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老過獎了。」

兩人在這個時候謙遜了一句。

緊接著之後,比賽繼續開始。

二十對參賽選手,很快就分出了勝負。這第一輪對決,很難有僵持之中的情況出現。

囊中妻 一般來講,都是在一兩分鐘之內解決戰鬥。當然,也是有著僵持之中的情況,只不過那種情況相比較而言則是比較少了。

在經過了半個多時辰的比斗之後,第二輪對決則是開始。

四十名選手,在這個時候則是只剩下了二十人了。這一次的對決,則是相當於強強對決了。就算是四大勢力之中的頂級選手,恐怕都能夠相互碰到。

第一場出場的是野馬幫,對陣的是西街李氏商鋪。

這也就相當於兩個大勢力之間的比鬥了。在戰鬥持續了兩分鐘過後,野馬幫勝出。

「這一場,東街李氏商鋪,對戰徐家!」

徐家,同樣是四大勢力之一。在裁判宣讀了比賽雙方的陣營過後,立刻,有著一名穿著青色衣袍的年輕人從那人群之中走出,然後朝著那石台之上走了上去。

站在石台之上,少年朝著東街李氏商鋪這邊看了過去。雙眼則是在范裂和凌辰的身上不斷的流轉。

「范兄,這一次還是讓我先上去吧。」

看著那石台之上的少年,凌辰輕笑了一聲,便是走了上去。

「徐寧!」

「凌辰!」

相互介紹完畢之後,比試開始。

凌辰轟的一下直接是施展出了大日雷體。一陣雷鳴之音頓時從他的體內爆響而出。此刻,他全身都是沐浴著一片金光。

「喝!」一聲斷喝過後,凌辰猛地是朝著前方疾馳了出去。在疾馳之間,他的手中豁然是拿出了一柄戰錘!

「這傢伙……」下方的范裂在見到凌辰又是拿出了一柄星辰級別的戰錘之後,立刻是睜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石台之上的凌辰。

「第三件星辰武器?」在他的心頭,則是微微的抽搐了起來。這傢伙的身家,怎麼看起來比自己還要豐厚啊。

而在這范裂旁邊的陳長安,卻是沒有像那范裂那樣一臉震驚的模樣,反而是顯得十分平淡。

在范裂疑惑的朝著他看了過來的時候,則是丟給了他一個鄙夷的神色。似乎是在說這范裂少見多怪了。

「呵呵,看來凌辰小兄弟的身家倒是頗為豐厚啊。」

一旁的李修遠倒是沒有見到范裂和陳長安臉上的神色,在見到了凌辰又是拿出了一件星辰武器來的時候,則是小小的震撼了下。

一名十六七歲的少年手中,擁有著兩件星辰級別的武器。而且以他的見識來看,一眼便是看出這兩件武器,都是二品星辰武器。心頭則是不由自主的對凌辰的身份好奇了起來。

擁有著不俗的身家,超強的天賦。這傢伙的背景,應該也是不俗吧。想必,也應該是某個大城市之中的貴族子弟了。

只不過他又是覺得不像,畢竟凌辰他們剛一進入到黎城之中時,臉上的那種震驚的感覺卻是做不得假的。

想到這裡,這李修遠又是疑惑了起來。

「長安,凌兄怎麼擁有這麼多的星辰武器?」

他可是非常清楚,如果算上那一把黑木弓的話,就他所見到的,凌辰的身上已經是有了三件星辰武器之多了。

而且,其中還有兩件乃是二品星辰武器。

陳長安在他的耳邊輕語了幾句。頓時,這范裂則是張大了嘴巴。 現在都已經離開了太倉郡,他的這些星辰武器也就沒有隱瞞起來的必要了。

凌辰手中的戰錘在這個時候虎虎生風,尤其是在大日雷體的加持之下,更顯得氣勢驚人。

在對面的徐寧面露凝重之色,他微微的朝著後方側后了一步。在他的手中,出現了一柄青劍。

「三千劍雨!」一聲低喝,從這徐寧的口中吐出。握住青劍的右手驀然的一動,一道道劍影,頓時在其身前顯現出來。看樣子,就像是出現了一片光幕,阻擋在了他的身前一樣。

轟!

然而面對這一切,凌辰的嘴角之上,卻是微微的掀起了一抹弧度。 風臨門 這青劍看起來就是走的陰柔路線,在正面他的戰錘的時候,本來就是吃虧,現在不想著避開,卻是想著硬碰硬。真的是對自己有著莫大的信心?

重生嬌妻美且狠 看著這徐寧,凌辰手中驀然的再次用力。戰錘劃過了一道弧線過後,頓時轟擊在了那青劍激射出來的那一片青色劍影之上。

鐺!

一道刺耳的金鐵交擊聲在此刻響起。那徐寧忍不住的面色一變,身子則是朝著後方退去出去了好幾步的距離。

凌辰的身影轟然之間重重的落在了地面之上。一聲大笑過後,施展出了流光星雲步,步伐頓時變得飄忽了起來。

呼~

那徐寧忽然是覺得耳畔一陣尖銳的風聲出現,一面古樸的盾牌,頓時出現在了他的手中,身子朝著後方一退過後,便是將盾牌朝著前方一送。

「轟!」

一聲大響過後,徐寧的身子則是忍不住的朝著後方「咚咚」的退卻出去好幾步了。

他神色之間有著駭然。這凌辰所表現出來的力量,讓他太過於驚訝。

「這傢伙,絕對不能夠和他比拼力量!」徐寧到這個時候終於是回過神來。深吸了一口氣,將盾牌收起,青劍重新回到自己的手中。其身影在這地面之上一踏,整個身體也是變得飄忽了起來。

他的武器是那把青劍,走的自然是輕靈的路線。

只不過一開始想著和凌辰硬碰硬,才吃上了苦頭。

此刻這身影飄忽了起來之後,徐寧的心頭微安。這才是他最喜歡的打法。找到了自己的節奏之後,他的自信心也是上來了。

雙眼在此刻一眯,他的身影,豁然在凌辰措不及防之下,朝著他衝擊而來過去。

凌辰的嘴角之上,浮現出了一抹不可察覺的笑意來。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他忽然是單手朝著前方一甩。一道金光燦燦的光芒頓時浮現了出來。

一張金色的巨網,在此刻就像是張開的一張大嘴一樣朝著那徐寧吞噬了過去。

田園嬌寵:神醫醜媳山裏漢 「啊!」這徐寧根本就沒有想到凌辰會來這麼一招,身體想要收回已經是來不及了,只能夠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那一張金色的巨網給罩住。

凌辰單手一催手中的戰錘,頓時有著耀眼的青芒從這戰錘之上爆發出來。他的身體朝著前方踏出一步,手中的戰錘,再次朝著下方一砸而下。

在那巨網之中的徐寧臉色大變。手中盾牌再現,勉強的頂在了自己的頭頂之上。

轟!

這一聲大響過後。那舉著盾牌的徐寧,感覺自己的雙臂彷彿都是在此刻被擊碎了一樣,一股劇痛,從雙臂之上傳出,甚至是在這一刻,兩條手臂根本就不停使喚的直接垂落了下去。

「啊!」終於,他發出了一聲大叫之聲,滿臉驚懼的朝著凌辰看了過去。

因為在此刻,凌辰的身影,又是朝著他沖了過去。

這一次,凌辰沒有使出他的戰錘。而是將自己的身體,重重的撞擊在了這徐寧的胸口之上。

在觸及的瞬間,便是用極快的頻率重重的撞擊了兩下。在最後的拿一下結束之後,這徐寧的身子,一下子就被反彈了出去。

「噗!」一口鮮血在這個時候終於是忍受不住的噴吐了出來。在這徐寧臉上的神色頓時變得蒼白無比起來,氣息也是變得萎靡了下去。

凌辰將那徐寧手中的金色巨網給收了起來,然後則是目光冷然的朝著他看了過去。

「我……認輸。」苦笑了下,這徐寧倒是大度的直接認輸了。

之後,裁判也是宣布了這一場的比試,由凌辰獲勝。

聽到了裁判的判定之後,凌辰才轉身朝著石台之下走去。

「凌兄,沒有想到,你真的是將那蕭家的寶庫給搬空了啊。」

在凌辰下了石台之後,那范裂則是迫不及待的走到了他的面前,然後對著他小聲的說道。

聽到了范裂的這話,凌辰則是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呵呵,凌兄可真是好本事,以一人之力,便是將整個蕭家都是玩得團團轉。」范裂由衷的說了一句。在蕭家之中,也是有著不少強橫人物存在的。

凌辰敢隻身一人進入到蕭家,然後將整個蕭家都是騙了去。這其中,除了要有過人的膽識之外,還要對自己的實力有著足夠的信心。否則一不小心暴露的話,那可就真正的完了。

那蕭家,和凌辰的關係,簡直就是死敵啊。

范裂在這個時候簡直就是佩服得無與倫比了。

和這范裂交談了一會兒,沒過多久,便是輪到他上場了。

這一次,他面對的是一名李氏商鋪的選手。只不過這一個李氏商鋪,並非是他們東街李氏商鋪了。

在經過了十幾個回合的纏鬥之後,這范裂也是不出意外的便是將自己的對手給擊敗了。

他的實力可是達到了星紋境巔峰,差不了多久,就可以達到元魄境的存在。這種實力,在這黎城的年輕一輩中,已經算是不錯的了。

而李氏商鋪的兩名選手,雙雙進入到前十。這實在是讓人感到驚訝至極。畢竟另外的幾個李氏商鋪的店子,僅僅只是有著一人進入到前十之中的。

如果是這樣算起來的話,李氏商鋪一共是有著三人進入到前十之中,成績倒算是不錯了。

在那總店的幾個負責人的臉上,也是洋溢著笑容。

而接下來就是前五的爭奪戰。很快,對戰表也是分配了出來。

這一次,第一個出場的便是東街李氏商鋪,對手則是野馬幫。

「野馬幫池風!」一個模樣看起來有些狠厲的少年朝著凌辰陰狠的笑了笑,說道。

「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東街李氏商鋪,凌辰。」凌辰雙眼在此刻微微的一眯。

「好了,比試開始。」

在兩人相互介紹完畢之後,便是開啟了第這一場的比試。

凌辰直接是和這池風大戰了起來。這池風的實力較之之前他的兩個對手來講,則是要強出不少。而且這池風看起來也是頗為注重肉身的鍛煉。在和凌辰直接動用肉體的碰撞中,也只是稍微的處於下風而已。

並非是想之前的兩人一樣,只要是凌辰欺身而上,整個身體就直接飛出去了一樣。

砰!

兩具身體又是重重的碰撞在了一起,一道沉悶的聲響頓時響徹了起來。兩人的身體,在這一次的碰撞之下,又是很快的分開了來。

在凌辰的手中,此刻又是祭出了哇咔咔巨劍。一揮之下,地獄裂波劍頓時施展了出來。

一個漆黑色的元力光團頓時出現在了劍尖之上,然後朝著對面的池風激射了過去。

而在那池風的手中,出現了一柄大刀。

從這大刀之上散發出來的氣勢來看,其等級應該是得到了二品。

猛地是朝著下方一劃,便是將那漆黑的元力光團直接是划裂成為了兩半。

哇咔咔巨劍再次朝著他兜頭一斬而下。

池風手中的大刀直接舉起抵擋而下。從那巨劍之上傳下來的大力彷彿是有著千斤之重,這一下,讓他不得不朝著身後退卻出去了好幾步的距離。

「大日雷體!」在心頭一聲呼喝,凌辰的身影猛地是朝著前方衝出。

右拳之上,此刻金光燦燦,在那池風的目光之下,直接將是朝著他的胸腔之上一拳搗出。

砰!

一道勢大無比的撞擊。池風的身影再次朝著後方退卻了出去。

而在這個時候,凌辰再一次貼身靠。這一次,那池風感覺自己就像是被一座小山撞擊了一樣,整個人在這一刻,猛地是朝著後方退出去了好幾步的距離。

並且在他的胸腔之中,一股劇痛傳出,喉嚨之中一甜,終於是忍受不住的噴吐出了一口鮮血。

凌辰收拳而立,看著他的這一副樣子,眉頭皺了下之後,則是說道:「認輸吧。」

從這池風的情況來看,他的肋骨都已經斷裂了,如果是繼續和自己對戰下去的話,恐怕會出現不小的內傷。對於這種情況,他都是不願意想看到。並非是他是什麼心腸軟弱之輩。而是不願意多出事端。

「認輸,呵呵,我野馬幫可沒有什麼認輸一說。」

在這池風的臉上,頓時有著一抹狠厲之色出現。他單手一翻,在這個時候手中突然的出現了一枚雪白的丹藥,一陣芳香也是在這個時候從這丹藥之上傳了出來。

「這是……蓄力丹?」

見到這一枚熟悉的丹藥,凌辰眉頭緊緊皺起,根本就來不及說些什麼。只見得那池風在將這丹藥拿出之後,立刻是毫不猶豫的送入了自己的嘴中。 「那是蓄力丹?」

在那石台之上的眾人,在見到了那池風手中的丹藥之後,也是紛紛驚訝了起來。

「呵呵,看樣子,這一枚蓄力丹的等級,應該達到了一品之列吧,否則的話,不會有著這種芳香之味出現的。」

蓄力丹,本身乃是不入品階的丹藥,但是一些煉丹師在機緣巧合之下,也是能夠將這蓄力丹的品階提升到一品之列。這樣一來的話,這蓄力丹的藥效自然也就變得更好。在吞服了這種丹藥之後,實力增長得也就更多了。

這池風本來就已經是星紋境巔峰的武者,此刻在吃了這蓄力丹之後,恐怕是能夠將實力無限接近於那元魄境了。

「這,難道不算是犯規嗎?」

「嘿嘿,這一場擂台比試,事先可是沒有說好不允許吞服丹藥的。」一名野馬幫的成員在這個時候嘿嘿的笑了一句。

野馬幫的確是沒有什麼認輸一說,要麼是他將你打成殘廢,要麼是你將他打成殘廢。

「小子,這一下子受死吧!」在這池風的臉上,狠厲之色一閃,一股兇悍的氣息,從他的身上勃然的爆發了出來。

「靈皇指!」

那池風的右手,此刻雙指併攏,在其之上,有著金色的光團浮現。

片刻過後,一道金色的虹光從其之間爆射而出,撕裂了長空,然後朝著凌辰籠罩了過去。

池風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較之之前來講,則是要強大出來了太大,此刻他的武技施展出來,氣勢較之先前也是要強大了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