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這是想與我交易嗎?」萬世問道。

「不算交易,只是勸你向善,給你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

萬世不動聲色道,「師父之所以願意給我這個機會,不過是因為不想跟我交手吧?畢竟我如今已是地魔修為,若與師父交手的話,師父一時半刻也無法將我拿下,到時候反而會將其他宗門長老全數引來。」

德真聖僧頗為誇讚的看了一眼萬世,「不愧是我的小徒兒,很聰慧。」

天魔魔丹,是他的!

是他一個人的!

之前魔主赤羽的地魔魔丹,他為了表示自己公允,沒有跟其他人爭。天魔魔丹,他非爭不可!

能不節外生枝就不節外生枝,他悄無聲息獨吞天魔魔丹,豈不美哉?

「師父,你打從一開始,謀求的就是天魔魔丹吧?所以你利用我,利用修齊,故意設局。你根本不是想剷除天生魔種,你是想讓她成為天魔,然後謀取她的魔丹!」 「姐,你的實習怎麼樣?」

姜煙想了想,點頭道:「還不錯,護士長對下面的新人都很照顧,科室的人也能手把手的教你一些。」

姜煙剛實習沒多久,在京城第一人民醫院,這還是那邊的人主動要的,畢竟姜煙的基礎紮實,在學校的口碑也好。

關鍵她的護士長是徐嵐的婆婆,做了一輩子護理工作了,有她在也能照顧姜煙一些,至少不用被裡面的人給暗中欺負了去。

其實這些多少有些杞人憂天,本身是姜家的大姑娘,還是賀勛的妻子,有幾個人不長眼的會找她的麻煩。

就沖著賀勛每天早晚殷勤的接送,這待遇可不是尋常人能享受得起的。

一看就是背景雄厚的人。

有人覺得姜煙都這條件了,幹什麼不在家裡舒舒服服的當少奶奶,反而出來和她們搶飯碗。

當然這種話也只敢在私下裡嘀咕,誰也不會搬到明面上來。

「你那邊呢?」

「挺好的,畢業后我想做什麼都可以。」

對這點姜煙不懷疑,自己這個妹妹似乎任何事情都能做的很好。

想想當年家裡的窘迫,再看看現在,姜煙發現這其中幾乎都是姜瑜的功勞。

可以說沒有她的話,自己姐弟三人或許還待在河西村裡,面朝黃土背朝天。

別說他們姐弟三人了,就連之後帶回來的秀秀,那也是節節攀高。

聽說現在的生意很不錯,年中打算在京城買套房子。

有時候姜煙和四叔四嬸通電話,兩人都讓她幫秀秀多看看周圍的好小夥子,給他們閨女介紹一下。

事實上秀秀現在很有主見,戀愛也是兩個人的事情,她倒是不好插手。

勞動節剛過,宴策空出一天時間,開車載著姜瑜在市裡的幾個地方轉悠。

他看好了三塊地,其中兩塊是四合院,一塊是老舊的房屋。

「這三塊地你看好哪裡的位置說一聲,我重新招人建房子,或者你喜歡住什麼樣的房屋也說出來。」


這三個地方都不錯,姜瑜倒是喜歡其中的一座四合院,不過雖說是面積不小的四合院,卻架不住這座宅院破落的不成樣子,與其說重新裝修,還不如推到重建來的方便。

也不知道多少年了,房屋的牆壁都有好幾處坍塌的地方,裡面的木質架構也都腐朽破敗,甚至在一處廂房還有大火焚燒過的痕迹,只是稍微一陣風吹過,都能聽到房頂那吱呀作響的聲音,站在屋子裡都害怕一根房梁砸下來。

如今還處於經濟剛剛復甦的階段,雖說幾年時間足夠緩過氣來,這也只是小部分現狀。

目前都沒有商品房的概念,自然也就沒有土地承建,很多人都是自己買一塊地隨便蓋房子,更多的則是等待工作單位分房,這種情況將會持續到80年代末。

市中心的房子的確很好,再往後幾十年,房價將會漲到一個可怕的價位。

但是不得不說,不管是前世還是今生,姜瑜都不缺房子住。

曾經是父母他們手中的眾多房產,可以為自己保駕護航,這並非靠父母,而是作為兩家共同的唯一一個孩子,以後都是要留給她的,再加上她自身的能力,兩三年就能存夠一套高奢住宅。

這輩子自然也不差,未來的丈夫,宴策手裡也有七八套京城市中心的房產,自己手裡還攥著一套。

比起這些,她更了解之後幾十年京城的霧霾將會有多嚴重,甚至到了連欣賞月亮星星都奢侈的程度。


既然市中心已經有很多處房產了,那麼是時候稍微往外面一動一下了。

比如現在的郊區,也就是二環中間的位置,那邊有一塊地方就深得姜瑜的喜歡。

有山有水甚至還有一塊濕地,這塊濕地在姜瑜的印象里並不存在,當然這個無所謂,畢竟世界的架構就不同。

她把自己的想法和宴策說了,宴策也沒二話,開車就往郊外去了。

「你是怎麼知道這裡的?」宴策問道。

「之前和靜秋她們來這邊玩過,也爬過這座山頭,站在山頂,能俯瞰大半座京城呢。」

「不覺得這裡偏僻嗎?」宴策的本意是買一套房子,留著他和姜瑜以後結婚住,前提條件自然是姜瑜喜歡才行。

從大院到這邊,開車需要半個小時的時間,當然這是在現下的條件里,若是到了以後一堵三千里的路況之下,回趟家至少也得一個半小時。

「不會啊,不覺得這裡空氣很好嗎?」下車后,兩人結伴走到山腳下,抬頭仰視面前的山,「這座山叫九闕山,現在覺得這個小山與名字不符,哪裡有半點類似天宮的感覺,不過等再過些年,或許就真的如同天宮一般了。」

「怎麼說?」宴策眼神溫柔的看著她,只見小姑娘眉眼彎彎,裡面帶著斑斑光點,很顯然對這裡是滿意的。

雖說他覺得偏僻荒涼,可只要她喜歡,那就買下來是了。

「作為首都京城,進入90年代后的發展將會迅猛無比,參天大樓說不定都是尋常,比起生活在鋼鐵叢林里,還是這個地方舒服,至少空氣質量是可以保證的。」她抬手指著面前的山頭,「你看,到處都是樹木,可以說這裡就是天然氧吧。」

「既然喜歡的話,咱們就買下來吧。」宴策道。

市中心目前買塊地蓋房子都不貴,何況是郊區。

「還有那塊濕地也別放過,到時候咱們在半山腰蓋房子,再弄些野鴨之類的放進來。」

「你高興就好。」

原本覺得這裡真的非常偏僻了,可聽到姜瑜在耳邊嘰嘰喳喳的暢想未來,宴四爺覺得這裡也變得浪漫起來。

「房子我會和賀羨一起設計的。」姜瑜也去過很多世界各地的頂尖別墅,幾乎都是陪著老闆一起參加各種就會,因此即便不會設計,可想法卻很多。

由她來複述,讓賀羨下筆製作設計圖,強強聯合了也算是。

「既然地段定下來了,房子你也準備動手設計了,那咱們訂婚的事情,是不是也該提到日程上來了?」

「……」姜瑜有點懵。 幹壞事的人,永遠都有一個問題——

他們永遠都會覺得,自己設下了一個這麼精妙的局,如此聰明。要是不與人分享的話,實在是太可惜了。所以在即將塵埃落定的時候,總是喜歡洋洋得意地炫耀一二。

德真聖僧哪怕再老謀深算,也不例外。

畢竟他這輩子最得意之事,莫過於此。

從得到《天魔煉製手札》開始,他就幻想著有一日能夠藉助天魔,飛升上界。在天生魔種降生那日,他便覺得自己的幻想看到了希望……

從此以後,步步籌謀,不斷將計劃完善。

德真聖僧說完之後,問萬世道,「覺得為師的局,可還行?」

「師父果然老謀深算,可是為了一己之私,導致生靈塗炭,難道不會良心不安嗎?」

德真聖僧對自己這個天賦出眾的小徒兒,還是頗為親近的。本著過來人的語氣勸說萬世,「無毒不丈夫,成大事者,不拘小節。」

「你如今既然已經是地魔,魔族強者為尊,只要天魔一死,魔主之位非你莫屬。你今日將天魔交給為師,日後你登上魔主之位,統領整個魔族,為師暗中幫你,保你不受人族侵擾,如何?」

德真聖僧當然不可能將全部希望,寄於萬事會答應。

就像萬世想要麻痹他一樣,他何嘗不是在麻痹萬世?

悄無聲息之間,他已經做好了突然出手,制服萬世的準備。

然而兩個互相防備的人,誰也討不了好!

萬世毫不猶豫直接跟德真聖僧打了起來。

他是地魔,德真聖僧修為雖然比他高,可是他也並不弱!

德真聖僧不想驚動其他宗門長老,所以一開始的時候,交手並不激烈。萬世當然求之不得,同樣不使出全力,但求能拖延時間。

拖的時間一長,德真聖僧開始心急起來……

可萬世無論怎樣跟他纏鬥,都會牢牢的護著那岩洞,不給他進去的機會!

「為了一個魔,你可真是不要命了!」德真聖僧怒喝道。

萬世將喉嚨里湧上來的血沫唾在地上,呵呵一笑,「你才發現啊?」

「那就別怪為師不留情面!」


「要戰便戰!」萬世直接迎了上去。

*

【別掙扎了,好好休息吧!】搜神號勸道。

繁星充耳不聞,兩隻爪子死死摳著地,努力扭動著身子,想要讓自己站起來。

跌倒一次又一次,可就是不認命。

「小花花……」

「小花花……」

「小花花……」

她只有小花花了,所以她一定要去找他。

要保護好她的小花花,不能讓他有事!

她嘴裡一直在囁嚅著,完全就是憑藉著毅力堅持下去。

到最後還真讓她搖搖晃晃的站起來,結果剛站起來不過片刻的功夫,又一頭栽倒下去,久久沒有動靜,根本就動彈不了。

搜神號看得心裡五味雜陳。

它難道不關心它戰神大人嗎?

可是此時此刻,它是真的憐惜這隻小熊崽子。想讓她停下來,不要再努力了!

萬世和德真聖僧打鬥之時所鬧出來的動靜,終究還是引來了其他宗門長老。

德真聖僧眼下簡直對萬世恨之入骨,他對自己的實力有絕對的自信,想著即便這小子付出全力,他也絕對能夠在其他人趕到之前,將他撂倒,成功拿到天魔魔丹。

結果沒想到,他就像個不知疼痛,不要性命的死士!

明明他應該身受重傷才是,結果一直撐到宗門長老過來,竟然都沒有露出頹勢。

「諸位來得正好,這小子知道天魔的下落。大家聯起手來,將他給制服住!」德真聖僧對其餘宗門長老道。

而後,趁著其它人跟萬世交手,戰場逐漸偏離那個岩洞時,迅速閃身而入……

只要魔丹到手煉化進自己體內,還有誰能奈他何?

當發現岩洞裡面,根本沒有所謂的天魔時,德真聖僧幾乎陷入狂怒!

萬世早在那些宗門長老來之前,就已經迅速調動了全身經脈,將修為激發到極限,也透支到極限……

時間一點點推移,從黑夜到清晨。

那些老狐狸沒有任何人能夠想到,萬世一個人竟然能夠支撐這麼久!

他身上的傷越來越多,透支修為的惡果也開始展現出來。

五臟六腑都在冒血,然後湧上喉頭,不斷從嘴裡吐出來。

骨骼都在咔咔作響,顯然已經到了強弩之末,彷彿輕易便會碎裂似的。

疼。

劇疼無比……

「繁星……」萬世最終倒在地上的時候,輕聲呢喃了一句。我儘力了,拼盡全力,真的……再也撐不住了。

好不容易恢復了些力氣,從結界中掙扎出來,正在努力辨別方向要去找萬世的繁星,在那一瞬間,心突然空了。

有些茫然地摸著心口的位置。

她的小花花……

她好像,什麼都沒有了。

淚水一滴一滴地砸落在手背上,面上沒有任何錶情,無悲無喜,彷彿麻木了。

就在她落淚的時候,整個秘境上空都開始匯聚烏雲,瞬間又夾雜著黑氣的雨,滴落下來……

天魔成,可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影響大道法則。


堪稱,災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