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會寫的,你看上一本也寫了。」

「最愛這種又有愛情又有江湖的小說了,以前那些武俠小說里的愛情一點兒都不浪漫。」

「對啊,也不看現在什麼時代了,已經不是六七十年代了。」

「特別喜歡令狐沖,這本書的主角會是怎樣的美男子呢,好期待啊!」

「天下風雲出我輩,一入江湖歲月催。哎哎,好一個人無茗氏啊!」


「……」

「……」

聲音漸行漸遠,年華的身體不可抑制地抖了抖,嗯……文藝青年,真可怕!

廣場中心有很多的行人,年華很快就看到了一個儒雅的中年男人,帶了一副金框的眼鏡,或許是位學識淵博的人。

年華立馬過去推銷了一份報紙,出乎意料的成功,中年男人只是看了一眼「t市日報」這幾個大字,就很樂意買下了,說道:「我經常看t市日報。」

年華不忘附和,「您的氣質已經說明一切。」

中年男人笑了幾聲,看她幾眼,讚賞道:「小姑娘勇氣可嘉啊,還在上小學吧,就出來鍛煉了,將來必定有大作為。」

年華被說得有點不好意思,也沒說明賣報的原因,謙虛地笑了笑。

中年男人走後,年華又繼續在人群中搜索目標。

迎面走過來一個男生,觀其年齡,應該和剛才的兩個女生差不多。男生穿著一身球衣,手裡拿著一個貌似遊戲機的東西噼里啪啦地按著什麼。

年華打著上去試試的心理。

「大哥哥,買份報紙吧,今天最新的報紙。」

男生依舊走著。

沒聽到嗎?

年華又重複了一遍,男生後知後覺才反應過來,回頭說:「小妹妹,你叫我啊?」

「是啊,大哥哥,無茗氏要出新書了你知道嗎?買份報紙吧。」

「啥?」男生把遊戲機放口袋裡,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來一副眼鏡,快速變身一乖乖男。

年華自覺把報紙遞過去。

「《天龍八部》天龍八部啊!無茗氏,我的偶像啊,這麼快又要開新書了!」

丫貌似也是一文藝青年,很爽快買下了一份報紙,又多加了一份:「給我的舍友也帶一份回去。」

年華自然很高興地又拿了份報紙給他,就是不明白了,報紙難道不能一起看么?

男生給了錢也沒有要走的意思,兩眼直勾勾看著年華,伸出手指著她:「我記得你,你是那個賣火柴的小女孩吧!」

「嗯?」

「不好意思,口誤了。你是那個那個」gitargirl」,吉他女孩對嗎?」

不是吧!這都多少章節前的事兒了怎麼還有人記得,年華的心跳了跳,面上鎮定地說:「大哥哥,你認錯人了,我不是什麼吉他女孩。你看吉他女孩現在一定在哪個角落裡練習彈吉他,哪有時間逛街呢。」

男生撓了撓頭,「也是啊!」

年華重重點了點頭:「我只是一個賣報紙的小女孩而已。」

「哈哈哈哈……」男生突然捧腹大笑:「小妹妹你太可愛了。要是你是吉他女孩就好了,我一個舍友經常在找吉他女孩,說要和她切磋音樂還要還吉他女孩以前捐助給他的錢!」他伸出手掐了掐年華粉嫩的小臉,年華皺了皺眉,她不是hellokitty啦!等等……他的舍友?她什麼時候捐助別人錢了,難道是……

當然,忙活了半個多小時,框里剩下的報紙終於一張不剩了。

其中,憑藉自己的巧舌如簧,年華成功地說服了幾個不看報紙或者不看小說的人買了報紙,硬是把人給拉到武林大道上。

說的是天花亂墜,什麼英雄救美,一統天下啦,有什麼來什麼!

一入江湖深似海,從此平民是炮灰。


周蘭還坐在哪裡,腿腳不便,走兩步就疼,也不能跟在年華身邊看看情況,可是在這瞧著她一次次推銷完報紙的過程,聰明伶俐地面對一個又一個行人,周蘭那張毫無血色的臉慢慢地浮現出笑容。

真是一個懂事優秀的女孩。

年華高興地只差一蹦一跳到周蘭身邊了,「阿姨,報紙賣完了,您趕緊回家看看吧。」

周蘭伸手替她擦了她額角的汗珠,會心道:「阿姨真不知道怎麼感謝你。阿姨還要在這裡等我兒子呢,他今天去參加一場數學競賽,回來得比較晚。」

「您的兒子一定很聰明,競賽可不是人人都能去參加的。」

提到兒子,周蘭的眼裡慢慢充滿母親的溫暖,連聲音都愈發柔和起來,「他啊,可比你大,正在上初中。」

年華忍不住說好話:「哥哥一定能考好的。」不知道為什麼,和這位看著只比李阿姨大了幾歲的婦女特別投緣。

「謝謝你了。」

年華想了想,天色確實不早了,李阿姨他們不知道又該怎麼著急了,既然婦女的兒子會來接她,年華也徹底放下心裡,「那阿姨您小心點,我要回家吃飯了,家人該擔心了。」

「快回去吧。」周蘭溫聲說。

年華朝她揮了揮手,「阿姨再見!」

走了幾步又不忘回頭,揚起一個燦爛的笑容,「阿姨再見啊!」

… 周蘭一個人坐在廣場中心,手有一下沒一下地按著腳踝處的紅腫,想起剛才那個熱心的小女孩,那陽光善良的笑容似乎能沖淡她腳上的疼痛。

這點傷對周蘭來說其實不算什麼,十幾年來,什麼樣的苦難,熬一熬就過去了。

「媽。」 我有一支探險隊 ,溫潤且清冷。

周蘭欣喜地抬頭,「回來了啊。」

少年看到她腳上的傷,慌忙蹲下身,平常雲淡風輕的臉上終於有了一絲裂痕,「媽,你的腳怎麼了?」

「沒事。」她柔聲安慰,「被自行車撞了一下。」

一定很疼!他的母親就是這樣,有什麼痛都自己忍著。少年清亮的眸子心疼地注視著周蘭。

「這都虧了剛才有個小女孩救了我,還幫我把報紙賣完了。那缺心的車主,撞了人連句話都沒有就跑了。」


少年下意識地看了眼周蘭身旁用來裝報紙的籃子,「確實要好好感謝她。」

但是他更關心自己的母親,衣袖下的拳頭慢慢握緊,又讓母親受傷了,他真沒用!

「你看我,都忘了問人家小姑娘叫什麼名字了,這以後也不知道還能不能見得到。」

周蘭的眉頭慢慢舒展起來,少年在母親的眼裡看到了一絲愉悅。打記憶里,母親很少笑得這麼開心,每次笑,都帶著一絲愁苦。明明也才三十多歲,比那個光鮮靚麗的韓家女主人-大不了幾歲,卻蒼老得不像是一個步入盛年的女人。

他突然對那個救了他母親的小女孩心生感激起來。

…………

半夜裡,年華一直睡不著。今天的阿姨給她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那個阿姨應該病了很久,劇烈的咳嗦,枯瘦的雙手,蒼白的臉色……

可是阿姨很堅強。

不知道為什麼,年華就是能感受得到。而且,阿姨很像一個人————她的阿媽。

阿姨可能得了肺結核。肺結核,古時稱為「肺癆」。肺癆確實是古代非常嚴重的一種疾病,通常患者都沒有生還的可能,但是現代就不一樣了。年華只知道, 重生青梅逆襲記

阿媽當初得的病。阿媽的肺癆是晚期的,經年累月下來的,還沒有用藥治療過,即便最簡單的草藥都沒用過,一拖再拖成了不治之症。

這位阿姨,看著也是晚期。

年華的心驀地一疼。

她突然想起,韓峴說過,他的媽媽得了哮喘,他經常要去給媽媽摘草藥。


那位阿姨的癥狀更像是哮喘,因為那日她注意到那阿姨的喘息極為困難。

她從來沒有想過以後要當個醫生護士什麼的,但從小就十分佩服醫生。年華一直比較喜歡中醫,可惜她對醫術遲鈍,就連最簡單的藥材都記不得幾個。

年華暗暗決心要學習醫術。她小心翼翼地看了眼身邊的藍軒,他已經睡熟了。默念著進入了空間。

她的空間有很多古時的醫書,也有一些簡單的草藥,如連翹、金銀花,野菊花。

更甚的是年華還從書屋裡翻出一個木盒,翻開一層又一層的絲布,裡面赫然躺著一棵人蔘,還有一棵不知道是什麼,後來查了資料才知道是鹿茸。

嗯……應該增加一些中草藥的品種,備在空間里,以後也有些用處。

年華翻開一本醫書細細看了起來,醫書是用宋體寫的,她看得懂。

古時候治療哮喘的方法,累計下來的藥方出名的有好幾種,像書里提到的補虛葯,理氣葯、解表葯、化痰止咳平喘葯最是常用。

另外還有一些治喘名方,然而名方上記載的藥物比較貴重。

看了大約一小時的醫書,年華的上下眼皮開始打架了,放下書,年華出了空間,明天還要上學,早點睡。

近來學習起中藥頗有些廢寢忘食。

幾日後的某天,李茜敲開年華的門,催促道:「年華,下去吃飯了。」

這孩子,這幾天看書看得入迷了。

「晚點再吃。」年華朝她一笑,又快速埋頭看起書來。

李茜看了看錶:「已經七點多了。」

「七點了,還早啊……」

不對呀!這不是早上七點,是晚上七點,她屋裡開著燈,再看外頭的天色,已經黑了。

「李阿姨,我這就去吃飯。」


書是精神的糧食,這話一點兒也不假。年華小心摸了摸肚子,怎麼就沒感到餓呢?

次日,李茜還沒有去店裡,正坐著吃早飯,藍軒還沒有起床。

年華快速喝完豆漿,吃了一小塊麵包,拿起書包說了一句,「李阿姨,我去上學了。」

一溜煙只能看見背影了。

李茜還來不及說什麼,只能自個嘮叨:「吃這麼點東西,正是長身體的時候……」

年華今日比平常早了一點,為的是去看看韓峴上學了沒有。

在韓峴家門的院子前東望望西望望,還能看見人影晃動。

她靜靜站在門外等著,直到五分鐘后,傳來一聲「吱呀」的關門聲。

韓峴剛開門,背著書包要去上學,看見自家門口站著一個熟悉的人,一頓:「年華?」

「阿峴。」年華俏皮地朝他笑了笑。

「你站我家門口做什麼?」韓峴甚是疑慮,她不會站了很久了吧?

年華無謂笑笑,順理成章和他走在同一條去往學校的路上,「我正好路過你家門口,剛要往裡面瞧著你上學了沒,就看到你出來了。」

「是么?」韓峴扯了扯嘴角,清俊的容顏似一塊美玉,問道:「是不是有什麼事?」

在他的心裡,年華就是那種無事不登三寶殿的人。

年華扁嘴,備受打擊:「沒事兒就不能找你了?」這麼快被看出來了呀。

「沒什麼事也可以來找我。對了,你明年就要小學升初中了,遇到什麼問題來問我,我比你先考過,可以告訴你一些經驗。」

「謝謝、」畢業考什麼的畢竟太遙遠了,來點實際的吧,「阿峴,你、還去茴縣摘草藥嗎?」

「嗯。」韓峴淡淡應了聲,抬眸,看見年華眼底一片渴求。

「那、可以帶我一起去嗎?我也想去摘草藥啊!」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 韓峴倒也沒說不行,就是下意識開口說道:「你去茴縣摘草藥?年華,你是女孩,爬山很辛苦,我們倆身邊也沒有大人,一起去我照顧不了你。」

把她當幾歲小孩看了?!

年華頓時有些氣:「你行我肯定也行,我還擔心你呢,不會拖你後腿的。」

「我不是這個意思。」就是擔心你。

見他的臉上有些動搖,年華繼續找理由說服,「我從小到大遇見了不少事。小時候的暫且不說。就上回被人拐賣,是你救的我;前幾天在地鐵站……唉,你還記得被我們救下的市長的女兒小寧寧么,現在也活蹦亂跳的。所以,我相信你啊,阿峴。」

韓峴的眼角抽了抽,看見她快要炸毛的樣子忽然覺得很可愛,但是聽到她說,我相信你啊時,那清軟的聲音,少年的心微微一顫。

「你為什要去?」

年華抬眸看他,「我最近對中醫挺感興趣的,想摘些草藥回去看看。我媽媽……以前的病也和你媽媽差不多,她是肺結核。」

肺結核在那個時代是奪命殺手,任何人聽到它都會恐懼。

韓峴一怔,看向年華的眼神里有痛苦、疼惜,他默默走著,半響沒有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