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師傅!」宮肅風恭敬的回復到。

穆洪澤率先飛身掠去,宮肅風也緊跟上去,千鬼雪輕輕趴在穆洪澤的肩上,兩隻小手也是緊緊地拽緊穆洪澤的衣服,穆洪澤的速度之快讓千鬼雪微微眯起了眼睛,但也是能夠看得清楚宮肅風緊緊的跟著,之間的距離沒有一絲一毫的擴大,這讓千鬼雪十分的興奮,什麼時候自己也能這樣?同樣這種情況讓千鬼雪更加無奈了,唉,自己現在完全只能依靠別人,真是沒用!內心想著,牙齒使勁咬著自己的下嘴唇,都快要出血了,後面的宮肅風看見了千鬼雪神情變化的所有,也同樣明白是為什麼,更加堅定了自己一定要保護好這個讓人憐愛的女孩子。

大約10分鐘,穆洪澤的速度漸漸慢了下來,改成走路,而宮肅風則加快速度趕上去,直到與穆洪澤並肩走,才也把速度慢下來,改成走路,並且很體貼地抬手理了理千鬼雪被風吹亂的頭髮,眼中的溫柔毫無掩飾,千鬼雪也樂的這種待遇,很是享受,穆洪澤看到了也很是興奮的咧開嘴笑。

走了不知道多長時間了,來到了一個山洞,穆洪澤把千鬼雪輕輕放在地上,抬手示意宮肅風待著千鬼雪後退,等他們退後到一定的距離后,穆洪澤割破自己的手指,在空中畫了一個符號,奇迹的是,那血液竟然也凝結在空中,絲毫沒有落下的趨勢,千鬼雪瞪大了眼睛,仔細的看著穆洪澤的每一個動作,顯得很興奮,而旁邊的宮肅風則顯得截然不同,有力的雙臂環住千鬼雪的身體,嚴肅的注視著這一切。

待穆洪澤在的符號畫完之後,稍稍後退一步,然後,伸出右手手指輕輕一點,霎時,一道強烈的光束從符號中射出!那光芒強烈到千鬼雪、宮肅風全都緊緊閉上了眼睛,但還是能感覺到那光線直直的射進眼睛里,實在受不了了,千鬼雪轉過身狠狠撲進宮肅風的懷中,背對著那道光,宮肅風因為緊張緊緊地攬住千鬼雪,如果不是地點不對,時間不對,情況不對,那必定會遭到穆洪澤的調侃。

待光線稍稍暗了下去,兩人才漸漸睜開了眼睛,當看到這時的景象時,都睜大了眼睛,就連已經來過一次的宮肅風也還是會為它所震撼!(會是什麼呢~)

(part1夢初醒的地方) 「咳咳………」咳嗽聲很不適宜的傳了進來,打破了這美好的畫面。

千鬼雪趕緊拉開自己和宮肅風的距離,至於為什麼,純屬非條件反射…。。

宮肅風皺了皺眉,好像很討厭千鬼雪這樣與自己保持距離,但是,自己又捨不得怪她,只好轉眼看向『罪魁禍首』——穆洪澤!

其實穆洪澤他也不是故意的,還很是無辜!……自己在把千鬼雪從千家快速帶到夢靈谷的時候,千鬼雪很虛弱,自己只好到夢靈谷附近的山上去摘一些草藥煉成丹藥在搗碎了餵給千鬼雪吃,本來還想讓宮肅風幫自己的忙,結果宮肅風在見了千鬼雪的第一面就不知道躲到哪裡去了,所以自己成天忙的可以,這幾天每天三點一線:千鬼雪的小木屋,神靈峰,煉丹房,這今天想著去看看千鬼雪的情況怎麼樣了,結果去了小木屋,裡面居然沒有人!這可把他嚇得要死,但是看到地上有兩排腳印,一大一小,就想著會不會有人無意闖入了夢靈谷,來到了小木屋,正好千鬼雪醒了,結果看到了千鬼雪的樣貌,突然狼性大發!兩人就這麼跑了出去,就想著要趕緊去看看,結果……。。(某燃:唉,不得不說啊,穆大師的想象力真是一般人不可睥睨的。某澤:哼!那還不是因為我太擔心俺家雪丫頭了!)


「咳咳…。。」尷尬的咳嗽……。

千鬼雪斜了一眼穆洪澤,毫不客氣地說「生病了就趕緊去看醫生!小心傳染給我和風!」

「噗……。。」穆洪澤直直的感覺到自己的hp都沒了!小丫頭戰鬥力很高啊!

「額,咳咳,雪丫頭你怎麼下床了?身體感覺好點了嗎?如果有什麼不適的告訴我,我在給你看一下。」穆洪澤關切的問道。

聞言,宮肅風轉過頭來,緊緊盯著千鬼雪,想看看她是不是有什麼問題,其實所謂『關心則亂』說的就是這個吧。

「嗯,我沒有什麼問題,我感覺很好,很舒服。」千鬼雪頓了一下,隨即笑了起來,慢慢感受身體,好像沒什麼事了。

穆洪澤眼睛稍微眯了一下,心下頓感不對,這千景輪好說歹說也是法仙級別的人,這雪丫頭還沒有修鍊,完全就是一個普通人,有怎麼會承受得住,還完好無損,雖說自己這幾天一直採摘珍貴的藥草給雪丫頭治療、養身體,但是,沒理由會好的那麼快,而且會一點沒有不適的感覺。

「……」這是誰的省略號?這是千鬼雪和宮肅風的省略號!

「額…。你們看我幹嗎,我知道我很帥,但是你們也沒必要那樣……」好似感覺到了他們的眼神,所以,穆洪澤來了這麼一番話。

「………………。。」省略號更多了(某燃:這算不算湊字數?)

「=-=我有說什麼嗎……。」穆洪澤摸了摸鼻子。

千鬼雪和宮肅風點頭!

穆洪澤只感覺自己嘴角抽搐,不是吧?!自己明明是在心裏面想想而已,沒想到居然說出來了……。也難怪他們會那麼看自己,估計是個人聽到了都會這樣吧。(某燃:你知道就好…。)

「雪丫頭,跟我來,你不是要測試一下自己的天賦嗎?」穆洪澤准收走過去,將身後背著的竹簍放在了涼亭裡面,對千鬼雪說到。自己這麼說也是要順便幫她檢查一下身體看看到底是有沒有問題。

「好啊,走吧!」千鬼雪一聽到可以測試自己的天賦高興的不得了,而宮肅風看到千鬼雪笑了,高興了,沒理由的自己也很高興,而穆洪澤看到自己最喜歡的兩個徒弟開行了,自己也笑了,這大家都高興了,氣氛自然也就自然和諧輕鬆了。

穆洪澤走上前,彎下身子,輕輕抱起千鬼雪較小的身子,而且因為這幾天也沒怎麼吃東西,體重更是急劇下降,這輕的跟沒有似的重量讓穆洪澤緊緊皺起了眉頭,頭也不回的說「風兒,跟上來。」

「是!師傅!」宮肅風恭敬的回復到。

穆洪澤率先飛身掠去,宮肅風也緊跟上去,千鬼雪輕輕趴在穆洪澤的肩上,兩隻小手也是緊緊地拽緊穆洪澤的衣服,穆洪澤的速度之快讓千鬼雪微微眯起了眼睛,但也是能夠看得清楚宮肅風緊緊的跟著,之間的距離沒有一絲一毫的擴大,這讓千鬼雪十分的興奮,什麼時候自己也能這樣?同樣這種情況讓千鬼雪更加無奈了,唉,自己現在完全只能依靠別人,真是沒用!內心想著,牙齒使勁咬著自己的下嘴唇,都快要出血了,後面的宮肅風看見了千鬼雪神情變化的所有,也同樣明白是為什麼,更加堅定了自己一定要保護好這個讓人憐愛的女孩子。

大約10分鐘,穆洪澤的速度漸漸慢了下來,改成走路,而宮肅風則加快速度趕上去,直到與穆洪澤並肩走,才也把速度慢下來,改成走路,並且很體貼地抬手理了理千鬼雪被風吹亂的頭髮,眼中的溫柔毫無掩飾,千鬼雪也樂的這種待遇,很是享受,穆洪澤看到了也很是興奮的咧開嘴笑。

走了不知道多長時間了,來到了一個山洞,穆洪澤把千鬼雪輕輕放在地上,抬手示意宮肅風待著千鬼雪後退,等他們退後到一定的距離后,穆洪澤割破自己的手指,在空中畫了一個符號,奇迹的是,那血液竟然也凝結在空中,絲毫沒有落下的趨勢,千鬼雪瞪大了眼睛,仔細的看著穆洪澤的每一個動作,顯得很興奮,而旁邊的宮肅風則顯得截然不同,有力的雙臂環住千鬼雪的身體,嚴肅的注視著這一切。

待穆洪澤在的符號畫完之後,稍稍後退一步,然後,伸出右手手指輕輕一點,霎時,一道強烈的光束從符號中射出!那光芒強烈到千鬼雪、宮肅風全都緊緊閉上了眼睛,但還是能感覺到那光線直直的射進眼睛里,實在受不了了,千鬼雪轉過身狠狠撲進宮肅風的懷中,背對著那道光,宮肅風因為緊張緊緊地攬住千鬼雪,如果不是地點不對,時間不對,情況不對,那必定會遭到穆洪澤的調侃。

待光線稍稍暗了下去,兩人才漸漸睜開了眼睛,當看到這時的景象時,都睜大了眼睛,就連已經來過一次的宮肅風也還是會為它所震撼!(會是什麼呢~)

(part1夢初醒的地方) 眼前的景象令千鬼雪和宮肅風都倍感震驚:原先還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山洞,現在那是稀有的不能再稀有了。(咳咳…原諒初燃詞窮了)灰黑色的岩石壁,變成了晶藍色的『鑽石壁』,路面也變得光滑,走進山洞,石壁映照出自己的身影來,路面也有大大小小鑽石聚集在一起,形成罕見的鑽石群。

「恩咳!怎麼樣啊,雪丫頭,師傅這個地方好吧。」穆洪澤看到難得看到兩個寶貝徒弟都露出這樣的表情,實在忍不住就稍微調侃了一下。

聞言,千鬼雪顫了一下,抬起頭看了看穆洪澤一臉獻媚,再環顧四周,好像下了什麼決定一般,點點頭,然後認真的對穆洪澤說:「嗯!是挺不錯的!怎麼樣,我不當你徒弟了,你把這裡送給我吧。」

穆洪澤愣了一下,剛想答應,但是!丫丫的。。。。這個臭丫頭,在她的心目中!他居然連一堆『石頭』都比不上!(你確定是石頭?!)然後十分彆扭的轉過頭去,嘟著嘴,賭氣,不走了。

眼看穆洪澤不給帶路了,趕緊認錯「哎呀,師傅~我開玩笑呢~別生氣啊~這要是傳出去,傳說中的穆大師竟然跟一堆『石頭』賭氣,吃醋,這會毀了你的一世英名啊~」咦!!這嗲聲嗲氣的,自己都被噁心到了!

穆洪澤歪著腦袋,仔細想了想,好像是這麼說的哦。。。。。「咳咳,誰說我賭氣吃醋了,根本就沒有的事好不好?」

「呵呵,好好~師傅沒有賭氣~沒有吃醋~」千鬼雪老氣橫秋的回答。

一旁的宮肅風簡直就要瘋了。。。。。他倆玩角色互換嗎?!怎麼該成熟的跟個小孩子一樣!該幼稚的跟個上了年紀的人一樣!(某鬼and某澤:你說什麼?!)

「嗯咳咳,繼續走吧。」穆洪澤自然的牽起千鬼雪的小手,宮肅風幾步上前,牽起千鬼雪的另一隻手,三個人在山洞中緩步前行。千鬼雪抬頭左邊看到了穆洪澤高大有安全感的身影,大大的手掌將自己的小手包裹起來,右邊看到了宮肅風那偉岸的身體,因為長期練劍而有薄繭的手掌緊緊握著自己的手。

這是一種從沒有過的感覺,這就是安全感?是的!前世從來不覺得自己有安全感,自己都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成天都活在危險之中,指不定上一秒你還在悠閑自在的逛著街,下一秒敵人就會竄出來給你致命一擊,做他們賞金獵人這一行都是這樣不是嗎?自己也在這一期間變得狠心,變得無情,只要你可以給適合的價格,就要去執行,是曾問過自己『你快樂嗎?你幸福嗎?你有過安全感嗎?你是為錢而活著嗎?』——答案不言而喻『不快樂!不幸福!從來沒有!是的!』但是,自己是幸運的,不是嗎?雖然來到這個陌生的地方,但是,自己遇到了他們,是自己在這麼短的時間裡體會到了『快樂,幸福,安全感,是自己明白原來自己可以不用為了錢而活下去!』想到這裡,千鬼雪低下頭,笑了,笑得幸福,喜極而泣,流下了兩行清淚。

兩人都是修為高的人,自然感覺到了中間可人兒的情感,低下頭,便看到嘴角帶著笑,卻流著淚的千鬼雪,抬頭相視,一大一小,露出自己最真心的笑容,手也不由自主緊了緊,知道她缺乏安全感,而這感情,他們會給!

千鬼雪感覺到了他們加強的力度,抬起頭,看到了兩雙眼睛中安慰的感情,心也輕快了,回以他們燦爛的微笑,三人攜手走到更遠的地方。。。。。。。

——————————————————我素山洞漫步的分割線————————————————

走了半個時辰,一面巨大的鑽石牆擋在了三個人的眼前,牆面映出三人手牽手的和諧畫面。

「師傅。。。。這個。。。。要怎麼過去?」千鬼雪彷彿習慣一般問穆洪澤。

穆洪澤自然高興,雪丫頭這般依賴自己,自然是好的徵兆!於是溫柔的說:「雪丫頭,你跟風兒後退,一切交給師傅就好。」

聞言,千鬼雪點點頭,宮肅風領著她後退了幾步,穆洪澤也開始凝氣了。手上迅速結印,一道魔法印形成,突然,雙手向前一推,數道光箭從魔法印中射出,直直射向鑽石牆,給千鬼雪看的肉疼死了!這玩意兒在21世紀能賣多少錢啊!

突然光箭的光芒黯淡了一點,穆洪澤的身體也抖了一下,實在不是他的實力不夠啊!實在是身後那抹幽怨的目光太強大!唉!這丫頭到底是鑽石重要還是他這個師傅重要啊!(某鬼:當然是鑽石!某澤:噗。。。。。吐血而亡。某燃:120!!120!!快點緊急搶救啊!)

但是,雖然威力小了一點,但鑽石牆還是在最後一支光箭消失時,發出了「咔」、「咔」的聲音,然後整個牆面出現了一道道裂紋,穆洪澤走上前,用小手指輕輕一碰。。。。。。「嘩啦啦」,「噼里啪啦」,「咔咔」魔音穿耳!

「來吧,走吧。」穆洪澤轉過身對千鬼雪伸出手,想要是千鬼雪拉住他的手。

結果。。。。。人家理都不理他,直接拉著宮肅風往裡面走,給穆洪澤氣的在後面直跳腳,大喊『啊啊!你這沒良心的臭丫頭!』

又走了一段時間,鑽石牆壁又變成了石頭面,光線也隨即暗了下來,穆洪澤『帥氣』地打了個響指(某澤:喂!帥氣就帥氣!幹嘛加引號!),然後整個通道都亮了起來,牆壁上赫然是一個支架上面放著拳頭大的夜明珠,每隔5米就會有這麼一個支架,因為千鬼雪完全不明白一個拳頭大的夜明珠在這個世界上到底有著怎樣的價值,所以還是無視了穆洪澤那『求贊』的眼神,這無非更讓穆洪澤鬱悶了。

走了大約100米,來了一個木門前,木門本應該是鑰匙孔的地方,成了一個凹下去的的方塊,凹下去的地方是一個手掌印,穆洪澤再次走上前,將自己的手放在凹下去的地方,『咔咔咔』木門應聲而開,開的時候因為力道太大,通道掉落了許多的灰塵和沙土。

穆洪澤調整自己的面部表情,表現出一副很嚴肅的樣子,而轉過去面對自己兩個徒弟的一瞬間。。。。。破功了。。。。。。

兩人的頭頂上全是灰色和黃色交雜的塵土,臉上也沾染了許多,搞得跟兩隻小花貓一樣。

穆洪澤憋著笑,斷斷續續地說「噗。。。。雪。。。。雪丫頭。。。這裡面。。。。是我的。。。藏寶閣。。。。嗯咳。。。。水晶球就在這裡面。。。。裡面還有。。。我為你。。。準備的東西。。。。你自己進去吧。。。。能不能測到天賦。。。。拿到。。。。東西。。。就。。。就看你的了。。。噗。。。」很費力。。。。

千鬼雪聞言,甩了甩自己腦袋上的塵土,宮肅風也很體貼的抹掉了臉上的髒東西,緩步走過去,經過穆洪澤身邊時,輕聲說了一句話,便走了進去,木門也關上了,然而,這句話,徹底讓憋笑憋得臉色緋紅的穆洪澤噴笑而出。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不行了!!!啊哈哈哈!」這程度。。。。就差在地上打滾了。。。。。

宮肅風看了發瘋的穆洪澤一眼,用自己的屬性:風,將自己身上的塵土全都刮到了穆洪澤的身上,穆洪澤此時正開懷大笑呢,嘴巴張的老大,也就是說,塵土有那麼一小部分。。。。落進了穆洪澤的嘴裡「咳咳咳咳!」

穆洪澤此時真是冤死了,這千鬼雪沒來的時候,宮肅風對自己那叫一個尊重!怎麼現在連自己也開始戲弄了!

宮肅風沒有理會穆洪澤幽怨的眼神,找了一塊石頭,坐下,眼睛緊緊盯著那扇緊閉的木門。

穆洪澤也正經了起來,走到宮肅風的身邊,拍了拍的宮肅風的頭,給了他一個安慰的眼神,也緊盯著那扇木門,這沒人知道這裡面到底是怎樣的,穆洪澤和宮肅風又怎會不知道!只在心裏面為千鬼雪祈禱,祈禱她會平安出來。。。。。。。。。。。。

(part1夢初醒的地方)

ps:初燃昨天米有更,今天兩更獻上~請繼續支持! 而這廂,千鬼雪走進這個密室之後,一股潮濕的空氣撲面而來,千鬼雪不著痕迹的皺了皺眉頭,用穆洪澤給的一個手鐲,按照穆洪澤之前說的,說是可以用意念控制它,於是,閉著眼睛心下想著形成一個屏障把自己與潮濕的空氣隔絕,形成一個屏障把自己與潮濕的空氣隔絕。。。。。。再到睜開眼睛的時候,眼前就有一層似有若無的類似保護膜的東西,千鬼雪勾起一個特神氣的笑容:看來自己果真是個天才中的天才!第一次用都用的這麼好!(某燃:你敢在自戀一點嗎?)

為自己設好保護膜之後,千鬼雪開始打量起這個所謂的密室,房間並不是很大,但是擺了四排書架就顯得特別擁擠了。每一個書架上面都擺滿了書,書架上面都布滿了灰塵,看起來很久遠的樣子。。。。再沒有了。。。。千鬼雪挑了挑眉,這裡面乍一看,哇!好多書!再乍一看,哇!全是書啊!在乍,湊!哪有什麼水晶球!

千鬼雪在目前還找不到穆洪澤形容的那個水晶球,就開始看起書來,踱步走向距離自己最近書架,隨意抽出一本書,拍了拍上面的灰塵,三個金黃色的大字赫然出現在眼前:大陸史!千鬼雪頓時來了興趣,也不管臟不髒了,直徑坐在地上,開始看書。

這個大陸以強者為尊,只要你有足夠實力,便可以擁有你所想要的,而要成為強者也需要資本:最開始是天賦,俗話說:贏在起跑線上,這天賦好的人在修鍊當中自然會比較輕鬆。再是毅力,修鍊也不是一天半日就能夠成功的,有的人甚至修鍊了一輩子,死的時候也是在修鍊當中走的。最後可以是丹藥輔助,有了丹藥便可以提高自己修鍊的速度,但是俗話又說:欲速則不達,雖然速度提上去了,但是絕對比同等級的人要弱得多,所以能不用丹藥就不用。

天舞大陸又分為四個時期:混沌時代、旋魔時代、混戰時代、還有現在的天朝元年。混沌時代指的是天舞位面剛剛形成,上面也剛剛存在靈氣,生物也開始慢慢存在。旋魔時代是指這個大陸開始形成了種族:人類,魔族,獸族,還有神秘的神抵一族,種族之間經常開戰,因為魔族天生身塊就大,力量也大,天賦也算是高的(除神秘的神抵一族不為世人所知),所以常常在種族之戰勝利,所以這個戰爭時代便以魔族最強大的長勝將軍:旋魔來命名。當旋魔死後,便進入了混戰時代,顧名思義,混戰時代是指戰爭已經不是種族之間的矛盾了,種族之間也出現了戰爭,每個人都想要當眾神之王,當然,誰也不知道這場戰爭到底進行了多長時間,直至最後,出現了一位自稱是神抵的人,他的等級很高以至於眾人都不知曉他的等級,強悍的能力使他平息了這場戰亂,成為了名副其實的眾神之王!從此人們進入了和平與穩定的生活,當然世人都追求那力量,所以之間的『小打小鬧』還是不可避免的。而現在便是天朝家族通知的人類的領地,故現在的朝代便稱之為『天朝元年』,當今聖上天朝華廷是法聖六階,乃是一人之上,萬人之下。(當然這一人便是貴為法尊三階的穆洪澤,穆大師是也!)

看完這些之後,千鬼雪的精神還是有點恍惚,當初聽到小鈴鐺為自己介紹的那些,自己就有點『消化不良』了,現在看了這本書的全面介紹,自己感覺。。。。。。。太tm神奇了!

站起來伸了個懶腰,轉過身想要把書放回去,但是,事故總發生在不經意之間。。。。。。轉身的瞬間。。。。。後面的書架。。。。。倒了!

『嘩啦啦』、『嘭』!千鬼雪很明顯的感覺到了自己的眼角、嘴角都在動彈。。。。。

「嗷。。。唔。。。誰呀。。。人家睡覺呢!」不明的聲音!千鬼雪聽到的時候,精神突然緊繃,眼神直直盯著那堆書中,做好防禦的動作,她很確定那個聲音是真實的!而且是從那堆倒塌的書中發出來的!

突然!從書中突然鑽出一個身影!雪白雪白的!然而,此時,這個不明東西,正在,整理,自己的毛髮。。。。。整理毛髮?!

這個詭異的景象不得不讓千鬼雪正眼看這個現象(難不成你已開始就沒正經看?!)

仔細一看,卧槽。。。。。。原來是只狐狸!狐狸有著大大的耳朵,蓬鬆的尾巴,白色的毛,看起來很軟活!很柔軟!此時正在打理自己的毛。

千鬼雪自前世就對這種萌萌的生物毫無抵抗力!(當然不包括她自己)緩過神來,千鬼雪趕緊上去,快速抱起那隻萌極了的小狐狸,用它的毛蹭著自己的臉「哇哇哇!你好可愛啊!」

幻玉只是感覺自己正在睡覺,突然只感覺自己正在往下掉,然後身體一疼,是自己徹底清醒過來,然後好象自己身上還有很重的東西,於是自己就跳出來,自己的毛可是很金貴的!於是開始整理自己的毛,整理了一會,又是感覺自己忽然脫離了地心引力,然後自己好不容易整理好的毛髮又被蹭亂了!叔可忍嬸不可忍!

「嗷嗷!唔!你快放開我!」幻玉開始掙紮起來!但是千鬼雪很明顯不想把幻玉放下來,但是幻玉好歹也是超神獸,但是自己明顯感覺不到這個人的魔力波動,於是幻玉小爪子迅速一伸,在千鬼雪的手臂上留下了自己的痕迹,千鬼雪感覺自己的手臂一疼,條件反射的鬆開了手,感覺力氣笑了,幻玉迅速跳了下去,然後轉向千鬼雪,呲著牙,全身的毛都豎了起來,但是看到千鬼雪的那一刻。。。。焉了。。。。

千鬼雪白嫩的手臂那五道血淋淋的傷口顯得突兀,此時也正可憐兮兮的看著幻玉,那表情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幻玉收起了一身的戾氣,慢慢走進千鬼雪,跳上千鬼雪的手臂,輕輕舔著傷口,到底是超神獸,舔了一會後,傷口便消失不見了,只有空氣中的血腥味證明著剛才發生的一切。

幻玉十分抱歉地看著千鬼雪,狐狸嘴輕輕嘟著,輕輕的說到「對不起。。。。」雖然很輕,但是在這個靜謐的空間當中,千鬼雪還是聽得一清二楚,也笑了,雖然這隻小狐狸有點暴躁,但是自己還是很喜歡它,幻玉看著那笑容。。。。。懵了,原來人類也可以笑得這麼可愛!甚至。。。。比自己都要可愛!(某玉:雖然很不想承認)

然而。。。。突然千鬼雪的額頭突然閃現了一個白色的倒三角,倒三角的兩邊各有著一小撮火焰的這麼一個符號,幻玉兩個大眼睛本來就很大,現在,因為驚訝,眼睛更大了。。。。。

千鬼雪只覺得自己的額頭突然一熱,便看到小狐狸那大大的眼睛。。。。。

「怎麼了?小狐狸。」

「嗯。。。。。你叫什麼?」幻玉覺得自己好像必須面對現實。

「唔。。。我叫千鬼雪哦,你呢?」千鬼雪很是喜歡這隻白色的小狐狸。

「嗯咳!我就是大陸僅有的一隻玉面幻狐!我叫做幻玉!」小狐狸似乎很驕傲。。。。

「嗯!你好幻玉!」

「你好!主人!」


。。。。。。。。。。。。。。。。。。。。。。。。。。。。。。。。。

「你說什麼?。。。。」千鬼雪精神現在又有點恍惚了。。。。

「你是我幻玉的主人!」幻玉很嚴肅的說。

「哦。。。。」

「喂!什麼叫哦!給點反應好不好!」小狐狸怒了。。。。

「哦。。。。。哇哇哇!好棒啊!」

「你就算裝,你裝的敬業一點好不好!」

「咳咳。。。。你怎麼在這兒呢?」適時地轉移話題,俗話說的好嘛~大丈夫!能伸能縮!(某燃:啊喂。。。。那是烏龜)

「哦!是這樣的!」明顯幻玉修為還不夠。。。。。

(part1夢初醒的地方) 玉面幻狐一族出現在旋魔時代,當時在獸族的地位的也算是僅次於龍族和鳳族,也因此在天舞位面也是稱霸一方,但是,進入了混戰時代,每個人,不只是人類,獸族、魔族、神抵一族都想要主宰這個世界,也想要統治他們的部落,玉面幻狐一族也沒有例外,這隻叛徒狐狸,聯合了七竅靈狐一族,告訴了它們玉面幻狐的所在地,告訴了它們玉面幻狐在什麼時間守衛的數量是最少的,告訴了它們什麼時候進攻才是最佳時間,而這隻狐狸的條件便是:當上玉面幻狐的王!但是,它也根本沒有考慮,被滅族了,當這個王,又有什麼意義?而結果,可想而知。。。。。玉面幻狐一族被滅,那隻叛徒狐狸,也難逃死劫。。。。幻玉的父王和母后在最後的關頭,用盡所有的力氣,想要把才剛剛出生的幻玉送到其他的位面,但是因為力量不夠,也只是送到了離戰區比較遠的地方。。。。。之後幻玉便被一個人給收養了,只記得那個人有金黃色的頭髮,很高大,是個男人。。。。

「那個人告訴我說,只要睡一覺,起來之後,便可以見到我的主人了,沒想到,我真的見到了!我實在是太開心了!」幻玉一開講的時候稍微有點小憂傷,但是到最後,卻高興的不得了。

幻玉一直在觀察千鬼雪的面部表情,只看見它在一開始講的時候,稍微有那麼一丟丟的小驚訝,講到中間的時候,稍微有那麼一丟丟的小傷感,將到最後的時候。。。。。竟然沒有表情了!一副很淡淡然的表情!什麼意思嘛!

「嗯。。。。幻玉啊,我有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你儘管問吧!」幻玉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

「額。。。嗯,你不是說你一直在睡覺嗎?那你為什麼還能從凡獸修鍊到超神獸?」很好奇啊有木有!

「呸!誰告訴我是從凡獸開始修鍊的!」小狐狸怒了。。。。

「哦?難道不是嗎?我好想記得沒錯啊?」千鬼雪努力回想小鈴鐺曾經跟她普及的一些基本常識,好想自己沒有記錯啊,幻獸最低等級難道不是凡獸嗎?

「哼!我們玉面幻狐一族的血統可以很高的!像我這樣純正血統的更不用說了!我從一生下來就是玄獸了!」幻玉一開始還是很生氣,說到最後竟有一些驕傲。

「哦哦!嘿嘿,不好意思啦~幻玉大人有大量~就不要計較了吧~」

「切,我才不會計較呢~」驕傲了。。。。

其實現在千鬼雪的內心是複雜的,幻玉從出生就經歷了被滅族的慘劇,然後幸運被別人收留,結果還一直在沉睡,這一睡便是幾百年,如果不是自己,是不是它就會一直沉睡下去?那又睡到什麼時候呢?自己其實也算是見到了一個大便宜了吧,遇到一隻超神獸,看以後誰還敢在叫她『廢物』,要是再叫,就讓小狐狸咬他!

幻玉眼睛一眨不眨地望著千鬼雪,看到最後那抹神叨叨的表情,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自己是不是找錯人了?。。。。。

因為把幻玉抱在懷裡,所以千鬼雪明顯感覺到了幻玉的顫抖,還以為它是冷了,趕緊抱緊了,這個地方的確太冷了,趕緊辦完事出去,這個地方是在不是人能待的地方。

「幻玉,你知不知道這裡有個百年福祿壽做成的水晶球?」

「哦哦!對了,我差點忘了,等一下!我找給你!」幻玉恍然大悟,趕緊蹦下來去找。


不一會,就見幻玉前面的兩個小爪子捧著兩個水晶球,一個是藍色的,一個是紅色的,千鬼雪看很費事的樣子,趕緊過去幫忙,一把抱起幻玉,邊走還不忘念叨「呼。。。真是的,怎麼這麼難走啊。。。」

「切,你還好意思說,還不知道是誰把這兒搞成這個樣子的,還好意思說呢。」幻玉斜著眼看了一下千鬼雪,看到千鬼雪白嫩的額頭上的確有一些密密麻麻汗珠,心裡也是軟了一下「內個啥,我還是下去吧,就這麼短的距離還是難不倒我的。」說著就要跳下去。

「誒誒,不用了,看你走的好費勁呢,一會就出來了。」千鬼雪抱得更緊了,腳步走的也更快了。

終於從亂書堆中走了出來,幻玉趕緊體貼的跳了下來,把兩個水晶球輕輕的放在地上,千鬼雪用衣袖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蹲下來,好奇的看著兩個水晶球「幻玉,這兩個東西就可以測到我的天賦?」還很好奇的戳了戳。。。。

「當然!別小看它們好吧!誒誒!誰讓你戳了!」緊緊護著,就跟是它媳婦似的,千鬼雪逗趣地想到,不知道被幻玉知道了,會不會氣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