門派——靈山

地址:萬葬山。

貼身女王 宣傳語:想死你就來。

張靈巧:「……」

「江長老,你這是……」張靈巧看著紙上面的宣傳語,有些發懵,沒搞明白這是啥意思。

「你不是要打響門派名聲嗎?這難道不夠響亮?」江落陽一本正經的問道。

「我……」張靈巧被問的一愣一愣,連自稱都忘了。

「而且,你不是說靈山派不收廢物嗎?」江落陽對張靈巧之前那句話還是非常耿耿於懷的,想他堂堂落陽仙尊,縱橫地球末法時代千餘年,居然被張靈巧說成了廢物!

「可也沒有想死的才不是廢物的說法啊!」張靈巧一臉無語的看著紙張上面這三行字,就這種宣傳語,哪能給靈山派帶來什麼好處?就算是能打開名聲,那也是負面的。

「相信本尊。」江落陽難得耐下性子安慰張靈巧。

張靈巧有些猶豫,低聲問道:「要不然我們還是不要宣傳語了吧?」

她大概都能預感到結果是怎樣的了,實在是不敢拿著門派前途去冒險。

江落陽的臉瞬間冷了下來,沉聲道:「幻想大陸宗門林立,鼎盛宗門數不勝數,你靈山派若想要踏上宗門之巔,又豈能走尋常路?」

「可是……」張靈巧還想要掙扎一下。

江落陽眼尖已經看到前面的鎮子,一把抓過張靈巧手中的那疊紙,直接加快步伐朝鎮子里走去。

「誒誒誒~~江長老,你再讓本掌門想一想啊!」張靈巧招手朝江落陽追去。

……

永旺鎮是萬葬山方圓五十里內最大的鎮子,它距離野獸森林不足五里路,坐落於官道之上,是南來北往的商人們駐足落腳的一處好地方。

鎮子里的常住人口挺多,約有兩千餘人,加上每日駐足落腳的商人或是武者,永旺鎮平均人口已經突破三千餘人。

海賊之副船長紅心 在百川國,一個鎮子突破三千人已經算的上是非常大了,百川城轄下方圓兩百里,城內人口根據百川歷1234年年底人口調查統計十萬之餘,整個百川城轄下方圓兩百里人口不足二十萬,是百川國內三洲十二城中最小的一座主城。

實際上也沒有辦法,百川城處於百川國最西北,這裡多黃土大漠,不適合尋常人口生存,所以能有這麼多人已是實屬不易。

三千人在百川城境內或許是多,但是在江落陽眼裡,依舊少的可憐,想當年他在人間歷練時到哪都是人,尤其是什麼節日之類的,路都走不通。

這裡,還是不能和地球比啊!

走在永旺鎮內的青石板路上,江落陽隨意打量著四周,鐵匠鋪、裁縫店、皮貨市場、材料市場、酒館、客棧、怡紅樓,該有的它都有。

熱熱鬧鬧,嘈雜中帶有幾分冉冉升起的朝氣。

這座鎮子,氣運十足。

「小哥兒,進來玩呀~~~」一位衣裳半掩的俏人兒朝江落陽揮了揮手帕,嬌羞的喊道。

江落陽:「……」

「江長老,你等等本掌門!」張靈巧的聲音在後面傳來,江落陽朝後看了一眼,發現已經快要追了上來。

江落陽左右看了看,直接朝一家店奔了進去。

張靈巧追了上來,站在剛才江落陽站著的地方,抬頭看了看這家店的匾額,小臉兒微紅,嗔道:「呸!下流胚子。」

說著,張靈巧便轉身要走。

突然,張靈巧停了下來。

「他……好像跟我拜過堂?」

一縷殺氣漸起。 怡紅樓,這是個好地方。

這是一個讓人樂不思蜀,流連忘返,紙醉金迷的地方。

這裡是男人的天堂,男人的天堂,男人的天堂。

這裡……

「呸!」

張靈巧擺脫掉兩位衣衫半掩的嬌娘兒拉扯,行走著這芬芳飄香,金簾紅燭,肆意放浪之地,小臉兒已然是紅到了脖子根。

「姑娘,這裡你不能進啊!」一位徐娘半老,風韻猶存的婦人從後面追了上來,著急的喊道。

可是張靈巧哪裡肯理她,自顧走到大堂內,堂內四周走廊男女成群,或放蕩、或嬉笑、或一本正經、或附耳磨腮、勾肩搭背,不堪入目。

正前方,有通往二樓的樓梯,不少男男女女結伴互相攙扶而上,張靈巧眉頭一皺,一抹黑色影子出現在她的視線。

「姑娘!若是你再不出去,就別怪我們怡紅樓粗魯了!」婦人站在張靈巧身旁,插著腰,扯著嗓子厲聲道。

張靈巧充耳不聞,直接一躍,竟直接朝二樓躍去。

身輕如燕,小手搭在二樓的憑欄扶手,一個翻身,便到了二樓。

情風烈烈 不過那一道黑色影子卻已然消失不見,張靈巧只好一邊疾走一邊尋找。

……

怡紅樓三樓,江落陽漫步在走廊中,身側跟著的是一位還算是年輕貌美的女子。

「小美人,你別跑啊~~~」路過一間房,裡面傳來***之聲。

「老爺~你快來追我呀~~」

路過的江落陽一聽,直接駐足,抬起腿就朝門上踹去。

「砰~」

門猛地被踹開。

「啊!」

尖叫聲響起,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對衣衫不整的男女。

「滾出去!」一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沖著江落陽吼道。

「公子,您這是幹什麼,快隨奴出去吧!」身側一直跟著的年輕女子也是驚慌不已,連忙小跑進來試圖抓江落陽出去。

江落陽微微一避,避開了年輕女子的拉扯,並且上前兩步,一腳踹了上去。

「砰~」

中年男子直接被踹的倒飛,掉在紅木鏤空床上。

「啊!」

又是一道尖叫聲。

江落陽眉頭微微一皺,轉過去一隻手直接掐住女人的喉嚨,將她也丟到床上。

瞬間,房間里就禁聲。

床上的()()()()依偎在一起,後面的年輕女子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敢問閣下何人?」中年男子沉聲問道,在這種時候擅自闖入房間尋找麻煩,簡直就是在打他的臉,若是沒有天大仇恨,決計不可能有人這麼做的。

今日的事情他若是不能完美的解決,以後永旺鎮的怡紅樓,他也沒臉來了。

江落陽沒有說話,而是從衣袖中拿出一張宣傳紙張丟過去,面無表情的來了一句:「靈山派歡迎你。」

說完,江落陽便轉身離開,留下懵圈三人組。

中年男子愣了愣,拿起面前的紙張,在看上面看了看,眼裡逐漸露出憤怒神色:「混賬東西!」

「砰~」

「啊~!」

「砰~」

「啊~!」

三樓廂房內,但凡裡面是有人的,甭管你是在嬉笑追逐玩氣氛,還是正在提槍上陣征戰沙場,亦或者是滴油點蠟皮鞭演劇情,通通都遭到了來自江落陽的親切問候。

其中造成驚嚇者無數,縮陽者無數……

整個怡紅樓,瞬間就炸了。

「江落陽!」張靈巧上了三樓,看見了從一間房子里走出來的江落陽,緊接著還看見一隻繡花鞋飛了出來。

江落陽皺了皺眉頭,跑進去一頓報復,這才心滿意足地走出來。

「你在幹什麼!」張靈巧低聲呵斥道。

江落陽負手而立,朝張靈巧後面努努嘴,示意她往後看。

張靈巧下意識轉過身看去,發現不知何時三樓四面的走廊上已經全部擠滿了人,有衣衫不整的,也有身著勁裝的,一個個都用陰沉著的目光盯著二人。

怡紅樓是呈『回』字型,中間鏤空,走廊四通,江落陽和張靈巧正好被卡在一角內,走廊兩邊都被憤怒的人群團團圍住。

「噠噠噠~~」

「讓讓讓~」

後面一陣喧鬧聲,人群硬生生被擠出一條縫隙,一群手持大刀的護衛護著一位老鴇走了出來。

「二位,也未免太不把我怡紅樓放在眼裡了吧?」老鴇此時哪有獻媚表情啊!陰沉著一張臉,上面的褶子全部因為這副表情給顯露出來,看上去倒是有幾分巫婆模樣。

「不是,這件事跟我……」張靈巧有點慌,開口欲解釋。

「掌門,我們已經被發現,是否要殺了他們?」江落陽突然插嘴,抱拳拱手,一臉肅穆的問道。

「什麼啊!」張靈巧看著江落陽,氣的都要跺腳了。

「嘩!」

對面聽到江落陽這句話也是瞬間起了騷動,一個個都沒有想到江落陽居然敢如此口出狂言。

「好啊!居然還想將我們殺個乾淨。」 天降福女:我家王妃是寶貝 老鴇也是被江落陽這句話給氣笑了,竟然沖著二人行了一禮,皮笑肉不笑地問道:「敢問二位何門何派?說出來也好讓我們死個明白不是?」

「不是的,你們誤……」張靈巧擺著手想要解釋。

「萬葬山,一星門派,靈山。」江落陽在後面淡淡地說道。

「靈山?」

「一星門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