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他!」林天涯指向了比武場上的林塵。

「他?」

眾人愣了。

龍南霜幾人也愣了,一個武師能收服異風么?這不是在開玩笑?

這時。

遠處,柳青璇跟夏傾月走至比武場。

夏傾月已經知道龍捲風是被林塵煉化的了,她美眸望向觀望席上的葉嵐,叫道:「師父。」

葉嵐微挑著柳葉眉,美眸疑惑的望去,難不成真的是林塵煉化的?

此刻。

林塵一臉無奈之色。

他煉化了兩道異風,龍南霜等人肯定不會放過他了。

如今,只能希望葉嵐能出手幫他了。

「是我煉化的。」

林塵的周身陡然暴湧出一股漩渦之風,漩渦之風迅速的蔓延至百米之高,龍捲風在流轉,其中的狂暴力量,將空間震的砰砰響,讓無數人心中一凝!

轟!

龍南霜幾人的威壓鋪天蓋地般的沖向林塵,同時,厲喝聲響起:「原來是你!」

龍南霜的聲音,如驚雷炸響,響徹了整個皇宮,令無數人感到來自靈魂的震顫。

「是我又如何?得異風各憑本事,難不成,你們還想殺了我!」

林塵目光迎了過去。

「就殺你!你又能怎樣!」龍南霜冷哼一聲,一抹光華猶如流光一般轟向林塵。

亡者殊途 「幹嘛呢? 狂妃駕到,王爺悠著點 當本宗不存在呢?」

一抹光華暴涌,攔截住了龍南霜的攻擊。

「葉嵐!」龍南霜雙目冰冷的望著葉嵐,冷聲道:「難道!你要護著他!」

「本宗就是要護著他,你又能怎樣!」

葉嵐身形一閃,出現在了比武場上。

龍南霜冷著臉,眼神充斥憤怒之意。

「你們呢!要不要將林塵殺了!」龍南霜望向鞦韆雪跟江東流、顧江南。

顧江南皺著眉頭,雙目凝望著林塵,沉聲問道:「靈邪陰風,是不是也被你得到了!」 ?眾人聽后,一個個都將目光聚焦在了林塵的身上。

靈邪陰風在不在林塵的身上?

誰都知道靈邪陰風有著獨特的能力,這種能力是無數男人都夢寐以求的。

這個時候。

比武場外的牧少塵,以及幾位皇子,目光凝視著林塵。

靈邪陰風這樣的特性,他們更想得到啊!

「得到了又如何?」林塵神色淡然,身子靠近向葉嵐,如今,只有葉嵐能幫他渡過難關了。

葉嵐挑著黛眉,美眸上上下下的打量著林塵,起初她對林塵的印象很不好,以為林塵就是個吃軟飯的廢物。

直到之前得知林塵打敗了白雲飛,且在丹道上也打敗了白雲飛,這才讓她對林塵的印象有所改觀。

沒想到。

林塵還得到了龍捲風,甚至是靈邪陰風!

「師父,你一定要幫他。」夏傾月美眸祈求的望著葉嵐。

若是葉嵐不幫林塵,那麼,林塵今日怕是凶多吉少了。

「你可知道為師若是幫他,就是跟四大勢力為敵!」葉嵐依舊一副懶洋洋的樣子。

「師父…」夏傾月心中焦急,她知道葉嵐承受的壓力,但是相比而言,她更不想讓林塵死。

葉嵐略有深意的望了一眼夏傾月,這麼在乎林塵?

遠處天際。

顧江南跟江東流的眼神深處,閃過了一道貪婪之色。

靈邪陰風!他們必須要得到!

只要得到了靈邪陰風,他們就能不斷的去征服女強人,征服了女強人,那!他們就能獲得更多的東西。

「將靈邪陰風交出來,饒你不死!」顧江南冷冽的望著林塵,沉聲道。

「將邪風跟龍捲風都交出來,就饒你一命!」江東流冷淡道。

鞦韆雪也是神態凝然,異風的誘惑,誰能抵擋?

「你早交晚交都是交,即便你不交給我們,等你回到了流嵐宗,葉嵐也會殺了你,然後,強行取走你的異風!」

鞦韆雪悠悠道。

林塵心中冷笑,渾身光芒綻放,體內的一切清晰透明,他冷道:「兩道異風已經與我融為一體,根本取不出來,即便殺了我,也沒有用!」

顧江南等人的臉色難看至極,融為一體!竟然都融為一體了!

這特么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異風是高層次能量,可以煉化為自身所用,但是將異風與自身融為一體,他們想不通,這是怎麼做到的!

龍南霜等人的臉色鐵青,融為一體了,那麼將林塵殺了也沒有任何的用處。

但是,難道就這樣將林塵給放了?

這可是很大的威脅!

葉嵐的美眸望向顧江南跟江東流,悠悠道:「異風你們是得不到了,你們跟林塵之間也沒有生死大仇,用不著再為難他吧?」

顧江南跟江東流的目光閃爍著,確實沒什麼生死大仇!

「算了!」江東流無奈一嘆,他是生意人,沒什麼好處,何必白費力氣。

顧江南心中略有不甘,但再不甘又能怎樣?即便殺了林塵,也得不到異風。

鞦韆雪美眸閃爍著異色。

如今的情況。

殺不殺都沒有什麼意義了…

還不如…

鞦韆雪的美眸閃動著一抹淡淡的春色,美眸望著葉天凌,柔聲輕笑:「有空…來狐人部落溜溜,本皇親自招待你。」

林塵呵呵一笑,招待他?用身體嗎?

龍南霜的臉色陰沉著,都不出手了?

她一個人又怎麼能與葉嵐抗衡?

葉嵐美眸望向龍南霜,悠悠道:「你還想殺了林塵?」

「哼!」龍南霜冷冷的看了一眼林塵,隨後身形化作流光,沒入了宮殿之內。

「既然沒事了…那就回宗!」

葉嵐拂袖一揮,帶著林塵幾人,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里。

眾人面面相覷。

這就離開了?

原本他們還以為會有一場大戰!

結果,就這樣收尾了。

下方的林天涯,臉色陰沉,雙拳緊攥著,就這麼離開了!

林塵沒死!

……

一天後。

寵妻成癮:腹黑總裁別碰我! 仙霧繚繞的流嵐宗。

後院里。

林塵一人修鍊著,直至突破七星武師,這才睜開了眼睛。

「都去泡溫泉了啊…」

林塵自語一聲。

昨天在騰龍帝國,若不是因為葉嵐出面挺他,不然…就憑他打傷過白雲飛,林溪又以絕對的實力羞辱龍千愁,就憑這樣的恩怨,龍南霜跟顧江南肯定會出手殺他。

「還好沒事。」

林塵站起身,長長的伸了個懶腰,目光仰望著天際上高高懸挂著的太陽,眼睛微微咪起,眼神里流露著深邃之意。

「黑暗之風…就差黑暗之風了,得到這道異風,就離開東荒界!」

林塵的眉頭微微皺著,若有所思。

黑暗之風的記載太少太少,想要尋找到蹤跡,怕是很難。

難道要碰運氣?

運氣哪有那麼好?

「走一步看一步吧。」

……

宗門溫泉之地。

葉嵐、夏傾月、柳青璇、林溪,四人光著身子泡在溫泉之中。

四人皆是一等一的美人。

「葉嵐姐,謝謝你幫了我哥。」林溪抿著紅唇,美眸望向葉嵐。

「有什麼好謝的?他也是宗門弟子,更何況…他還是傾月的夫君,不管怎樣,姐姐都會幫他的。」

葉嵐輕輕笑著。

她的美眸望向柳青璇,問道:「你跟林塵之間是道侶的關係?」

「嗯。」柳青璇輕點了點頭。

「我徒兒跟林塵是夫妻,你就做個二房吧。」葉嵐開口道。

柳青璇的美眸微微鋒利的望著葉嵐,二房?

可能嗎!

「師父。」夏傾月。

「你閉嘴!」葉嵐冷冷的瞪了一眼夏傾月,這幾天她也發覺了。

自己的徒兒是真的喜歡林塵,更何況,已經有了名分!

但因為柳青璇的存在,夏傾月刻意的跟林塵保持距離,但是…那種在乎是真心的。

夏傾月沉默著。

葉嵐望向柳青璇,淡淡道:「傾月跟林塵是先成親的,已經有了名分,理當是大房。」

「林塵跟夏傾月是假成親!」柳青璇冷道。

「假成親?」葉嵐搖頭說道:「雖是假成親,但在名譽上,傾月已經是林塵的妻子,且!傾月喜歡林塵,可以假戲真做!」

「若我不同意呢!」柳青璇注視著葉嵐,她不會跟任何一個女人分享林塵。 ?「不同意?」

葉嵐輕輕笑著說道:「這不是你同不同意的事,而是事實,傾月跟林塵先成的親,即便你再反對,但是…林塵的家人,也只會認為傾月是林塵的正妻。」

柳青璇沉默著。

林塵的族人跟夏家的族人,也只會以為夏傾月是林塵的正妻。

「你沒明白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林塵只能是我一個人的,不會有第二個女人!」

柳青璇美眸望著葉嵐,淡淡道:「林塵的族人雖然是長輩,但是…據我所知,林塵跟林家族人的關係也好不到哪裡去,不管是林家的族人,還是夏家的族人,我跟林塵之間的事,不需要得到他們的認可!」

「是么?」葉嵐的嘴角微微揚起,淡淡道:「那如果是林塵的親生父母呢!」

「你什麼意思!」柳青璇皺著黛眉,注視著葉嵐,葉嵐突然提到林塵的父母,讓她心中不禁微微一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