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回事?宣戰?」

「嗯,說實話我也很意外,前段時間米德芝爾達根本沒有什麼明顯的物資和人員調動,根本可以說是毫無預兆啊,這也太不符合常理了。」

阿爾托利亞皺起了眉頭。

月夜也是露出了擔憂的表情,可以的話,她並不想發生戰爭,無論是出於怎樣的原因,戰爭帶來的只會有無盡的傷痛,而且她也十分擔心奈葉幾人,如果發生大戰的話,管理局多半會把她們派上前線的。

「月夜,你也去準備一下,一會的圓桌會議你也要出席。」

「誒?我也要參加的嗎?」

「嗯,別忘了你的身份啊,你可是無限之杖的持有者,大賢者的弟子,我的小師妹啊。」

阿爾托利亞輕輕地笑著。


「為什麼我總有種你一直在欺負我的感覺啊……」

月夜有些無力地看著阿爾托利亞,她一向不怎麼喜歡參加這種比較正式的會議之類的。

「嗯,你的感覺沒錯哦,因為看起來太可愛了,所以我總是會忍不住想要欺負你一下呢。」

「喂!你不要做出那種引人誤會的發言啊!我們兩個可是都是男的誒!」

「有什麼關係,反正現在我們都是女孩子了。」阿爾托利亞隨意地聳聳肩,而月夜則是因為她的話一下子陷入了石化狀態,「好啦好啦,逗你的,我還沒重口到那個程度呢,現在還是趕緊去換衣服吧。」

阿爾托利亞壞笑了起來,然後率先轉身離開了演武場,留下了用幽怨的目光看著她的背影的月夜。

「嗚……你這個腹黑的傢伙……」

……

在接下來的圓桌會議之上,貝魯卡帝國的重要人物齊聚一堂,最後對於米德芝爾達的宣戰達成了一致的意見,那就是用有力的回擊告訴米德芝爾達,歷史上那個強大的貝魯卡又回來了。

值得一提的是,圓桌騎士中的好幾個人都算是月夜的熟人,幻雪現在是第一騎士,而曾經和她打了一架的琴冥是第五騎士,給她造成了不小的麻煩的於艾雪則是第十騎士,當時發現這件事的時候,月夜真的是被嚇了一跳,同時也理解了他們的實力為什麼那麼誇張。


那可是獲得了圓桌騎士稱號的超級強者誒!

不過經歷了這些年的鍛煉,月夜現在也成長為了一名出色的強者,尤其是她還握著一張關鍵的王牌。

這些年的成長,已經讓月夜可以順利使用出界限升華了,雖然增幅的強度無法達到暗之書事件的程度,但是使用界限升華后她的實力依然可以無限接近sss級,這樣的實力完全可以在圓桌騎士中排到前五了,當然這一點前提是其他圓桌騎士沒有使用界限升華。

……

「戰爭終究還是沒有辦法避免了啊……」

傍晚時分,月夜獨自一人站在城堡的天台上,靠在欄杆上望著那邊逐漸下沉的夕陽。從圓桌會議結束開始,她的情緒就一直維持在失落的狀態。

「月夜……」

這時,月夜的身後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她轉過身去,看到了站在那裡的鈴鹿。此時的鈴鹿一臉的擔憂之色,很顯然月夜的情緒讓她十分地擔心。

「鈴鹿……」

月夜輕輕呼喚著鈴鹿的名字,鈴鹿察覺到了月夜的不安,走過來將她摟進了懷裡。

「怎麼辦啊……馬上就要發生戰爭了,萬一管理局把奈葉她們派到了戰場上最危險的地方可怎麼辦啊?哪怕她們的實力再強,個人的實力在戰爭里也是不夠看的啊……除非她們能達到sss級以上……」

月夜一想到這裡,就有種想要哭出來的衝動。

「即然這樣的話,你就去戰場上把她們從管理局那邊搶回來啊。」

鈴鹿微笑著說道,她的話語讓月夜一下子看到了一絲希望。

「可是我們的家人……」

「只要把他們接過來就好了啊,以貝魯卡帝國的實力,還不能從管理局管轄範圍外的世界接走幾個普通人嗎?接下來你需要做的就是從戰場上找到她們的身影,然後把她們帶回來,就算這麼做管理局多半也只會以為她們已經戰死了吧?反正在那種混亂的地方,發生什麼都是有可能的。至於怎麼找到她們,想想也知道以那三個人的實力,就算是送到十分危險的地方,她們也一定會成為閃耀的新星的。」

「可是萬一管理局把她們分開的話……」

「我想奈葉她們肯定會堅持三個人一起行動的,畢竟她們已經多少對管理局產生了一些戒心啊,誰讓管理局趕走了你呢。」

月夜聽到這裡,眼睛頓時變得十分明亮,她終於找到了和奈葉幾人團聚的方法。

「鈴鹿!真的是愛死你了!」

月夜抱住鈴鹿重重地在她臉上親了一口,但是鈴鹿卻是變得有些憂傷起來。

「月夜,答應我好嗎?千萬不要為了尋找她們而在戰場上做傻事,如果你回不來的話……我……」

聽到鈴鹿的話,月夜頓時愣了一下,然後立刻反應過來,如果要去把奈葉幾個人搶回來的話,她也必須要到戰場的第一線去,就算月夜對自己的實力很有信心,但是只能呆在後方的鈴鹿肯定是會為她擔心的。不,不光是鈴鹿,還有春日和美玲,而且幻雪也應該會有些不安……

「我……我一定會平安回來的!」

月夜對著鈴鹿露出了堅定地眼神。

「嗯,我相信你……」鈴鹿輕輕點了點頭,然後突然臉紅了起來,「那個……今天晚上不要走好嗎……」

「……嗯……」

短暫的猶豫之後,月夜輕輕點了點頭。 時間流逝,因為大戰臨近,城堡里的氣氛一天比一天凝重起來。

在宣戰之後,米德芝爾達果然做出了反應,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們的十隻艦隊上百艘戰艦竟在在一夜之間就包圍了貝魯卡勢力的邊境,羅菲婭在第一時間就分析出管理局可能開發出了新的空間轉移技術,才能做到在不驚動任何人的情況下,將如此大規模的艦隊短時間內送到前線。

不過那些艦隊也沒有輕舉妄動,而是就在那裡觀察著貝魯卡的反應,這讓貝魯卡的高層十分疑惑,按理說這樣子的奇兵應該會在第一時間對他們發動攻擊才對啊。

於是局勢就這樣陷入了十分微妙的境地。

距離管理局艦隊一個次元世界的地方,由數百艘大大小小的戰艦組成的艦隊在這裡停泊著,可以看到這些戰艦的中央有一個十分顯眼的存在,那是一艘大得誇張的巨型戰艦……不,就算說她是移動要塞也毫不過分了,這就是貝魯卡帝國的王牌之一……聖王搖籃。

這是聚集了貝魯卡帝國所有科技的精華而製造出來的方舟級巨型戰艦,只要能量供應充足的話,聖王搖籃完全可以獨自消滅十支艦隊,不過一旦聖王搖籃出現在戰場上,管理局肯定也會有相應的對策。

聖王搖籃中,月夜獨自站在後方甲板上看著遠方的海面,臉上掛著傻傻的笑容。

之所以會露出這種表情,是因為相繼鈴鹿之後,幻雪、春日和美玲也對她提出了同樣的要求,能夠和自己喜歡的人走出那最後的一步,月夜無疑陷入了龐大的幸福之中,這幸福將她對戰爭的憂慮都衝散了不少。

「現在鈴鹿、春日還有美玲多半在罵我吧……」

月夜小聲嘀咕著,她還記著自己出發以前她們三個堅持要一起跟著,沒辦法月夜只好用手刀擊暈了她們,然後獨自登上了聖王搖籃,來到了前線。

「一個人在這想什麼呢?」

突然,一個熟悉的聲音傳到了月夜耳中,同一時刻一對胳膊從她身後伸了出來,將她摟進了一個溫暖的懷抱。

「我在想等回去以後鈴鹿她們要怎麼欺負我一頓才會解氣呢……」

月夜讓自己靠進了那個溫暖的懷抱,默默地聞著那股好聞的味道。

「沒事,到時候喵會幫你的。」

幻雪輕輕地笑著,並且故意在月夜耳邊吹了一口氣,因為這個樣子月夜的身體頓時有些發軟起來。而剛剛品嘗過月夜的味道的幻雪自然是不會就這樣滿足的,她的雙手突然爬上了月夜的胸前,輕輕揉動起來。

「嗚……別,別在這裡啊……」

月夜哪裡能受得了這種程度的刺激,一下子就失去了全部的力量,軟軟地靠在幻雪的懷裡,臉上燙的就像著火了一樣。

「沒關係的,反正現在這附近也沒人……」

幻雪輕輕地咬著月夜的耳朵,就要把手伸到她的衣服里去,卻突然停下了動作,然後不爽地撇了撇嘴。

「切,來了礙事的傢伙。」

「壞蛋……」

月夜見幻雪的動作停了下來,終於鬆了一口氣,然後嬌聲罵道。

「我說月夜呦,你再這樣勾引喵,喵可是不管有沒有人都要吃了你哦。」

「嗚……」


幻雪的一句話就讓月夜趕緊閉上了嘴,一對漂亮的大眼睛不安地望著幻雪,生怕她真的那麼做。

果然真是好騙呢。

幻雪強忍著繼續調戲月夜的衝動,放開了她,然後換上了一副平淡的神色。

下一刻,一名艦員從通道里跑到了甲板。

「第一騎士,情況有了新的變化,王要召開作戰會議。」

「我知道了,你先退下吧。」

「是。」

等艦員離開之後,幻雪回過頭對著月夜微微一笑。

「好啦,我們走吧。」

「誒?我也要去嗎?」

「喵說啊,最近的會議阿爾托利亞不是都讓你參加了嗎?現在的你也算是貝魯卡帝國的高層了,怎麼能因為怕麻煩翹掉作戰會議,趕緊跟喵過來。」

幻雪直接就識破了月夜的想法。

「誒?可是真的好麻煩的啊,事後你給我重複一下重點不就好了……」

月夜還是不想老實去參加會議。

「要是不聽話的話,喵會讓你今天晚上睡不了覺的哦,不想變成那樣就跟喵老老實實地來參加作戰會議。」

「嗚……我知道了……」

在幻雪的威逼之下,月夜無力地垂下了肩膀,只得老老實實地跟在幻雪身後向著會議室的方向走去。

到了會議室門外,幻雪突然停下了腳步,月夜見到她的舉動趕緊退後了一步,誰知道這個傢伙是不是又想出了什麼鬼主意。然而讓月夜有些意外的是,幻雪只是走過來給她整理了一遍身上的衣服,然後微微一笑。

「好啦,這個樣子進去就沒問題了。」

幻雪的舉動雖然可以說十分平常,但是月夜此時的心中卻充滿了溫馨,她重重地點了一下頭,然後滿心歡喜地跟著幻雪走進了會議室。

月夜好感度成功up!

月夜並不知道,幻雪此時正在心中為之前的舉動暗暗得意著。

說到底像幻雪這種腹黑度高到一定境界的人是絕對不會無緣無故變成溫柔的大姐姐的。

進到會議室之後,月夜發現貝魯卡帝國的主要人員都已經到了這裡,於是趕緊收起了無關的心思,要知道她現在可是代表著大賢者羅菲婭的。

不過月夜感覺到會議室里的人表情都有些不太對勁,怎麼說呢,就好像是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一樣,因為這個樣子會議室的氣氛也是可以用詭異來形容。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啊?

「啪啪!」

這時,坐在主位上的阿爾托利亞拍了拍手,然後整個會議室立刻安靜了下來。

「說實話我完全沒有想到會召開今天這次作戰會議,相信在座的不少人也已經知道了事情的內容,」阿爾托利亞的臉上滿是無奈之色,「就在幾個小時以前,米德芝爾達一方給我們發來了談判的意願。」

誒誒誒?談判!?

月夜頓時瞪大了眼睛。

這是搞什麼啊?沒打就要談判了嗎? 「嘩!」

阿爾托利亞的聲音落下之後,會議室頓時陷入一片混亂之中,許多第一次聽到這個消息的人徹底混亂了,這到底算是什麼事啊,明明已經大軍壓境了,卻突然之間提出談判要求,這算是在耍他們玩么?

阿爾托利亞靜靜地坐在座位上,看著混亂的會議室,等過了幾分鐘之後,她才再一次拍了拍手,於是會議室很快再一次安靜下來。

「我知道大家對這件事充滿了不解,在一開始我也是一樣的,不過我得到了一條很重要的情報,這條情報米德芝爾達那邊也提到了,這是這次談判最主要的原因,」阿爾托利亞的聲音頓了一下,她的表情則是變得十分嚴肅,「阿爾哈撒特出現了,並且啟動了人類毀滅計劃。」

阿爾托利亞的聲音落下之後,會議室頓時陷入了一片沉寂,每一個騎士和魔導士在長大的過程中全都多多少少聽說過關於阿爾哈撒特的傳說,而阿爾托利亞更是誕生在阿爾哈撒特剛剛毀滅的時代。對於這個神秘的勢力,所有的人都抱著一絲恐懼。

那可是曾經統一著整個次元世界的存在啊!

「但是……阿爾哈撒特不是早就已經毀滅了嗎?」

終於,在場的一個人打破了沉寂,有些難以置信地問道。

「我本來也是這麼相信的,但是就在前不久時空管理局從次元空間中救起了一名迷失者,這條消息就是從那個迷失者口中傳出的。」

聽到這裡,月夜不禁神色一動,她想到了某種可能。

「當然僅憑一個人的一面之詞這件事是不可能會被相信的,但是那個人提供了準確的坐標位置,不知道什麼原因,那個坐標指示的位置是我們兩個勢力從來沒能探查到的區域……於是時空管理局派出了一支搜查艦隊前往那處坐標,結果那支艦隊在進入那片區域的一瞬間就全部失去了聯繫。這些都是我們在管理局的間諜提供的情報。」

阿爾托利亞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

「不過現在這些情報已經不重要了,你們可以看一下這個。」

只見會議室中間突然出現了一個全息投影,那是一個看起來十分堅固的移動要塞。

「這是前不久某個偏遠的次元世界傳回來的畫面,這個畫面傳過來之後,那個次元世界就和我們失去了聯繫,我們往那裡派出了搜查隊,結果發現那個次元世界已經被毀滅了,那個世界里的人類沒有一個存活下來的……而且根據間諜的情報,米德芝爾達的勢力範圍也出現了一個這樣的移動要塞。」

聽到這裡,在場的人都是嗓子一陣發乾,那可是一個次元世界啊!裡面少說生活著數十億的人類啊!居然就被這樣一個移動要塞給全滅了,這是何等的實力,何等的冷酷!

「現在各位想必都已經明白了吧?米德芝爾達一方為什麼要找我們來談判,還有就是我和管理局的上層已經有過一次交流了,這次的談判管理局不會對我們提出任何要求,當然我們也是一樣的,等成功擊退阿爾哈撒特之後,米德芝爾達不會再對我們動手。也就是說,只要這次的危機度過之後,米德芝爾達就不會攻擊我們了,雖然我們本來也不怕他,不過戰爭這種東西只要能避免就還是不要去打比較好。」

「那管理局的那支艦隊究竟算是怎麼回事?」

又有人提出了自己的疑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