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丹雲,看來九轉驅毒丹要煉製成功了。」巴朗驚喜道。

雖然巴朗並不是煉丹師,甚至都不是魂師,不過也知道,煉製七品以上的丹藥,都會有丹劫出現。

師萬庄、師萬元等人臉上露出一抹喜悅之色,而師靜怡俏臉之上,更是一臉激動,自從被毒啞之後,她日盼夜盼,就是盼著這一天,如今煉丹室上空丹雲凝聚,這就意味著丹藥即將成形。

只要煉製出了九轉驅毒丹,她就能夠再次開口說話,怎麼讓她不激動?

在眾人的注視之下,天空之上的能量波動愈發的激烈和狂暴,烏雲匯聚而來,已經形成了數百餘丈大小的丹劫雲團,遮天蔽日,使得天空都變得昏暗下來。

「煉丹室周圍都安排好了人手么?」師萬庄問道。

在煉丹之前,慕風便告誡師萬庄,務必派人在煉丹室周圍看守,不要讓人靠近煉丹室,以免影響煉丹。

「大哥請放心,我已經在煉丹室方圓百丈之內布置了人手,絕對沒有人能夠靠近。」師萬元道。

「這就好。」師萬庄點了點頭,目光再次望向了煉丹室的上空。

接下來,他們需要做的,就是等待!(未完待續。。) 煉丹室上空的能量波動,也是引起了地元城強者的注意,感受著那種能量波動,不少人都是一臉驚愕,大部分人都知道,師家在三日之內,建了一座煉丹室。∈♀,

不過沒有想到,在煉丹室煉丹的人物,竟然達到了七品煉丹師的層次,煉製出的丹藥,都引發了丹劫。

「地元城竟然還有著一位七品煉丹師,而且看這動靜,還不是一般的七品下級丹藥,恐怕都達到了七品中級的層次。」

「師家又請了哪一位煉丹師?不會是那個叫做慕風的青年吧?」

「不可能吧,那慕風有這等本事?若真是如此,師家真是好手段,請來了這麼一位高人相助。」

眾人望著天空之中的動靜,都是議論起來,他們也想靠近煉丹室查看一番,不過煉丹室周圍都有著師家的強者看守,他們也只能夠駐足遙遙觀看。

……

在煉丹室內,慕風依舊心無旁騖的煉著九轉驅毒丹。

整個赤龍鼎,已經被熊熊靈魂火焰所充斥,熾熱的溫度,讓得赤龍鼎的內壁都是泛起一層紅芒,而在火焰的中心處,有著一枚圓形豐滿的球狀物體,正在緩緩的凝固。

隨著九轉驅毒丹雛形的形成,一種濃郁的靈藥香味也是瀰漫開來,與此同時,慕風也能夠感覺到,一種頗為震撼的能量波動,正在逐漸成形。

這是丹成的徵兆!

不過慕風心中依舊平靜如鏡,並沒有絲毫激動,他知道。不到最後丹成,絕對不能夠掉以輕心。

「轟隆隆!轟隆隆!轟隆隆!」

煉丹室的上空。有著大片烏雲匯聚而來,烏雲當中。傳出陣陣雷霆的轟鳴之聲,不時有著雷電閃掠而過。

「轟!」

隨著一聲巨響,一股極為強悍的能量波動,如同風暴一般,從煉丹室內席捲開來,將周圍的空氣,都是生生撕裂而去。

雷雲翻滾間,一道百餘丈大小的銀色雷霆,便猶如巨蟒一般。從雲層當中掠出,然後撕裂空氣,狠狠的轟向下方的煉丹室。

不過讓得眾人眼瞳緊縮的是,一頭紫色巨龍從煉丹室當中暴掠而出,然後一口便是將那百餘丈大小的銀色雷霆吞噬而去。


「那是什麼東西?」

「不知道,不過應該不是什麼凡物吧?」

……

周圍的眾人望著那道紫色巨龍,都是小聲議論起來,不過他們知道,這道紫色巨龍。絕對不是什麼尋常之物,眼神當中都是涌動著濃濃的貪婪之色,不過一想到慕風那強悍的實力,那種貪婪又變為了沮喪。

「轟轟轟!」

一道又一道銀色雷霆。帶著無匹的雷威,撕裂空氣,呼嘯而下。不過卻均是被紫色巨龍一口吞去。

「這個慕風,真是不簡單。絕對不是尋常人物。」師萬元道。

「是呀,說不定以後也能夠成為大陸頂尖強者。若是能夠與他搞好關係,那對於我們師家來說,將是一件極好的事情啊。」

師萬庄說道,目光卻是望向了師靜怡,而師靜怡自然察覺到了前者的目光,俏臉微微一紅,臉上卻是浮現出一抹羞澀的笑容。

在眾人的注視之下,突然那道紫色巨龍消失不見,一道瘦削身影出現在漫天的目光之中。

「轟轟轟!」

銀色雷霆,猶如咆哮天際的巨龍一般,帶著璀璨的雷芒暴轟而下,然後落在了那道瘦削的身影之上,絢麗的銀色閃電四溢而開,化為無數細小的雷電之蛇,順著慕風的皮膚,源源不斷的鑽入其體內。

這種雷電淬體的疼痛,對於慕風來說,忽略不計,反而還是一種美妙的享受。


慕風這種丹雷淬體,也是讓得周圍的眾人,看得有些目瞪口呆,他們根本沒有見過,有人竟然敢以身對抗丹雷,完全顛覆了他們的認知。

這種丹雷,持續了數個時辰,方才緩緩消散,在這數個時辰當中,有著數百餘道雷霆從雷雲當中暴轟而下,大半數被紫靈雷源吞噬,而其餘的都被慕風吸收。

當丹雷散去之後,一枚嬰兒拳頭大小的赤色丹藥,落入慕風的手中。

九轉驅毒丹!

見到慕風緩緩落下,在一旁等候的師萬庄、師萬元等人也是連忙迎了上去,見得慕風一臉疲態,雙眼充滿血絲,顯然在這次煉丹當中,耗損了不少精力。

見得師萬元等人迎上來,慕風臉上露出一抹笑容,道:「師家主,幸不辱命。」

說完,慕風手掌一翻,一個玉盒便是出現在掌心之中,然後遞給了一旁的師靜怡。

師靜怡將玉盒打開,一股極為濃郁的丹藥香氣便是撲面而來,在那玉盒當中,一枚嬰兒拳頭大小的丹藥,正安靜的躺在玉盒當中,渾身光滑圓潤,略顯通透。

「這就是九轉驅毒丹么?」

師萬庄面色激動,然後沖慕風鄭重抱拳,道:「慕風小哥,你對我師家的大恩大德,在下沒齒難忘,今後只要用得上我師家的地方,小哥儘管開口。」

「師家主嚴重了。」慕風擺了擺手,淡淡笑道:「不過師家主,這九轉驅毒丹,服用也有一定的講究,否則的話,也達不到驅毒的目的。」

「一切都聽小哥的。」師萬庄道。

慕風走到師靜怡的身旁,在後者耳邊低聲說了幾句,師靜怡面色瞬間變得通紅,不過還是點了點頭,沖著小翠打了幾個手勢。

小翠點了點頭,便是按照師靜怡的吩咐,去準備好服用丹藥的物品。

這時慕蛟不知道從哪裡冒了出來,來到了慕風的身邊,道:「恭喜了!」


「多謝了。」慕風沖著慕蛟微微一笑。

雖然慕風一直在煉丹,但是他還是能夠感覺到,有一些路過地元城的強大氣息,因為察覺到他煉丹的波動,曾經靠近過地元城,卻是被慕蛟震退而去。

慕蛟撇了撇嘴,顯然並不習慣慕風的這種客氣。

在眾人說話間,小翠又跑了過來,在師靜怡耳邊嘀咕了幾句,然後沖著慕風說道:「慕公子,你需要的東西,都準備好了。」

慕風點了點頭,然後轉過頭,對著師萬庄道:「師家主,事不宜遲,我就協助師小姐服用九轉驅毒丹了。」

師萬庄自然求之不得,道:「一切有勞小哥了。」(未完待續。。) 一間充滿著少女幽香的房間之中,擺放著一個白玉瓷盆,白玉瓷盆當中盛滿著清水,清澈見底。↖書↖書↖網,

白玉瓷盆前站立著兩道身影,正是慕風和師靜怡兩人。

「師小姐,你可準備好了?」慕風輕聲問道。

聞言,師靜怡嬌軀微微一顫,俏臉通紅,目光都不敢看向慕風,只是點了點頭。

「那就按照我說的做吧。」見到師靜怡點頭,慕風說道。

剛才慕風也是將如何服用九轉驅毒丹以及逼毒的一些需要注意的地方,和師靜怡細細的說了一遍,雖然已經煉製出了九轉驅毒丹,但是後者中的毒屬於陳毒,深入骨髓,想要將毒素從骨髓當中逼出,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師靜怡走到白玉瓷盆面前,背對著慕風,輕輕褪去了白素衣裙,露出一套淡粉色的肚兜和潔白的褻褲,光潔的脊背,雪白的皮膚,令得慕風都有些晃眼。

望著師靜怡背面那迷人的曲線輪廓,慕風的呼吸都變得有些粗重,下面的小慕風,都開始行注目禮。

論相貌,師靜怡絲毫不比凌霜兒、慕寒清等人遜色,而且身材也是極佳,蜂腰翹臀,絕對是一個禍水級的美女,對於男人,有著莫大的吸引力。

慕風並不是什麼聖人,面對如此誘人的背影,目光還是忍不住在上面多停留了一會。

似乎是感受到慕風的目光,師靜怡那光滑白潔的皮膚之上,逐漸的泛起了一層淡淡的粉紅。嬌軀也是不斷輕微顫抖著。

慕風注意到師靜怡的異樣,方才意識到自己有些失態。連忙將頭扭過去,輕聲提醒道:「師小姐……」

師靜怡此時的俏臉。已經紅得如同熟透的蘋果,聽得慕風的話語,皓齒輕咬紅唇,玉手輕輕環繞到背後,解開了肚兜的繩結,又輕輕褪下了褻褲。

將肚兜和褻褲除去之後,師靜怡已經是一絲不掛的呈現在慕風的面前,當然,這僅僅只是背面而已。

當師靜怡將身上所有的衣衫都褪去之後。跨入到白玉瓷盆之中,只將頭留露在外面,不過因為白玉瓷盆當中的水清澈無比,因此慕風望向師靜怡的時候,視線還是能夠毫無阻礙的看到那誘人的嬌軀。

師靜怡將頭深深的埋下,俏臉之上,布滿了紅暈,雖然這不是第一次在慕風面前**著身體,但是依然感覺有些尷尬。

「將九轉驅毒丹服下吧。」望著那誘人的嬌軀。慕風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輕聲說道。

師靜怡點了點頭,深吸了口氣之後,從虛空石當中取出九轉驅毒丹。然後櫻口微張,將九轉驅毒丹服下。

當師靜怡服下九轉驅毒丹之後,嬌軀不禁打了個冷顫。光潔的額頭之上,瞬間冒出涔涔香汗。俏臉之上,也是有著痛苦之色浮現而出。

慕風知道。這是九轉驅毒丹開始發揮藥效的徵兆。九轉驅毒丹,藥效異常霸道,服用時會產生難以忍受的劇痛,還會發生一些難以預料的意外,而這也是為什麼慕風必須呆在一旁的原因。

服用九轉驅毒丹之後,師靜怡能夠感受到,九轉驅毒丹瞬間化為一股股無比狂暴的能量波動,沖入自己的四肢五骸,帶來陣陣難以忍受的劇痛。

看著師靜怡痛苦的模樣,慕風微微嘆了一口氣,輕輕伸出手掌,放在了師靜怡光潔的後背之上,兩股極為溫和的能量,順著慕風的雙臂,逐漸湧入到師靜怡的體內。

師靜怡頓時感覺到,兩股溫和的能量,彷彿是體內狂暴能量的天敵一般,溫和能量所過之處,劇痛瞬間減輕了不少。

師靜怡回過頭,望了慕風一眼,美眸之中充滿著感激之色,而慕風微微點頭,道:「不要分神,全力運功,將體內的毒逼出來。」

師靜怡點了點頭,轉過頭去,美眸微閉,雙手在身前結出一個印結,催動功法,按照慕風之前所說的,運功進行逼毒。


……

在師府的大廳之中,師萬庄、師萬元等人都是焦急的等待著,他們沒有想到,服用九轉驅毒丹竟然也有著這麼多的講究,甚至還會有危險。

「放心吧,沒有問題的。」慕蛟坐在一旁,看了一眼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般的師萬庄、師萬元等人,懶洋洋的說道。

師萬庄、師萬元點了點頭,可是臉上仍然有著一抹掩飾不住的焦慮和緊張。

……

房間之中,師靜怡**著身軀,盤坐在白玉瓷盆之中,雙手在胸前結印,雙目微閉,其皮膚表面,有著一點點散發出惡臭氣息的黑色粘稠物體出現。


這些黑色粘稠物體,便是被九轉驅毒丹逼出來的陳毒,而這些陳毒,正是師靜怡致啞的罪魁禍首。

慕風站在白玉瓷盆的後面,雙掌按在師靜怡光潔的後背之上,一道道溫和的能量,通過雙臂,緩緩的流入到師靜怡的體內,幫助後者減輕痛苦。

白玉瓷盆之中的清水,也是逐漸變得渾濁,散發出惡臭氣味。

師靜怡能夠清晰的感覺到,九轉驅毒丹狂暴的能量,進入到自己的骨髓、血肉之中,驅除著其中的毒素,甚至是連當中的一些雜質,也一併被驅除出去。

雖然驅除毒素是一件極為痛苦的事情,不過一想到自己能夠再度開口,師靜怡便是精神一振,紅唇輕咬,強忍著劇痛,而隨著這些黑色毒素驅除出體內,她都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變得輕盈許多。

這樣的驅毒,整整持續了一天!

在這種驅毒過程當中,慕風已經為師靜怡換了九次清水,而當白玉瓷盆當中的清水不再變色之時,慕風也是輕輕舒了口氣,緩緩將雙掌收回。

他已經察覺到,師靜怡體內的毒素,已經基本上除盡,恐怕要不了多久,便能夠開口說話了。

不過師靜怡仍然盤腿而坐,潔白的皮膚,呈現出一片赤紅,一種高溫,悄然散發而出。

第三重武宗劫!

慕風看到這一幕,也是有些驚嘆,沒有想到,這次驅毒,竟然還讓得師靜怡得到一次突破的機會……(未完待續。。)

ps:七月的最後一天,求一下月票! 房間之中,一道誘人的**嬌軀盤腿而坐,潔白的皮膚如今已經是一片赤紅,一種高溫從其體內瀰漫而開,俏臉也是露出一抹痛苦之色。●⌒,

「轟!」

這種狀況,持續了數個時辰之後,一股強悍的能量波動呈環形般席捲而開,將白玉瓷盆都是震碎而去。

三星武宗!

「啊!」

師靜怡還未體會晉級的美妙,便已經發現,自己在慕風的面前,還赤身**著,而後者的目光,竟然還毫不避諱的盯著自己,其下身已經是頂起了一個高高的帳篷,因此才發出一聲尖叫。

這一聲尖叫,也是讓得慕風回過神來,立即將目光移開,不過下一霎,他便反應過來,有些激動的說道:「師小姐,你能夠說話了么?」

師靜怡也是愣了一下,喃喃說道:「我能說話了!」

旋即俏臉之上,露出一抹難以抑制的喜悅之色,一雙美眸當中,甚至是有著淚水涌動出來。

「我能說話了,我能說話了。」

師靜怡一直在重複著,臉上有著難以置信之色,她曾經無數次做夢,夢到自己能夠重新開口說話,沒有想到,今日真的夢想成真。

「師小姐,你能不能先將衣服穿好?」

慕風雖然將目光移開,不過餘光,仍然能夠看到不少的春光,畢竟師靜怡現在還是未著寸縷。

師靜怡俏臉緋紅,從虛空石取出一套衣衫穿上,卻並未讓慕風迴避。

不過師靜怡雖然沒有讓慕風迴避。但是慕風還是很自覺的轉過頭,一陣讓人心動的穿衣聲后。便是響起一道動聽的聲音。

「慕風公子,我好了。」聲音低不可聞。卻異常好聽。

慕風轉過頭,看著這位一臉嬌羞的美人,輕聲說道:「師小姐,我們出去吧,師家主可還在大廳等著呢。」

「嗯,慕風公子不要叫我師小姐了,叫我靜怡就可以了。」師靜怡低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