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少將大人,我們不是故意想扔霍總在哪裡的,而是天氣實在太惡劣,再不走的話,我們也會回不來。」

「霍總在山上,比我們在海里安全多了。」

「更何況後來還不停地響起了槍聲,我們實在是怕了。」

霍錚發現,負責人的目光一直不肯看著他,很明顯還在隱瞞著什麼。

凌厲的眼神掃視著四周,發現在場的幾個男人臉色鐵青,眼神充滿了恐懼。

「不用給我說,去軍部監獄慢慢說。」

軍部監獄,那可是有進無出的地方,而且在裡面的基本都是犯了國家級的罪行,可他們並沒有啊。

誰想去那樣的地方呆著,也不知道會被怎樣折磨。

嚇壞的眾人紛紛求饒,「不要啊,少將大人,不要把我們關進裡面。」

「我們真的是無辜的。」

「其實我們一直都在下面等著霍總,可是霍總遲遲沒有出現。後來還出現了不少槍聲,我們非常害怕,所以把遊艇轉移個位置,我們並沒有拋下霍總不管。」

「然後就在大海上發現了別樣的亮光,不久后槍聲又開始,我們看到……看到霍總墮海了。對方有手槍,我們只是普通老百姓,根本不可能跟對方比,所以才離開的,離開后我們第一時間就報警了。」

「少將大人,我說的一切都是真實的,求求你,放過我們吧。」

男人話畢,霍錚冷凝著臉,臉色十分的難看。

槍聲,墮海?

他家那個無所不能的二叔?

怎麼可能?

到底是什麼人能夠把他家二叔逼到這種絕路,還是說,二叔的病又複發了?

後者是最大的可能,更何況霍驍身上本來就有傷。

如此去想,便有種不祥的預感。

霍錚讓士兵馬上進行搜尋。

負責人見事情已經被說開了,他也什麼都不怕了,便把剛才發生的事情也說了出來。

「慕小姐昏迷了,被兩個陌生男人帶走了。」

「他們還威脅我,不給我報警。」

事情鬧得那麼大,負責人只想能盡點力,好讓霍錚別怪罪下來。

昏迷?陌生男人?

看來這事一點都不簡單。

轟轟轟,好幾輛輾壓一切的軍部大車行駛過來,最後停在度假村前。

數十名軍人小跑著進去,見到霍錚,連忙敬禮,「少將。」

「都給我到海里搜,生要見人,死……要見屍。」

霍錚說到死這個詞,遲疑了許久。

像是費了很大力氣才說得出來。

他相信他家二叔絕對不會有事的,他是無所不能的。

軍人們連連應道。

「給我調開衛星拍攝,我要這一個星期,度假村附近的視頻。」 衛星航拍是長期進行的,只是,這只是局限于軍部,普通市民是完全不知道的。

整個華國,他們在室外的一切,其實都有被拍攝下來,只是軍部不會隨便的點開深入調查,除非出事情。

而且也不是所有人都有這個資格,軍部里能隨意調出衛星拍攝視頻的人,沒幾個。

「是。」

副官應了下來,然後走到一旁打電話。

雨勢實在是太大,這裡信號也不好,副官打完一通電話,覺得好像剛打完一場戰似的。

霍錚率先走向碼頭,副官還沒來得及給他撐傘。

見霍錚已經上了遊艇,副官連忙拎著雨傘跟了過去。

「少將,等等我,你的傘。」

眼看遊艇快要開走,副官連忙跳了上去。

幸好,還是上了遊艇。

霍錚無所畏懼,遊艇開得超快,逆風行駛。

赤龍武神 強烈的風勢和暴雨使遊艇搖晃個不停,霍錚卻絲毫不理會,他開的遊艇,比那些熟手的船夫還要厲害。

儘管在逆風中,依然堅定前行。

很快,去到男人們提到的那個山頭附近。

他們的軍人已經開始了搜尋。

「少將,我們的人在海里發現另一波人,他們似乎也在尋找著什麼東西,要不要出手?」

副官剛接到的消息,馬上給霍錚彙報。

這個時候?

雨勢和風勢,根本就不適宜室外活動。

根據目擊者的證詞,霍驍的情況非常不妙,若是這個時候與對方交戰,只會浪費時間。

「繼續搜,找人盯著他們,我要知道他們每一步行動。」

副官點頭,「好,我們又一批人已經來到,我現在馬上安排。」

霍錚看著昏暗的海面,心裡不祥的感覺越來越濃。

他不能再這樣等下去。

當副官安排好一切,轉過身,哪裡還有他家少將的身影。

低頭一看,發現霍錚也加入了搜尋的隊伍當中。

他知道霍錚與霍驍的關係向來很好,只希望這次,霍少將一定要安全回來。

冒著狂風暴雨的海上搜尋足足維持了一夜,直到暴風雨停了下來,海平面上緩緩升起了太陽。

柔和的陽光照在海面上,盪起陣陣金光,金光閃閃,十分好看。

搜尋沒有任何進展。

搜尋的人已經開始疲倦了。

「找到了,我們找到個人了。」

慢慢的,撈起一個人影。

軍人們臉上盪起了笑容,這麼久,他們許久沒有試過這樣雀躍和開心。

霍錚從海里冒了出來,聞聲快速上了甲板。

徐徐陽光下,甲板上躺著一個人,陽光鍍在他的身上,有種淡淡的光華。

「人還活著?」

軍人們點點頭。

霍錚內心激動,他並沒有留意到軍人們怪異的表情。

他快步上前,來到那人的身邊。

對方背對著他,霍錚並沒有看到他的臉。

只是,心裡有什麼似乎不太對。

可一切都被他心底的雀躍給壓了下去。

找了這麼久,他們終於找到人了,實在是太好了。

隨著時間的流逝,霍錚多麼擔心霍驍真的找不回來了。

手擱在躺著的人肩膀上,緩緩地用力,把他扳過來。 溫潤柔和的面部線條,在大海里泡的時間有點久,面無血色,然而,這並不是霍驍。

而是池南。

池南?為什麼池南會出現?

而且出現在霍驍墮海的地方?

心裡各種疑問。

霍錚的目光落在池南腿上,這腿上沒入了子彈,經過一夜海水的浸泡,情況一點都不好。

心裡的雀躍頓時消失。

霍錚臉色陰沉了下來。

「少將,這並不是霍少將。我們已經叫了救護車,現在準備開遊艇回去。」

剛才他們也失望了一輪,不過他們是軍人,老百姓的生命對他們來說全都那麼重要,沒有例外。

所以,這人沒死,他們一定要儘快把他送去醫院。

「分批跟著回去休息,一個小時后換人。」

軍人們都找了整整一夜,誰都沒有合過眼,他們不是鐵人,再這樣下去很容易熬壞。

副官搖搖頭,「不必,少將,我們能繼續。」

救人的黃金時段就是這麼多,如果失去了,人就很難再找回來。

「我已經叫了支援,這將會是持久戰,我,不會放棄,更不會停下,所以,你們做好心理準備,現在分批休息。」

不管怎樣,他都要把霍驍找回來。

霍錚的語氣強勢,不可抗拒。

而且軍令如山,那怕有意見,都必須先執行。

副官點點頭,隨後帶著一批人,準備先回碼頭。

副官的電話又響了起來,他馬上接聽。

電話那頭的人聲音很急,而且伴隨著一些罵人的話,十分的刺耳和難聽。

「副官,這裡來了個老婦人,他們說是霍家的人,正要出海呢,可是為了更好地尋找霍少將,我們已經把海給封了,禁止其他人出海的。」

「可他們死活不肯,現在還鬧了起來,她說要馬上見少將。」

「她說她是少將的曾奶奶。」

曾奶奶,那就是霍家的老夫人,可是一尊大佛。

怪不得守在碼頭的軍人根本不是她的對手。

副官聞言,臉色沉了下來。

不是吧,那難搞的老夫人也來了?

如果真是這樣,看來他們這些分批休息的人可以不用休息了。

掛掉電話后,副官忐忑地看著霍錚。

「有事?」

霍錚挑眉,不耐煩地讓副官直接有事說事。

副官便把剛才電話內容一字不漏地說了出來。

他越往後說,霍錚的臉色越發的難看。

「先回碼頭。」

霍錚一聲令下,遊艇開了。

講究速度和效率的軍人,連遊艇都開得比別人快一倍,很快,就回到碼頭。

碼頭上,果然站滿了一身昂貴西裝的保鏢們。

為首的持著拐杖的,正是老夫人。

「曾奶奶。」

霍錚跳下遊艇,快步向老夫人走去。

剛來到老夫人面前,就吃了老夫人一拐杖。

「混賬,出那麼大的事,都不往家裡說,當我是死的?」

「驍怎麼樣,找到了?」

剛才聽那些軍人說,已經找到了人。

老夫人目光越過霍錚,落在甲板上倒著的那個人。

她以為,那就是霍驍。

「我可憐的孫兒。」

暈倒的人被抬了下來,老夫人連忙走過去。 她以為被抬過來的人會是霍驍,然而撲過去看到池南的臉后,老夫人向來淡定從容的臉龜裂了。

不是霍驍,那麼,霍驍呢?

「驍呢?驍在哪裡?」

老夫人轉身,顫顫巍巍地走向霍錚,一把揪著他的衣袖,「告訴我,你二叔怎麼了?他在哪裡?」

老夫人的力度很大,抓得霍錚手臂都發紅了,然而此時,霍錚已經沒有任何感覺了。

他不知道要怎麼回老夫人的話。

因為他家二叔,現在都還沒有找到。

救人的黃金時間段快要過去,以目擊者的證詞,至今還沒找到,怕是凶多吉少。

「說。不要瞞著我。」

霍錚遲疑不說話,老夫人察覺到問題,臉色越發的沉。

「人還沒找到對不對?」

霍錚見老夫人很激動,怕影響到她的身體健康,老夫人有心肌梗塞,曾經做過心臟搭橋手術,她是受不了刺激的,不然很容易出事。

正是如此,霍錚才特意隱瞞下來。

體驗派影帝 到底是誰,把事情泄露出去的。

這才一個晚上,老夫人竟然那麼快就知道。

如果被他抓到那個人,他一定弄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