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斷山脈啊?靈兒一會就讓爹爹去抓。」聞言,白靈興奮的說道。

額!!

十幾名侍衛聞言一愣。

抓?

這毛球是那麼好抓的?在他們的記憶之中,根本就沒有這種類型的武獸,那就只有一種可能,這毛球是一種稀有武獸,而作為稀有武獸,那麼想要抓它簡直就是難於登天,能不能夠遇上都是一個很大的問題。當即,其中一名侍衛看了騰炎一眼,又看著白靈說道:「小姐,你出來已經很就了,城主該擔心了,我們是不是回去?」

「哦。」白靈應了一聲。

刷……

下一秒,白靈一隻手捧著毛球,另一隻手直接牽住了騰炎的手,道:「炎炎,靈兒現在就帶你去見爹爹,不過……在爹爹給靈兒也抓到一隻毛球前,你要讓毛球和靈兒玩哦?」說著,白靈便已經拉著騰炎向著城主府走去了。

呵……


聞言,騰炎心中淡然一笑。

抓毛球?

毛球是這麼好抓的?

不過,對此騰炎並沒有在意,反而因此而感到慶幸。對於眼前這個天真爛漫的少女騰炎心中可是至始至終都帶著防備。空穴來風必定又因,既然白靈被所有人稱之為魔女,那必然有著他的原因。現在有了毛球,騰炎就不用考慮自己的安全問題,至少……在白靈抓到第二隻毛球之前騰炎相信白靈應該不會對自己做什麼,甚至更加不會殺了自己。

殺騰炎?

那意味著毛球也必死無疑。 天璣城主。

這是一尊地皇強者。

這些騰炎已經從之前那個中年男子口中了解到了,而且也知道這天璣城的城主更是天玄宗的三大護法長老之一。當然,對於他的身份騰炎沒有絲毫的在意,騰炎在意的是對方的修為。地皇,雖然唐三是一尊天尊,遠遠超越地皇,但是唐三中毒之後修為就跌落了,所以真正意義上騰炎還沒有接觸過地皇強者,更加不清楚地皇究竟有多強。而且騰炎的心中更是有著一絲小小的顧慮。

地皇?

能否看穿自己的肉身修為?

騰炎不知道。

騰炎心中更是有著一絲防備。

嗡!!

突然,騰炎胸前的衣服發出一陣騷動。

嗯?

騰炎眉頭一皺。

「主人,你大爺的,大爺抗議。」這個時候,毛球那不滿的聲音直接響起。

「呀!!」白靈一聲驚呼響起。

刷刷刷……

數十名侍衛聞聲那戒備的眼神瞬間鎖定騰炎。

神色銳利。

額……

見狀,騰炎嘴角微微一抽。

毛球?

如果不是毛球突然發出聲音,騰炎還真把這傢伙給忘記了。之前進入天璣城的時候,騰炎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讓毛球鑽進了自己的衣服之中。畢竟毛球這貨實在是太特殊了,騰炎不想給自己找麻煩。

可是現在?

嗖……

這個時候,毛球那毛茸茸的身體直接從騰炎的衣服之中鑽了出來,並且跳到了騰炎的肩膀之上,那夜明珠一般的雙瞳更是死死的盯著騰炎,怒道:「主人,大爺抗議,堅決抗議,你快把大爺悶死了。」

額?

白靈的侍衛看著毛球不由一愣。

金色毛球?

「這是什麼武獸?」其中一名侍衛更是忍不住問道。

「呀,好可愛的毛球。」然而,白靈那興奮的聲音卻是直接響起,同時也沒有在意周圍的人反應,一把就直接抓住了騰炎肩膀上的毛球,然後拿到了自己的面前,那靈動的雙眸更是死死的盯著毛球。

啪啪啪!!

白靈抓著毛球一陣揉捏。

「好可愛哦!!」

可愛?

騰炎嘴角微微一抽。

「你大爺的,放開大爺。」毛球直接怒道。

額?

白靈一愣。

「這毛球還會罵人哦?爹爹說罵人不是好孩子,毛球乖,以後不能罵人。」然而毛球的怒罵直接被白靈給無視了,甚至白靈還開始教育起毛球來了。這讓一邊的騰炎心中一陣無語又是無奈。

毛球不罵人?

那簡直就是天下奇聞。

你大爺的?

這都已經成了毛球的口頭禪了。

而且,毛球不僅僅會罵人這麼簡單。這毛球簡直就是全能的,會變大變小,能幻形,能騙人,能忽悠人,能搶錢,能恐嚇敲詐,能吐人言,能吞天雷,對了,現在毛球還多了一項非常逆天的能力——蠱惑。這也是騰炎不想讓毛球現身的主要原因,騰炎實在是擔心毛球這貨忍不住對周圍的人施展蠱惑啊,畢竟這貨對金幣有著本能的感應,它能夠感受到人身上金幣的多少,而且又非常的痴迷金幣,要是毛球一忍不住,那這事情可就玩大了。

中域?

這裡並不是世俗。

低調為王。

「炎炎,這是你的戰寵嗎?」突然,白靈看著騰炎問道。

刷刷……


聞言,那數十名侍衛的眼神瞬間落在騰炎身上。

複雜至極!!

嗡!!

騰炎聽著白靈的詢問,又感受到那數十名侍衛的眼神,心中暗道一聲「不好」。也許一頭戰寵不算什麼,甚至騰炎都能夠利用毛球捕捉很多的戰寵,當然只能夠比毛球高一個等級。但是戰寵對騰炎而言不算什麼,可是對於別人而言就不同了。司徒無清說過,中域之中有戰寵,甚至還有人專門靠捕捉戰寵販賣為生,但是戰寵還是很稀有,而且每一頭戰寵的價格也不便宜。

毛球?

會說話?

毛球是四轉,但是在外人看來卻是五轉天人武獸。

騰炎?

一個凝神小子擁有一頭天人武獸?

怪異!!

更是值得推敲!!

呵呵。

看著白靈詢問的眼神,又看著那數十名侍衛戒備的眼神,騰炎抓了抓腦袋笑道:「是啊,這是我好辛苦才抓到的,它可是天人境武獸呢。」騰炎自豪的聲音響起,同時通過和毛球之間的契約聯繫對毛球要挾道:「死毛球,你最好給本少老老實實的,嗯……最好給本少裝可愛,你要是不聽話,哼哼,本少一會就讓你麟叔叔把你帶回神荒山脈,永永遠遠的把你關著,不讓你出來。」

嗡!!

聞言,毛球的身體不由一震。

憤怒,瞬間消散。

麟叔叔?

那簡直就是毛球的噩夢啊。

帶回神荒?

一下子,毛球沒了脾氣。

呵呵。

看著毛球,騰炎心中淡然一笑,同時看著眼前這些人又是撓了撓腦袋:「不過這傢伙雖然是一頭天人境的武獸,但是卻沒有任何的戰鬥力,而且……它除了可愛一點似乎沒有其他用處了,最可惡的是它還吃金幣,把我身上的幾個金幣都給吃掉了。」

吃金幣?

騰炎這是在給毛球謀福利呢。

額?

騰炎的話讓眾人一愣。

沒有戰鬥力?


刷刷……

眾人的視線忍不住打量了一眼毛球?

的確, 至尊歸來 ,想到這一點,那些侍衛也就都釋然了,要不然以騰炎凝神境的實力他們實在是想不通騰炎憑什麼降服一頭天人武獸。不過這毛球就不一樣了,天人境武獸?那也是一頭戰鬥力為零的渣渣武獸。當然,如果他們知道毛球的逆天能力不知道他們會作何感想,毛球……那可是直接生吞天人的存在。


當然,騰炎不會告訴他們這些。

等等。

突然,一眾侍衛又是一愣。

吃金幣?

他們看著毛球的眼神一眼的驚愕和迷茫。

「呀,它還吃金幣啊?」白靈那驚訝的聲音也隨之響起。

「可不是呢,都把我吃窮了。」騰炎弱弱的說道。

「快,快,給我幾枚金幣。」當即,白靈沒有絲毫的遲疑,直接對著面前幾名侍衛說道。一名侍衛沒有絲毫的遲疑,直接從身上拿出了數十枚金幣,然後遞到了白靈的面前,白靈見狀直接拿過一枚金幣,然後一隻手依舊抓著毛球,將金幣放在了毛球的面前,道:「給你吃。」

嗡!!

看到金幣,毛球身體一震。

雙目,精光閃爍。

然而,這一切只是一閃而過,很快毛球的身體便直接縮回了白靈的手中,同時又偷偷的看了一眼騰炎。金幣毛球雖然喜歡,但是毛球更加不願意回到神荒山脈之中去,所以它只能夠看騰炎的臉色。對此,騰炎心中不由的一陣得意,這毛球也有這麼聽話的時候,當然騰炎也清楚這一切都要歸功於那『麟叔叔』,要是沒有它,毛球才懶得理自己呢。

「吃。」騰炎心中對著毛球說道。

毛球大喜。

刷……

毛球沒有絲毫的遲疑,直接搶過白靈手中那一枚金幣,然後一口丟進了自己的口中,幾下就沒了反應。這一幕讓白靈和那些侍衛們徹底的看傻眼了,然而騰炎心中卻是一陣無奈。有時候騰炎真的想不明白這毛球怎麼這麼喜歡吃金幣,又這麼貪財。按說毛球現在絕對是超級富有的存在,當初財三千可是被毛球搶了三次,哪一次不是幾億金幣或者紫金幣的存在。

當然,騰炎心中還有一個疑問。

金幣?

毛球究竟藏在哪裡了。

「呀,它真的吃金幣哎。」片刻后,白靈那興奮的聲音響起「好可愛的小毛球,來,再給你一個。」說著,白靈又是從侍衛手中拿過一枚金幣,遞給了毛球,對此毛球自然不會抗拒,只會欣然接受。

「……」

然而,騰炎站在一邊卻是一陣無語。

可愛?

什麼時候吃金幣也成可愛啊?

那是敗家!!

「好可愛的小毛球哦,不行,靈兒也要叫爹爹抓一個。炎炎,你這毛球在哪裡抓的啊?」當即,白靈那渴望的眼神看著騰炎,那興奮又期待的聲音直接響起。她,已經被毛球徹底的『俘虜』了。

哪裡抓的?


然而,對於這個問題騰炎卻無奈了。

難道告訴她在神荒山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