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

方崢率先一招手,十方城的人浩浩蕩蕩的連忙跟上,一路往十方城撤去。而其他人對視一眼,都各自散去了。

「糟糕!」

方言暗罵一聲,這方崢抽出空來了,那麼他就倒霉了。

要知道方言可是假冒的方家少主,方崢一旦驗證他的血脈,那麼他不就死定了嗎?

「方言你怎麼了?」司空靖柔詫異的問道。

方言搖搖頭並不回答,只是想著怎麼脫身。

現在想走肯定是不行的,那麼多人看著,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

一艘飛舟之上,十三旁支長老圍坐在一起,一個個眼神陰鬱。

「這回被方言出了個大風頭,一旦回去正式確認他少主的身份,只怕他會對我們直接下手啊。」

「對,以方言心狠手辣的手段,我敢肯定我們沒什麼好下場。」

「我們不能坐以待斃啊。」

眾人焦急萬分,眼看就要倒霉了,大家怎麼可能不急。

只有方天賜的太爺爺方文昌絲毫不急,而是冷笑著道:「諸位,你們還真的是心急了,你們敢肯定方言就真的是方家血脈?」

眾人眼睛一亮,紛紛興奮起來。

「方文昌你到底什麼意思,說清楚!」

「是啊,這可關係到什麼旁支的利益呢,你別賣關子。」

在眾人的催促之下,方文昌得意洋洋的道:「大家以為我這段時間什麼都沒做?我可是把這個方言的底細全查清楚了。」

「快說!」

「他根本不是少主,只是一個和少主同名同姓的人。」方文昌冷笑著道:「少主失散在北海之地,而這個方言卻一直在東邊日月宗那附近的地盤廝混,只不過是一個混小子,成不了什麼氣候。」

「你確定?」眾人齊聲喝問。

「確定!」方文昌獰笑著道:「我敢以人頭擔保,我的人連他在哪裡呆過都查得一清二楚,他就是一個小人物,被方正南兩人找來的戲子而已,大家怕他幹嘛?」

這話一出,眾人的眼神都閃過一絲獰笑。

「好啊,這王八蛋嚇得我們夠嗆,等下一旦他身份暴露,一定要把他活活弄死。」

「不能那麼快弄死,得好好招呼他才好,嘎嘎嘎!」

眾人放心大膽的大笑起來,再也沒有了之前的凝重。

……

十方城方家祠堂,方言本來想開溜的,但是沒想到方崢一回來就召集眾人相見,讓他根本躲不開。

祠堂之外,十三旁支幾百個核心族人恭恭敬敬的排列,而方崢則在祠堂之中上香,不過旁支的人沒資格進入其中罷了。

但是十三旁支的人卻眼神嘲諷的看向方言,因為等下就是他謊言結束的時候。

「方言,糟糕了!」司空靖柔也反應過來,焦急的道:「你的身份……」

「別急。」方言淡笑著拍拍她的手掌。

既來之則安之,急是沒用的。

「方言,進來上香。」方崢的聲音猶如緣故洪鐘,直接傳遞到每個人的耳中。

「來了!」

眾人一喜,紛紛譏諷的看向方言,而方正南方正東則是滿臉的焦急。

方言冷笑一聲,直接大步踏入祠堂之內。

方家祠堂大氣莊嚴,放著幾十個牌位,應該就是方家諸多列祖列宗了。

而方言的目光並沒有看向這些牌位,而是看向方崢。

之前方崢籠罩在三魂神光之下,讓人無法看清楚面貌。

但是此時一看,頓時讓方言一驚。

他背負雙手傲然而立,不過十七八歲俊美少年的模樣,但是卻有著一頭雪白的頭髮,眼神之中透出堪破一切的滄桑。

方崢和方言死死的對視,目光之中彷彿能夠看穿一切。

「你是方言?」方崢明知故問的冷笑。

方言心中咯噔一下,自然知道他是什麼意思。

「是,也不是。」方言冷笑著道。

方崢眼中閃過一絲驚異,笑著道:「你倒是挺聰明。」

「你想怎麼樣?」方言皺著眉頭冷笑。

方崢顯然已經認出自己是冒牌貨,而又不出手殺人,實在是讓人難以捉摸,不愧是老怪物。

方崢什麼都沒說,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方言,氣氛在慢慢的凝重。

「給祖宗上柱香。」方崢忽然開口。

方言眼中精光一閃,露出一絲詫異,方崢是什麼意思?

他難道要承認方言是方家族人,要知道給祖宗上香可是主家後裔才有的資格,旁支的人想都想不到,更別說是外人了。

「給祖宗上柱香。」方崢再次開口,聲音不怒不喜,讓人看不出底細。

「好啊。」

方言咧嘴一笑,上前幾步,熟練的點起一把香,最後行禮上香。反正是一堆牌位而已,沒準幾萬年前還真的是自家老祖宗呢。

等到方言上香完畢之後,方崢才滿意的一笑:「跟我出來。」

兩人面無表情的走出祠堂,所有人頓時眼睛一亮。

「拜見老祖宗!」

旁支的人興奮的等待著方崢宣布方言的死期,而方正南方正東兩人則是一臉焦急。只有司空靖柔詫異的看了方言一眼,顯然有些不解。

「免禮。」方崢語氣不急不緩的道:「今日,我方家龍兒回歸,本座欣喜萬分,從即日起方言正式入主方家,掌控十方城大小事務,誰人不得違抗。」

方崢的聲音猶如晨鐘暮鼓,莫名其妙的傳遞到整個十方城,讓所有人聽得清清楚楚。

而十三旁支的人已經傻眼了,這是怎麼回事?

就連方言都有些詫異,方正南等人更是愣住了。

「還不見過家主?」方崢不耐煩的呵斥。

十三旁支的人渾身一顫,雖然滿臉的不甘心,但是還是恭恭敬敬的道:「見過家主。」

「免禮。」方言咧嘴一笑,頓時讓十三旁支的人氣得渾身顫抖。 「方文昌,這是怎麼回事?你給我們解釋一下,到底為什麼方言莫名其妙就成為真正的方家後裔了?」

「是啊,你不是說他是冒牌貨嗎?老祖宗怎麼會認可他?難道你以為老祖宗眼睛瞎啊。」

一間宮殿之內,十三旁支的長老們都憤怒的朝方文昌喝問,方文昌也是滿臉的鬱悶,一句話都不敢吭聲了。

看著大家發泄得差不多,方文昌才苦笑著道:「我敢保證那傢伙是假冒的,但是誰知道老祖宗是什麼意思,難道是想接觸方言的力量消滅我們?」

「消滅個屁!」另外一個白髮老者怒吼:「老祖宗一人都能滅掉我們,還需要借別人的力量,他下命讓你死你敢不死嗎?」

所有人聞言,頓時苦笑了起來。

方文昌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最後哀嘆一聲不再開口了,因為他們知道現在方言的身份都已經成為定局了。

「大家別急,他沒那麼容易對付我們的。」

「對,只要我們抱成團就好,方言在十方城畢竟根基淺。」

眾人互相安慰著,可是門外卻傳來一陣哀嚎。

「太爺爺不好了,方言下命讓我們旗下商會把賬目交出來,他要查賬。」


「不好了,方言讓人去查我們各大軍團的賬務。」

幾個年輕人氣喘吁吁的沖了進來,而十三個長老的臉色刷的一下變得慘白無比。

「方言這是要斷我們的根啊!」所有哀嚎了起來。

……

方家後院,一大堆捧著賬冊,掌柜打扮的人戰戰兢兢的等在原地。

而方言則是悠閑的坐在一章桌子之後,身後帶著一群群如狼似虎的天巫軍。

「開始吧。」方言冷笑著開口。

一個胖乎乎的掌柜連忙擦著冷汗小跑著過來,手捧著一本本賬冊放在桌子上。

「家主,在下方文昌長老旗下執事。」胖掌柜哆哆嗦嗦的道:「這是我們城東梅林十三街的賬冊。」

「嗯。」方言面無表情的點點頭,方正南帶著一群蒼老的賬房前來。

「開始吧!」方正南伸手一指,那些老賬房恭恭敬敬的行禮之後,就抓著賬本開始盤算起來。

而胖掌柜則是滿頭冷汗,嚇得臉色慘白。

「怎麼?很熱啊。」方言冷笑著問道。

「不熱不熱。」胖掌柜哆哆嗦嗦的道:「小人只是在家主面前緊張,有些緊張了……」

「是嗎?」方言端起桌上的茶水,冷笑著道:「十三旁支掌控十方城那麼多年,無法無天慣了,也許早就忘記要做假賬了吧。」

「啪」!

胖掌柜嚇得跪倒在地,連全乎話都說不出來了。

方言冷哼一聲,直接看向那些賬房問道:「諸位看得怎麼樣?」

其中一個老賬房起身,恭恭敬敬的道:「家主,這些賬本雜亂無章,全都漏洞百出,而且大部分賬目都沒有記載。」

「哦……」方言拖著長音應喝,胖掌柜早已經是嚇得面無人色了。

「按照家族規矩,旁支收益三成要交給主家,違逆者死。」方言微笑著道:「諸位不會忘記吧?」

所有人嚇得瑟瑟發抖,而胖掌柜的臉色已經變成死灰了。

「來啊,抓出去砍了。」方言笑著揮揮手。

「不……家主饒命,小的不敢了,小的只是一個下人……」


胖掌柜拚命的求饒,但是卻被兩個天巫軍抓著就走。

「慢著!」

一聲厲喝,方文昌等人氣勢洶洶的直奔此地,一個個怒視方言。

胖掌柜好像看到了救星,拚命叫道:「長老救我,我不想死。」

方言似笑非笑的看了他們一眼,掏掏耳朵后問道:「諸位,見到家主該怎麼辦?」

「你……」十三旁支長老氣得臉色漲紅。

而方言身後的天巫呵斥道:「你什麼你,見到家主還不行禮,難道要我教你們不成?」

十三位長老目光快要噴火了,但是最後還是無奈的躬身行禮道:「見過家主。」

「嗯,平身吧。」方言笑著點點頭道:「方文昌長老,你剛才讓我慢著,難道你有什麼意見不成?」

方文昌眼睛一瞪就準備說話,但是方言卻搶先說道:「哦,對了,你手下的掌柜做假賬貪污主家進貢,那麼按照規定是要處死的,有牽連的人也要處死,方文昌長老不會有牽連吧?」

「怎麼可能!」方文昌激動的道:「老朽對方家對老祖宗忠心耿耿,常年兩袖清風,怎麼可能做這種事情。」

「哦!」方言拖著長音道:「也是,長老嘛,自然不會做這種事情,那肯定是手下人做的,拉出去砍了。」

「是!」

天巫軍應喝一聲,拖著胖掌柜就走。


「長老救我,救我啊……」胖掌柜拚命的叫喊,叫得所有人都心慌意亂。

但是方文昌已經傻眼了,他不敢再出頭,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手下人被殺。

「下一位。」方言再次開口。

一個瘦高個子掌柜戰戰兢兢的走了出來,拱拱手說道:「在下方凌天長老旗下執事,負責臨東二十條街道,見過家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