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家主,如果沒事的話,那我先走了。」白宇浩見已經沒有自己的事情,便點頭一笑的說道。

「對了,白公子,今夜六皇子會來曹家赴宴,到時候,我也希望白公子也能夠到場,算是聊表歉意……」曹晴嵐猶豫了一下,便對白宇浩道。

「晚上嗎?那我考慮一下。」白宇浩一聽木子夜今晚就會來,目光輕凝,他等的就是這個機會,當然,他絕不會讓人知道他和木子夜的關係,所以,這宴會他肯定不會參加,但也不好直接拒絕,說完后,他便轉身離開了雄霸堂。

「疼嗎?」曹晴嵐見白宇浩走後,立刻看向曹晴熏那有些紅腫起來的臉,似乎也覺得自己剛才出手重了。

「不疼。」曹晴熏搖搖頭道,其實,她也知道姐姐也是擔心她,畢竟,只要牽扯上齊家的時候,姐姐就會變得有些心浮氣躁。

「以後千萬不要再這樣了,尤其是不要去招惹齊家。」曹晴嵐點點頭,叮囑道。

這時,龐龍立刻看向了曹晴嵐,道:「看來這白公子確實非同常人啊!」

曹晴嵐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

「師父,你不知道,那傢伙有一隻……」曹晴熏一聽,忍不住就要說出剛剛發現的白宇浩的秘密,但一想之前答應要保密的,而且,剛才白宇浩替她求情了,所以,急忙就閉嘴了。

「有一隻什麼?」龐龍見曹晴熏話說到一半,不由問道。

「沒什麼。」曹晴熏急忙擺手道。

「熏兒,這天色也不早了,你先回房準備一下吧,記得要打扮的漂亮一點,好參加晚上的宴會……」曹晴嵐隨後便對曹晴熏交代道。

「又不是要嫁人,打扮那麼漂亮做什麼?不就是六皇子來嗎?」曹晴嵐雖然也是個愛美的女孩,但就為了六皇子要來,而讓她打扮的要嫁人一樣,以她的個性會願意才怪。

「我好不容易才請到六皇子來曹家赴宴,當然不會失禮了,而且,對我們曹家拉上,這次是唯一的機會,如果我們曹家能夠得到六皇子的重視,這樣我們在獸師大會上,才能與齊家有抗衡的實力,否則,這次的獸師大會,曹家就凶多吉少了。」曹晴嵐輕嘆一口氣,眼眸中閃爍幾分不安。

「怕什麼,這獸師大會只要我一個人出馬,就可以把齊家的那些傢伙打得屁滾尿流,跪地求饒……」曹晴熏夸夸其談,十分自信的說道。

「去準備吧。」曹晴嵐搖頭一笑。

隨後,曹晴熏就先離開了。

曹晴熏走後,曹晴嵐便露出幾分心事重重的神色,這龐龍見狀,便道:「看來家主還是在擔心六皇子不會站在我們這邊。」

「六皇子畢竟是綾羅公主的弟弟,正常來說,應該會和綾羅公主站在一邊。但這也是個機會,我們一定要好好把握,我聽說六皇子不拘一格,慧眼識人,也喜歡廣招人才。這一點比起齊家,我們曹家自然更佔優勢。」曹晴嵐當然是有所考慮,不然,也不會冒然請六皇子來曹家。


「但願如此。」龐龍點點頭。

因為得知六皇子要來,這住在曹家幾座別院內的那些二三流家族的家主以及準備代表曹家參加獸師大會的獸師,就都顯得十分興奮,蠢蠢欲動,紛紛張羅準備各種奇珍異寶,等著晚上給六皇子獻禮。

而此刻,蕭家所住的別院內。

蕭榮正在房間里來回獨步,顯得十分焦急。

這時,一道嬌影推門而進,看著房間里此時蕭榮的神色,眸光輕凝,似乎已經有所猜想。

「媚兒,你來啦!」蕭榮馬上一臉笑意的叫道。

「父親,找我有事嗎?」蕭媚語氣有些冰冷道,顯然還是在意早上所發生的事情。

「嬌兒呢?還在你那裡嗎?」蕭榮問道。

蕭媚點了點頭。

「這六皇子晚上就會來曹家赴宴,這對我們蕭家來說是個天大的機會,不過,我知道其他幾個家族也想巴結六皇子,所以,我們必須要有更高明的手段。」蕭榮露出幾分陰險之色。

!! 「父親,你有話就說吧。」蕭媚心裡已經知道自己父親是要做什麼了。因為之前蕭榮就已經說過了,所以,她覺得蕭榮的計劃應該就是利用她們姐妹的美色。

但是,讓蕭媚最想不到的是,隨後,蕭榮所說的更高明的手段,竟然比之前說的更加卑鄙。

「父親,不能這樣做,不管怎麼嬌兒她也是你的女兒,你不能把她往火坑裡推啊!」蕭媚嬌容驚變道。

「這是最好的辦法,為了我們蕭家,必須這麼做,而且,這對嬌兒來說,也不是什麼壞事,能成為六皇子身邊的人,不知道是多少女人夢寐以求的事情,如今有這麼好的機會在我們面前,我們肯定不能放過!」蕭榮心機森重的說道。

「可是……」蕭媚覺得不管怎麼樣,也不能用這種方法,因為萬一搞不好的話,或許會適得其反。

「就這麼辦,嬌兒就交給你了。這是為了蕭家,也是為了蕭家的未來,反正等事成之後,嬌兒不願意也要願意了。」蕭榮顯然已經走火入魔,為了讓蕭家有烏鴉變鳳凰的機會,已經變得極為不折手裡,六親不認了。

蕭媚聽著,也是粉唇一咬,顯然是心裡極為猶豫。

「媚兒,就算是父親求你了。就這麼一次,我們蕭家的列祖列宗也都在看著你,這蕭家的未來全在你手中了……」蕭榮見蕭媚猶豫,馬上又懇求的說道。

蕭媚聽著,一下子也是心亂如麻,因為如果她答應自己的父親,那就要陷自己的妹妹於不義。可是,這次對蕭家來說,確實是難得的機會,如果她不做的話,那也就愧對蕭家的祖先。

最後,蕭媚還是不得不屈服在權勢和利益之下,甘願為了蕭家而做下她這一生恐怕都會極為內疚後悔的事情。

「我已經打聽過了,六皇子平常並不喜歡帶隨從在身邊,所以,他應該不會帶什麼人來赴宴,到時,我知道把你安排到六皇子的時候,然後,你趁機給六皇子下藥……」蕭榮說著,立刻從懷中取出一包藥粉,又道:「這包蠱情粉無色無味,而且對身體也沒有任何損傷,還有其他的功效。」

蕭媚小手有些發顫地接過那包蠱情粉。

「服下藥后,六皇子會先出現身體不適,你就假意送六皇子去休息,到時候,我會讓你陳叔把嬌兒送過去。剩下的,你應該知道怎麼做了。」蕭榮看蕭媚一眼,接著說道。到使了個眼色。

「父親,真的要這麼做嗎?如果做了,那嬌兒一輩子都不會原諒我們的。」蕭媚還是不太確定地看著自己的父親,心裡是萬般不願。

「就算不原諒也沒關係,反正以後蕭家也是由你繼承。」蕭榮不以為然的說道。

「父親!」蕭媚聽著,娥眉也是輕簇。

「好了,快去吧!」蕭榮催促道。

蕭媚遲疑了一下,才轉身離去。

蕭媚回到自己房間后,見蕭嬌兒正泡了壺桂花茶。

「二姐,你回來的正好,我剛剛在院子里摘了些桂花,泡了壺茶,一起喝吧!」蕭嬌兒一見蕭媚進來,立刻美眸輕笑道。

進了房間的蕭媚,一見到蕭媚,嬌軀就不由一抖,露出幾分心虛之色,但很快的便正了正色,道:「好啊,對了,我想吃蜜餞,你不是有帶嗎?」

「有啊,不過在房裡,我現在去拿。」蕭嬌兒一聽,便起身說道,隨後,便先離開了房間。

蕭媚見蕭嬌兒離去后,便從身上拿出個小藥瓶,然後倒上兩杯茶,在其中一杯撒下些藥粉。

沒過多久,蕭嬌兒就拿了盒蜜餞回來。

這時,蕭媚已經坐在了桌子前,對進來的蕭嬌兒說道:「怎麼這麼慢,茶都快涼了。」說完,便把一杯茶遞給了蕭嬌兒。

「來的時候不覺得,回去的時候,就覺得有點遠。」蕭嬌兒笑了笑,正好有些口渴,就將茶接過,想也沒想的別喝了下去。

但喝下去之後,蕭嬌兒就覺得有些頭暈目眩的,很快的,她就聽奧耳旁想起一道聲音,隱約能聽到三個字「……對不……起!」隨後,就昏了過去。

入夜時分,這曹家專門用於待客的宴廳內,已經燈火闌珊,紅籠高掛,熱鬧非常。

廳內,十張宴桌分列兩側,擺放著美酒佳肴,水果甜點,還有專門的婢女伺候。

此刻,其他二三流家族的家主都已經聚集到場,正三五成群,相聊甚歡,當然,實際上也是各自心懷鬼胎。

很快的,就見兩道嬌影盈步走了進來,馬上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目光。

但見兩道嬌影在精心裝扮下,一紅一紫,猶如牡丹與紫羅蘭般,一個成熟嫵媚,一個嬌俏動人,千姿百態,絕色傾城,那一顰一動,足以牽動在場所有人的心。

如此迎人矚目的嬌影,自然是曹晴嵐和曹晴熏兩姐妹。

而就在曹晴嵐兩姐妹身後,跟著龐龍以及曹家的幾位長老以及三位堂主,其中一位便是曹晴嵐的三叔,玄機堂堂主曹凡。而曹晴嵐的大伯曹德並不在其中,像如此重要的場合,曹德卻沒有到場,這顯然令人猜測幾分。

這時,那些二三流家族的家主立刻圍上前去,逢迎獻媚,而曹晴嵐沉穩自若的應對自如。

相比之下,曹晴熏到時顯得有些不耐煩,徑直就到一旁透氣去了。

大概半個時辰后。

「六皇子到……」這時,廳外傳來一陣喚聲。

這聚集在大廳內的眾人一聽,馬上分列兩側,而曹晴嵐單獨站在中間。

就在此時,一道氣宇軒昂,俊朗不凡的身影便走了進來,正是木神國的六皇子木子夜。

「拜見六皇子。」眾人齊聲叫道。

「不必多禮。」木子夜含笑擺手,顯得平易近人。

「六皇子能大駕光臨我曹家,真是讓曹家蓬蓽生輝!」曹晴嵐代表曹家以及其他家主,上前行禮道。

「曹家主客氣了。」木子夜微笑點頭。

「六皇子,請!」

曹晴嵐迎著木子夜便到了宴廳最前端的兩桌宴桌前,等木子夜坐下后,她才坐到了另一側。

如果此刻木子夜知道所有人都以為已經死了的白宇浩,竟然就在這曹家之中,也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表情!

!! 這木子夜和曹晴嵐坐下之後,原本分站兩側的那些家主以及曹家的長老堂主,也都紛紛走到宴桌後面坐下。

這時,龐龍帶著曹晴熏先到了木子夜的面前。

「龐龍拜見六皇子……」龐龍立刻拱手道。

曹晴熏也跟著行禮,但看起來就一副不甘願的樣子,就好像是被拿著刀架在脖子上一樣。若不是以為她剛剛闖了禍,不能再忤逆她姐姐的意思,否則,她打死也不會來參加這什麼宴會。有這時間,她還不如去找白宇浩,讓白宇浩交出那隻神奇靈獸,帶她到處玩去。


「龐龍大師,別來無恙啊!我們應該有幾個月沒見面了。」木子夜一見到龐龍,立刻爽朗的笑道。這龐龍是木神國中他最敬重的一位前輩之一。

其實,龐龍和木子夜也算是相交甚深,素來聯絡,否則,以曹晴嵐的影響力,怎麼可能會請到木子夜來赴宴,這完全也都是看在龐龍的情面上。

「是啊,聽說這幾個月六皇子一直都在煉羅邊境輔佐綾羅公主,本來還想等六皇子回來,找六皇子敘敘舊,但沒想到六皇子後來又奉國主之命去賑災了。」龐龍老臉一笑的應道。

「這幾個月確實忙了些,但有空的話,我一定會找龐大師敘舊的。」木子夜點點頭,接著,便看向曹晴熏,問道:「晴熏小姐,這幾個月不見,越來越漂亮了。不過,看起來一副不耐煩的樣子,是不是急著想去見意中人了?」

因為曹晴熏一直都跟在龐龍身邊,而龐龍不管去哪,基本都會帶上曹晴熏,所以,這木子夜也早就認識曹晴熏,當然,也十分了解曹晴熏的個性,此刻,見曹晴熏一副游神的小摸樣,便故意想逗逗曹晴熏。


「這都被六皇子看出來了。那六皇子是不是先准我去見意中人啊!」曹晴熏巴不得早點離開,所以,便順水推舟的說道,還對木子夜拋了兩記媚眼。

「熏兒,不要亂說話。」曹晴嵐見曹晴熏所化沒大沒小的,立刻起身走上前,對木子夜欠身道:「六皇子,熏兒她不懂說話,還請見諒!」

「曹家主不必在意,我和晴熏小姐又不是第一次見面,其實,我挺喜歡晴熏小姐這種隨和的個性,我還很羨慕曹家主有這麼位活潑開朗的妹妹呢!」木子夜隨和的說道。

「六皇子說笑了,要是六皇子有這樣的妹妹,那頭疼的來不及呢!」曹晴嵐無奈地瞪了曹晴熏一眼,但曹晴熏卻還是一副天塌下來都和我沒關係的表情。

木子夜見這兩姐妹迥然不同的神態,也是哈哈大笑了幾聲。

「熏兒,跟我一起坐,今晚你哪裡都不準去,老老實實地給我待著。」曹晴嵐對木子夜含笑點頭后,便拉著曹晴熏,低聲道。

曹晴熏一聽,馬上一臉沮喪的撅起小嘴,但最後抗議無效,還是跟著曹晴嵐坐回了位置,而龐龍也先走了回去。

這宴會開始后,便有十幾位穿著薄裳輕紗,露出猶如蓮藕般的玉臂,以及白皙嫩肩的舞姬走進宴廳,隨後,聞樂起舞,舞姿翩翩,美輪美奐。

「六皇子,這一杯是我代表曹家,對六皇子能夠百忙之中特地大駕而來,表示敬意……」這時,曹晴嵐十分優雅大方的拿起桌上的酒杯,對著木子夜舉起道,然後,就以袖微遮,一飲而盡。

「曹家主客氣了!」木子夜也禮貌的舉杯,同飲而盡。

之後,曹晴嵐找了些話題便與木子夜寒暄起來,言中少不了旁敲側擊,試探木子夜的想法,因為這次她請木子夜來赴宴,目的就是想要設法拉攏木子夜,希望木子夜能夠支持曹家,這樣一來,曹家才有和齊家一拼的實力。

沒過多久,那些家主們就陸續上前,向木子夜敬酒獻禮,希望能給木子夜留下好印象,而見慣了這種場面的木子夜,也是逢場作戲,顯得十分從容。

隨後,曹家的幾位長老和堂主也都向木子夜敬了酒,唯獨蕭家家主蕭榮沒有動靜,直到所有人都敬完酒後,他才對身旁自己的女兒蕭媚點了點頭。

「父親,現在後悔還來得及……」蕭媚不由提醒了一句。

「走吧。」但蕭榮早已心意已決,已經拿起酒杯起身。

蕭媚一聽,也只好跟著起身,跟著蕭榮前往宴廳前端,到了木子夜的宴桌前。

「蕭家家主蕭榮見過六皇子!」蕭榮立刻對木子夜舉杯敬禮道。

「蕭家主?哦,就是那個醫獸術挺有名的蕭家。」木子夜聽完,想了想便道。

「沒想到六皇子聽過我蕭家的醫獸術,還真是讓蕭某和蕭家感到極為榮幸。」蕭榮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但馬上就看向一同前來的蕭媚,對木子夜介紹道:「六皇子,這位是我的女兒蕭媚,平日就十分仰慕六皇子,而今天機會難得,所以,特地帶她來給六皇子敬酒……」

木子夜的目光在姿色不俗的蕭媚身上流轉了一下,但馬上便收了回來,淡笑說道:「蕭家主還真是生了位國色天香的女兒啊!」


「六皇子過獎了,媚兒不敢當!」蕭媚聲音柔媚,就好似能夠勾魂般的說道,緊接著,便對木子夜敬了酒。

木子夜也禮貌的回了禮。

「媚兒,你難得能見到六皇子一面,這是你的榮幸,也是蕭家的,為了表示我們蕭家對六皇子的敬意,你就留下來伺候六皇子吧!」蕭榮故意榮幸的說道。

「蕭家主,我看這就不必了吧!」木子夜一聽,立刻擺手拒絕道,其實,他哪裡看不出蕭榮的心思,這一見到蕭榮帶著自己這個長得不錯的女兒前來敬酒,他心裡就已經明白幾分了。只是這蕭媚雖然長得不錯,但並不是他喜歡的類型,而且,蕭榮擺明了就另有所圖,所以,他也不會給蕭榮什麼機會。如今他正和木神國的幾位皇子明爭暗鬥,因此,在行事作風上不得不小心一點,免得會落人口舌。尤其是女人,這紅顏禍水的道理,他可是清楚的很!

!! 但木子夜話音剛落,這蕭媚卻已經上前,主動坐到了木子夜的身旁,一舉一動都顯得嬌媚動人,隨後,蕭媚就拿起酒壺親自為木子夜斟上空的酒杯。

木子夜見狀,一時間也沒了轍,他又總不可能眾目睽睽之下把蕭媚從身邊趕走,所以,為了顧及身份,他也只能一笑置之。

蕭榮見自己的計劃成功之後,便對蕭媚使了個眼色,接著,便先會了自己位置,而蕭媚此刻也是粉唇微微一咬,心裡還是有些忐忑不安,因為如果她真的做了的話,那就沒有回頭路了,而蕭家的命運或許也等於掌握在她的手中。

這邊,曹晴嵐見蕭榮把安排女兒安排到木子夜身邊伺候,也看出了蕭榮的心思,雖然她不喜歡這種手段,但卻也不好阻止,萬一木子夜就喜歡這種主動送上門的,她也不能掃了木子夜的興緻,所以,也只是睜一隻閉一隻眼。

「熏兒,你還沒跟六皇子敬酒吧?」曹晴嵐看著身旁一副坐立不安,就像是猶如針扎般的曹晴熏,輕聲說道。

「姐姐不是敬過了嗎?」曹晴熏本來就不喜歡這種場合,更不喜歡去迎合什麼六皇子七皇子的。

「快去敬一下六皇子。」曹晴嵐娥眉一簇,用命令的口氣低聲道道。

「不去。」曹晴熏搖了搖頭。

「你……」曹晴嵐也是小臉一怒,但卻也拿曹晴熏沒辦法。

「對了,那個傢伙怎麼沒來?」這時,曹晴熏突然問道。

「那個傢伙?白公子嗎?你怎麼這麼稱呼白公子?」曹晴嵐先是一愣,但馬上就反應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