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他媽跟你拼啦!」丁長盛大怒狂吼,站起身便朝葉青跑了過去。

葉青冷眼看著他,握緊拳頭,便準備出手。然而,那丁長盛往前跑了兩步,卻又停住了,因為他發現身邊根本沒有一個人衝上來。至於他一個人的話,那他當然是不敢跟葉青拚命的,他以前在葉青手裡可是吃過大虧的。

丁長盛這麼衝動,原以為身邊有人會攔著自己。就算身邊的人不攔,丁長安也會喝止他的。可是,丁長安也靜靜坐著看著他,根本沒有阻攔的意思,這讓他一時間根本不知道該怎麼下台了。但是,為了不挨揍,他最後還是厚著臉皮退了回去,沒上去跟葉青拚命。

「不是要跟我拼了嗎?」葉青冷聲道:「怎麼?怕了?」

「我們丁家是講道理的,跟你們這些流︶氓匪徒不一樣!」丁長盛沉聲道:「姓葉的,你不想留在這裡就滾蛋。別讓我知道是你陷害我家少彥,不然我一定會親手殺了你的!」


「我等著你!」葉青冷眼掃過丁家眾人,最後將目光定格在丁少彥身上,冷聲道:「丁少彥,我一定會親手殺了你的!」

葉青說完,轉身便準備離開,丁長安終於開口:「葉先生,稍等一下!」

「現在還有什麼再說的必要了嗎?」葉青扭頭冷聲道:「丁長遠都教會丁少彥該怎麼回答了,你們再審訊下去,也沒有任何結果的。」

「不管怎麼樣,既然來了,那咱們就問個清楚閣!」丁長安道:「你放心,如果真的是少彥做的,我絕對不會偏袒他的。」

「不可能是少彥做的!」丁長遠大聲喊道。

「長遠,你先不要說話!」丁長安微微皺眉,道:「是不是少彥做的,我自己會判斷,你也要避避嫌閣!」


丁長遠張了張嘴,最後還是沒有再說話。

葉青微皺眉頭,沉吟了片刻,還是回到原處坐下。

丁少彥驚愕地看著四周眾人,直到此刻,他方才稍微明白了一些,面上也閃過了一絲喜色。

丁長安將卡帶里的內容又播放了一遍,聽著裡面的對話,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丁少彥身上。丁少彥明顯有些不自然,但是,他還是竭力裝的很平靜。

聽完卡帶,丁長安看著丁少彥,道:「少彥,我問你,這卡帶里的聲音,是不是你的?」

「大伯,我不知道啊!」丁少彥一臉無辜的樣子,道:「這個聲音怎麼這麼像我的?可是,我沒說過這樣的話啊。而且,我怎麼可能會害鐵爺爺呢?這肯定是有人假造的,用來故意陷害我的!」

丁長遠面上立刻露出一絲喜色,挑釁地看了這邊的葉青一眼。葉青面上表情則比較平淡,他突然不怒了。

「是嗎?」丁長安看著丁少彥,道:「少彥,你可要給我說實話。如果你說實話的話,一切都可以從輕處理。但是,如果真的是你做的,而你還是執迷不悔,那大伯也幫不了你了!」

丁少彥道:「大伯,我說的都是實話,沒有一點摻假的!」

丁長盛道:「大哥,你是看著少彥長大的,你難道還不相信他的話嗎?」

「是啊,大哥,少彥這孩子雖然皮了一些,但他絕對做不出那樣的事情啊。這個卡帶,肯定就是有人故意陷害他的!」丁香雲跟道。

丁家眾人和形意門眾人都看著葉青,想看看葉青如何處理這件事了。丁長遠更是得意洋洋地看著葉青,反正卡帶又沒拍到人,只要丁少彥一口咬定不是他說的,那這件事也沒人能定丁少彥的罪了。

「丁少彥!」葉青突然開口,道:「你認識徐定江閣?」

丁少彥面色稍變,但很快便又轉為正常,搖頭道:「不知道,你說的是誰啊?」

「那你認識林雅清閣?」葉青再次問道。

「不認識。」丁少彥回答的很乾脆。

「是嗎?」葉青看著丁少彥,道:「徐定江,林雅清,這兩個人你都不認識?林雅清是林家的那個林雅清啊,你想清楚了再說,你到底認不認識他們!」

「不認識,我說了不認識,就是不認識!」丁少彥道:「這是我第一次聽到這兩個名字,林家的人怎麼了?林家的人,我就必須認識嗎?」

葉青道:「你不認識他們,但他們好像認識你哦!」

「放屁!」丁少彥大聲道:「你又想誣陷我,姓葉的,你太他媽卑鄙了閣!」

「葉青,你說話注意點!」丁長遠怒聲喝道。

「長遠!」丁長安開口喝止,丁長遠憤憤地看著葉青,嘴裡還在嘟囔著什麼。

「丁少彥,有件事你可能還不知道閣。」葉青道:「徐定江死了!」

丁少彥面色一變,但眼中又閃過了一絲喜色。這個人死了,對他來說可是一件好事。

「林雅清也死了!」葉青再次說道。

丁少彥更是暗喜不已,這兩人都死了,那跟他聯繫的人,可都沒了,他總算是徹底安全了。

「李文元也死了!」葉青看著丁少彥,道:「上官天也瘋了!」

丁少彥皺起眉頭,後面兩人跟他沒有什麼關係。不過,聽葉青這麼說,他心裡還是有些忐忑。參與上次那件事的人,基本都死了,葉青是在暗示他什麼嗎?

「姓葉的,你他媽能不能說點有用的?」丁長盛大聲道:「這些人死絕了又怎麼樣?跟我們丁家有半毛錢關係嗎?現在,你要麼證明少彥就是害死鐵永文的兇手,要麼就承認是你誣陷了少彥,別說廢話!」

葉青根本沒看他,只看著丁少彥,道:「你不認識徐定江和林雅清,可是,我在他們的手機里,發現了跟你的通話記錄!」

「什麼?」丁少彥面色一變,驚呼道:「怎麼可能?怎麼可能?他們怎麼可能還把通話記錄保存著呢?」

葉青冷冷一笑,他剛才說出這四個名字,就是在測試丁少彥的反應。從丁少彥的反應當中,葉青看出,他和徐定江林雅清有接觸。所以,葉青故意說出這兩人的手機里有跟他的通話記錄,其實就是在嚇唬他。而這丁少彥也真的是心虛,葉青剛嚇唬他一下,他就立馬說穿幫了!

丁家眾人都是面色一變,丁少彥這麼說,基本就是承認了,他跟徐定江和林雅清有聯繫了。而他們都知道,徐定江和林雅清都跟鐵永文的死有關係,這麼說來,一切都已經明確了。

「姓葉的,你故意設圈套坑害我兒子!」丁長遠怒聲道:「我兒子跟這兩個人沒有聯繫,他們怎麼可能有我兒子的通話記錄?你就是在嚇唬人,騙我兒子說錯話的!」

「是嗎?」葉青冷眼看著丁少彥,道:「林雅清和徐定江的手機,我都已經交給警察保存了,你要不要我現在把手機拿過來,證明一下呢?」

丁少彥大張著嘴,半天都沒有說出話來。因為,他的確跟林雅清聯繫過不止一次。林雅清的手機里,說不定真的有他的通話記錄呢。

「少彥,你現在還有什麼好說的?」丁長安沉聲喝道,一切都已經明了,事實證明,丁少彥真的是卡帶裡面說話的那個人,也正是害死鐵永文的人。

丁少彥突然轉身,噗通一聲跪在地上,顫聲哀求道:「大伯,我……我知道錯了,我知道錯了……您饒了我閣,給我一次機會,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以後再也不會犯錯了……」

丁少彥這麼一跪,那算是徹底承認了這件事。丁家眾人不由搖頭嘆息,而形意門眾人卻是惱怒至極,紛紛叫嚷著要殺了丁少彥。

丁長遠面色鐵青地坐在座位上,他知道,自己現在已經無力回天了。丁少彥做了這麼大的事,他根本沒有能力保得住丁少彥了!

「你知道錯了!」丁長安猛地一拍桌子,道:「你設計害死鐵老爺子的時候,你就沒想過你做錯了嗎?你設計嫁禍葉青的時候,你就沒有想過你錯了嗎?你害得你爺爺氣憤而死的時候,你有沒有想過你已經做錯了?」

丁少彥被丁長安這一番話嚇得渾身哆嗦,跪在地上抖個不停,連話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丁長安也是氣得渾身哆嗦,恨恨地瞪著丁少彥,突然一拍桌子,怒吼道:「把他給我拖下去斃了!」

「大哥!」丁香雲匆忙站起身,急道:「不要啊!」

「大哥!」丁長遠也匆忙站起身,急道:「他是你的侄子啊,你怎麼能這樣對他?」

「少彥還年輕,犯了點小錯誤也正常。打一頓懲戒一下就算了,沒必要直接殺了閣!」丁長盛也在為丁少彥求情。

丁家還有幾個人站起身為丁少彥說話,不過,大部分人都沒有起來,他們也同樣恨丁少彥。因為丁少彥,鐵永文死了,高樹森死了,連丁老爺子也死了。這麼一來,整個丁家就算徹底完蛋了,之前他們是深川市第一家族。但是,就因為丁少彥做的這些事,他們連前五都進不去了,他們如何能不生氣啊!

「如此孽子,留著還有何用?」丁長安怒聲道:「給我殺了他!」

… 丁長安這麼嚷嚷著,卻沒有人上來出手。畢竟丁少彥是丁家的人,雖然罪大惡極,但殺他,也沒幾個人願意出手。

葉青坐在原地上,見丁家眾人都沒有動手的意思,便憤然站起身,道:「我來!」

「你幹什麼!」丁長遠立馬站起身,跑到丁少彥身邊站定,憤然看著葉青,道:「你敢動我兒子一下試試!」


「姓葉的,這是我們丁家的事,還輪不到你來插手呢!」丁長盛怒道:「你最好老老實實給我坐著,不然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哼,不會放過我,那就來找我!」葉青徑直走到丁少彥身邊,冷聲道:「你們不能為鐵老爺子報仇,那我就親自來報!」

「你給我站住!」丁長遠抬腳想踢葉青,卻被葉青一拳打在胸口,直接摔倒在地,再也爬不起來了。

丁少彥嚇得渾身哆嗦,根本沒有力氣逃跑,被葉青抓著頭髮便拎了起來。丁家眾人呼喊連連,卻沒人敢來阻攔。至於形意門的人,都恨不得殺了丁少彥呢,誰會來阻攔呢?

「爸,救我,救我啊……」丁少彥顫聲哀求道,但是,這個時候,丁家的人也都護不住他了!

葉青抓著丁少彥,直接把他拖出了形意武館。丁家眾人追了出來,丁長安急道:「葉先生,你要去哪?」

「祭奠鐵叔叔!」葉青將丁少彥拖出院子,直接和杜天逸一起上了車,驅車便直奔鐵永文的墓地而去。

丁家眾人匆忙衝出來,想要開車去追趕。但是,形意門的人也沖了出來,將他們阻攔下來,根本不讓他們去追趕。

形意門的人當然都想殺了丁少彥,為鐵永文和高樹森報仇。但是,他們也知道,想靠丁家的人殺了丁少彥,那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他們更想讓葉青殺了丁少彥,就故意攔住丁家的人,給葉青拖延時間。

「我……我知道錯了,你們饒了我,饒了我閣……」丁少彥在後面哀求不止,但葉青根本沒有理他。

「閉嘴!」杜天逸劈手便給了他幾個耳光,打得丁少彥口吐鮮血不止,他是真的憋了一肚子的火。

丁少彥真的閉上了嘴,但眼神當中儘是驚慌失措,他是真的嚇壞了。他現在真的後悔了,後悔為什麼要跟徐定江聯合害死鐵永文,結果把自己的爺爺也氣死了,而自己也落到了現在這步田地。可是,他現在後悔,已經是來不及了!

葉青趕到鐵永文的墳墓邊,高樹森也在旁邊葬著,另一邊葬的人正是丁老爺子,三個人的墳墓靠在一起。

杜天逸將丁少彥拎到了鐵永文的墳墓前,一腳踹在他的腿彎,怒道:「跪下!」

丁少彥倉惶跪在墳前,看著墓碑上鐵永文的名字,不由滿臉驚惶。

「杜叔叔,我知道錯了,您……您饒了我閣,饒我一次,就一次……」丁少彥顫聲哀求道。

「我饒你?」杜天逸沉聲道:「你為什麼不問問我師父,看他會不會饒了你!問問我大師兄,看看他會不會饒了你!問問那些被你害死的人,看看他們會不會饒了你!」

丁少彥面如土灰,看著面前三個墳墓,只嚇得渾身哆嗦。聽杜天逸的語氣,他知道杜天逸是絕對不會饒了自己的。

杜天逸看著丁少彥,卻是越看越怒,過去抬腳便想踹他,但被葉青攔住了。

葉青沉聲道:「丁少彥,我問你幾件事。如實回答,一會兒能讓你死得痛快點。不然,我一刀一刀把你全身的肉割下來,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丁少彥頓時稀軟在地,他可是非常怕疼的一個人啊。

「是誰找到你,要跟你聯合對付我的?」葉青沉聲問道。

「是……是林雅清,她帶了一個……一個叫徐定江的人過來……」丁少彥顫聲道。

葉青微皺眉頭,這件事又落到了徐定江的身上。也就是說,所以的線索都指向了徐定江。可是,徐定江死了,線索也就徹底斷了啊。

「徐定江到底是什麼人?」葉青問道。

「我也不知道……」丁少彥道:「他……他好像是楊世濤花錢買來對付你們的,他……他的具體身份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你就跟他合作了!」杜天逸一腳踹在丁少彥胸口,怒道:「跟一個不認識的人合作,害死守護你們家族這麼多年的老保鏢,這就是你們丁家人的做事方法?」

「我……我知道錯了,你們饒了我閣……」丁少彥痛哭流涕,道:「求你們了,饒了我閣,就當我是個屁,放了我,放了我好不好?」

「你連個屁都不如!」杜天逸咬牙道:「放了你,不可能!」

杜天逸說著,順手從腰間拔出一把匕首,這是他今天出門的時候專門帶出來的一個。

「我要挖了你的心肺,看看你的心到底是什麼顏色!」杜天逸說著,伸手便將丁少彥的上衣扯開。

「不要,救命啊,救命啊……」丁少彥轉頭倉惶想要逃跑,但他又怎是杜天逸的對手,被杜天逸抓著脖子按在了地上,杜天逸直接把刀尖按在了丁少彥的肚皮上。

丁少彥嚇得渾身哆嗦,這匕首隻要往下去按一點,他便要立刻變得腸穿肚爛而亡啊。

然而,便在此時,葉青的手機卻突然響起。杜天逸轉頭看向葉青,葉青也是一愣,拿出手機看了一眼,道:「是趙成雙!」

葉青走到旁邊接通電話,那邊立刻傳來趙成雙慌張的聲音:「葉子,你在哪,丁少彥死了沒?」

葉青看了杜天逸一眼,道:「暫時還沒!」

「還好,還好!」趙成雙舒了一口氣,道:「我靠,你聽清楚了,千萬不要殺了丁少彥!」

「為什麼?」葉青皺起眉頭,這件事不應該是趙成雙管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