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和林晨兮是為了韓妃兒而來,她今天不會下來表演了,你們若是想要見她,就到三樓去找她。」

聽到韓妃兒在三樓,蕭曉曉立刻有些激動了起來,不過很快又有些失望:「樓道口就有保安耶,保安不會讓我們上樓的。」

「在這裡沒有人會攔你,你們上樓見到韓妃兒之後,告訴她,是我讓你們上來的,她就不會躲著你們了。」

「呀,太好了。」蕭曉曉離開拉起了林晨兮的手:「晨兮,我們上去。」

林晨兮點了點頭,然後和蕭曉曉一起走向樓梯口,可沒走出幾步,林晨兮又跑了回來,站在李天辰的面前,目光灼灼的看著他:「李天辰,我問你,先前朱逸群在罵我的時候,你為什麼會牽著我的手,為什麼會為我出頭?」 說真的,這個問題,李天辰自己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當時,他看到林晨兮被那姓朱的欺負了,心中不自然的就惱火,就有種想要教訓那姓朱的衝動。

當然,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不知道為何,當時,李天辰有種想要保護林晨兮的衝動。

這種感覺很是微妙。

原本李天辰以為,在這個世界上,目前能夠令自己生出保護慾望的唯有鳳姨以及曉雯的。

可,真心不知道怎麼回事,一看到林晨兮被欺負,心裡就特別不是滋味,特別想要保護她。

所以,李天辰才會走過去,牽起了她的手。

「我看你當時被欺負了,看你可憐而已。」李天辰自己都不知道該怎麼對她解釋,所以,隨口編了一個理由。

「只是同情我嗎?」

聞言,原本目光灼灼,眼神當中充滿期盼林晨兮,期待的眼神逐漸暗淡了下來,很顯然有些失望。

其實,在她問出這話的時候,已經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氣了。

若是李天辰說是想保護自己,是害怕自己受傷害的話,那麼她便是會義無反顧的撲進他的懷裡。

甚至當場跟他表白都可以。

可,結果……

他竟然只是出於同情?

他只是為了同情自己而已。

失望了!

「晨兮,你怎麼了,怎麼不走了?」蕭曉曉走了回來。

「哦,沒什麼,我就問李天辰跟不跟我們上去。」林晨兮隨口回道。

「對啊,李天辰,你和我們一起上去吧。」蕭曉曉看著李天辰。

李天辰擺了擺手:「我就不上去了,你們上去玩吧,我先走了。」

李天辰來這裡的目的本是要張長壽將那片山林賣給自己的,可結果前些天那山林就被張長壽給賣了,約定明天晚上把那人約出來相談。

既然這裡的事情已經結束了,李天辰已經沒有必要留在這裡了。

和林晨兮她們告別之後,便是離開了會所。

張長壽親自開車將李天辰送回了酒店。

「天辰哥哥。」 邪魅總裁偷心計:圈養小嬌妻 李天辰一進大廳,正伏在桌面寫作業的曉雯,立刻放下鉛筆,光著腳丫子跑了過來,跳進李天辰的懷裡。

李天辰將曉雯抱起:「曉雯,鳳姨呢?」

「媽媽吃晚飯後就出去了,她去找吳圖叔叔了。」曉雯說道。

這吳圖是前些天張長壽安排來從新設計芸辰會所的設計師。

這件事情李天辰全權交給了鳳姨負責了。

所以,最近他和吳圖接觸的也比較平凡。

約莫著半個多小時之後,鳳姨回來了!

「鳳姨來,給你說件事情。」見到鳳姨回來,李天辰立刻將她拉到大廳的沙發上坐下。

步步攻心:寶貝哪裏逃 興奮的有些迫不及待的樣子。

「天辰,怎麼了,這麼開心。」 漫漫婚路 鳳姨微笑著,然後將車鑰匙放在了茶几上。

吳圖先前告訴她,按照鳳姨畫的草圖裝修芸辰會所的話,最多三個月就能夠重新裝修好了。

所以,鳳姨現在的心情也極為不錯。

「鳳姨,是這樣的,你讓我看一看你的右手,說不定我能夠治療好。」

鳳姨的手,一直是李天辰的心病的。

他做夢都想要治療好鳳姨的手的。

一聽到李天辰要替自己治療手臂,原本還微笑的鳳姨臉色立刻就有些變了。

站了起來:「天辰,我的手臂已經治不好了,你別費心了。」

「鳳姨,相信我一次,說不定我就真能夠治療好呢?」

「我說不用了,就不用了,以後別在提治療我手的事情了。」鳳姨拒絕的非常乾脆:「天辰,我累了,我去休息了。」

鳳姨根本就沒有再給李天辰繼續說下去的機會,便是回了自己的房間。

看著如此決斷的鳳姨的背影,李天辰就奇怪了。

他實在是搞不懂了,為什麼鳳姨就是不肯治療手臂呢?

為什麼寧肯殘疾著,也不願意治療呢?

如果說以前不治療,李天辰可以理解,那是因為沒有錢去治療,可現在有錢了,為什麼還不治療?

就算不想找外面的醫生治療,可現在自己懂醫術了,為什麼也不讓自己治療。

李天辰真心想不明白啊。

「鳳姨究竟是在躲什麼?她究竟瞞了我什麼事?」李天辰覺得這事情絕對不那麼簡單。

……

鳳姨回了自己的房間,便是將房門反鎖。

背靠在房門上,鳳姨的眼眶逐漸的濕潤了:傻孩子,你有這份孝心,鳳姨我就滿足了。

鳳姨能夠感覺的出來,李天辰真的很孝順。

可手上的秘密她是真心不敢讓李天辰知道的。

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她天天都穿著長袖,無論多熱的天氣,都是穿著長袖,為什麼?

拒絕治療,為什麼?

她想一輩子都是殘廢嗎?

又有誰想要一輩子是殘廢的?

鳳姨不想。

她也想要做一個健康的人,一個正常的人,一個完完整整的人。

她也想要在酷熱的夏天穿上短袖。

她也想要自己這隻手能夠向正常人一樣直起來,不在彎曲。

她也想要右手能夠有力氣。

可是她不能夠讓李天辰知道,自己的手是被人打斷掉了的啊!

只要一治療,那必然會被檢查出自己的手臂不是出車禍的。

她清楚,一但讓李天辰知道自己的手是被打斷掉的。以他的脾氣,以他那孝順的程度,肯定會奮不顧身和對方拚命的。

對方實在是太強大了。

強大到令的鳳姨心顫,強大到只要鳳姨一想到對方,便是一陣的無力。在鳳姨的眼裡,那哥對手就是她一輩子都無法撼動的大山。

她,不能夠眼睜睜的看著李天辰去送死啊。

「天辰,鳳姨知道你孝順我,你有這份心,鳳姨便是知足了。」擦去了眼角已經流下來的淚水,刀白鳳深深的吸了口氣,然後走到了衣櫃前,將衣櫃打開,在那衣櫃的最底層,有著個半米長的黑色小木盒。

取出木盒放在床上,打開。

裡面則是兩柄短刀。

是雙刀!

撫摸著那鋒利刀面,刀白鳳的雙眸又漸漸的濕潤了,思緒陷入了長長的回憶當中,許久之後一聲嘆息:「夫人,老爺,『刀妹』想你們了,你們究竟在哪裡?」 「洛微,洛微~」同桌莫小念在一旁晃了晃歐洛微的手臂。

「嗯,啊?什麼事?」歐洛微迷茫的看著莫小念。

莫小念非常無奈的給歐洛微翻了一個白眼,說:「你看季學長已經有十分鐘了,怎麼,你對季學長有那個意思?」

說完,莫小念一臉壞笑的看著歐洛微,臉上掛著「我已經知道了」的表情。

操場上,季寒驍一身藍色的球衣,籃球在他手上飛躍的跳著,奔跑、跳躍、投籃這一連貫的動作在他身上表現的淋漓盡致,他的對手,幾乎就是無緣碰到籃球。

操場邊緣佔據的,都是季寒驍的粉絲,且都是女生。一場比賽下來,季寒驍身邊就擁滿了女生給他送水送毛巾。

不知道是不是季寒驍察覺到了這邊的目光,兩個人的眼神冷不丁的撞在了一起。

歐洛微從操場上那抹耀眼的身影上收回了視線,隨即把手上的排球扔給了莫小念,淡淡的說道:「你想多了,我就是對你有意思,我也不會對他有意思。」

「啊!」莫小念一臉驚恐的看著歐洛微慢慢離去的身影。歐洛微剛剛說什麼?她……她竟然說對她有意思?

「叮鈴鈴——」

下課鈴聲響了起來。

歐洛微所屬的班級這一節課是體育課,現在已經下課了,歐洛微便一臉淡漠的回到教室,從自己的柜子裡面,拿出了校服去更衣室換上。

斯蘭蒂是整個A市乃至華國最有名的貴族學校,所有名門貴族的子弟都在這所學校,像家庭普通的學生幾乎就是非常少見,只有靠成績進來的學生斯蘭蒂才會收。

像歐洛微,家庭普通,成績差,脾氣更是暴躁的不行這種性子,要不是那位大人物,估計她連進學校大門的資格都沒有。

換好衣服后,莫小念也急急忙忙的抱著校服進了更衣室。

「哎,洛微你怎麼就換好衣服了?等我一下。」

歐洛微沒有回應莫小念,但還是靠在了牆壁上等著莫小念了。

五分鐘后,莫小念抱著疊好的運動服出來,看到歐洛微站在外面等她,笑了起來:「嗷嗷,洛微你真好,竟然真的等我了。」

說著,莫小念就要往歐洛微身上蹭去,卻被歐洛微給無情的躲開了,歐洛微說道:「快上課了,我們回教室吧。」

「嗯嗯。」莫小念也沒有在意,點了點頭,跟歐洛微一起回教室。

哪知歐洛微剛要坐下來,學校的廣播響了。

「請高二三班的歐洛微同學到教導處一趟,你家長來找你了……請高二三班的歐洛微同學……」

一旁的莫小念「哎」了一聲,對歐洛微說道:「洛微,你家長又來找你了,我沒有聽錯吧?」

歐洛微沉著一張臉,隨即把莫小念摁在了座位上,隨後自己不為所動,彷彿沒有聽到一樣。

莫小念似乎還要說什麼,歐洛微便堵住了她的話:「老師來了,趕緊上課。」

「哦?哦。」莫小念奇怪的看了歐洛微一眼,隨後就是乖乖的坐在座位上認真拿出課本來上課。 第二天。

因為是周末,李天辰倒也沒有去學校,一整天都是陪著曉雯和鳳姨,去了一趟芸辰會所,看了下那裡的裝修的進度。

然後,去了一趟藥店,買了一套中醫用的金針,又順便街上買了二部新的手機。

二部都是iphoneXsMax。

李天辰一部,鳳姨一部,正好花費了兩萬大洋。

對於李天辰來說,現在一萬一部的手機,真心不是什麼問題了,其實對於手機李天辰也沒有什麼追求,能打電話就好了。

當然,不能經常死機。

李天辰原來的手機就是因為經常死機,所以才想到了要買一部。

傍晚的時候,李天辰開著他那輛黑色的SUV去了豪庭會所。

昨天,張長壽便是約了徐林的……前些天張長壽便是將那片樹林賣給了一個叫徐林的富豪,約定了今天在豪庭會所,買回來事宜。

李天辰的SUV徑直的開到了豪庭會所的門口,大光頭飛龍早已經在門口等候了,見到李天辰車子停下來,立刻過來殷勤的開車門。

然後又安排一個小弟,幫李天辰的車子停好。

「天公子,徐老闆和侯爺已經在裡面等候了,隨我來。」大光頭飛龍在前面帶路,領著李天辰進入會所后,走了幾條走廊,然後來到了一處小湖泊旁。

這是人工湖泊,並不大的,長寬也就是百來米而已,不過周圍的環境確是極好的,湖泊旁有一個類似於古代建築的閣樓。

閣樓門口,還守著四個黑衣保鏢。

李天辰昨天晚上就是有來過這豪庭會所的,不過這片區域倒還沒來過,看著周圍優雅,安靜的環境,不由的感慨:有錢人的生活就是不一樣啊。

光頭飛龍帶著李天辰進入閣樓中:「天公子,就在三樓,隨我來。」

李天辰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