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就在他開口時,銀針已經落下,不偏不倚的插在了曲骨穴。

顧妙妙插完以後,轉過了身,問著:「你剛剛想說什麼?」

薄夜衾抿唇,「沒什麼。」

空氣變得安靜起來。

顧妙妙安撫著薄夜衾:「如果你很介意的話,以後的療程我就讓莫代宇過來。」

聽到她這般說,薄夜衾心裏有些不太舒服,像是有什麼東西少了一塊。

「我不介意。反正……在你眼裏,我和女人也沒有什麼區別。」

顧妙妙點了點頭,有些欣慰。

「你會介意其實也很正常,畢竟每個人都是有羞恥心的。我最開始的是,也是會有羞恥心的,不過後面比起病人的性命來說,這些東西其實都和錢一樣,是身外之物。」

今時今日誇誇而談的顧妙妙,從未想過,這句話,會讓她搬了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某人也會時常藉著這句話,各種蕩漾。

當然,這都是后話,暫時不提。

等到一個療程治完,顧妙妙又用針刺激了一些薄夜衾腿部的穴位。

這一次,薄夜衾的小腿也有了一些微弱的疼痛感。

「你的腿恢復狀況很好,看來三個月的時間,要提前了。」

顧妙妙有些開心。

薄夜衾的腿好的快,那說明她也可以早點回到的山上。

但是她臉上的笑容,被薄夜衾誤解成了她是在為自己的腿恢復快而感到開心,他的唇角,也是止不住的上揚著,認真的說着。

「謝謝你的出現,給我的人生帶來了希望。」

顧妙妙看着他眼中的溫柔,心突地漏挑了一拍。

她假咳了一聲,低頭看着自己手機上的時間,有些不太自然的說着。

「九點半了,我該走了。」

得知她要走,薄夜衾心裏的失落感再次湧上來。

他坐起身,「我送你。」

「不用不用,我自己知道門在哪裏,再見!」

顧妙妙連忙疾步走出去,頭也不回。

她這般着急的離開,薄夜衾臉上多了一些憂鬱。

自己剛剛那句話是不是讓顧妙妙反感了?

如果不是反感,應該不會突然這麼着急離開吧……

28號樓別墅大門外。

顧妙妙抬手輕輕地撫摸著自己依然跳的賊快的心臟,喃喃著:「奇怪,為什麼突然會緊張?」

這十年來,自從被系統綁定了以後,她除了剛開始懵懵懂懂時候有過緊張,後面就再也沒有緊張過。

但剛剛,看到了薄夜衾眼中的溫柔時,她突然就緊張了起來!

麻蛋!

一定是她這段時間太閑了!

所以才會讓她強大的內心開始退化了!

不行,她要加強鍛煉!

說干就干!

顧妙妙連忙終身一躍,飛到半空中。

當然,為了避免再次嚇到人,她特意找那些樹多的地方飛,這才沒有被人發現。

回到家以後。

顧盼盼已經回來了,她穿上了尋常的衣服,坐在顧大山的面前,將今天的事情都告訴了顧大山。

得知了馬博城也是顧妙妙的徒弟后,顧大山心裏又是震驚又是覺得解氣。

「你二叔遲早有一天,會後悔他們的所作所為的。妙妙那孩子心善,我們也要好好地待她。」

「知道了爸爸!妙妙現在就是我的偶像!只是她現在都沒有回家,我有點擔心。」

顧大山長長的嘆息一聲,「哎……那孩子被她爹媽傷了心,可能躲在哪裏難過,我們出去找一找。」

「好。」

父女二人紛紛站起。

聽着他們倆的對話,顧妙妙心裏是欣慰和開心的。

若是她是顧大山的孩子就好了。

這樣,她就不會因為骨子裏流着顧海和苗玲的血,而感到恥辱了。

「大伯,堂姐。」

顧妙妙沖兩個人打了招呼。

一件到顧妙妙回來,顧盼盼立即站起身,關切的問著:「你離開宴會以後,去哪裏了?」

顧盼盼在宴會也沒有待多久。

當收到顧妙妙離開短訊后,顧盼盼就和馬博城提出要離開。她擔心顧妙妙會因為二叔一家人的種種行為想不開,所以想着陪在顧妙妙的身邊。

但是她在酒店周圍找了許久都沒見到顧妙妙。

她以為顧妙妙已經回到家中,但是不管是16號別墅還是17號別墅里,都沒有顧妙妙的身影。

這讓顧盼盼多少有點擔心。

「我給一個病人治病,我沒事的,你們不用擔心我。」

見顧妙妙平安回來,顧大山也長鬆了一口氣。

「你沒事就好。」

他也不想再顧妙妙面前提起顧海和苗玲,徒惹顧妙妙難過,在寬慰了顧妙妙幾句后,便回到了顧妙妙給他的那棟別墅。

走的時候,還特意告訴顧妙妙。

「明天早上大伯給你做你小時候最愛吃的鍋坎饃和醬豆吃,記得要來哦!」

「知道了大伯。」

小時候,因為她愛吃大伯做的鍋坎饃和醬豆,也沒有少矮顧海和苗玲的責罵。

顧家人那時候都住在大伯的房子裏,但是除了大伯以外,誰都不想掏錢買菜,還想頓頓都吃肉。

但是顧妙妙卻不,她就喜歡吃鍋坎饃沾醬豆。

鄉村最不缺的就是面和醬豆,所以顧大山也就經常做一大鍋,讓一大家子吃。

而每次顧海準會對她的頭戳來戳去,說她天生賤命! 「媽媽我咽不下這口氣啊!秦紅這女人和我說這個,肯定還和其他人說了」

「說不定,現在她那個圈子裡的人都覺得你媽我背著你爸找男人呢!」

一想到這個可能,馮珍珍的怒氣就止不住。

秦紅這個賤女人,那死小子最後和可一的關係冷淡了,肯定也是她在她『兒子』面前說了可一的壞話。

不然,蘇輕沁又怎麼會忽然態度變化那麼大?

「媽,你別想太多,蘇阿姨不是多嘴的人,要是她真的對外面說了,爸也會知道的。」

「爸若知道了她造謠你的事情,他還不會打電話過來?」

林可一努力壓住心裡對她的怒氣,緩下聲分析。

她不想去探究她媽是真的出軌還是假的出軌。

林可一隻知道,她要是真的追究起來,她家最後就家不成家了。

聽了女兒的分析,馮珍珍想想也對,頓時才冷靜了不少。

說到底她就是擔心這事傳到林可一她爸耳中,如果他知道她的事情……

馮珍珍臉色變了變。

她現在絕對不能讓她和樓成的事情被林揚被知道。

不然,她所有的心思最後只會功虧一簣。

不知道是出於心虛還是什麼,馮珍珍總算沒有說這事的慾望。

匆匆和林可一交代了幾句話后,她就掛斷了電話。

望著暗下來的手機屏幕,林可一咬牙忍住眼底的淚意。

無論如何,她絕對不能讓蘇輕沁看到她狼狽的樣子,永遠不可能。

蘇家……

望著蘇輕沁和周零所在的方向,林可一眼底閃過幾分晦澀的情緒,握住手機的手緊了又鬆開,來回幾下,才深吸了一口氣重新走向人群。

距離她不遠處,蘇輕沁像是感應到什麼,抬眼往林可一剛才站著的方向忘望一眼。

注意到那裡只是一片花叢樹木,她收回視線。

也許是她想多了,才覺那邊剛才似乎有人看著她,蘇輕沁心想。

過了一段時間,蘇輕沁告別周零,決定提前離開派對。

她前腳才剛走出別墅,林可一就緊跟在她後面。

注意到後面的林可一試圖追上自己,蘇輕沁在車前停下等她。

很快林可一就走到她面前站定,問她,「蘇輕沁,你為什麼要和蘇阿姨說我媽媽出軌?」

看著冷淡面對自己的蘇輕沁,林可一盡量壓下心底不甘的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