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您今天真的就要回總部了嗎?」院子里,冷林一臉失落的對軒轅辰道。

「嗯,明天就是回去的日子了,我要去參加戮仙殿的新人選拔,以後你得多靠自己了!師父走也放心了,你現在的修為已達到了靈帝顛峰,明天我會給尊主進言,將你調進總部去,努力吧,等到你成為了天神,不久的將來,你會見到我的。」軒轅辰點點頭,對冷林的進步很是滿意,這個徒弟很努力,雖然說自己盡量的幫助他,使他修鍊起來一路順暢,但是沒有他自己的努力,那也達不到如此好的效果的。

「嗯,師父,您放心,我一定會努力的!您在戮陷=殿等我吧!」冷林興奮的點了點頭。

第二天,盛世商行總部大殿內,林世豪宣布了這次前往戮仙殿的人選,軒轅辰將華光區整頓得很好,有目共睹,誰也沒有了意見,他當之無愧的成為其中一人。

「莫辰啊,你到了戮仙殿,要低調行事,那裡可不比商行內,高手如雲啊!」林世豪叮囑道。

「尊主您放心,我會小心的!」軒轅辰點點頭,心裡卻是想著要完全相反,修行者之中強者為尊,自己如果一味保持低調,怎麼快速的得到上面的重用呢?

十年的時間,魔界就要洗劫這片空間了,他必須早日到天界里去,把仇恨拉到天界去,不能再在這裡久呆了。

一夜無話,他和夢兒等女盡情纏綿到天亮,眾女對他依依不捨,但是卻無法阻止他離去的腳步!

到了戮仙殿,眾女也不知道何時再能夠見到他,戮仙殿的規矩,新人剛加入到殿內后,百年不得離開半步,只能安心修鍊,所以這一等的時間,最少也就是百年啊!

在林世豪的同意下,眾女準備與他一起同行,直到送他到了戮仙殿的天空之城再離開。

但是這距離雖遠,卻也不過半日時間即到,眾女有著說不完的話和流不盡的淚。

「回去吧!馬上要進入戮仙聖城了,你們再呆下去不好!」軒轅辰對眾女揮手告別,然後飛身跟上了林世豪等人。

這次參加的新人一共四人,有張名,李國,王超以及軒轅辰,本來很有希望的猛熊卻是不知道什麼原因,放棄了這個名額。

夢軒和盛世合併,但是也有四個名額,似乎是為了不讓軒轅辰這個好女婿受寂寞之苦,居然都是他的女人:月靈,孤月花,夢美琳,夢美玉四女。

起初,夢兒她們很是羨慕啊,但是沒辦法啊,人家本來就是夢軒商行的人,如此一來,人家去陪著軒轅辰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讓其他眾女啥話也說不出口,只能羨慕了。

「大家小心了,進人了戮仙城后,會有一段很遠的距離,那裡是不能飛行的,只能徒步走過去,沿途之中,我和軒軒不會出手,一切只能靠你們自己了!」林世豪帶著眾人來到天空之城的入口處,鄭重的叮囑道。

「尊主?城裡難道有麻煩嗎?」張名疑惑道。

其他人也紛紛疑惑的看著林世豪和夢軒軒。

「不錯!你們也都知道,每一屆戮仙殿招收新人,都只要二十人,雖然明面上是給我們各方勢力都有名額,像我們盛世和夢軒就有八個名額,但是這不是絕對的,在這段路途中,各方勢力都會大打出手淘汰掉一批人,因為戮仙殿最後選中的二十人,是不問出處的,因此,各方勢力都會想把自己的人盡量多的弄進戮仙殿中,以此壯大勢力!」林世豪正色道。

軒轅辰不解了,說:「但是二十人不是已經選定了嗎?」

「是選定了,但是這是給各方勢力的名額,並沒有特別的限制,戮仙殿需要強者,最強的高手加入,他們不會管我們用什麼手段,只需要最後出現在戮陷之門的那二十人。」林世豪說。

軒轅辰有些明白了:「如此一來,意思就是我們盛世其實可以將二十個名額全部弄到手,其他勢力也是這樣的想法。」

「不錯!這段路途也叫初選之路,到時候會打得很慘烈!各方勢力都會瘋狂起來的!現在你們進去吧!凡是看見其他勢力的人,。就全力攻擊,生死不論!」林世豪雙眼之中爆發出冷光道。

軒轅辰點點頭,和眾人走進了入口。

這是一條很長的街道,十分的寬敞遼闊,就像是一條通道。

「所有進入初選之路的人都到前面的悅來客棧內住下!等待人數到齊。」虛空之中飄起一道飄渺的聲音。

軒轅辰心裡一凜,這聲音很強大啊,僅憑氣息,就能夠感覺得出來,必是一名天神中期高手傳出來的。

前方不遠處,一座氣勢恢弘的高樓矗立,擋住了去路。

悅來客棧!

大家進入客棧之中,裡面已經散落的坐著五個人,個個氣息強大,目光齊齊看向了軒轅辰等人。

「喲,這不是盛世和夢軒的人嗎?」

在座之中,一個光頭青年陰陽怪氣的看著軒轅辰他們道。

「哈哈,夢軒的娘們果然漂亮啊,如果能夠和老子孤狼睡上一覺,真是比做神仙還快活啊!」光頭隔壁桌,一個油頭粉面的青年色眯眯的看著月靈四女,目光中充滿了淫、褻之色。

「大膽!」

夢美琳怒視著那油頭青年,嬌眉怒豎而起。

「呵呵,火辣的女人,我喜歡!」那青年絲毫不懼。

軒轅辰走向前兩步,對那青年道:「向她道歉。」

「喲喝!想在美女面前出風頭啊?你小子誰啊?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能耐!認識老子奪命郎君嗎?去向你同伴打聽打聽,老子奪命郎君是誰再來叫我道歉吧!」青年囂張的道。

「奪命郎君!」

真他嗎的囂張啊!軒轅辰還真不認識這號人物,看向張名等人,卻是見到他們都露出驚駭之色,似乎很怕這個傢伙。

這個傢伙實力也就只是天神初期而已嘛,和大家的境界都一樣,為什麼大家都怕他呢?

「美琳,他是誰啊?」他好奇的問著夢美琳。

「辰哥,這個奪命郎君很出名,是僅次於我們三大商行之下的奪命嶺的少主,此人手段惡劣,曾經一夜之間談笑殺光了一個星辰上的億萬人口,闖下了這個名號!他的實力也很強,奪命掌出神入化,鮮逢對手!」夢美琳輕聲道。

「屠殺了一個星辰的人?連老人和小孩也沒有放過?」軒轅辰驚訝道。

「沒有放過,雞犬不留!」夢美琳怒視著奪命郎君道。

「這種人真該死!」軒轅辰見這個傢伙如此的殘忍,哪還受得了,大步走向奪命郎君,「現在給你個機會,跪下道歉!」

「哈哈,真是不知死活啊,知道老子的名號也敢對我這麼說話!你小子想在美女面前出風頭,也不用這樣吧?」奪命郎君囂張的笑道,十分的不屑。老子奪命郎君嗎?去向你同伴打聽打聽,老子奪命郎君是誰再來叫我道歉吧!」青年囂張的道。

「奪命郎君!」

真他嗎的囂張啊!軒轅辰還真不認識這號人物,看向張名等人,卻是見到他們都露出驚駭之色,似乎很怕這個傢伙。

這個傢伙實力也就只是天神初期而已嘛,和大家的境界都一樣,為什麼大家都怕他呢?

「美琳,他是誰啊?」他好奇的問著夢美琳。

「辰哥,這個奪命郎君很出名,是僅次於我們三大商行之下的奪命嶺的少主,此人手段惡劣,曾經一夜之間談笑殺光了一個星辰上的億萬人口,闖下了這個名號!他的實力也很強,奪命掌出神入化,鮮逢對手!」夢美琳輕聲道。

「屠殺了一個星辰的人?連老人和小孩也沒有放過?」軒轅辰驚訝道。

「沒有放過,雞犬不留!」夢美琳怒視著奪命郎君道。

「這種人真該死!」軒轅辰見這個傢伙如此的殘忍,哪還受得了,大步走向奪命郎君,「現在給你個機會,跪下道歉!」

「哈哈,真是不知死活啊,知道老子的名號也敢對我這麼說話!你小子想在美女面前出風頭,也不用這樣吧?」奪命郎君囂張的笑道,十分的不屑。

… 李國和王超想向前幫助軒轅辰,畢竟他們也是血肉之人,對奪命郎君的事情早有聽說,一直都抱著不滿呢,再說了軒轅辰是自己這一邊的人,不幫他幫誰啊?

張名卻是拉住了李國和王超道:「你們幹啥?莫辰自己想去找麻煩,我們瞎摻和幹什麼呢?由他去吧,她們可都是他的女人,關我們屁事?」

李國和王超怒視著他道:「有你這麼說話的嗎?」

「我說啥了?不對嗎?算了,你們想出醜我也不攔你們,奪命郎君可是比我們早突破到的天神呢,到時候打不過別來找我幫忙!」張名不屑道。

李國和王超互望一眼,覺得他說話在理,於是不準備先動手了,先讓軒轅辰和對方來上一場再說,先看看情況形勢再作打算!

四人不是鐵板一塊,先前雖然李國和王超都對軒轅辰很是臣服了,但是事關生死,他們可不想淌這趟無中生有的渾水,如果是其他事情還說不定真出手了,但是這次是因為軒轅辰的女人們惹出來,他們可不想惹禍上身呢。

「奪命郎君是吧?」軒轅辰淡淡的看著奪命郎君道。

「老子就是專門奪命的郎君,嘿嘿,更是喜歡把美女弄到身下折磨的奪命郎君,小子,你還是滾到一邊去為好,為了一個女人就被我幹掉,這可是很不划算的!」奪命郎君囂張笑道。


「是么?我這個人也有個外號,不知道你聽說過沒有?」軒轅辰冷笑道。

「什麼外號?說說來看,免得你死了老子都不知道殺的到底是誰。」奪命郎君傲慢道。

「我的外號叫乾爹,聽說過吧?」

「乾爹?」

「唉!乾兒子真乖!」

「哈哈!」四周的人哄堂大笑起來。

奪命郎君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口頭上吃虧了,頓時一怒,滿眼殺氣的看著軒轅辰,手臂一抬就想動手。

「住手!所有人沒有到齊之前,誰也不許私鬥,否則全部逐住戮仙城!」虛空中一股威壓驟然降臨,將奪命郎君籠罩,使他無法動彈分毫。

「可惡!小子,算你命大,暫時留你一命,等會老子一定要你的狗命!」奪命郎君惡狠狠的瞪著軒轅辰,那眼神恨不得生吞了他。

「無聊!」

軒轅辰撇了撇嘴,看了一眼張名,嘴角露出一絲冷笑,和孟美琳她們呆在一張桌上安心等待起來。

忽然道驚呼聲響起:「大家快看,是黑麒麟商行的人來了!」

眾人紛紛往外望去,只見門外大街上,緩步走來四道渾身黑服的身影,散發出無盡的寒氣,使人不禁打顫,像身處萬丈寒冰之中。


軒轅辰眼睛一眯,緊盯著那為首的黑衣人,殺氣騰騰!

石驚天!

軒轅辰萬萬沒有想到,石驚天居然會出現在這裡,而且好象還是作為黑麒麟最重要的人物登場的!

「莫辰!」

石驚天走進大門,眼睛和軒轅辰的眼神交匯,迸發出激烈的精光,低聲沉喝道。

兩人相對而視,都是充滿了濃烈的殺氣。

「喂,那小子,沒有聽見老子的話么?」奪命郎君囂張的看著石驚天,他十分的不爽,見到石驚天一進來就和軒轅辰幹上了,居然不理會自己的話,讓ta覺得自己很丟面子。

「你和我說話?」石驚天轉頭冷漠的看著奪命郎君問道。

「當然!知道老子是誰不?進了這門居然正眼也不瞧我們一眼,你是不是找揍呢?」奪命郎君被軒轅辰激怒,正無處可以發泄呢,見到黑麒麟商行的人了,自然是要再次借個機會樹立下自己的威信,免得被別人看不起。

「奪命郎君?聽說過,可惜啊可惜!」石驚天搖頭,一臉的惋惜狀。

「可惜啥?你小子這是什麼意思?」奪命郎君不解道。

「可惜的是,下一分鐘開始,修行界再沒有你這號人物了……」石驚天冷冷一笑,隨手的對著奪命一指點去。

「住手!」

虛空中再次降下一股強烈的威壓,但是這次卻是晚了,奪命郎君猛然爆炸開來,被石驚天一指點破了元神,神魂俱滅!

與此同時,石驚天輕輕一揮手,一股滔天的靈氣轟然射出,將虛空中降下的威壓瞬間化解掉。

「哼……」

虛空中發出一陣悶哼,然後不甘的消失。

「莫辰,暫時留你一命,我今天要當著你面,先把這些女人玩上一遍,當著你慢慢的折磨死她們!」石驚天殘忍的笑道,目光貪婪的從夢美琳四女的嬌軀上掃過。

軒轅辰瞥了他一眼,心裡雖然暗暗驚訝,這個傢伙居然在短短的時間內達到了天神中期,但是這又何妨呢?暫時懶得搭理他罷了,任由他先囂張一會吧。

「石驚天,本座警告你一次,再敢冒犯本座的威嚴,必殺你!」虛空之中,先前那道阻止石驚天殺奪命郎君的聲音再次響起。

但是誰都聽得出來,他的聲音里充滿了色厲內荏,甚至帶著些恐懼感。

石驚天不屑的一笑,毫不在乎。

「大家都到齊了,初選之路你們可以踏上了,現在開始吧!三日之後,剩下的人,就是這次戮仙殿招收的新人人選了。」

嘩!所有人幾乎同一時間,衝出了客棧,隱進了寬敞的街道之中。

「夢軒商行的美女,都是老子的,哈哈!」

最先那個光頭首先對著夢美琳等女發起了攻擊。

軒轅辰冷冷的看了光頭一眼,身子一閃,眨眼間就出現在光頭的身前,揚手就是一掌拍出。



光頭還在貪婪的盯著夢美琳她們曼妙的身子瞧呢,腦袋忽然就高高的飛了起來,接著元神一暗,隨即死得一乾二淨。

「你們都不用出手,尋個地方躲起來,讓我一人對付他們就行了!」軒轅辰對著李國等人道。

李國倒是不想他一人面對,朗聲道:「這怎麼行?我們都是盛世的人,自是應該一起出力才對!」

張名陰沉道:「這話說得不對,李兄,難道你沒有看出來嗎?這次黑麒麟商行的那個石驚天很厲害啊,而且是專門要針對莫辰的,我們和他一起死,那可不是好事。」

「張名,你真特么的是個懦夫!」王超冷聲道。

「懦夫怎麼了?我也是為大家著想,你們愛聽不聽吧,反正我是不會和他一起去面對石驚天的,自己的麻煩他得自己擦屁股才行!」張名嘲諷的道。


「張名說得對,石驚天我一人對付就行了,其他人我也可以一起擋住,你們要保存實力,等待機會再出手!」軒轅辰看了張名一眼,淡淡的說道。

石驚天的表現超出了先前的預料,軒轅辰不想自己的女人們犯險,所以準備自己獨自面對其他勢力的人,更重要的原因是,魔界發動滅世之戰的時間太緊了,他可不想再隱藏自己的實力,自己現在能夠當選為加入戮仙殿的新人之一,身份和來歷都已經被查得很清楚了,所以根本就沒有必要隱藏自己的實力了,只要自己不使用出玲瓏道心的力量,戮仙殿的不會再懷疑自己。

他要展露自己的實力,讓戮仙殿早日重視起來,這樣才更容易提前進入到天界之中,到時候自己在這裡的安排冷林相信也應該做好準備了,自己也就能夠把自己的身份暴露出來,吸引魔界的注意力,從而使他們不會再對凡人界興起滅世之戰,保全住自己的親人們不會受到屠殺!

他想得很清楚,抓緊時間先把復活母親的事情搞定,刻不容緩了!

「你們都聽見了吧?莫辰自己這麼說的,他願意自己的抵抗就讓他自己去吧,我們瞎摻和什麼呢?」張名得意道。

軒轅辰懶得看他那副醜惡的嘴臉,對著夢美琳四女交代了幾句,然後閃身朝著離此最近的其他勢力的新人殺了過去。

先解決掉各方勢力的人,然後再與石驚天來個徹底的了結吧!

「石大人,發現到目標!」街中另一處,黑麒麟商行的人指著一處角落對石驚天稟報道。

「殺!」

石驚天冷冷的揮了揮手,他的想法也是和軒轅辰一樣,先幹掉其他勢力的人,然後再慢慢的和盛世與夢軒商行的人玩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