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楓家雖然不是什麼大家族,但是江湖上流傳的一些消息還是能夠打聽到的,你說這麼幹什麼?」

「所以說呀。」陳略道:「人家擁有那麼大的勢力庇護,但一出門還是有人敢襲擊她,更何況我這種無依無靠的鄉下小子了,擔心也沒用,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儘快變強,擁有自保的能力!」

楓院點了點頭,但隨即又想到了什麼,疑惑道:「不對呀,略略,你是怎麼知道天陣宗大小姐遇襲這件事的…難不成…」

陳略這才反應過來,自己說漏嘴了,尷尬的撓了撓頭,「嘿嘿,上次把我抓走的,就是天陣宗的大小姐,碧霞…」

楓院撅了撅小嘴,並沒有多問,隱約之間猜到自己的弟弟似乎和那個碧霞大小姐之間發生過什麼,心中雖然酸酸的,但現在不是吃醋的時候。

「不行,你還是不能和我一起去赤蕭山。」

「嗯?為什麼?」這回輪到陳略疑惑了,「我現在的魂力已經有8點了,再過不久,我也能成為一名魂士的。」

「赤蕭學院之中高手太多,導師更是大陸魂師中的精英,你去了那裡,難保不會被發現你雙修者的身份。」

陳略卻是一點也不擔心,只道:「赤蕭學院比那些家族勢力好的地方,就是在你學成之後依舊是自由身,並不會約束你什麼,只需要在國家有難的時候響應徵召便可,我現在缺少魂技的秘籍,即便成為了魂士也不會有任何的作為,而我從小便勵志成為一名強大的魂師,姐,難道你願意讓我天賦白白lang費么?」

楓院無法反駁陳略,她自然希望陳略與自己一同千萬赤蕭山,兩人便不用分開,但是…

看著楓院依舊放不下心,陳略卻是一副成竹在胸的樣子。

「姐,你放心,我有一個辦法,可以讓我的身份不暴露!」

楓院眼睛一亮,「什麼辦法?」

少年露出了意味深長的微笑,「嘿嘿,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

在尚津鎮的最後一個月,陳略過的倒是一切正常,和往常一樣去上課,回家便埋頭修鍊,沒有任何的異常。

比陳略還要正常的人,要屬翼了,陳略一直在關注著他的動向,但是這傢伙似乎突然變得無欲無求了,雖說依舊是一副冰塊模樣,但上課認真聽講,也不主動去和別人說話,似乎已經完全融入到了這小鎮的生活之中。

兩人自墳山一役之後就沒有再說過話,陳略見他沒有什麼特別的動作,也懶得理會,因為即便是現在的陳略,也沒有絕對的把握能夠穩贏他。

至於另外一個人,卻是和往常有些不一樣了,上課心不在焉,視線老是往陳略的方向瞟,整天一副迷茫的樣子,這個人,便是賀雅了。

自從那天被陳略救了之後,她也隱約間猜到了少年陣法師的身份,但是她並沒有聲張出去,一個以前自己一直瞧不起的少年,突然之間變成了拯救了自己的英雄,這一個轉變讓賀雅有些受不了。

陳略養好傷之後回到班裡,依舊是那副柔弱怯懦的模樣的,賀雅自然知道他這是裝出來的,但是此時少女眼中的陳略,怎麼看都不像以前那樣惹人厭了,反而讓她覺得,陳略是一個很有智慧和抱負的人!

說白了,就是從之前那個膽小懦弱的卑鄙小人,變成了機智勇敢的卑鄙小人…同樣都是卑鄙小人,為什麼前後的差距會這麼大呢?

救命之恩,猶如再造,賀雅是一定要報答陳略的,但人家現在是陣法師,將來一定什麼都不缺,而自己又有什麼呢?

少女的心中第一次產生自卑的心裡,她先是沒有看清楚陳略的偽裝,後來更是自作聰明的為黃立冬調解,導致幾人差點命喪墳山,真是有夠傻的…說是要報恩,她卻是已經無顏再面對陳略了…

至於賀雅日思夜想的陳略本人,倒是沒有想那麼多。

尚津鎮好歹也是自己長大的地方,生活了這麼多年了,雖說沒有什麼值得留戀的地方,卻也有幾分感情的…客死他鄉也好,名震天下也罷,將來自己的舞台必定會更加的廣闊,總之這個地方他是不會再回來了的,少年正尋思著,離開的時候要不要留下一點什麼東西呢?

這一天,是尚津學院模擬測試成績公布的一天,賀雅早早便來到學院,雖然她早就知道,這一次的測試成績毫無疑問的,自己依舊會是年紀第一名,但是她還是會習慣性的去看一下。

來到了學院告示的榜單之前,發現今天圍在這裡的人格外的多,賀雅心中有些疑惑,擠進人群,抬頭看去,在看到那結果的時候,少女睜大了眼睛,她難以置信。

以往第一名的後面寫的都是自己的名字,然而這一次卻不是這樣,自己的名字在第二名處,上面,赫然是『陳略』兩個大字!

賀雅想哭,這個壞人,他連自己唯一的驕傲,都要剝奪么…

可能其他學生不是很理解她此刻的心情,但如果一名學霸常年霸佔年紀第一,突然有一匹黑馬趕超了上來,取代了她第一的位置,承受能力較弱的他們往往無法接受,其心情,根本不是一般學渣能體會的…

怔怔的看著那個名字好久,賀雅急匆匆的跑到了班教室,卻是發現,陳略的位置空無一人…他整整一天都沒有來上課。

少女的直覺告訴她,那名無恥的少年,在她心中留下深深的烙印之後,永遠的消失在了她的生命之中…

真的是這樣么?

賀雅忍住了淚水,在她的心靈深處,一根藍色的細線,悄然出現了…

————————————————————————–

… 第三十九章陳心凝

收拾行囊,這一次,陳略準備真正的走出尚津鎮,去見識更加廣闊的世界!

除了一些衣物,陳略還帶上了陣法師徽章,裡面可是有著他全部的積蓄,每個月還有固定收入呢;

古陣**,雖然都是被燒毀的殘卷,根本就看不清楚上面的內容,但陳略還是選擇帶上它,說不定有什麼神奇的寶物能夠將其修復呢;

楓葉吊墜,這可是陳略最大的秘密,即便是楓院也不知道;

父親留下來的那根漆黑的鐵棍…也帶上吧,走累了的話,拿來當拐杖使也行;

玄鐵器匕首和小型弓弩,很實用的兩件物品,也帶上,還有幾顆高級魂石和一顆特級魂石,這些可都是值錢的東西呀…

一切準備妥當,而在出發之前,陳略還得做一個實驗…

【陰陽轉換之陣】:三級對己陣法,四級對敵陣法,陣法生效之後,將會給陣中之人附加一個性轉光環,改變其性別,持續時間12個時辰。

陳略當初在古書上看到這個陣法的時候,瞬間就愣住了,盯著研究了好久,始終是不敢相信,這書裡面都是一些什麼亂七八糟、稀奇古怪的陣法?居然能改變一個人的性別?簡直匪夷所思啊!

然而隨著陳略年齡的增長,他對這個陣法的興趣越來越濃厚了…

雖說現在的陳略距離中級陣法師還有一段距離,但是憑藉自身強悍的精神力天賦,陳略在用盡全力的情況下,能夠勉強施放一次三級陣法,也就是說,現在的陳略,終於可以試一試這個陰陽轉換陣了!

忘 – 捺落迦刻印 ,再也揮之不去,既然生怕別人知道自己雙修者的身份,易容或者隱世什麼的都不好使,不如索性變成另一個人!

這可謂是一個完美的方案,即便女的陳略被人發現了不對勁,或者惹出了什麼麻煩,但陳略始終是一名男生,第二天女陳略便會人間蒸發,再也找不到了!

男兒身的自己是一名陣法師,而女兒身的自己則是一名魂師!

越想越覺得自己機智,越想越興奮…

他現在已經躍躍欲試了,事不宜遲,說干就干!

拿出一張大紙,利索的在上面畫上陣圖,閉目默念咒語,代價源自於漂浮心靈周圍的紫色晶魄,下一刻,地上的陣圖亮起了粉色的光輝,將少年的身體包裹了進去…

少年此時的心情比任何時候都要緊張,比第一次實驗陣法的時候還要刺激,因為如果一旦出了差錯,變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或者再也變不回去了的話,陳略這輩子可就蛋疼了,哦不對,那個時候他已經沒有蛋蛋了…

也是這小子膽子大,且迫於形勢,不得已才用出這個陣法,古書之上的陣圖從來都沒有讓陳略失望過,希望這一次也同樣給力!

……

默默的祈禱,待到少女再次睜開雙眼的時候,映入眼帘的依舊是自己的房間,而身體並沒有什麼異樣的感覺。

不過,在她邁開雙腳走兩步的時候,卻是覺得胸前一沉…

「不會吧…」

自己的嗓音很溫柔,她緩緩的低下頭,一眼便看到了兩團白花花的肉球,胸前的衣物被撐得高高隆起,深深的溝壑激起無限的遐想,給予她感官上劇烈的刺激!

少女只覺得大腦一陣暈眩,雖說她心裡早有準備,但一時間依舊無法接受…

她成功了!

這可不是男扮女裝,也不是用刀割掉什麼東西,而是真正的性別轉變啊!

陳略覺得,自己是繼五百年前的靈魂大變革之後,人類歷史上又一大先驅,這是陳略的一小步,卻是人類的一大步!

信息量太大,導致他都不知道該如何反應才好了。

「哦對了!鏡子!」

她急匆匆的從抽屜里取出一面鏡子,拿到眼前一看,呆住了…

鏡中之人媚眼似含羞,丹唇逐笑開,一頭如謫仙臨塵般誘人的黑緞長發,漆黑色的眸中透著一種深沉的睿智和飄渺的空靈,肌膚**,瓊鼻挺巧,貝齒如玉,隱約之間依舊能找到陳略的影子,卻又完全不同與以前。

「…你誰?」

如今少女的這番容貌,已經不輸於她的姐姐與碧霞了,而是一種截然不同的氣質,讓人難以琢磨的氣質…

默默的放下了鏡子,少女心中邪念頓起,她的外表和性別雖然改變,但依舊是15歲男孩子心性,反正是自己的身體,看了也就看了,索性脫了個精光!

但是脫到一半,她卻是停住了,因為她流鼻血了…


膚若凝脂,身材婀娜,曲線曼妙,陳略褲子都還沒脫完,就已經敗下陣來,心道完了完了,看自己的身體都能看出鼻血來,自己是有多沒出息?

原本陳略就是一名長相十分清秀的男孩子,但她萬萬沒想到,自己成為女兒身之後,居然會美成這個樣子,若是以這幅姿態出去,即便天賦不招人嫉妒,也免不了會惹得其他男子為之神魂顛倒呀!

「不行不行…」少女急忙穿上了衣服,不停的揉著額頭,「衝擊力太大,感覺精神快要分裂了…」

「咚咚咚!」

敲門聲傳來,陳略一驚,應該是楓院來了,她急忙起身去開門,她急於確認一件事。

打開了房門,見到了楓院那絕美的容顏之後,陳略不由得看得痴了,對方給自己的感覺依舊是那麼的動人心魄,心道還好…還好…自己的性取向還是正常的…

心中歡喜,剛想衝過去抱住楓院,卻是被躲了過去。

只見楓院退後了兩步,一臉的警惕,質問道:「你是何人?為什麼會在我弟弟家中?」

陳略愣了愣,「你不認識我啦?」

楓院秀美緊蹙,不確定的問道:「你便是天陣宗的大小姐,碧霞?」

陳略心中偷笑,這陣法果然好用,就連楓院都是認不出,她也沒有承認,只道:「我不是什麼天陣宗大小姐。」

「那你是誰?」楓院上下打量面前這位美艷女子,看見其身上所傳衣物有些熟悉的,不禁問道:「我弟弟陳略呢?」


兩名氣質同樣卓越的女子站在一起,互不相讓,就這麼站在門口對峙了起來。


「陳略?休要胡言亂語,他可是我親弟弟。」


聽她這麼一說,楓院才發現,面前這名少女眉宇之間的確有陳略的影子,倘若真是那樣,一切都能說通了,楓院將聲音放低了幾分,問道:「可是我從來都沒聽說過,他還有一個親姐姐呀。」

「你可是喚作楓院?」

「是的…」

少女的語氣中透著一股子酸味,「哼,我早就聽他說過了,他這幾年認了一個名叫楓院的女子為姐姐,說這位楓院姐待他怎樣怎樣好,和她親密得很,都快把我這個親姐姐給忘了…」


楓院心中雖然疑惑,但聽了少女這話,心中也不由得一甜,低頭羞道:「他真這麼說?」

陳略覺得,自己是不是有點太壞了,看著楓院的這個反應,不忍心再逗她,兩邊就這麼沉默了下去…

楓院抬起頭,問道:「失禮了…這位姐姐,敢問怎麼稱呼?」

「名字嘛…」少女歪頭想了想,「就叫我心凝好了!」

「心凝姐,他呢?」

「額…」陳心凝遲疑了一下,最終指了指自己。

楓院眨了眨眼睛,一時不明白她的意思。

「姐…是我啊,陰陽轉換陣,我成女的啦!」

楓院呆住了,腦中消化著陳心凝所說的話,若她所言屬實,那麼自己的弟弟豈不是真的變成女生了?想到這裡,少女眼淚奪眶而出。

陳心凝急忙又解釋道:「這個陣法效果只持續一天,到時候我就會變回來的!」

可楓院的眼淚依舊止不住,粉拳敲打在心凝高聳的胸脯之上,「但你為何又騙我?害我擔心,我本不是愛哭之人,卻為了你這個傻瓜一而再再而三的流淚,真是該打!」

心凝拉住了楓院的手,將她擁入懷中,柔聲道:「姐,對不起…」

此時,兩名絕美的少女相擁,風景無限好…

中午十分,兩人終於準備要出發了。

稍微再整頓了一番,道別了楓院的父母,兩人便拿起了行囊,朝著赤蕭山的方向而去。

就在這時,陳心凝從兜里拿出了一封信,那是母親寫給兒子的一封信,正是這一句話,給予了少年邁出第一步的勇氣…

至陳略:

「孩子,世界是美麗的,就算充滿了悲傷和淚水,也希望你睜開你的雙眼,去做你想要做的事,成為你想要成為的人,去找到你的朋友,不必焦躁,慢慢的去長大。」

遠處閃耀著光輝的地平線,是因為身後的點點燈火讓人懷念,出發吧少年,把麵包和小刀還有手提燈塞通通進背包,爸爸留下的熱情,媽媽留下的深情,都隱藏在少年的世界中,伴隨著閃爍的瞳孔和閃爍的燈火,與星辰不停的轉動。

————————————————————————–

… 第四十章初始之日

這一天風和日麗,仰望著湛湛藍天,明凈得像一顆瑰麗的藍寶石,吹拂著滿面春風,心靈彷彿要飛上更加高遠的天空,行走在無邊無際的草原之上,綠草如茵,一步一個腳印,他們一路向北。

「略略,你不變身么?」

醉笑紅顏 還沒到赤蕭山呢,沒必要變身。」陳略背著一個大背包,行走之間有一些吃力,但還是沒忘記說笑,「怎麼了?姐,難不成你真的喜歡陳心凝?」

「沒有的事。」楓院的行囊則要小得多,況且她的身體素質比一般男孩子都要好,連續趕了十幾天的路,也沒有覺得疲累,只道:「我還是喜歡男孩子,喜歡的是弟弟,不是什麼心凝姐姐。」

「哈哈哈!」陳略爽朗的笑了,「怎麼樣,我的變身是完美的吧?」

「是是…我的弟弟最聰明了。」

「嘿嘿…」

楓院一邊走著,一邊轉頭看向陳略,良久,問道:「你變成女孩子的時候,容貌姿色都是禍-國-殃-民級別的,到時候會更加的引人注目,這樣真的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