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騙你幹嘛?我今天去看了幾個老朋友,晚上一起吃飯,其中一個是基諾城主家的侍衛副隊長,他親口說的,三王爺已經來了好幾天了。」

「三王爺突然來紫源星幹什麼?」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不過,肯定不是來玩的。」

戴維突然腦海中一道光芒閃現,望了楊嘯一眼,說道:

「我知道今天和你下棋的那個人是誰了?」

「你是說三王爺?」

戴維點點頭。

老秦立即驚訝地看著楊嘯。

秦陸簡單將情況告訴了父親老秦,老秦聽了之後,一拍大腿,說道:

「沒錯,應該就是他,楊師,你走大運了,三王爺能夠看上你,你以後有好日子過了。」

「我拒絕了他啊,早知道他是你們所謂的三王爺,我就答應他了。」

老秦無比惋惜心痛地看著楊嘯,

「你居然拒絕了三王爺的邀請?」

「啊?怎麼了?」

楊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其實他的內心還真沒有想過跟隨三王爺,以他現在的修為,跟隨那些位高權重之人,未必能夠獲得尊重和重用。

他並不希望自己過早地進入巫星的權力風暴中心,他還沒有自保的能力,只要權力中心出現一些波動,可能最先死的就是他。

如果讓他現在重新選擇一次,他還是會拒絕三王爺的邀請。

做三王爺的奴才哪有做戴維的老師享受?

而且,直覺告訴楊嘯,在礦場基地的野人利用紫源晶石的秘密,遲早會被他了破解,他內心對野人直接利用晶石餵養怪獸的事情非常好奇,總是隱約覺得自己能夠找到一條捷徑來提升自己的基因進化速度。

老秦是個鑽營取巧之人,覺得如果楊嘯能夠成為三王爺身邊的人,他這兒似乎就多了一個攀附三王爺的人脈,所以大感惋惜。

接下來的幾天,楊嘯白天都跟戴維,秦陸去珍瓏棋藝館下棋,在這兒,似乎可以聽到各種消息。

慢慢的,大龍帝國三王爺來到卡拉奇城的消息散播開來,大家紛紛揣測三王爺此行的目的。

系統穿梭之福妻滿滿 「三王爺是來紫源星觀光旅遊的吧?」

「不是,我覺得他可能是為了這次的圍棋大賽而來。」

「不可能,紫源星的圍棋大賽不過是個小型賽事,哪裡值得三王爺過來觀光。」

「據說大龍帝國現在前方的戰線吃緊,他會不會是過來催收紫源晶石的?」

「嗯,我覺得這個推測有點靠譜。」

三天過後,圍棋大賽的第一輪比賽開始。

前來參加比賽的一共有二千多人,所有人統一集中到了卡拉奇城市廣場上,二千多人進入城市廣場,每個人分發一個標號,根據各自的標號坐到棋桌上。

第一輪比賽結束后,獲勝的一千多人進入下午的第二輪比賽。

第二輪比賽完成之後,便只剩餘了六百人左右。

戴維和秦陸都順利通過了第二輪。

第二天上午,又進行了一輪淘汰賽,獲勝的三百多人進入下一輪。

到了下午,三百多人再次進入了淘汰賽,秦陸和戴維紛紛出局。

對於戴維來說,能夠進入前一百多名,這是他歷次參賽以來最好的成績,已經非常滿足了。

又經過了兩天的淘汰賽,最後獲勝的20名選手進入了決賽。

在前面的淘汰賽中,只有第一場比賽前,城主基諾和圍棋宗師薛榮象徵性地講了幾句話,後面就再也沒有出現過了。

決賽開始之後,主席台上突然多了幾個人。

城主基諾,圍棋宗師薛榮,以及其他三人,一共五人坐到了主席台上。

主席台的中央,坐著一位面容嚴正,氣勢威嚴的中年男子。

楊嘯,戴維,秦陸,老秦四人都站在圍觀人群中,有人突然低聲說道:

「主席台中央坐的就是我們大龍帝國戰神三王爺吧。」

楊嘯仔細看了兩眼,依稀有些熟悉的感覺。

(三更完,明天恢復四更。)

書客居閱讀網址: 比賽結果並沒有什麼意外,被眾人看好的三人之中的龍越奪得了大賽冠軍。

最後,城主基諾宣布,

「下面,我們熱烈歡迎我們的大龍帝國的戰神,三王爺給本次大賽的冠軍龍越頒獎。」

廣場一片歡呼。

大家終於確認了,坐在主席台中央的那個中年男子就是大龍帝國的戰神,那是很多人心中的偶像和英雄。

戰神三王爺從座位上站起來,向周圍歡呼的人揮手致意。

龍越走到了主席台前面,激動地對戰神鞠躬。

戰神三王爺將一張代表一億晶幣的黑金卡送到了龍越手中。

作為冠軍,龍越還將獲得回到巫星大龍帝國王宮,和當今大龍帝國圍棋第一宗師對弈一局的機會。

戰神三王爺剛剛給龍越頒獎,突然,遠處傳來一陣驚天動地的巨響,廣場上的人都感覺腳下大地微微顫動。

「我擦,什麼情況?」

眾人一陣驚慌,

「嗡」的一聲響,兩道人影出現在主席台上。

那是兩個滿身鮮血的黑衣斗篷男子,其中一人對著主席台上的基諾大聲說道:

「基諾大人,不好了,外面有巨獸來進攻我們,將外面的山谷入口的防禦光幕給擊碎了。」

「混賬,什麼怪獸如此大膽?有多少?」

「有數百頭妖獸,正在衝擊我們的山谷入口,兄弟們在拚死抵抗,但是妖獸等級很高,戰力強大,您趕快去看看吧。」

就在此時,大家頭頂上空出現了一道數百米寬的巨大陰影,楊嘯抬頭一看,居然是一頭巨鳥。

那巨鳥一聲嘶鳴,張開大嘴,對著城市上空的橘色防禦光幕噴出了一道濃烈的火焰。

「轟!」

巨大的轟鳴聲從天空上傳來,天空上的橘色防禦光幕劇烈振動著,眼看就要被攻破。

在更遠的地方,有數十道巨大的黑影飛過來,正是巨鳥的同伴。

廣場上的的人都是一震驚慌,整個城市內的居民也都是喊聲連天。

雖然經常會有怪獸攻擊卡拉奇城,但是,像現在這樣大規模的攻擊,最近兩三年都沒有發生過了。

為什麼突然出現如此多的巨獸攻擊卡拉奇城?

主席台上,戰神三王爺冷漠地抬頭看了一眼上空攻擊的巨鳥,對基諾大聲說道:

「你的帶著大家去山谷入口,我對付空中的巨鳥。」

三王爺說完,身影一閃,瞬間從主席台上消失,眨眼之間,天空中出現了一道身影。

楊嘯驚訝地看到,戰神三王爺瞬間穿越了防禦光幕,出現在了光幕之上,手中拿著一把三米長的血紅色長劍,對著巨鳥劈出一劍。

數百丈的紅色光芒猛然綻開,撕裂虛空,

「嗷——」

天空中的巨鳥一聲慘叫,巨大的頭顱被劈開,當初死掉,空中一片血霧,龐大的屍體滾落下來。

轟地一聲,將地面的幾棟房子給砸毀了。

「耶!戰神萬歲!」

廣場上的數千人看到戰神如此勇猛,頓時一陣吶喊鼓舞,內心立即燃氣了熊熊鬥志。

城主基諾大聲說道:

「現場帝級以上的強者,全部跟我去山谷入口攔擊妖獸的攻擊,快!」

基諾說完,身影一閃,便出現在了幾十米之外的空中,幾個瞬移,便消失了。

然後,楊嘯便看到了廣場上數千人中,至少一大半人都是瞬間消失,出現在了幾十米之外的半空中,眨眼之間,便不見了蹤影。

戴維對秦陸說道:

「秦公子,你和楊師在一起,保護楊嘯。」

說完,戴維和老秦兩人也是身影一閃,消失不見。

作為大龍帝國的公民,包圍卡拉奇城關係到每個人的切身利益,誰也不會臨陣退縮。

在這一剎那,楊嘯感受到了在星空外,一個強大民族的凝聚力和可怕的戰力。

如此強大的戰力,即便是整個地球的力量聯合起來,也無法對抗。

楊嘯環顧了一下,發現剛剛還說擁擠的廣場,現在剩下的人少了很多。

楊嘯看著秦陸,問道:

「秦兄沒有突破帝級?」

秦陸尷尬一笑,說道:

「哪有那麼容易。」

「你們家不是開礦的嗎?資源不是大把?」

「呵呵,你以為有資源就能夠進化到帝級?進化到王級容易,但是進化到帝級需要修鍊基因改造功法,只有將基因改造功法修鍊到第三階段易筋才可以的。」

煉體,鍛骨,易筋,洗髓四個階段。

煉體和鍛骨是基礎,達到易筋才能進化到帝級,而進化到皇級則需要先修鍊到洗髓。

基因改造功法改變的是人的先天體質,這是基因進化的基礎。

否則,就算進化資源再多,想要突破帝級和皇級,幾乎都是不可能的。

楊嘯抬頭望去,半空之中,戰神三王爺拿著赤紅的巨劍,身影飄忽不定,時而在前,時而在後,時而在左,時而在由,每一次出現,都追逐著天空中那些巨大的飛鳥。

十多分鐘的樣子,戰神憑藉一人之力,已經斬殺了五頭巨鳥。

巨鳥的屍體轟天墜落,將地面的房屋砸毀。

楊嘯是知道的,這些橘色防禦光幕只對活著的怪獸起作用,死掉的怪獸屍體可以自由進入光幕之內,不會觸動光幕的擊殺功能。

遠處山谷入口,殺聲震天,楊嘯站在數公里之外都能夠看到衝天而起的各種攻擊光芒,感受到漫天的殺氣。

廣場上剩餘的人突然一窩蜂地向山谷口飛去,大聲吶喊道:

「殺,殺,殺!」

秦陸突然興奮帝說道:

「楊兄,我們也去山谷口幫忙吧?」

楊嘯點點頭,說道:

「好!」

兩人當即跟隨著大隊人馬跑向山谷。

楊嘯展開王級進化者的浮空飛行技能,和秦陸一起,飛向山谷口。

十多分鐘之後便來到了山谷口,兩人降落到了一處比較高的房子屋頂,遠遠看到山谷口數千帝級進化者正在奮勇殺敵。

山谷入口的防禦光幕已經被擊碎了,數千人死死阻擋在數公里長的山谷入口。

山谷外面,有幾十頭上百米高的巨獸,帶領著幾百頭其它小型的怪獸,對著山谷入口的人群發起了猛烈攻擊。

(今天還有三更,感謝書友無堅不摧唯快不破打賞500起點幣,年少的酒仙打賞100起點幣,低調的讀書打賞100起點幣。)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楊,楊兄,我們還是不要太靠近了,否則,光那些強烈的殺氣就夠我們受了。」

秦陸的聲音有些顫抖。

勇氣是一回事,實力又是另外一回事。

儘管巫星的戰士個個都很勇敢,但是,生命還是可貴的。

楊嘯點點頭。

他也知道,這絕對不是秦陸貪生怕死,前面二三千個帝級進化者在和怪獸搏鬥,他們激發出來的強大殺氣足以將楊嘯這樣的王級進化者秒殺。

「轟!」

幾十個帝級進化者在兩個金甲武士的帶領下,將一頭百米高的巨獸給殺死。

巨獸的屍體轟然倒下。

楊嘯內心也是有些顫抖,問道:

「秦兄,那金甲武士什麼等級?」

「金甲武士的戰鬥力相當於人類的皇級進化者。」

「這麼恐怖?」

「當然,整個卡拉奇城,也只有四個金甲武士,城主基諾有兩個,最富有的礦主黃老闆有一個,還有就是本地棋壇宗師薛榮有一個。」

「這金甲武士很難得?」

「不是一般難得,作為高度智能化的機器戰士,製造一個金甲戰士需要耗費大量的資源,還需要大師級的煉金宗師輔助特殊的符文玄幻之力,相當不易,

在巫星,鐵甲武士可以花錢買,銀甲武士需要一點關係加上金錢,但是金甲武士,不是有錢可以買的,也不是普通的關係可以搞到的,

只有為帝國做出重大貢獻的人,才有資格擁有金甲武士,那是身份地位和榮譽的象徵,也是實力的象徵,任何金甲武士出現的地方,都代表這不可忽視的力量。」

「難怪你們當初看到胖子帶著兩個金甲武士的時候,一個個都嚇懵逼了。」

秦陸:「……,老兄,我們那是尊重帝國的權威好不?」

「轟,轟,轟……」

遠處不斷傳來巨大的轟鳴聲,楊嘯站在屋頂之上都能感覺房屋在顫抖。

就在此時,頭頂上空的防禦光幕不斷閃爍光幕,併發出有規律的嗡鳴聲,

「嗡,嗡,嗡……」

遠處,卡拉奇城所在是山谷四個角落裡面,散發出刺目的光華,四把長達百米的巨大的長劍緩緩升空。

四把巨劍散發出強烈的殺氣,楊嘯距離最近的一把巨劍大該有2公里左右,感覺內心深處升起一股寒意,不由的打了個寒顫。

「什麼情況?」

楊嘯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