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畫的意境被這麼一改,簡直是如登天梯一般,上了好幾個檔次啊!」

歐陽明德雙手撐在桌子上,死死盯住面前的畫作,神情激亢不已。

「你們看!」

「原本的畫作,只有一種威風凜凜的肅殺之感,而且只圍繞在將軍身上,身後的背景只是作為襯托!」

「可是現在被楊浩這麼一改,將軍身上的肅殺絲毫不弱,可是意境的主體已經變為了整個戰場,縹緲的硝煙,傷痕纍纍的士兵,都透露出悲壯和凄涼!」

歐陽明德的語氣,越說越激動!

「肅殺對悲壯、雄壯配凄涼,好一副將軍血戰圖,此畫,已然登堂入室,是大師級別的巔峰之作了!」

老學究這話一出,教室里瞬間寂靜了下來。

大師級別,還是巔峰之作!

要知道,剛才莫仙子畫出來的時候,也僅僅是觸摸到了大師級,可是被楊浩這麼一改,竟然就成了大師級巔峰之作?

所有人都是一臉懵逼,驚駭的看向楊浩!

尤其是莫語嫣,明亮的美眸間閃過一絲難言的異色,修長的睫毛微顫,旋即綻放出一抹驚艷絕倫的微笑。

「楊浩,多謝你幫我改畫。」

莫語嫣親啟紅唇,看向楊浩:「這幅畫要不是多虧了你,估計就成為廢品了,這樣,我把這幅《將軍血戰圖》,送給你怎麼樣?」

「啊?送給我?你不要啦!」

楊浩楞了一下。

「恩,送給你。」

莫語嫣笑吟吟的看向楊浩,嘴角不由得微微泛起。

殊不知她的這個決定,對身後那些學生來說,是多麼驚駭。

「卧槽,莫仙子竟然……竟然送禮物給那小子!」

「哎,咱們這麼多人,結果莫仙子的好感,還是被這王八蛋給搶走了!」

「我的心好痛,早知道我就上去噴水了!」

眾人一臉羨慕嫉妒恨,都恨不得上去踹開楊浩,把自己放在莫語嫣的面前。

「那好吧,你既然執意要給我,那我就收下了。」

楊浩聳聳肩答應了這個要求。

可是他接下來的動作,卻是驚了眾人一跳。

只見楊浩把那幅畫捲起來,隨手就遞給了身邊的蘇雨柔。

「喏,蘇美眉,你不是說對國畫感興趣嗎?送給你了!」

楊浩笑嘻嘻的開口道。

噶!

氣氛突然變得奇怪起來了。

「我……我沒看錯吧!」

「這個楊浩,接受了莫仙子的禮物,然後,然後扭頭就拿去撩另外一個妹子?」

所有人都是嘴角一陣抽動。 「楊大哥,你要送給我?」

蘇雨柔嚇得捂住了嘴巴,傻萌傻萌的盯著楊浩。

「是啊,你都叫我楊大哥了,當然要送你點禮物啊。」

楊浩笑著伸出手,揉了揉蘇雨柔的小腦袋,順便把手裡的畫卷塞了過去。

「啊……可是這,這是莫姐姐她……」

蘇雨柔俏臉緋紅,但還是有些語無倫次。

農家貴妻有空間 「雨柔,既然楊浩送給你了,你就收下吧。」

莫語嫣輕笑道:「正好你也喜歡國畫,這件禮物送的很是恰當啊。」

「那好吧。」

蘇雨柔俏臉紅撲撲的很是可愛,趕忙把懷裡的畫卷收好,生怕損壞了。

「我去,這特么簡直是一箭雙鵰啊!」

「噴一口水,竟然就把兩位嬌滴滴的大美女拿下了,正是太猛了!」

「就是,人比人氣死人啊,我怎麼沒有這麼好的艷福呢。」

見到這一幕。

眾人齊齊,都用一種既崇拜又嫉妒的眼神,看向楊浩。

唯獨周宏斌的眼神,充滿了惡毒和瘋狂!

「楊浩是吧,你會為今天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啊!」

周宏斌內心狠狠想到。

……

美術課很快就結束了,大傢伙看著楊浩同兩個美女在談笑風生,為了減少受到的打擊,都從後門灰溜溜的散去。

「楊大哥,我和莫姐姐呆會還有課,就先走了啊。」

蘇雨柔笑吟吟的嬌聲道。

「恩,快去吧。」

楊浩笑道,同時又和莫語嫣點頭示意。

看著兩人結伴消失在眼前,楊浩臉色的笑意也是漸漸散去,變得稍微有些凝重。

周宏斌那道惡毒的眼神,可並沒有逃出他的感知!

「周家?莫家……」

楊浩低聲呢喃兩聲,旋即就起身大步走向門外。

大步來到校門口,一輛墨綠色的軍用吉普,已經停在了樹蔭底下。

「老大!」

李青峰坐在駕駛位置上,他是直接被楊浩召集過來的。

「恩。」

楊浩上了車,直接切入正題:「峰子,周宏斌的身份出來沒有。」

「出來了,周宏斌,是京都周家二房的一個旁系子弟,並且在五年前,被周家二房接進族內,和直系子弟一起生活。」

李青峰快速的報告說道。

「和直系子弟一起生活!」

楊浩的眼睛微眯了起來。

按照這樣來說,周宏斌在京都周家,身份地位應該都算是二房的心腹了,那麼!

這個周宏斌來到中海市,是否是……周家二房的吩咐!

「還有莫語嫣呢?」

楊浩繼續開口問道。

「老大,莫語嫣的資料,我還沒有完全調查出來!」

「而且……」

李青峰沉吟一會開口道:「而且莫語嫣,在明面上的一切資料,都是偽造的,我聯繫暗影調用天網,都沒有辦法將真實的資料破解出來!」

「京都周家?」

楊浩皺著眉頭冷道。

「沒錯,在華夏能夠阻擋天網調查一件事的,也只有四大家族插手了!」

李青峰嚴肅說道:「莫語嫣的一切資料,都已經被周家人隱藏起來了,甚至為了做到滴水不漏,他們還把莫家一些隱秘的資料,也給銷毀了!」

「這樣嗎?」

楊浩低頭思忖。

「不過有一件事,雖然周家人大力封鎖,但是因為影響太大,京都上流的家族幾乎都知道了,我也不知道和老大你要調查的,有沒有關係。」李青峰道。

「什麼事?」楊浩微微一愣。

「事情發生在兩年前,莫家的家主突然暴斃,整個莫家被一股強悍的外力幾乎摧毀,據說是莫家家主,得罪了某個神秘的古武宗門,被找上門來複仇!」

「因為這件事,整個京都動蕩起來,莫家嫡系損傷慘重,現在執掌莫家的,只是一些倖存下來的族老而已!」

得罪了古武宗門!

轟!

楊浩眼眸里閃過一絲震驚,猛地抬起頭來。

古武宗門,一般不會輕易涉足世俗,況且這事還發生在華夏京都,那些老頭子,怎麼會置之不理?

「這件事……沒有人管?」

楊浩的臉色徹底凝重下來。

「管了,哪能不管啊,我聽老首長說,要不是最後關頭來了幾個華夏守護者,整個莫家都要被傾覆俱滅了!」

「那個古武宗門,好像也和守護者達成了某種協議,這才只剿滅了莫家嫡系,沒有趕盡殺絕!」

李青峰繼續開口道:「老大,這件事發生的時候,你還在國外,再加上四大家族和守護者聯手封鎖,這消息才只限於京都流傳!」

「原來是這麼回事!」

楊浩點點頭。

華夏的守護者,每一個幾乎都是古武巨擘級別的人物,再加上四大家族的運作,想要封住這消息也不是難事!

「莫家……莫語嫣?」

楊浩深邃的雙眸,閃爍著難言的異色。

「峰子,這段時間內,你全力調查周家和莫家的關係,尤其是那個莫語嫣,我感覺不會那麼簡單!」

「記住,一切都要暗中進行!」

李青峰點頭:「行,我會注意的!」

楊浩又交代了一些細節問題,這才下車看著李青峰驅車離去。

而他自己,則是站在原地思索起來。

周家、莫家,甚至還牽扯出了古武宗門和守護者!

這件事情,怕是沒那麼簡單啊!

突然。

楊浩的眉頭一挑。

背後傳來一股淡淡的清香,似乎是有人悄悄來到他的背後。

唰!

楊浩猛地轉頭。

可是映入眼帘的,卻是一位長相甜美的蘿莉美女,正一臉尷尬的站在原地。

「師傅,你是怎麼發現我的呀!」

「我還想著給你一個驚喜呢!」

夏雨琪鼓著小嘴嗔道,她剛準備進學校,就看到楊浩站在樹蔭底下,於是就偷摸上去想要給楊浩一個驚喜,可是……

「咳咳,小徒弟原來是你啊。」

楊浩悻悻的撓了一下頭。

「師傅,你一個人傻站在這裡幹什麼啊?」

夏雨琪睜著水汪汪的的大眼睛,不解的看向楊浩。

「額……師傅我在思考人生。」

楊浩仰頭,說出一句高深莫測的話來。

「哇,師傅不愧是師傅,竟然再想這麼高深的問題。」

夏雨琪誇張的大叫起來,配合那蘿莉的嬌小身子,更顯得嬌萌可愛! 「師傅,那你想出一點什麼木有?」

小蘿莉憨萌的問道。

汗!

這妮子真當真了?

楊浩瞬間滿頭黑線。

「小徒弟,你這是準備要放學回家嗎?」

楊浩趕緊扯開話題。

「放學回家?哪有,我這不是剛來學校嘛。」

夏雨琪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弱弱道:「今早上睡得比較舒服,就多睡了一會兒。」

「……」

楊浩直接就無語了。

多睡了一會兒?明明就是睡了一個上午好吧。

「對了師傅,我爸爸你還記得吧!」

夏雨琪抬起小腦袋道:「我爸爸今早上出門的時候,還讓我來邀請你一起吃飯呢,說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找你商量。」

金洪幫的夏文清?

楊浩有些詫異:「什麼事需要找我啊?」

「恩,我也不太清楚唉。」

夏雨琪歪著腦袋苦思一會:「好像是我爸邀請了幾個朋友,說是要介紹你們認識之類的,我也不知道,家裡邊的那點破事,我都是不管的。」

說著。

夏雨琪可憐兮兮的拉扯楊浩的衣袖:「師傅,你就去吧,我都好久沒見到你了。」

「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