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指?這也未嘗不可!」北龍川好似兩軍對壘中,談笑風生更是反問道「不知慕兄,你覺得在下所言有道理否!」

雖不知道北龍川心中所想,只是眼前情況在慕雲霆看來,雙方都已經握著導火線。面寒話沉氣勢自然不弱「自然如此!你我還真是所見略同!」

原本同行人但轉眼之間已經是劍拔弩張,慕雲霆氣勢如暗涌翻騰不斷,北龍川則是殺氣遊走,儘管還未交手就已經讓燕孤凌很是緊張,虎目炯炯緊盯著蕭涵,生怕這位嗜血女子再有動作。

「放心,小女子並無此心,與這類恐怖人物為敵,再說你我乃是同路人!」

「是嗎?」之前蕭涵曾表示會為燕族復國出力,但燕孤凌並不能夠完全相信對方「我可不想與你拔刀相見!你最好有自知之明!」

無聲無息,四目相對,氣場暗鬥!

北龍川殺氣如暗影來回突襲,但卻被慕雲霆天衣無縫防禦破除,你來我往已經讓北龍川越發興奮。

「從來沒有一個人會讓我有如此好奇心,慕雲霆啊!慕雲霆!我這就來試試你有多少斤兩!」雙指合併殺氣如飛瀑急流,武力如山如岳,「小心了!」

「巧望雲首指!」

同處黃道尋龍隊中燕孤凌自然知道此招威力,北龍川迄今為止殺人一向不出第二招。指鋒犀利如飛劍破空而來,殺氣宏大如飛虹!

「好招!」

慕雲霆氣動雲海再出萬獸威武,如今得了祖兵精華更是今非昔比,蠻牛沖一出更有力劈山河大威!泛眼間兩股極端力量已經纏殺一處。

北龍川行巧勁走鬼魅之路,慕雲霆則大開大合,拙中藏機變!雙拳如牛角頂開所有!將北龍川之招直接破開!

「好招!」

初次交鋒未有得利,北龍川依舊神色如常,越是如此亦說明對方不會放棄,接下來的情況只會更加糟糕!慕雲霆眼神無懼以審視姿態相望。

遇慕雲霆北龍川殺人一招之名自是不存,但眼前如此情況,蕭涵也多是不解「這北龍川到底在想些什麼?為何會在這個時候與慕雲霆交鋒?」

再望北龍川殺氣又增不減,雙目興奮十足,雙指似乎更加鋒利!讓慕雲霆也不敢有半點小覷。

「看來這北龍川很是不簡單!」

「慕兄,接我第二招!」

北龍川的第二招在場之人還未見聞,各自心中幾分期待幾分緊張。眾目睽睽下北龍川似踏烽火而出,指力千鈞,殺氣自深淵涌動開來。

慕雲霆自知此招威力不凡更是不敢怠慢,可當自己出招時刻,一道極影闖入其中,直接將北龍川第二招攔下!

眾人錯愕北龍川乃是強手,而能夠攔下北龍川之人,更是強手中的強手!定睛一看不是別人正是蒼行楓,黃道尋龍隊隊長!

之前同大炎雷彪對抗儘管失利,但不世王風讓慕雲霆印象深刻,蒼行楓不動真火卻處處盡顯盛氣,北龍川也是強勢卻無法同皓月爭輝!

「看來兩位雅興還真是不錯!」蒼行楓不咸不淡的說道「武者比斗乃是好事,但兩位可不要過火了!」

北龍川收斂神色拱手而道「自然如此,讓隊長擔心了!」

如北龍川在估計自己一樣,慕雲霆也在暗中估計著蒼行楓,「若剛才是我率先出招,恐怕多半也要被攔下來!除卻孟心遠與秋離塵,這一位絕對是迄今為止,我所見識過同輩頂尖強者。」

慕雲霆的舉動蒼行楓自是瞭然於心,目光垂垂在前,淡笑開口「這一次太古遺地之行兇險無比,能夠到達大峽谷者寥寥無幾,有勇氣進入大峽谷者更是寥寥無幾,你很讓我意外!」

慕雲霆還未開口蕭涵趕忙說道「難道小女子不讓蒼大隊長意外嗎?」拋動媚眼之時,這位女殺手心中也是緊張「這個慕雲霆愣子鑰匙再和蒼行楓對上,那可就是玩大發了!」

顯然蒼行楓並未在意慕雲霆態度,伸了一個懶腰,不再回眸太古遺地「走吧!這一趟還沒到站了,可是有的辛苦的!」

左森眉開眼笑道「走吧!貧道也是不想待在這個鬼地方!」

當初慕雲霆聽從神念之言,進入黃道尋龍隊,卻未曾想過在太古遺地,會經歷這般兇險事情。只是聽蒼行楓之言后,心中莫名有了一絲興奮。

「看來這一段時間應該不會無聊了!」

北龍川收斂殺氣還是一副溫和儒雅模樣,更是再度與慕雲霆同行,小聲說道「若是在下第二招殺來,不知道慕兄要如何化解?獸之武學真是與眾不同!」

「你想知道?有機會讓你知道的!」慕雲霆將北龍川深深記在自己心頭上,只因這人太過兇險!不得不防! 深鐵大船前

太古遺地之行終於告一段落,可這僅僅只是另外一個故事的開始,慕雲霆心中自是明白,再一次望著翡翠玉海心中也是別有一番滋味。

「深鐵大船還是一樣的宏偉。」就連燕孤凌都不禁發出一句感嘆來,無論是誰都已經不想再回望一眼太古遺地。

當初黃道尋龍隊一行眾人浩浩蕩蕩殺入此間天地,如今站立此處之人不過寥寥無幾,經歷血海洗禮之後,不管是誰面容上都少不了一絲滄桑。

左森望著三五成群的傷者,也是多有感觸「看來沒有參與大峽谷一戰,也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稀稀落落中僅存著的隊員已經全數抵達,此刻慕雲霆將目光悄然鎖定在王戚天與武烈身上,兩者面色冰冷,眼中無情,卻無時無刻不暴露著強烈殺性。

黃道尋龍十二隊中的三巨頭損失一臂,其中心情自是不言語表,再看蕭涵完全是風輕雲淡模樣,完全沒有半點殺人兇手的覺悟。

就連慕雲霆都不得不佩服「果然是專業殺手,這等心性果然可怕。」

很難想象這就是之前與自己同行之人,無論是妖嬈如花的蕭涵,還是溫文儒雅的北龍川,都是不得不防備的危險人物。

見已經全數到位蒼行楓卻是眉頭一皺,嘴角微揚「還真是看不出來,居然還有如此之多的人存活下來!到了現在我才開始佩服起你,慕雲霆!」

微微一愣慕雲霆一語不發,但王戚天與武烈充火的目光還是對了上來「最好!最好!不要讓我知道是你乾的好事!」

「兩位,這裡可不是能夠撒野的地方。」左森等人心中儘是鄙視,分明是殺人兇手居然表現的像是和事佬一樣。

北龍川也道「王兄,武兄還請克制不要衝動!」

兩大巨頭冷哼一句徑直登船還未消停下來,魁梧大漢古叱也對上慕雲霆,就連蕭涵都不禁俏笑道「我說慕小哥,你得罪的人還真不少啊!」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僅此而已!」

深鐵大船最終還是走了,帶著浩蕩天威而來,領著傷痕纍纍歸去,縱然千辛萬苦但最終的目的還是達成!

太古遺地還是安靜下來,如同最終的模樣,可已經起了變化來。

太古遺地的一處

靈部大族老莫沉目光深邃,彷彿將整片翡翠玉海都進入眼底中。

一旁側立之人非閻羅也非虞無期,海風瑟瑟伴隨青木而動,這是太古遺地也是一處充滿等待的土地。

虞無期心思單純但目光已經不再單純,深鐵大船的到來已經改變了一切。


「開始了?」滄桑而感嘆的聲音,靈部大族老莫沉一雙大手輕按在虞無期肩頭上。

「開始了嗎?」

不一樣的人不一樣的地點,閻萬峰說出同樣的話同樣的期待,儘管手中鬼頭刀已經殘缺,但刀鋒已經鋒利如初。

碧海青波水漫長,身在翡翠玉海中慕雲霆感覺自己不過滄海一粟而已,在茫茫一片大海中,還是堅定著自己的目標。

左森湊了過來「據說這翡翠玉海橫貫整個星辰,在這一片青海下還傳說有海族的存在。」

對左森之言燕孤凌顯然不認同「海族?不過是世代相傳的奇聞異事而已,誰都沒有見過海族怎能當真?」

蕭涵卻道「沒有見過並不代表不存在,你說對嗎?慕小哥?」

「海族嗎?這恐怕不是現在我們要關心的事情?」

「那慕小哥覺得現在我們應該關心一些什麼事情?」

「諸神的武裝石印!」

慕雲霆一語可謂驚詫眾人,左森趕忙勸說起來「老慕,聽貧道一句勸千萬不要去打此物的注意,那可是等同與整個雲岳王朝為敵。」

「我只是對此物的作用有些好奇,居然值得犧牲如此之多的黃道尋龍隊員!」

慕雲霆言畢目光則是停留在蕭涵身上,而此刻蕭涵也收斂神色,鄭重說道「傳說中諸神的武裝石印,擁有改變整個北辰的力量!」

沉默!就連慕雲霆也是腦袋空白一片,能夠改變北辰的力量,這已經完全超出想象,不免感嘆起來「憑藉現在實力,還是不要知道太多了。」

左森與燕孤凌相視一笑很難想象,戰力兇猛又膽大包天的慕雲霆,居然會說出這樣一句話來。

北龍川玉樹臨風而來,讓人如沐春風的微笑,完全無法與凶戾殺手聯繫一處。

「不過在下則是好奇這深鐵大船下一站的目的地,是否又會如太古遺地一般有趣!」

「肯定如此!」一向不出船艙的蒼行楓這一次意外出現在甲板上,雙目精光爆射開來,上位者姿態一覽無餘,由內而外的自信風采不是他人能夠企及。

僅僅只是一幕就已經讓人心神震撼,在慕雲霆腦海中不斷浮現過,大峽谷中同大炎雷彪對峙,彎弓搭箭中大顯神姿仙態。

「好一個黃道尋龍,好一個蒼行楓。」慕雲霆強壓內心躍躍欲試的念頭,只是血液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沸騰起來。

蒼行楓神色內斂邁步而來,不顯山不露水,卻帶著強烈壓迫感。慕雲霆在極力剋制自己的本能反應,左森等人目光緊盯心中更是緊張萬分。

蕭涵心中暗暗盤算起來「難道蒼行楓要出手?還只是僅僅在考驗慕雲霆?」

「這蒼行楓到底意欲何為?若是在正常情況下,雲霆絕對會先下手為強。」燕孤凌也是冷汗直滿,對於眼前的形勢不敢胡亂估計。

「很好!敢對我動戰意之人當真好得很,只是現在還不是時候!」


……

一句話之後似戰場硝煙盡去,再見朗朗乾坤,而在翡翠玉海前方海平線上,又是一艘大船到來,無疑這就是黃道尋龍隊的後備人員。

尋龍隊員朝不保夕凶吉難測,但云岳王朝從來不擔心後繼無力,縱然在太古遺地損失過半,但新生力量還會補充上來。

一位經驗老到的水手提醒道「前方濃霧瀰漫,暗礁頗多大家小心提防!」

兩船在不斷靠近但,慕雲霆心中總有隱隱不安之感,但看一些老隊員都是習以為常的模樣,不免自我說來「應該是我想太多了!」

深鐵大船居高臨下威儀不凡,後援船也是如此,過程中一切都相安無事,後備成員陸續登船。

「這些後背成員多半都是老隊員的直屬力量,與其說是黃道尋龍隊的後備力量,倒不如說是老隊員的勢力爪牙!」

燕孤凌所言不差再看武烈與王戚天兩人身後,就已經圍攏了一些新生成員,各個目光都對慕雲霆極為不善,古叱身邊也是如此。

接受順利完成慕雲霆心中鬆懈,只是蒼行楓則陰霾連連,虎目環視四周,凶戾之氣環繞在整艘深鐵大船上。蕭涵玉容緊張殺氣絲絲溢出。

「有變數!大家小心應對!」

一語落地就是人頭掉落,血雨飄飛,這是深鐵大船的第一滴血。


帶著驚異的目光一名尋龍隊員就此隕落,這樣一個瞬間驚訝了整個深鐵大船。

「噗哧!」

「噗哧!」

瞬息之間三顆人頭,深鐵大船徹底被染紅!

慕雲霆等人圍繞一處緊張提防,左森急切問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是內亂不成?」

「恐怕不是內亂,這完全是一場精心策劃的敵襲!」燕孤凌乃是老隊員,對黃道尋龍自然也有了解!

殺戮再起,血腥濃重,蒼行楓臉色越發陰冷,怒火無邊已經在翡翠玉海,蔓延開來「真是好算計!但你也太小看我了!我要讓你們有來無回,後悔與我為敵!」

慕雲霆現在完全可以感受到,自己已經被蒼行楓鎖定只要妄動半分,死神鐮刀自然親自駕臨,不僅僅只是慕雲霆而已,深鐵大船內的眾人都是如此。

「現在主動權握在我手中!」


蒼行楓一步一殺機步步不留情,王者之威籠罩八方,雙目洞若觀火,深鐵大船內鴉雀無聲,慕雲霆相信這樣的波瀾不久之後就要落下帷幕。

「啊!殺了他!殺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