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了我不知道,在人界里,我從他的手裡抓了一個女人和一個小孩回來,就再也沒見到他了!」

女人和小孩?!

渡瑤的手一晃,力道不下於先前,「那她們現在何處?!」

「她們……那女人騙我帶她到這裡解手,接著就逃了!我這不也剛好在找她嗎?!」紫靈沒好氣地朝她說道。

看見渡瑤這一臉的緊張,猜著她一定會去找她們。

果然,渡瑤一把將她甩開,朝附近看了幾眼。

並非是她相信了紫靈,而是她相信了自己對靈魂氣息的敏感。

就在紫靈說她帶她們來這裡,她就已經屏氣感受到了靈魂來過的氣味,是戈爾!

。 顧不得原地的紫靈,渡瑤已經飛身朝著果林飛去。

只有那個地方,才會是最佳的藏身之地。但凡那女人有一點的求生意志,都會往那裡鑽!

紫靈站起身,拍了拍方才被渡瑤所控的肩頭,眸間的怨恨更深更陰。

當務之急,還是先回去通知薩滿!

*

果林里

一陣陣歡快的聲音從裡面傳了出來。

「我以前在人界的時候,也是長這麼帥的!對了,你不認識芒草吧?」蜂靈正爬在一棵蘋果樹上,回頭問著莫離。

「不認識喵——」

莫離已幻化人形,坐在蜂靈身後的樹枝上,晃著兩條小腿,身後可愛的尾巴輕輕搖擺著。

總裁亂倫情 ,就能自由地變形了。

「芒草原來也不是我們精靈國里的精靈,他就是一個守門的。後來有一天,他帶著渡姑娘進來,看到我的時候,都被我帥到話也說不出來了。」

「前輩真帥,喵——」


莫離笑顏逐開,深深地被蜂靈一身的朝氣所感染。

「不敢當不敢當!你以後要是有機會看見芒草,一定會被他丑哭的。」他邊摘下最後一顆果子,接著飛到地上。

莫離緊接著躍下,跟在他的身旁。

「莫離喵,你看,我摘了這麼多,加上原來膳房儲存的那些,做果糕給他們吃,應該夠了吧?」蜂靈甩了甩衣兜里的那些各式各樣的水果。

「好想吃,喵——」莫離開心地笑起,圓潤的眼珠泛著喜悅的光彩。


蜂靈捧著一懷的果子,朝她道:「我的廚藝在整個精靈國,那是稱了第二就沒人敢稱第一的!啊——!!!」

「啊——」

「喵——」

話音剛落,從果樹一角突然衝出一個人影,撞向蜂靈。

頓時,懷裡的果子如同滾珠落地,撒在各處。

洛依依驚魂未定,抱著戈爾的手不住地顫抖,在看到眼前一個頭頂長著觸鬚,背後長著蜜蜂翅膀的男人,另一個長著貓耳,背後還一根雪白的貓尾巴的女人,臉色瞬間慘白。

「洛依依,喵……」莫離一眼認出了她是洛河村村長的女兒,洛依依。

洛依依剛想轉身接著逃命,就聽見了莫離喚著她的名字。

「你認識我?」她的語氣裡帶著一絲驚訝。

只是再打量起眼前的這個「貓女」,她還是沒能認出莫離。

「喵——」莫離當著她的面,變成了白貓,圍在洛依依的腳邊小聲喚了兩聲。

洛依依驚嚇間,往後又退了一步,看著白貓有一會兒,這才想起洛河村內經常能見到的一隻渾身瑩白的貓,難不成,就是它?

「妖怪……」

凡女成神錄

就在這時,她跑去的上空,一身白衣襲罩綠影,緩緩落在她身前,擋住了她的去路。洛依依望去,只見一個螓首娥眉,膚如凝脂,貌若天仙的女子從天而降。

她看得有些痴神,甚至忘記了自己此時身處的環境。

「渡姑娘?」蜂靈看見渡瑤的那一瞬,本也是看出了神,後來仔細再辨認,這才不敢確信地叫出她的名字。

令他疑惑的是,渡姑娘今日所穿著的,不正是參王的王袍嗎?

可就算是男人的衣服,穿在渡姑娘身上,那也是別有一番威風之姿。

看著看著,他竟痴痴笑了出聲,接著低頭悄聲對莫離說道:「看到了沒有,她就是我跟你提起的渡姑娘,實不相瞞,她以前也暗戀過我……」

「主人喵——」

不等他說完,莫離已經躥向渡瑤,靠在她的身邊撒起嬌來。

渡瑤彎腰摸了一把莫離身上的絨毛,並不急於與洛依依表明身份,而是寵溺著莫離,問著:「昨日你可是在精靈國溜達上一圈了?」


「嗯,蜂靈前輩可好了喵——」莫離蹭著渡瑤,眼睛眯下一圈。

渡瑤偏頭看去,見蜂靈正有一下沒一下地蹲在地上忙著撿那些果子,還時不時往她這裡心虛地望了幾眼。看到他恢復人形,她的心終是落了落,最後才將視線轉移到洛依依身上。

這個女孩的靈魂格外純凈,沒有悲傷沒有憤怒,靈魂氣息隨著她情緒的波動而改變。正如此刻,她的靈魂是處於極度驚慌中。

一雙澄凈的大眼睛下,嬌俏的鼻子顯得可愛逗人,雙唇不點而赤,透著誘人的紅光。她對懷裡的孩子保護欲極強,在看到渡瑤投向她的目光時,兩手緊了緊抱著戈爾的力度。

眼觀人界八方,這是第一次,她遇見的純靈。

聽聞,純靈是作為快速修鍊極好的載體,能讓一個不屬於自身的肉體和靈魂以最快的速度融為一體並提高內力修鍊速度。

她倒是明白了,為何薩滿會將這個女人和戈爾一起帶來。

「孩子給我。」她看著洛依依,神情柔和,梨渦泛現。

但在洛依依聽來,她的聲音卻是冷得讓人直打顫,一聽此話便也瞭然她也是來搶孩子的。

雖然不知道那個衾末抱給她的這個孩子是什麼來歷,但這些伸手就向她要孩子的定然都不是什麼好人。

於是,她警惕地望著渡瑤,往後縮了縮,「不,除非我死,不然我是不會把孩子交給你們的!」

「如果是孩子自己選擇跟我走呢?」渡瑤突然問道,並將戈爾額頭上的符一手揮掉。

洛依依看見渡瑤步步朝自己逼近,於是也跟著往後退去,「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你懷裡抱著的,是未央國二皇子的遺嗣,也就是未央國的儲君,未央戈爾。」渡瑤看見她滿懷戒備,於是停下了腳步,與她保持一定的距離。

「你說……說什麼……這是……」洛依依匆匆瞥了一眼懷裡的戈爾,此時他的眼睛已經睜得發亮,烏溜溜的眼珠正朝渡瑤的方向望去。

「他的父親,名為未央衾末。」渡瑤繼續說著,並看到了洛依依臉上的神情由驚恐逐漸轉為驚詫。

「衾末?未央衾末?」洛依依這次是完全醒悟了過來。

。 難怪她當初聽到這名字的時候會覺得熟悉,原來,他就是未央國薨逝的二皇子,未央衾末。

忽得,她腦袋一懵,這又怎麼回事,二皇子不是已經薨逝了嗎,那天出現的自稱是衾末的男人又是誰?!

「你是什麼人?」洛依依回過神,依舊警惕地問著渡瑤。

「可以將你從這裡救出去的人。」渡瑤再次朝她走近一步,道出自己的名字:「我叫渡瑤。」

洛依依心中還在猶豫,聽到她是渡瑤的時候,忽然一怔,接著抬頭,「你說你是渡瑤?」

如果不是看在洛依依照顧了戈爾這麼多日子,渡瑤根本不會如此慢條斯理地與她周旋,甚至直接將戈爾抱了就走。

「你是洛河村的洛依依,衾末兄將戈爾交給你的時候曾允諾過兩天後來抱走他,可是帶走你們的是一個長著八字須的胖男人,你說,我說的對不對?」她耐著性子,以博取洛依依的信任。

望向戈爾的時候,正見他朝自己也笑著,她陰沉的心情忽而好轉了起來。

洛依依點頭,再看了看懷裡的戈爾,心想渡瑤說得句句屬實,既然她認得衾末,把孩子給她未嘗不是一件好事,總好過跟著她被人一起囚禁。

她鬆了口氣,下了很大的決心后,走到渡瑤面前,將戈爾交到她手裡,堅信的目光透著如水的光澤,柔聲說道:「我相信你。」

剛接過戈爾,周圍的果林忽然沙沙作響。

接著一襲與渡瑤一模一樣的白袍落於她們身側,在洛依依驚詫的眼前,一道賞心悅目的風景靚麗而生。

「跟我走,我找到薩滿了。」他無暇去看別人,全部的注意力只在她一人身上。

渡瑤清眸一亮,隨即將戈爾放回洛依依懷中,朝莫離道:「莫離,你帶著她和戈爾先去大殿候著,我去去就來。」

「好的,喵——」

這邊還在撿著果子的蜂靈回頭望去,看到的已經是參王帶著渡姑娘「遠走高飛」的身影了。

洛依依抱著又被塞回自己懷裡的戈爾,一時還回不了神。

這裡的一草一物皆是如此詭異,會說人話的貓,長著人身的蜜蜂,會飛的人。每一次親眼所見到的,都讓她確定自己此刻正身處在一個異世的事實。

「參王,渡姑娘,早點回來吃果糕啊!」蜂靈的喊聲穿透整個果林,回聲陣陣。

洛依依雖心有餘悸,但總算是看出這兩個非人的異類都屬善類,於是跟在莫離後面,朝大殿走去。

「原來你是渡姑娘和莫離的朋友啊?我叫蜂靈,我們精靈國除了參王外,就屬我長得最帥了,渡姑娘還誇過我廚藝了得呢,待會兒,你們就一起嘗嘗我做的果糕?」

一路上,蜂靈又開啟了自戀模式,向洛依依從頭到尾道了一遍莫離已經聽過的「故事」……

*

渡瑤跟著慕子參回到紫堡后,再次打開暗門。

映入眼帘的,並非是預期的結果。

而是一副,******圖。

暗房內,只有一張太極八卦桌,空中薰衣草花香滿溢,花瓣漫天飛舞。

紫靈婀娜的身姿正端坐在八卦陣中,吸取大地精華,促進修鍊。

「你帶我來,為的就是讓我看這個?」渡瑤的語氣帶著些不屑和暗諷。

慕子參迅速背過身,走出紫堡。

薩滿,被紫靈放走了,這是毋庸置疑的。

可當下,渡瑤又會如何看他,這樣的誤會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

但他要是說了紫靈放走了薩滿,渡瑤定不會放過紫靈。

渡瑤跟著他走了出去,所想著的,卻不是房內那個****的紫靈,而是慕子參在果林時對她說找到薩滿的那副認真的神情。

方才他更是毫不猶豫地打開了那道暗門,說明薩滿確實在那裡呆過。

現如今薩滿不見了,精靈國的陣法奇特怪異,有進無出。那麼薩滿能去的地方……

「不好!戈爾有危險!」

「瑤兒!」

慕子參正不知該如何面對渡瑤的時候,就見她的身影從自己面前晃過,朝大殿奔去。

*

「你們先在這裡坐著,莫離喵,你要不要跟我去膳房學學怎麼做好吃的果糕?」蜂靈帶著洛依依進了大殿,指了指隨處的一角,又問著莫離。

莫離毫不猶豫地就點頭,「要去,喵——」

兩個精靈一前一後地消失在洛依依眼前,倒是讓她一直提著的心落下不少重擔。

大殿四角圍繞幾個木墩而立,金碧輝煌的外表,清雅華貴的內殿,無不讓從小沒見過如此奢華建築的洛依依感到讚歎。

懷裡的戈爾似乎也很喜歡這裡,臉上的笑容不曾斷過。

繞著大殿內圍走上一圈,正感慨著能夠居住在這裡的人定是非富即貴之身,忽而一陣狂妄的笑聲從偏殿傳出。

「哈哈哈……哈哈……」

「是你……你……」


看著眼前這個,令她只要一閉上眼就能做上幾天幾夜噩夢的胖男人,洛依依嚇得氣都不敢出。

「你知不知道我最恨的是什麼人?」薩滿來到她面前,一堆橫肉隨著憤怒提到鸛骨處,凶神惡煞地自問自答道:「就是欺騙我的人!」

洛依依癱坐在地上,已經失去了逃亡的氣力。

看著薩滿一點一點在她眼前放大的面孔,恐懼,襲至周身。

渡瑤和慕子參一前一後趕到時,薩滿已經一手將戈爾從洛依依懷裡奪了過去。

「寶貝兒,咱們又見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