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

很快,八個石室之中,便是傳來慌亂的回應聲,陰九幽所在的石室,乃是陣法核心所在,一切陣法指令都要聽從這個石室傳出的命令行事。

貝姓高手走到陰九幽之前盤膝的位置,手中迅速的結動著一個奇怪的手印,然後一指點在面前的一個黑色鐵盤上,隨著一股黑氣湧入鐵盤之上,頓時那鐵盤之上傳來一股抽吸之力,將貝姓高手體內的血液不斷的抽吸而出,灌入鐵盤之中!

「啊!」


「啊!」

「啊!」

不斷的慘叫從另外八個石室當中傳來,而貝姓高手則是身體抽搐著,臉上卻是掛著一抹陰狠的笑容,那膚色越來越是蒼白,就像是失血過度一般,可是他整個人卻像是沒事人一般,別人的那種痛苦,他似乎感覺不到半分!

終於,八個石室當中的慘叫聲停歇了去,貝姓高手手指間也是再次流不出血液,整個人枯瘦的就像是一具乾屍一般!

「哼,好好享受著煉獄之魂的威力吧!」冷冷的哼聲從百姓高手的身體之中傳出,隨即,一抹黑氣從貝姓高手體內遁出,那貝姓高手枯瘦的身體也是嘭然倒地……

沈天衣和胡偉兩人,正欲動手破開石壁,可是那一聲從上方傳來的轟隆巨響之上,卻是讓他們兩人臉色一變,燕長風更是震驚道:「這是火箭炮的聲響!韓家應該不會使用火箭炮,難道是軍隊攻進韓家了?」

「先不管那麼多,即便是軍隊來了,他們知道我們陷身深府,萬一轟塌了深府,我們更是必死無疑!」沈天衣沉聲說道。

「小偉,我們速度出手!」沈天衣低沉的喝了一聲,他可不想殺了韓童,還要死在深府之中!

可是,正當沈天衣和胡偉兩人攻擊皆是凝聚完成之際,驟然深府之中,陰風大作,黑氣滾滾而動……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陰風大作,黑氣滾滾間,深府當中所有人都是臉色一變,無端有種陰冷至極的感覺,那是一股發自心底最深處的涼意!

沈天衣、胡偉、風夜雨、姚秋洪、燕長風五人立即閃身,將眾人圍在中央之地,沈天衣還是有種不放心的感覺,立馬對著風夜雨說道:「風門主,快些祭出玄武盾,我總感覺這大陣之中要生什麼變化!」

「好!」風夜雨低沉一喝,此刻失去功力的人太多,若是當真出現什麼危險,但憑他們五人倒也未必能夠護住這裡所有失去功力者的周全,所以祭出玄武盾,施展大鐘罩之防禦技才是最穩妥之法。

嗡!

玄武盾一衝而上,迅速擴大,隨即化為陣陣青光傾瀉而下,將眾人籠罩起來,見狀,沈天衣方才低吐了一口氣,然後目色冷冽的看向陰風、黑氣匯聚之處,隱約之間,似乎有著什麼龐然大物成型於黑氣當中!

「哇……」一聲難聽的厲吼之聲,爆嘯而起,隨即那些陰風震散開去,露出黑氣當中的一抹高大黑影!那高大黑影,頭上雙角,臉如牛面,粗壯的兩條手臂之間,各執著一柄血色的鐮刀!那鐮刀宛如實物一般,血光凜凜,鋒口之處,似有血跡滴落一般!

名作家宇智波[綜] 這又是什麼怪物!」王小蛋爆瞪著雙眼,眼中閃爍著一絲驚恐,即便她膽子再大,可是看到這般奇異生物的時候,還是忍不住心驚肉跳,恐懼不已起來!

「那是煉獄之魂!」盤膝在一邊的韓笑笑,卻是冷冷的說道,然後站起身來,走到沈天衣等人面前,臉上露出一抹遲疑之色來。

「韓笑笑,你有什麼想說的?」 大魏劍梟 ,便是問聲道。不管韓笑笑如何冷漠,可是之前他遭遇韓童襲殺之際,韓笑笑又是再次出手相救,這才落得重傷,對於這一點,沈天衣心中還是有些感激的。

風夜雨、姚秋洪等人也是將目光看向韓笑笑,不明白這個女人此時站出來是什麼意思。

見眾人都是將目光看向自己,韓笑笑也是一咬牙,不再猶豫,說道:「諸位,能否將這煉獄之魂讓給我?」

「讓給你?」沈天衣臉色有些古怪。胡偉則是咧咧嘴,不屑說道:「韓笑笑,你一個人能打的過那個大傢伙么?」

「我的意思是,能不能在你們重傷它之後,將它讓給我,這東西,對我的修鍊有些幫助,其實我跟隨你們進來,也是為了這東西。」韓笑笑有些尷尬的說道。

「靠!」胡偉頓時一瞪眼,怒道:「原來你早知道這裡會有古怪,卻是不告訴我們!你一開始是不是想著,讓我們和韓童火拚,然後你從中坐收漁利?」

「是。我是有坐收漁利的想法。可是那時候我即便告訴你們這裡有陰謀,你們誰會信?又有誰會退出去?」見胡偉怒道,韓笑笑也是眉頭一皺,坦白的冷聲道。剛剛的尷尬之心,也是重新恢復了冷漠之意,只是將目光盯著沈天衣身上。她知道,這裡能夠做決定的人,主要還是沈天衣。只要沈天衣答應,那便可以。

眾人自問心中,隨即默然。即便韓笑笑真告訴了他們這裡有陰謀,他們也的確不會撤走的。因為他們之前就知道這裡不會有什麼好事,可是依然進來了。而且韓笑笑的話,之前會相信人的能有幾個?

沈天衣則是眼神盯著韓笑笑,心裡也在猶豫著。那煉獄之魂氣息極為強大,若是如韓笑笑所言,對她的修鍊有幫助,那麼必能大幅提升韓笑笑的實力。論私交,沈天衣倒是很樂意助韓笑笑一把,可是韓笑笑卻是陰陽宗的人,而陰陽宗與五玄門可是死對頭,自己怎麼能助長對頭門派弟子的實力,若是叫師父知道,會不會怪罪自己?

見沈天衣也是沒有答應的樣子,韓笑笑眼中頓時閃過一抹失望之色,隨即冷聲道:「算了。就當我沒開口過。」說完,韓笑笑便是獨自仗劍走出了大鐘罩的範圍,而這時,那巨大牛頭人影已經跨著大步,朝著眾人這邊踩踏而來!

沈天衣看著韓笑笑孤寂走出的背影,心中也是一嘆,隨即低嘆道:「好,我助你一臂之力。」

韓笑笑腳掌一頓,隨即扭頭回來,有些怔怔的看向沈天衣,然後冰冷的點點頭,只是說了一句:「謝謝。」

沈天衣淡笑點頭,隨即左右看向胡偉、燕長風等人,便是笑道:「燕叔、小偉,我們出去會會那詭異邪物。至於風門主和姚兄弟,你們便是留下照應這裡吧。」胡偉雖然不願,不過沈天衣答應下來,他也就沒有反對了。

「好。」姚秋洪答應一聲,他也知道,他本身實力不夠,即便擁有玄器在手,也只能爆發出接近後天小成的實力而已,對上這種恐怖的邪異生物,也沒什麼幫助。

風夜雨點點頭,她要操控玄武盾,倒也不能輕易離開。

「走!」沈天衣低喝一聲,便是與胡偉、燕長風兩人一同閃掠出大鐘罩的防禦範圍。


一出玄武盾,接近那巨大牛影的時候,沈天衣幾人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因為不知何時,那些原本躺在地面上的江湖人士屍體,現在竟然已經化作了森然白骨!而那些原本游散的黑氣魔影也是消失的一個不剩,看來,這一切都是這個龐然巨物的傑作了。

「哇哇!」

眼見眼前出了四道鮮活的人影,那巨大牛影頓時發出一聲興奮的吼叫之聲,隨即就是操持著兩道鋒銳的血色鐮刀揮斬了過來!那血色的鐮刀,在揮動之際,似乎攜帶著一股恐怖的吞吸之力,讓讓有種血肉離體的感覺,若非是沈天衣等人功力深厚,只怕這鐮刀還沒有觸碰到身子,自身的血肉就已經自動被那股吞吸之力剝離而去了!

「好邪異的東西!」

沈天衣心頭低喝一聲,動用元神之力護住周身,這才將那種吞吸之力抵禦在身體之外。

咻!

朱雀針召喚而出,帶著一抹紫芒便是朝著牛頭邪物的頭顱爆射而去!

鐺!

一道血影橫擋而起,精準的將沈天衣的朱雀針拍飛開去,讓沈天衣頓時元神一震,險些震暈的倒地!

「這牛頭邪物,看起來笨拙的很,怎地出手速度如此之快!」沈天衣駭然震驚,因為他朱雀針離手之際,那血色鐮刀正值橫斬,可是很詭異的,他朱雀針一離手,那血色鐮刀也是出現在牛頭邪物的腦前,及時將致命攻擊化解了去!不止如此,那血色鐮刀之上,更是攜帶著一股很邪惡的靈魂之力,對於元神的傷害極其強大。沈天衣一開始不知道,倒也吃了暗虧!

眼看那巨物拍飛朱雀針之後,便是揚著血色鐮刀怒斬而來,沈天衣低哼一聲,九龍追電掠閃而開,同時將朱雀針召回手中來!

「殘狼九破之犁天斬!」

轟!

同樣的血芒色,一道巨大刀影落斬而下,宛如山嶽般的朝著牛頭邪物碾壓而去!

「哇!」

牛頭邪物手中鐮刀靈活的一閃,迸發出一股血色勁氣,直接與胡偉的血色刀芒碰撞一處。轟的一聲,刀芒、血芒同時潰散開去,而胡偉則是被震退的倒退數十米,那牛頭邪物卻是紋絲不動,臉上更是露出一抹人性化的譏諷之色。

「靠,這傢伙比那韓童好像還要恐怖啊!」胡偉震驚的怒喝一聲,又欲再上,一抹金色劍氣已經搶先爆斬而去!

轟隆!

又是一聲巨響,金色劍氣同樣被震碎無疑!


這一下,沈天衣、沈天衣、胡偉三人都驚呆了,這煉獄之魂的攻擊速度和防禦速度都是如此之強如此之快,還怎麼殺之!

「聯手同時一擊,我看他有幾隻手可以防禦!」沈天衣大喝一聲,手間紫芒又閃,朱雀針爆射而出!

胡偉的刀芒和燕長風的青龍劍氣也是在同一刻迸發而去!

三道強大攻擊,聯袂而去,那煉獄之魂的牛眼當中也是浮現一抹凝重之色,隨即雙臂掄起,那兩把鐮刀在他手中交叉而旋,形成一個龐大的卍字刀型,那卍字刀型之上血芒迸發,一圈龐大的陰邪之力從其當中擴散而出,將沈天衣、燕長風、胡偉三人的攻勢一舉轟毀了去!

「麻辣隔壁的……」胡偉嘴角狠狠一抽,這到底是什麼怪物啊!要不要這麼強?

沈天衣也想大罵一句麻辣隔壁的,可是現在最緊要的,不是罵人,而是想辦法找出煉獄之魂的防禦間隙,只有穿過煉獄之魂密集的防禦,才能對煉獄之魂造成根本的傷害!

「對了,韓笑笑既然知道這個東西叫煉獄之魂,那麼或許也該知道一些這東西的弱點吧!」沈天衣忽然心中一動,可是極目一掃,卻是沒有看到韓笑笑的人影。

「這女人去哪了?」沈天衣心中疑惑,不過,他並不認為韓笑笑是龜縮到某地躲藏了起來,一定在周圍暗中布置著什麼可以制敵的殺招!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就在沈天衣疑惑韓笑笑去了哪裡的時候,忽然,在巨大牛頭人的四周之地,突然迸發起來四道璀璨的亮白光柱,那亮白光柱驟然升起之際,似乎有種神秘的力量無端的降臨而下,將那牛頭人困在四根光柱之間。

「我已經四象天柱暫時困住了他,可以大大的限制它的速度!你們快些重創它,這四象天柱我撐不了多久。」一道咬牙之聲,低沉的傳來,卻是韓笑笑驟然出現在四根天柱的上空,整個身體懸浮在牛頭邪物之上,看得沈天衣一陣心驚,她就不怕那煉獄之魂突然鐮刀揚起,戳中了她的菊花?

不過,沈天衣的擔心明顯是多餘的,此刻那煉獄之魂彷如陷入了一種混亂的狀態,瘋狂的攻擊著四根四象天柱,就好像沒有發現上空的韓笑笑一般。

「動手!」事不遲疑,沈天衣從韓笑笑的聲音里,也是聽出了她維持四象天柱的吃力,頓時低喝一聲,與胡偉、燕長風二人齊齊動手,攻擊穿插進天柱之間,轟的一聲,三道攻擊竟然都是轟擊中了煉獄之魂的身體!

「吼!」攻擊擊中,那煉獄之魂頓時痛苦的大吼一聲,身體之上,騰冒著陣陣黑氣散逸而出,但那周身之上,卻是沒有出現半點傷痕!

「這煉獄之魂的體表防禦,竟然也是如此之強!」沈天衣震驚一聲,他一開始以為這煉獄之魂的防禦密集,還以為他的身體脆弱,才會如此顧及身體呢!眼下看來,卻是失算了。

「集中攻擊它的腦袋!」沈天衣長喝一聲,朱雀針懸浮在身前,一股股玄龍之力和元神之力瘋狂注入其中,那朱雀針頓時紫芒大盛,散逸出一股強大的威能來!

與此同時,燕長風、胡偉也是各自凝聚了本身強大的攻勢!

「攻擊!」

隨著沈天衣一聲敕令,頓時三道攻擊從三個方位同時轟擊向煉獄之魂的腦袋!

「朱雀九疾之破風刺!」

「青龍九吟之龍吟嘯!」


「殘狼九破之犁天斬!」

轟隆!

三道攻擊齊嘯而至,狠狠的轟擊在煉獄之魂的腦袋上,那強大的能量迸發,直接將四根四象天柱都波及的震毀了去,而韓笑笑也是被這股強大的能量波動,直接掀飛了出去!

嘭!

一聲巨響,煉獄之魂被轟倒在下,四肢不動,好像被殺死了一般,可是當能量波動散盡,黑氣消弭之後,沈天衣等人目色又是一緊,因為那煉獄之魂雖然不動了,卻腦袋還是完好無損,只是冒騰著黑氣。

「再攻擊一次,只怕這東西只是被轟暈了過去!」沈天衣不敢大意,喝叫一聲,朱雀針又是飛速朝著煉獄之魂的腦門穿射過去!

燕長風和胡偉相視一眼,也是凝重的一點頭,兩人的攻擊緊隨朱雀針之後,轟然爆發開去!

轟轟轟!

接連三道轟響,轟得那煉獄之魂身體狠狠一震,可是當攻擊消散之後,沈天衣等人發現,那煉獄之魂非但沒有被轟碎,反而四肢動了動,有著蘇醒的跡象!

「果然沒死!」沈天衣震驚的喝道,心裡也是苦笑至極,這東西到底是什麼怪物啊,堪稱打不死的小強啊!而自己等人,卻是在一度消耗,這樣的攻擊強度,根本持續不了多久啊!

「咳咳!」韓笑笑手捂著胸口,閃身過來,之前的能量轟炸,將她震飛開去,雖然只是餘波的轟擊,卻也讓她受了不輕的傷勢。只是她沒有想到的是,四象天柱都被沈天衣等三人的攻擊毀去了,但煉獄之魂好像還沒事,這般狀況,讓她也是無語至極。

「看來,我們只能放棄了。」韓笑笑看著逐漸蘇醒的煉獄之魂,沉聲說道。

「放棄?」沈天衣一怔,隨即沉聲道:「你既然沖著它來的,難道就沒有一點殺死它的把握?」

按照沈天衣的推想,韓笑笑既然是沖這個東西來的,就該做了完全的準備才是,若是一點把握都沒有,卻奢望藉助這煉獄之魂來修鍊,不是找死么?

「按照我的計算,我用四象天柱困住它,然後再以你們的攻擊力,足以重傷它才是,可是如今看來,那韓童定然利用什麼詭異手段,增強了這東西的戰力和防禦力。它的強大,已經遠遠超過了我的估計。若是我沒有料錯,這東西只怕是吞靈境的高手一時也未必能夠奈何之!」韓笑笑沉聲說道。

隨即不再遲疑,低喝道:「沈天衣,放棄吧!看它完全蘇醒,應該還要點時間,你們三人合力,足以破開石壁!否則的話,等它蘇醒之後,我們必定全部要死在這裡!」

韓笑笑推測的不錯,韓童正是增強了這煉獄之魂的威力,而手段則是貝姓高手等九名魔道高手的活人精血!雖然九個魔道高手,單論實力不怎麼樣,可是他們的活人精血,卻能極大的助長煉獄之魂的凶氣,讓他的本身實力提升五倍不止!而這,也是韓童原本預防吞靈境高手搗亂的強力底牌!只不過,韓童沒有等到吞靈境強者打進深府之中,已經當先被沈天衣轟爆了腦袋……

「好!撤!」雖然那煉獄之魂看上去奄奄一息的樣子,可是沈天衣知道,等這玩意徹底的蘇醒過來,那報復一定是極為瘋狂的!他也沒必要與這煉獄之魂糾纏下去,畢竟現在他父親和一干江湖人士都沒有了功力,萬一戰鬥波及過去,就慘了!

隨著沈天衣呼喝一聲,四道人影齊齊閃動離開,重新回到沈毅等人所在位置,來不及多解釋,沈天衣已經祭出朱雀針,而胡偉、燕長風兩人也是攻擊凝聚完成!

「破!」

「破!」

「破!」

轟隆隆!

三聲大喝間,上方石壁,土石崩裂,頓時一道寬廣的石洞呈現而出,眾人一陣狂喜!

「走!」

沈天衣低喝一聲,便是一手拉起沈毅,對著上空怒沖而上!這一層石壁一破,連通的就是之前風夜雨骨獸所打通的地洞!

咻咻咻!

緊隨沈天衣之後,燕長風、胡偉等人等人也是紛紛架起一個不能騰掠的江湖人士,將他們背負在背,沖了上去!

風夜雨收了玄武盾,皺眉看了一眼臉色緊張的聶遠等人,隨即終究還是低嘆一聲,一把抓住聶遠的肩膀,提著他就是對著上方暴沖而去!

韓笑笑身負重傷,而且她性子冷漠,只是冷冷的掃了那些江湖人士一眼,便是獨身沖了上去!

「呼呼……」

就在沈天衣等人衝上石洞的時候,那趴在地面之上的煉獄之魂,終於緩緩的睜開了眼睛,擺了擺巨大的頭顱,嘴裡喘動著巨大的黑色氣流,一雙牛眼當中,逐漸的暴戾著血紅光芒來……

「完了……」那些還沒有來得及被帶出去的江湖人士,心中一陣絕望……

江湖人士,足有一百多個,而沈天衣等人可以攜人而出的,不過只有七人而已,即便來回匆匆,也救不了所有的人。

剛剛將沈毅送回上方的沈天衣,又是迅速的折了回來,看到那煉獄之魂已經怒紅著眼睛完全的清醒過來,心中也是猛然一沉!

「我去攔著他,你們救人!」沈天衣對著同樣再次返回深府的胡偉、姚秋洪等人喝道。

「沈哥,讓我去攔住他吧!」胡偉咬牙喝道,隨即不等沈天衣答應,就是手持著殘狼刀朝著煉獄之魂撲殺而去!

「小偉!」沈天衣目色一瞪,心中大駭。以胡偉的實力,根本拖不住那煉獄之魂!雖然沈毅將功力全部傳給了胡偉,胡偉的氣息也達到了歸靈境的界點,可是,胡偉的攻擊力,沈天衣也注意過,只比先天大巔峰略強一籌,卻並沒有達到歸靈境的程度,這一點沈天衣一直有些疑惑,可是在這危險的深府之中,他也沒有時間去多問這些,只好將那這疑問暫時壓制了下去。

此刻,眼見胡偉沖了出去,沈天衣心中無比擔心,可是一想到還有很多人在等著自己去救,沈天衣也只得一咬牙,回身救人。畢竟,在讓這些人獻出功力之前,沈天衣是答應過盡量保他們性命的,此時丟下他們,沈天衣良心過不去!

「喝!」

低喝一聲,沈天衣一手抓住一個江湖人士的肩膀,便是沖向洞口!這些人江湖人,自然無法享受沈天衣背的待遇了。

燕長風、姚秋洪、王小蛋、風夜雨等人也是來回往返,不斷的將這些喪失了內力的人提著掠閃出深府。

這一刻,看到胡偉在頂著煉獄之魂,而沈天衣等人不遺餘力的飛速往返救人,這些江湖人士的眼中都濕潤了。心裡滿滿的都是感激之情。這才是真正的強者風範啊!說到做到,沒有背棄他們之前給過的承諾……

深府上方,韓笑笑冷冷的看著那些被丟放在地上的江湖人士,再看著沈天衣等人往返救人,眉頭也是輕微的皺了皺,忽然,她神色一變,目光驟然投向百米之外的東南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