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我也是,這種醫術才叫妙手回春,照這樣治療下去,孩子真的有可能站起來啊!」

大家都被眼前的一幕給震驚了,越來越佩服劉黎明了,原來以為電視上報道全都是媒體吹捧的,今天一見,大家徹底信服了。

孫大德眉心緊皺,臉色像死了娘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劉黎明平心靜氣,不斷的輸入真氣,當他剛要收手之時,原本不說話的林公子突然開口,說道:「爸,媽,我感覺我渾身都又勁了,想起來!」

「真的?」

「真的?」

「嗯!」林公子看著父母,堅定的點了點頭。

夫妻兩人高興的不得了,慌忙握著劉黎明的手,哽咽的說道:「劉大夫,謝謝你,謝謝你,你真的是我們家的大恩人,我們終身難忘……」

「不用,不用……」劉黎明連忙搖頭。

而這時,林公子突然起身,撲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劉大夫,謝謝你,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你對我的恩情,我終生難忘,我長大以後,一定會好好報答你的!」

「小弟,不用了,我是一名醫生,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劉黎明慌忙將林公子拉了起來。

孫大德此刻恨不得扇自己幾巴掌,真是嘴賤,沒事找事,賠了夫人又擇兵,他惡狠狠的看了劉黎明一眼,低頭寫了這張紙條,甩給了劉黎明。

「給洛川金湖灣小區三室兩廳,我說話算話!」

劉黎明看都沒看,右手劃過一道殘影可將飛落的紙條抓在了手中,微微一笑道:「好,謝謝,孫總了!」

「不用!」孫大德深深的吸了口氣,轉身說道:「林先生,我還有事,中午的飯就不吃了,先行一步了!」

說完,還不等林志良說話便帶著秘書離去。

「孫總慢走,改天我搬新家的時候請你燎鍋底啊!」劉黎明大聲吆喝道。

孫總轉身猙獰的看了看劉黎明,咬咬牙轉身離去。

「哎!」林志良長嘆的口氣,上前歉意的說道:「小劉大夫,今天真是不好意思,是我照顧不周,對不起,孫總那人我……」

「沒事,林先生不必內疚,這不壞事變好事,我無意之間又多了一套豪宅!」劉黎明笑道。

「嗷,對對,壞事變好事,壞事變好事!」

林志良連連點頭,這才鬆了口氣,劉黎明能這樣想他心裡很高興。

「好了林先生,我們就不要說這個了,我一點也不生氣!」

頓了下,劉黎明認真的說道:「關於我剛才說靈芝的事你也不必操心,我看你也弄不來,這個我來想辦法!」

「你想辦法?」提到靈芝的事,林志良又緊張了起來。

劉黎明淡淡一笑,說道:「不要緊張,林公子的癥狀我已經緩解,近期我會開一些一般的補藥給他調理身體,只要三個月之內找到靈芝,就沒有問題……」

「太謝謝你了!」

林志良感激的說道:「可是,可是你不是已經說了,這種東西世間稀有,你上哪裡找啊?」劉黎明沉聲說道:「稀有並不是沒有,只要用心去找,一定會能找到的,我下月要去雲南山東偏遠的山區,那邊的森林裡我相信一定會有,既然我答應給你孩子看病,我就一定會負責到底的,你就放心吧!

對於劉黎明的恩情,林志良不知道該如何表達,剛才還對劉黎明心存一絲懷疑,現在他感覺自己羞愧不已。

他眼角濕潤了,沉聲說道:「劉大夫,你的恩情我不知道該怎麼表達,今後用得著我林某的地方,你儘管開口,我林志良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辭!」

「不用,不用!」劉黎明慌忙搖頭。

午飯過後,曹院長便開車將劉黎明送往林縣。

車上,曹院長邊開車,邊擔心的說道:「小劉啊,我得提醒你,今天你把孫總辦的那麼難看,以後他一定還會想辦法找你麻煩!」

孫大德是黑社會出身,曹院長對他也有所了解,劉黎明今天和他結下了梁子,以後定會找他麻煩。劉黎明淡淡一笑,輕鬆的說道:「曹叔,你就放心吧,沒事的!我在林縣他在洛川,就算是他有再大的本事,也不能把我怎麼樣,不就是一個富商,有點黑社會背景,小劉我在林縣,黑道上也認識很多人,

他要真敢找我麻煩,到底誰輸誰贏還不好說呢!」

聽劉黎明這麼說,曹院長感覺自己說的有點多餘了,點點頭,說道:「那就好,那就好!」

過了一會兒,曹院長猶豫了一下,說道:「小劉,是這樣的,我們市醫院分院效益不好,準備把他推向社會,不知你有意願再接手醫院?」

「你說的是,你們市醫院最早的老院?」劉黎明一驚問。

「對,對,就是,現在我們醫院改制,需要增添醫療設備,培養人才,徐穎資金太大,我們的人力物力有限,所有隻好忍痛割愛……」

劉黎明知道洛川市原第一人民醫院,規模相當於三個心愛醫院,門診樓、內科樓、外科樓、住院部、醫技樓、辦公樓,全部都是二十層以上,如果接手的話,單純員工就得一千多人,想想還是有點吃力。

劉黎明笑笑,說道:「曹叔,你們分院的規模太大,我怕我不行啊!」

「怎麼不行!」

曹院長認真的說道:「如果你接手的話,我會將普通員工全都給你留下,另外如果你有需要,我可以根據你的要求,讓我們醫院一些臨床科室重要骨幹定期給你技術上的支持,你覺得如何?」

「照你這樣說,我還可以考慮一下。」劉黎明想了想,現在資金對於他來說不是問題,重要的就是技術人才。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柯南從口腔里冒出放屁一樣的漏氣聲,阿笠博士嘴角抽搐,卻根本不敢表露笑意。

店主握著筆凝固在那裡。

他思索一番,組織語言儘可能地委婉表達:「啊,這個呢,我是要登記一下您貓咪的姓名……」

從他先前的沉默里,司城已經意識到了不對,聽到這句話后整個人更是陷入低氣壓。他眼神像刀子一樣剜向抽風似的柯南,涼嗖嗖道,「不會說話可以不說。」

柯南的笑音效卡住:……好,這非常司城。

並不狹小的寵物店裡陷入死一樣的安靜。

店主不愧久經沙場,面對如此尷尬場面卻沒產生絲毫的情緒波動,好像根本沒聽出那句話是在暗指他似的。他拿起手機,笑眯眯看著司城道:「加個好友?我把照片發你。」

司城面無表情點了點頭。

他的社交賬號新註冊沒多久,主頁一片空白,頭像也是默認的灰色,一點看不出他本人的特質。而對方的頭像則非常引人注目。

司城點開來看。草地背景上,一群咧嘴笑的狗狗簇擁著往鏡頭擠,店主本人只有一隻手出了鏡。他自得其樂比了個「耶」,而狗狗們用毛茸茸的臉頰歡快蹭著他的手臂。

頭像旁則是對方的賬戶id——川島秀明。

司城覺得這個名字和店主的狂野做派不太相符。

他沒把這話說出口,放下手機淡淡道:「登記吧。」

「好的。」川島秀明提筆問他,「請問您貓咪的姓名?」

這個問題把三個人都問住了。他們一路匆忙趕到最近的寵物店,根本沒考慮過取名。司城後知後覺低頭看了貓咪一眼。

貓的身上沒有什麼明顯特徵,只一身沒有雜色的黑,彷彿從碳里剛滾出來似的。柯南秉承寫實派的的作風提議:「不如『煤炭』?」

「……太難聽了,這可是位小姐啊。」阿笠博士提出異議,「叫『公主』吧?多符合她優雅的氣質。」

店裡沒有其他人,川島秀明樂得看他們在這裡爭執,笑眯眯地也摻了一腳:「也可以叫『モモ(momo)』噢,這個名字非常受歡迎,讀起來也很可愛呢?」

三人彼此看了看,誰都說服不了誰,紛紛把目光移向貓咪的主人。

司城摸了摸黑貓順滑的腦袋。

「警長(Captain)。」

「什麼?」

司城重複一遍:「她叫警長。」

「這個名字……是不是有點……」柯南欲言又止。

他總覺得一旦確定下這個名字,以後就會出現「喊貓時一堆人應」的尷尬場景,何況他一點也沒看出這隻貓和那些警部警長們哪裡相似了。

可司城非常固執且獨裁,他理所當然道:「我的貓,就叫警長。」

彷彿冥冥之中有個聲音在和他對話,告訴他黑貓就應該叫做「警長」。司城本人認為這個稱呼簡單利落又帥氣,也很符合他養的貓的模樣。

至於其他人的提議……他則根本完全沒有納入考慮。

——我的貓,怎麼可能用別人取的名字?

他彎腰,對著黑貓親昵地喊了一聲「Cap」。

他話音剛落,躺屍快一個月的面板突然有了動靜。

【當前任務取得進展!】

司城:?

早不來晚不來,偏偏是這個時候。怎麼的,這是在歧視沒有貓的人嗎?

面板沒有回應他的陰陽怪氣,方框閃動載入片刻,唰唰拉下一長排藍色字體。

【很高興地通知您,伊藤司城先生,您已經重新開始新的生活,獲得了部分自我認知……】

【為您進行接下來的代入指引,請根據分配方案進行合理規劃】

【目標任務:參與主線(被動)】

【當前任務展開如下】

司城開始覺得不對勁了。

這東西之前沒什麼動靜,且不管所謂當前任務還是目標任務都簡簡單單。可現在任務取得進展,面板竟然又給他弄了個任務加長版。那豈不是保持在一開始的模樣更好?

司城也不想做什麼稀奇古怪的任務,他只想安安靜靜地躺平賺錢。

他往下看去。

【①廣交好友-當前進展:江戶川柯南、皆川克彥、橘真夜】

……為什麼柯南的名字要和他的前任們擺在一起。司城難以置信:而且毛利蘭、榎本梓她們不能算好友嗎?

他勉強可以承認皆川克彥的姓名出現在這裡,畢竟他們曾有過一小段對話,也算是他親自為對方送了終。可橘真夜……除了面板,他們有哪怕一點額外的交流嗎?

我懷疑你在夾帶私貨。

【②擴大知名度-當前進展:7%

獲得稱號:書店裡的牛郎】

司城:你禮貌嗎?

如果說前面兩條還能算是幫助提升自我,最後這條就怎麼看怎麼不對勁,且它絲毫沒有掩飾的意思,大大方方呈現在了面板上。

【③收斂遺容-當前進展:5】

司城已經徹底地喪失表情了。

他沒對這個任務名稱表達異議,反而盯著「進展」后顯示的數字思考。

既然是「遺容」,字面理解的話,是已經見過了五個死人。皆川克彥是實打實地在他面前暴斃,其餘就算把夢境,不,記憶里的那幾位算上,滿打滿算也只能湊個四。

這多餘的一個從哪裡冒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