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吧,我一點也不怕,再說了,柳兄也是堪比築基境的高手,一個區區風雷豹,不需放在心上!」

流水公子擺了擺手。

「可是……」

周司南望了柳銘一眼,顯然對他沒有任何的信心。

雖然說是堪比築基境,但終歸不是築基境的修士,兩者之間,有著雲泥之別。而這頭風雷豹的真正實力,只有自己最清楚,如果沒有築基境五層以上的修為,休想碰到它一根汗毛,就連汗毛都碰不到,更別說馴服了!

「沒事,我可以試試!」

這一次,柳銘卻不打算拒絕了。

不知道為什麼,被周司南略帶輕視的眼神盯著,他的心中,就突然萌生出一股不屈的意志!

儘管,周司南並不是對自己表示輕蔑,只是由衷的擔心而已。但越是這樣,柳銘就越是心中不甘心!

「總有一天,我也會成為築基境的高手,而且,我的成就,一定會超過你們!」

柳銘握住雙拳,二話不說,朝著風雷豹走去。

「柳銘!」丁玲瓏在後方驚呼起來。

她正想要阻止柳銘,但,流水公子的臉上,卻多了一股森寒的笑容:「丁盟主,柳兄既然想要嘗試,你又何必要攔著他? 吻安,小嬌妻 ?還是說,你瞧不起柳兄,覺得他根本做不到?」

「呸!你這人說話真是無恥!」丁玲瓏怒罵起來。

這時,流水公子突然壓低了聲音:「丁玲瓏,我知道你很討厭我,但是,你別忘了,我在白雲城中,到底是有幾分權勢的。柳銘或許不怕得罪我,但是,玲瓏仙盟,能否承受我的怒火?還是說,你和柳銘的結盟,已經到了堅不可破的地步,一定會保護你?」

「這……」

「而且,我也不是要害柳銘,只是想要看看他的真本事而已,這頭風雷豹被鎖住了,根本不會發揮全部的實力,你就不要擔心了。」

流水公子臉上的冷笑稍縱即逝,很快就恢復為平常的微笑,前後簡直判若兩人。

周司南則依舊不動聲色,默默地注視著柳銘,眼神中,流露出了思索的味道。

「吼!」

柳銘剛剛邁出三步,風雷豹的口中就已經發出了怒吼聲,帶著深深的威脅味道,兩隻黑溜溜的眼睛腫,也寫滿了兇殘。

嘩啦啦啦!

一股兇猛的風雷之力,迅速的覆蓋了它的體表,青紫色的罡氣隨風舞動,爆發出陣陣刺耳的聲音。

感受著風雷豹濃濃的敵意和實力,柳銘不禁微微皺眉,臉上的表情如臨大敵。

儘管,有封靈鎖鏈的束縛,但,風雷豹畢竟是筋骨變中期的妖獸,實力強橫至極,哪怕是削弱了五成,也有著堪比築基境三層的力量。

再加上本身的風雷兩種力量,能夠爆發出的真實力量,恐怕還要遠遠高出這個層次!

一瞬間,柳銘的心徹底沉了下來,目光冰冷至極,做好了搏殺的打算。 似乎是察覺到了柳銘體內爆發的渾厚戰意,風雷豹的口中,也發出了模糊不清怒吼聲,渾身的毛髮根根倒豎起來。

儘管有封靈鎖鏈的束縛,但,一股猛烈的風雷之氣,還是自風雷豹體內誕生。

「柳兄可不要太大意哦!風雷豹本身便是筋骨變的妖獸,而母豹更是厲害至極,比公豹要強大得多。這條鎖鏈,能夠將風雷豹的實力,壓制在築基境三層左右的境界,不過,妖獸憑藉著強大的體魄,即便是同一境界,力量也要比修仙者兇猛。」

流水公子站在一旁,滿臉笑吟吟的說道。

丁玲瓏和周司南則站在一旁,微微皺起眉頭,似乎並不是很看好柳銘。

「多謝流水兄提醒了!」

柳銘眯起了眼睛,終於意識到,這個流水公子,絕不像表面上那樣憨厚,自己實在是太小看他了。

不過,事已至此,抱怨也沒用了,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想辦法降伏眼前的風雷豹。

「要想戰勝一頭妖獸,或許我勉強可以做到,但,若想徹底的將一頭妖獸降伏,實在是有些難度了……」

還未開戰,柳銘就已經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不由得雙拳緊握,冷汗直流。

妖獸生性暴虐,桀驁難馴,所以,修仙界中才會誕生出馭獸師這個職業,通過各種奇異的旁門左道,來對付妖獸,讓其徹底的臣服。

柳銘卻並不懂得任何的馭獸之術,只好把心一橫,先嘗試著利用修為壓制風雷豹。

「七玄劍陣!」

輕喝一聲,周身劍陣光芒衝天而起,籠罩八方。

在無窮劍芒的庇護下,柳銘猛然躍身而起,自高處發起了進攻。

嗖嗖嗖!

劍氣隨意而動,如同暴雨般爆開,穿透著虛空,朝著風雷豹悍然擊去。

「吼!」

風雷豹張開血盆大口,風雷之力在口中成型,化作一顆碩大的雷球,輕飄飄的飛了出來。


這枚雷球僅有巴掌大小,看上去並沒有太大的威力,但卻凝聚著一股恐怖到極點的風雷之力。

雷球飛出,整個地牢中的空氣,都變得凝重了幾分,風雷之氣肆意瀰漫,光是劃過臉上,都帶來一陣隱隱的疼痛。


啪!

劍氣與雷球碰撞,如天雷勾動地火,雷球頓時爆開,化作無窮的疾風和雷霆,將周圍的事物全部吸入風暴的中心,被雷霆徹底的絞碎,化作塵埃,隨風飄蕩。

柳銘剛剛落下,便被風暴影響,差點栽倒在地,急忙運轉吞罡經,化解了這股法力,才沒有被風雷絞殺。

但,即便如此,冷汗也已經打濕了他的後背。

「不行,這頭風雷豹太厲害了,一日不成就築基,我就不是這個級別妖獸的對手。但,現在也絕不能露怯!否則,將很難在天門府立足!」

柳銘思緒迅速的變化著。

這一戰,看似是自己與風雷豹的對決。實際上,卻是跟流水公子和周司南的明爭暗鬥。

周司南雖然遲遲不表明態度,但終歸是天門府的人,自己若是連一頭風雷豹都降伏不了,那麼,該如何率領天元仙盟在白雲城中立足?

至於流水公子,則更是不懷好意,要不是他,自己也不會被逼的跟風雷豹對戰,要是敗在這裡,不但會淪為笑柄,就連好不容易積累的威望,也要煙消雲散。

「哼!既然正面戰勝不了你,那麼,我還有別的辦法!絕,霧中人,劍奴!你們給我出來!」

柳銘微閉雙眼,心思直接沉入太虛仙境,將這三個人喚來。

三人相繼到來,聽柳銘敘述完之後,也是紛紛露出了沉思的表情。

「妖獸的天性,就是殘酷暴虐,難有理智,只有境界高深的妖獸,才能誕生人性,甚至是化作人形。這個風雷豹固然厲害,但靈智還很一般,也就是說,你只能靠蠻力戰勝他了。」

絕捏著下巴道。

霧中人也點了點頭,開口道:「我雖然沒有這個凶魔那麼豐厚的積累,不過,作為符妖,也很清楚妖獸的本質。你如果不能憑藉實力鎮壓,就只能在魂魄上,將對方制伏。不過,我的實力還不夠,要不然的話,便可以催動幻陣,為你開闢出靈魂戰場,讓你和風雷豹廝殺。」

兩人紛紛表示束手無策,柳銘聞言,不禁皺起了眉頭。

「這一戰太過重要,不成功,便成仁,如果無法取巧,那麼,我也只能夠拼了!」

柳銘眼中閃過一絲殺機。

「實在不行的話,我們三個人也可以聯手,再加上你的力量,要滅殺這頭風雷豹的魂魄,應該不難。但,這樣做,也不算是降伏,恐怕,還會讓你惹上麻煩。」絕無奈道。

柳銘頓時眼前一亮,驚訝道:「你的意思是,咱們可以將風雷豹的魂魄滅殺,等等,我有主意了!」

「什麼主意?」

「哼哼,一會兒,你們就知道了。」

柳銘嘴角劃過高深莫測的微笑,下一刻,就已經回到了本尊之中。

由於太虛仙境中的時間流速不同,外界看他只是愣了愣神而已,根本不知道仙境中發生的事情。

緊接著,柳銘不動聲色的退了回來,目光落在了周司南的身上,良久不語。


這時,流水公子卻忍不住開口了:「柳兄為何不戰而退?難不成,是自認為無法戰勝風雷豹?既然這樣的話,那就算了吧,大家只是助興而已,沒必要動真格的。」

這番話以退為進,看似是給柳銘台階下,實際上,只是讓他置身於更加尷尬的處境中。

不過,柳銘絲毫不以為意,只是不緊不慢的說道:「我並非不戰而退,只是想在降伏風雷豹之前,做一個小小的遊戲。既然是為大家助興,那麼,總該要有些彩頭,你覺得呢,司南兄?」

「這倒也是……不知柳兄想要什麼樣的彩頭,只要不是太過分,我都可以答應,但,前提是你必須真正的降伏其心,而不是單純的鎮壓。」

「放心,我自然有把握,我要的,只是一個承諾!日後,不管你態度立場如何,即便要對我下手,也不許牽扯到天元仙盟!」

柳銘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嗯?」周司南微微一愣,隨即苦笑點頭:「如你所言。」

「那好,流水兄,你又有什麼彩頭呢?」

柳銘又轉過身來。

「我也要付出點東西嗎?這樣的話,那就一個秘密好了,只要你能把風雷豹鎮壓,我就告訴你個不為人知的秘密。這個秘密,與你救下的兄妹有關,並且,整個城中,目前還只有我知道。」

流水公子自信滿滿道。

「那好!君子一言,駟馬難追,看好了!」

柳銘不假思索的點點頭,說動手就動手,猛然運轉功法,催動七玄劍陣。

與此同時,天河劍法和少陽劍法同時施展而出,冰火二力融合,帶來兩種極致的意境,籠罩地牢。

頓時間,地牢中的氣氛變得極為怪異,時而陰冷,時而燥熱,讓人捉摸不定。

「兩儀劍法,鎮天河!」

柳銘豎起劍指,爆出劍訣,漫天劍氣融為一體,橫空斬去,劍芒鋒利至極,彷彿要將陰陽都分割。

這是他整合冰火之力后,領悟出的全新手段,結合了少陽劍法和天河劍法的精髓,剛柔並濟,陰陽相生,整體威力提高了一個台階,甚至堪比地階初級的道法!

兩儀劍法生成之後,橫蓋虛空,所向披靡,冰與火的氣息,封鎖了整個地牢,惡狠狠的壓向了風雷豹。

似乎是察覺到了威脅到生命的危機,風雷豹蠻力爆發,竟然在這一刻掙脫了封靈鎖鏈,張牙舞爪的朝著柳銘沖了過來。

「柳兄!」

一朝春色暖,一朝春意寒 柳銘!」

周司南和丁玲瓏紛紛變色,要知道,沒有了封靈鎖鏈的束縛,風雷豹的真正實力,堪比築基境後期的修士,如此一來,哪怕柳銘再怎麼厲害,也終究是個凝氣境的修士,絕不可能是風雷豹的對手!

而流水公子則滿臉笑意的望著這一幕,甚至有種幸災樂禍的感覺。

就在所有人都認為柳銘必死無疑的時候,他的嘴角,卻多了些淡然的笑容。

與此同時,兩儀劍芒爆發,跟風雷豹硬撼起來,風雷冰火四種霸道的氣息,瞬間覆蓋了整個地牢,逼得眾人不得不退了出去。

「很好!劍奴,為我擺陣!」

柳銘抓住時機,喚出劍奴,以他為媒介,運轉七玄劍陣。同時,絕和霧中人也出現在劍陣之中,得到號令后,二話不說,將自身的道法施展到了極致。

「咒命九罡字!斷魂!」

「天河拔劍術!」

「七玄劍陣,鎮!」

三道魂魄之軀的絕對攻勢,相互疊合,重重爆發,在柳銘的念頭催動下,直接轟在了風雷豹的頭頂。

轟地一聲!

風雷豹還來不及掀開攻勢,就被徹底的滅殺,眼中的靈光,瞬間消散。

「很好,絕!你進入到這頭豹子的身軀中,這就是你新的身軀了!」

柳銘一聲令下。

絕也是瞬間明白了他的想法,竟然是要滅殺風雷豹原本的魂魄,讓自己取而代之!

想明白這一點后,絕當機立斷,魂魄飛出,鑽入了風雷豹的腦海中,掌控了這具軀體。

場面頓時平息下來。

等到眾人再次睜開眼,看清地牢內部的情形時,頓時睜大了眼睛!

只見柳銘正輕輕地撫摸著風雷豹的下巴,滿臉的自信笑容,而風雷豹則毫無反抗之力,就像是貓咪一樣,任由他撫摸,甚至時不時吐出舌頭,舔柳銘的手指,要多親近有多親近。 「我、我沒看錯吧!」

「柳兄你,居然真的降伏了風雷豹!」

「我的天啊!」

流水公子、周司南和丁玲瓏三人的表情瞬間變得精彩至極,尤其是流水公子,就像是見了鬼一樣,張大了嘴,怎麼也合不攏。

過了足足片刻,眾人才相繼反應過來,認清了眼前的現實,望向柳銘的眼神,頓時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風雷豹可是筋骨變後期的妖獸啊!居然就這樣便被柳銘降伏了! 系統之我是妲己 ,我果然沒有選錯盟友,還好當初我收手的快,否則,他要是成為我的敵人,將是整個玲瓏仙盟的噩夢!」

丁玲瓏一陣后怕,有些慶幸當初自己的抉擇。

而一向不顯山露水的周司南,也是徹底變色,滿臉的欽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