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倒要看看,能有多大的驚喜!」

嘴裡雖然嘟囔著,但她的心思,已經沒放在那些文件上了。

潦草地把幾個文件處理好,許半夏立馬跑過來:「好了,現在告訴我,什麼驚喜?」

林漠微微一笑,拉著她一邊往外走,一邊輕聲道:「一會兒你就知道了。」

許半夏掐了他一下,但還是抱著林漠的胳膊,一臉幸福地往外走去。

這一次,林漠打算帶許半夏去望江園,去這個真正屬於他和許半夏的家了! 校長走後,一陣下課鈴聲響起,女老師趕緊逃離了這個教室。

畢竟今天見到的事情,對於她來說太過魔幻了!

「草!」王寧低罵一聲!

剛才太爽了,竟然一時忘了自己要坐哪了!

王寧沒理會小心看著他竊竊私語的學生,而是看了看班級的座位。

王寧的視線瞬間鎖定了一個女生旁邊的空位子。

並且直接走了過去。

他發現當自己坐在座位上的時候,旁邊的學生一陣騷動!

「我靠,新生太猛了!」

「這可是林奕的座位,他不要命了!」

王寧覺得林奕這個名字有些耳熟,但一時沒想起來在哪裡聽過。

系統特意提醒道:「主人,林奕是這本小說的男主哦。」

王寧這才想起來,那他坐的既然是小說男主的座位,不用說他現在的同桌就是女主咯!

王寧轉過頭看了一眼,不愧是爽文里的女主。

皮膚細膩光滑,五官也十分小巧可人,在往下看去,身材前凸后翹!

這就是傳說中的萌妹臉,御姐身材嗎!

愛了愛了!

就在王寧欣賞女主的時候,女主突然轉過頭來。

聲音婉轉動人:「同學,有什麼事情嗎?」

王寧立刻收斂了神色,說道:「你好,我是轉校生王寧。請問我可以做這裡嗎?」

王寧的長相是俊帥一掛的,很能夠博得女生親近。

女生立刻回應道:「你好,我叫徐媛媛。」

果然王寧猜的沒錯,這就是主角徐媛媛了。

按照小說的時間線,現在的男主是校霸,女主對他沒有好感,所以自己坐這裡沒什麼問題。

「那以後就是同桌了,多多關照。」王寧一臉認真。

「叮,攻略對象徐媛媛好感度+5,共計好感度55分!獎勵宿主5願力值!」

王寧聽到這個系統提示的時候,微微一愣!

果然女孩子的心思不好猜!

他這什麼都沒做呢,好感度就增加了!

不過王寧也對自己接下來的生活抱有很高的期待!

別說什麼願望都可以實現那麼好的事情了,就說能攻略這麼美的女主對王寧這個單身漢來說都是好事一件!

一陣上課鈴聲響起。

一個中年男人走進教室,他拿出課本直接說道:「上節課的那道題都還記得吧!」

這節課是物理課,所有人都把腦袋縮起來。

物理老師掃視了一圈講台下,視線停到王寧那裡輕蔑的一笑,道:「你上來答題。」

王寧本以為他是叫的身後的人,畢竟怎麼喊也輪不到自己這個第一次上課的人。

但過了好一會都沒人站起來,王寧不由得看向物理老師。

物理老師冷哼一聲:「別看了,就是你!」

王寧站了起來,不卑不亢的說道:「老師,我是新來的,並不清楚上節課講了什麼。」

物理老師拿著粉筆就在黑板上寫了起來。

王寧看著這道明顯就不屬於高二的物理題,想自己到底是哪裡得罪了這位老師。

男老師寫完,譏笑道:「要是這道題答不出來,你也不配轉學到二中。」

王寧正想著怎麼樣解決,笑話拽了拽他的衣袖,他低頭看過去。

笑話輕聲說道:「你認個錯,物理老師是英語老師的追求者。」

呵,王寧不由得冷笑一聲!

原來是剛才那個老巫婆找來的幫手。

男老師把粉筆一丟,說道:「怎麼?不會就找同桌?」

「這麼簡單的題你都不會,是個廢物嗎?」

「要我說,怎麼什麼人都能來二中了!你這種人最好別來我們二中丟人現眼,趕快去隔壁十三中得了!」

男老師不斷貶低著王寧的人格。

看著王寧低頭不說話,男老師逐漸得意起來。

就在所以人等著看王寧笑話的時候,他嗤笑道:「老師,這科里奧利力不是高二的題目吧?」

老師明顯沒想到王寧可以認出這道題,要知道底下的學生大多數不知道。

老師臉色一變,隨即呵斥!

「那又怎麼樣,這可是二中!我不知道你以前是在哪個垃圾學校上的學,但這就是我們二中學的課程!」

校花拉了拉王寧的袖口,還沒說話,就聽到老師說:「徐媛媛,你想上來做這道題嗎?」

徐媛媛趕緊做好搖了搖頭,她只是想幫助這個新來的同桌,但不證明自己想做這個題,她可不會。

老師看著王寧不說話,得意道:「不會嗎?不會就給我滾出去聽課吧!」

「系統,我需要精通一直到大學畢業的物理課程!」

「好的,主人。扣除你一個願力點是否同意?」

「同意!」

當然,這一切是在王寧的腦海中完成的,而現實只是短短一瞬。

王寧離開課桌,朝著前面走去。

男老師以為王寧要滾出去聽課,臉上十分得意。

下面的同學,也是跟著看熱鬧,一陣竊笑!

誰知走到講台旁邊,王寧沒有向著門的方向,反而是朝著講台走去。

「你要幹嘛?」

王寧沒理會男老師,他拿了一根粉筆在手上。

「這就想證明我的智商了?」

「你知道什麼是克爾黑洞的解析延拓嗎?能解釋什麼是自發對稱性破缺嗎?怎麼計算非阿貝爾規範的重整化嗎?」

王寧邊說邊寫,在黑板上寫著一堆別人根本看不懂的公式!

下面的學生第一次體會到了,什麼叫做這些字和單詞單獨拆開我都認識,組合在一起是什麼玩意?

物理老師憋得臉都紅了,他就是個教高二物理的,哪裡知道這些!

雖然下面的學生看不懂王寧在寫什麼,但他們看的懂老師的臉色。

王寧根本就是在碾壓!

王寧寫完,把粉筆丟在桌子上,道:「老師,我是廢物嗎?」

如果王寧是廢物,那自己是什麼?

物理老師被王寧的問題問的血液上頭。

他含糊其辭道:「好了,下去吧!我要講課了!」

「給我道歉!」

「什麼?」

不止是物理老師,下面的學生也被王寧驚到了!

物理老師因為是名校畢業,向來不把他們放眼裡。

現在王寧竟然敢公開讓他道歉!

「你剛才說我是廢物,現在,我要你跟我道歉!不然我會去找校長證明,物理老師目前的水平根本教不了他的學生呀!」第二天一大早,水上隼人先帶著鬧鬧回到了自己家在千葉這邊的房子,把鬧鬧交給了在這邊進行「暑假集訓」的弟弟代為照顧兩天,等吉岡里帆回來了再把她領走。

水上隼人這個弟弟腦子好用得很,除了將自己的目標定位在東大以外,每天還跟著一群人玩「quiz」,校園生活過得好不快樂。

現在正逢暑

《向陽處的日娛》第三百六十七章新垣結衣的愛心便當 「對不起對不起,王妃,晚晚錯了晚晚多嘴了。王妃不要攆走晚晚。」林晚晚瞬間就明白了蕭靖軒都是為了討好蘇婧洛,連忙跪在了蘇婧洛的腳下苦苦哀求。

……這林晚晚指定是有點什麼毛病,明明清清楚楚是蕭靖軒讓她走的。為什麼經她這麼一說好像是自己要攆走她似的。

「我可什麼都沒說,你不要裝可憐往我身上潑髒水,我說什麼了?我什麼都沒說好嗎?」蘇婧洛瞪了蕭靖軒一眼,都是你惹這麼一個神經病。快點安撫安撫,動不動就下跪好像欺負她了似的。

「多說無益,回去吧。」蕭靖軒看到蘇婧洛瞪了他一眼,以為那意思趕緊給我處理了。

「王妃,你讓晚晚去哪裏啊,晚晚家裏不受父親所珍愛,嫡母又覺得晚晚是個累贅,晚晚因貪戀和表哥的情誼,多年沒有許人家,嫡母和父親更是厭棄。王妃王妃不要攆走晚晚好不好?」林晚晚跪行了幾步,一把抱住了蘇婧洛的小腿,聲音悲戚可憐至極。

又來這招,你自己不出嫁的,說的好像蕭靖軒是渣男似的。

「你表哥曾經可許下娶你的承諾?」蘇婧洛後退幾步,和林晚晚保持了距離,聲音極其冰冷。蕭靖軒感覺要壞事啊,這蘇婧洛是不是對自己印象不好了,剛到手的小媳婦是不是要變心啊。

「是沒有,可我們自小……」林晚晚不知道蘇婧洛為什麼這麼問,但還是極力想要表現自己和蕭靖軒關係有多麼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