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他們還不夠看。」

胡浩:「……」

這些可都是精銳保鏢,是周家花大價錢請來的,每一個都是好手,他當真不知道顧銘憑什麼說這樣的話。

想不通,他只能祈禱顧銘沒有說大話,真的有實力護他周全。

沉思間,一名保鏢的拳頭打向他,憑藉他多年的練拳經驗,他知道這一拳的威力非同小可,一旦挨上,指定夠他喝一壺的。

他本能的躲避,可就在這個時候,他突然發現,打他的保鏢不見了。

人在哪裡?人在地上,捂著肚子叫疼。

發生了什麼?

他真沒有注意剛才發生了什麼,他感覺剛才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對方就倒下了。

這不科學。

所以,當另外一名保鏢把拳頭打向他的時候,他沒有選擇躲避,而是認真觀察發生了什麼。

他發現了,是顧銘。

顧銘具體幹了什麼他不知道,因為顧銘的速度太快了,他只感覺他眼前一花,然後保鏢就倒下了。

這……

他是倒吸一口氣,難以置信顧銘強到這種程度,難怪他姐一點都不擔心,原來如此。

他長舒一口氣。

來之前,他最擔心的就是這個,過來就被周家的保鏢給綁了,那樣他的性命就掌握在周家人手中,周家人想要弄死他,方法不要太多。

可現在,他才發現,他的擔心完全是多餘的。

同時,觀察到這一幕的還有周家保鏢。

作為專業保鏢,他們知道他們這是碰到硬茬子了,不解決掉這個硬茬子,別說抓胡浩,他們連胡浩的一根頭髮都碰不到。

這能行?

這顯然不行。

作為保鏢,完成任務很重要,完不成任務,無疑證明他們是不合格的保鏢。

他們把矛頭指向顧銘。

四名保鏢,從四個不同的方向攻向顧銘,給人一種避無可避的錯覺。

然而,顧銘壓根沒有想過避讓,主動出擊,如猛虎出籠。

拳腳並用,左右開弓,瞬息間,最後這四名保鏢倒在地上。

胡浩:「……」

此時此刻,他心中只有一個大寫的「服」。 周正清臉色難堪的看著這一幕,卻是沒有想到,周家的精銳保鏢如此的不堪一擊。

他冷眼看著顧銘,冷聲說:「你是何人,為什麼插手周家與胡家之間的恩怨?」

不等顧銘回話,胡浩搶先說:「這是我哥,我哥現在就是來替我做主的,為什麼不能插手今天這事?」

胡敏:「……」

顧銘:「……」

這有點像小孩子有家長撐腰有恃無恐的樣子。

不過話又說回來,胡浩說得也沒有毛病,顧銘和胡敏就是來為他做主的,不讓周家人為所欲為。

「做主?這裡怕是還輪不到他來做主吧!!」周正清瞧不起的說。

顧銘他不認識,但從顧銘的穿著來判斷,他便知道顧銘不是大有來頭的人,最多也就能打。

誰的拳頭大誰就有話語權?開什麼玩笑,這不是拳頭說話的年代。

當然,拳頭也不是一點用處都沒有,至少現在,他拿胡浩沒有辦法。

但是,這並不意味著以後也沒有辦法,他有的是辦法讓胡浩和胡浩這位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哥好看。

顧銘微笑說:「周先生說得對,這裡輪不到我來做主,你別聽胡浩這小子瞎說,我不是來做主的。」

「那你來幹什麼?看熱鬧?」

「不是!!」

「我是來這裡跟你談談的,想把今天這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美婦說:「除非胡浩死,否則今天這事化解不了。」

「是嗎?」

「必須是!!」

「不想你兒子活命?」

「想!!」美婦下意識答道。

顧銘說:「既然你想,那你就更應該心平氣和的跟我談一談,而不是張口閉口就說讓胡浩死那種話,那樣我們沒有辦法談。」

「憑什麼?」 神豪朋友圈 美婦問。

「憑我能救你兒子的命,夠嗎?」顧銘反問。

「不夠!!」

美婦咬牙切齒的說:「我要我兒子健康的活著,而不是以後躺在床上,變成廢人。」

剛才醫生進去的時候告訴她,她兒子乃怕搶救過來,也會有後遺症留下,讓她做好心理準備。

具體什麼後遺症醫生沒有講,但是聽醫生的話她懂,一定是非常嚴重那種。

這她如何接受得了?她壓根無法接受她昨天還好好端端的兒子以後變成廢人。

「那我要是能讓你兒子跟以前一樣健康的活著呢?」

「什麼?你能讓我兒子跟以前一樣健康的活著?」

美婦難以置信的看著顧銘,不敢相信顧銘能做到這一點。

她不敢相信的說:「你確定你沒有騙我?確定能讓我兒子跟以前一樣健康的活著?」

「確定!!」

顧銘肯定的說,臉上洋溢著自信,但美婦和周正清卻還是不敢信,不敢信他們身受重傷的兒子經過顧銘的治療后,能跟以前一樣健康的活著。

這顛覆了他們對醫學的認知,忍不住懷疑他們是不是落伍了,連醫學發達到這種程度他們都不知道。

可,他們不知道,醫生難道也不知道?

醫生進去前明明讓他們做好心理準備,這是他們親耳聽聞的話,這還能有假?

「你騙我們的吧!!」美婦不信說。

顧銘微笑說:「我用得著跑到這裡來騙你嗎?」

「而且,身體康沒康復,有沒有後遺症,一眼就能看出來,我騙得了你們嗎?

「這個……」

美婦想了一下,覺得顧銘說得對,這個還真騙不了他們。

況且,就算騙過他們的眼睛,這裡不是還有醫生,還有各種高精尖設備嘛,只要檢查一下,什麼謊言都能現場拆穿。

她忍不住問:「你打算怎麼做?」

顧銘說:「怎麼做這個不需要你們管,你們只需要看結果就行,不過在這之前,還有一件事情我們得講清楚。」

「什麼事情?」

「胡浩打人的事情。」

顧銘問:「你們知道胡浩為什麼打周鵬嗎?」

「這個重要嗎?」周正清說。

「很重要!!」

顧銘認真說:「胡浩打人,把你兒子打成重傷,這是胡浩的不對,我願意救你兒子,並保證他恢復健康,表達我們的歉意。」

「但你兒子迷~奸胡浩喜歡的女人,這就是他的不對,我需要周家給胡浩一個說法。」

「那個女人是自願的,我兒子壓根不是迷~奸她,」美婦說。

「你胡說!」

胡浩爭辯道:「周鵬他就是迷~奸,我朋友親眼看到的,假不了。」

「我沒有胡說,這是昨晚跟周鵬一起的朋友告訴我的,你要是不信,現在就可以給那小明星打電話,問問她,昨天晚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我這就打!!」

胡浩拿出手機撥通那位小明星的電話,關心道:「小媚,你現在還好嗎?」

「我還好,你還好嗎?」

「我沒事。」

聊了幾句沒痛沒癢的話后,胡浩問:「小媚,昨晚是怎麼回事,你能如實告訴我嗎?」

「昨晚……昨晚……」

小媚支支吾吾不知道該怎麼說。

胡浩對她好,這個她清楚,可是好沒有用,以她的身份,註定不可能嫁到胡家去。

她們註定是玩玩,等到胡浩新鮮勁一過,她們註定要分開,趁著與胡浩交往的時候多撈點資本,才是她應該做的事情。

怎麼撈,很關鍵,直接要錢肯定不行,會引起胡浩極大的反感,得不償失。

所以,她跟胡浩在一起的這段時間,沒有主動找胡浩要過任何東西,每次胡浩送她東西,她也是推辭再三才收下。

這就給了胡浩一個錯覺,覺得她不是拜金女,喜歡到是更喜歡她了,可這好處卻是沒有落著。

而且,胡浩是打心眼的疼她,不願意看她受苦,好幾次都從拍戲片場把她強行帶走。

跟胡浩拍拖那是小事,拍戲才是她的工作好不好,胡浩這樣搞,劇組不敢說胡浩的不是,卻會怪她,以後哪還有劇組敢用她。

她不止一次想過跟胡浩分手,可又捨不得,憧憬著有朝一日能夠嫁入豪門,真正的飛上枝頭當鳳凰。

但是昨天晚上,她下定決心要跟胡浩分手了,因為周鵬承諾捧紅她,讓她變成大明星。

後面的事情自然而然發生了,她假裝喝醉,任由周鵬摟著她,任由周鵬帶她去開房,任由周鵬肆意蹂躪她的嬌~軀。

她是真沒有想到,這事居然被胡浩的朋友看到,還誤以為周鵬迷~奸她。

這……誤會啊!! 胡浩誤會周鵬了,還把人家打成重傷,剛才她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都驚呆了。

現在,胡浩打電話過來問她昨晚上究竟發生了什麼,這她要是告訴胡浩她是自願的,胡浩會不會衝到劇組來把她也打成重傷?

這……

她的心頓時揪了起來,越發的緊張,越發的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

胡浩急了,急眼道:「小媚,你到是說啊!昨天晚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頓了一下,胡浩又說:「你放心大膽的說,如實說,周家絕對不敢拿你怎麼樣,我保證。」

當局者迷,胡浩堅定的認為小媚不會為了名利犧牲她的身體。

但作為旁觀者,胡敏卻是覺得,一切皆有可能。

藥尊逆襲:廢材貴女翻身記 把胡浩手中手機拿了過來,胡敏說:「小媚是吧!我是胡浩的姐姐,現在我們跟周鵬的母親在一起,周鵬母親告訴我們,昨晚上你是自願的,是這麼回事嗎?」

村花小妻凶又甜 小媚不說話,胡敏惱怒道:「都這個時候了,你覺得你還瞞得下去?不要把胡浩當傻子,也不要把所有人都當傻子。」

「現在,你把實情講出來,我們可以心平氣和的了結這件事情,不會為難你,你要是有委屈,還能替你討回公道。但你要是不講,胡家會用盡一切手段去封殺你,不管昨晚是不是你的錯,胡家都會這樣做,我保證。」

小媚被嚇到了,說:「姐,我不是有意的,我本來打算今天跟胡少提分手的事情,卻是……」

胡敏掛掉電話。

無需多聽,一句不是有意的就足以證明,昨晚小媚是心甘情願跟周鵬上的床。

可憐胡浩這傻子,差點為了一個背叛他的女人把自己性命搭進去。

胡浩不知道,見胡敏放下手機,趕緊上前問:「姐,小媚說了嗎?昨晚是不是周鵬那畜生迷~奸的她?」

「以後,不許再去找她,你要是敢找,我直接廢了你。」胡敏惡狠狠的說。

「啊?」

胡浩一臉懵~逼說:「為什麼?為什麼不讓我去找小媚?」

「揍他,往死打!讓他清醒一下。」胡敏看著顧銘,惡狠狠的說。

顧銘的臉皮不受控制的抽搐了一下,聰明的他,已經猜到事情的真相是什麼。

無疑,今天的胡浩是一場悲劇,而胡敏,居然喪心病狂的讓他再給胡浩上演一場悲劇。

這……這樣多不好,怎麼看都是胡敏親自動手好一點啊!!

他給了胡敏一個你上的眼神,胡敏嬌喝道:「讓你動手就動手,愣著幹什麼?打死我負責。」

顧銘:「……」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再不聽話以後就不好爬上干姐姐的床了。

聽人叫哥固然爽,但能有真槍實彈來得爽?他選擇動手,不過卻是故意放緩腳步,期待胡敏改變主意。

胡敏看著,沒有任何改變主意的意思。

今天胡浩做的事情太氣人了,太蠢了,蠢到她都恨不得親自動手。

她沒動,不是因為不捨得,而是覺得她的粉拳打在胡浩身上,不能讓他明白什麼叫痛。

打臉可以,幾個大嘴巴子下去,保管讓胡浩丟臉又覺得火辣辣的疼。

但,不是有那麼一句話嘛,打人不打臉,所以她忍住了打胡浩臉的衝動。

至於用腳踹,這個就太狠了,她可是穿著高跟鞋,這一腳下去,搞不好來個窟窿。

不管怎麼說也是親弟,不能往死里打不是,所以顧銘動手最好。

有實力、有分寸,保管在不把胡浩打出什麼好歹的前提下,讓胡浩深深的體驗一下,什麼叫痛。

很慢,但顧銘還是來到胡浩身邊,見事情已經沒有迴旋的餘地,咬牙就是一拳打在胡浩肚子上。

愛情早班機 「噢噢……」

胡浩酸爽的叫喚起來,也終於醒悟胡敏為什麼讓顧銘打他,感情他從一開始就錯了。

這是一個悲傷的故事,而他,作為故事的男主人公,此刻不僅承受著身體上的疼痛,還要承受心靈上的創傷。

婚寵撩人:霸道”醜夫”非要我! 「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胡浩絕望的、痛苦的說著。

胡敏回答道:「因為你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