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爺!少爺!我可想死你了。」

他把石頭一扔,就沖了過來。

砰!

凝霜突然出現,一腳踹在了他的屁股上!

進哥頓時一個狗啃屎。

「不許乘機偷懶!」凝霜嬌斥道。

他看出了趙進的心思。

「再加五十圈!」

凝霜話音落下,趙進臉色一苦。

「少爺救我!」

蘇文翻了個白眼!

「救你?如何救?你呀…趕緊好好練吧!」

蘇文知道,這種時候不是心軟的時候。

而且眼看要出大事。

身邊的力量自然是越強越好。

接下來一段時間,越來越多的天位高手開始向北疆而行。

對於大部分人來說,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蘇文並不著急起行,他們離的近啊,摸了摸下巴,跟凝霜一起琢磨起來。

「你說,有沒有人不打算聽那人的?我怎麼就不信邪,真不去能怎麼樣?」

凝霜搖頭道:「那人話語中,隱含大道之音,威壓極強,咱們若是不去,萬一被其盯上,豈不是要倒大霉?更何況,又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去看看再說嘛。」

實際上,這也是大部分人的心態。

既然大家都去,那就去好了。

一時間不管是隱藏實力的高手也好,或者是潛于山林靜修之人也罷。

都開始向大陸極北而行。

浩浩蕩蕩!

整個大陸上有多少天位高手?

這次會有一個結果。

不過對於大部分普通人來說,這種事情太遙遠了。

比如說白芷…

作為季羅國皇室子弟,她也被遷入了大楚帝都。

項飛燕給了這些一些銀錢,便將他們安置下來。

不過要說生活跟以前相比,那是完全沒辦法比的。

只能說富足安康。

白芷姑娘坐在酒樓二層…

百無聊賴的喝著小酒。

忽然,她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

蘇長青。

蘇長青從對面的南洋商鋪出來,一身華服,顯得極為瀟洒。

「蘇公子!」白芷驚喜呼喚…

她趕緊下了樓,這時候馬車已經緩緩駛離。

在這城中,蘇長青的馬車並不快…白芷跟在後面…

很快,便看到蘇長青下車回家。

大大的蘇府牌匾是那麼的耀眼…

蘇長青剛剛進府,便有人稟告:「老爺,門外有個姑娘,自稱叫做白芷,說要求見老爺!」

「嘶!」

蘇長青倒吸一口冷氣。

這不是扯淡一樣?

那個女人怎麼進京都了?對了,她是季羅國皇室!

怎麼把這茬給忘了?

不過那也不能來找自己啊。

那女人可是有夫君的。

「不見!讓她走!」蘇長青直接說道。

他可不想跟這個女人有什麼交集。

畢竟以老蘇本身來說,對給別人戴綠帽子這件事情,也不太感興趣。

上次被騙了也就算了,他可不想來第二次!

那白芷很快接到了回稟。

她尖聲叫道:「什麼?不見?讓我走?我不走!我要見蘇公子!蘇公子,你難道忘了咱們當初的美好嗎?」

好傢夥,這嗓門可不小。

門子大怒道:「你莫要胡言亂語,我家老爺可是當朝吏部尚書,也是你能誣衊的?」

白芷一聽蘇長青身居高位,心中更喜,大聲道:「那你就趕緊稟告蘇公子,讓我進去談談,否則我便在這裡不走了。」

就在這時候,蘇文的馬車出現了。

趙進趕著馬車!

進哥今天很開心,蘇文給他放了半天假!讓他跟著一起出門。

馬車停在了門口,蘇文下了馬車。

他掃了一眼白芷,冷笑道:「幹嘛的?」

門子見到蘇文,趕緊躬身道:「三爺,是來鬧事的,非要見老爺。」

白芷叫道:「放屁,我可不是鬧事的,我跟蘇公子交情好的很!」

蘇文看了看她,這容貌堪稱上佳,這舉止…

老爹這也太不挑食了。

蘇文哪裡知道,長青當初見她時,她也不這樣啊!

蘇文上前,笑道:「你要見我爹?」

白芷一愣:「你爹?你說蘇公子是你爹?」

蘇文笑道:「是啊,這府里,只有我爹,我是家中最小,兩個哥哥也都分出去了,你不是要見我爹,還是要作甚?」

「那我就要見你爹!」白芷說道:「我跟他關係可不一般!」

蘇文看向門子,問道;「跟我爹說了嗎?」

「說了,老爺說不見!」

一聽這話,蘇文心中就有數了。

他內心嘆了口氣,看來,這次得自己給老蘇擦屁股了。

「滾!趕緊滾!沒聽我爹說不見?上我家來耍無賴?不好好打聽打聽,信不信你爺爺我宰了你全家?」

蘇文可不會給她任何好臉色。

第一呢,他相信蘇長青的為人,不是那種始亂終棄的。

再加上,這白芷的架勢,一看也不是個省油的燈。

她若是溫言軟語,一番可憐,蘇文說不定還給她點銀錢,試著息事寧人。

可是眼瞅著就是個撒潑打諢的。

而且嘴裡始終掛著蘇長青跟她的關係,指不定想要幹嘛。

這種人,越給好臉越容易出現問題。

蘇文張口就是殺人全家。

白芷可也不是嚇大的,當即自報身份:「呵呵!你不怕風大閃了舌頭,還殺我全家,你殺一個我看看?我可是季羅國皇室公主,你要麼讓蘇公子來見我,要麼我就讓所有人知道,你們蘇家是什麼樣的人!」

蘇文一聲冷笑,轉身便走,直接入府。

「大家聽著啊,我跟你們說…這蘇家…」白芷張嘴便要大喊潑髒水。

「砰!」

趙進已經出現在了她面前。

一拳砸到了她的肚子上!

這一拳下去,白芷瞬間倒在地上,眼淚口水橫流,捂著肚子像個蝦米一樣弓著身子。

趙進冷喝道:「我家少爺可是大楚南離王,不怕告訴你,便是殺了你白家全族,也無人敢多言半句!」

一聽蘇文的名字,白芷一下子慫了!

正是蘇文帶人去的季羅國發動天位戰,對於蘇文和顏落盈,季羅國人可以說都是心中畏懼的。

特別是這倆人還是一家的…

趙進看到門子,冷聲道:「你們也是,這種潑婦,就得讓她知道厲害,來人,給她十個嘴巴!」

那門子早就看白芷不爽,趙進發話,當即下來,對著他就是十個嘴巴。

趙進又掏出一張萬兩銀票,扔給了白芷!

「哼!這次饒你一命,這些錢拿去看大夫!要是再有下次,或者我在城中聽到有什麼對我家老爺不利之話,小心你全家性命!」趙進冷喝道。

蘇文進去,是以他的身份,不願意與這潑婦理論。

也懶得理她。

而趙進呢,自然是充分領會了領導意圖的狗腿子!

主子自恃身份,不願意做的事情,就得他來!

打,是讓她知道厲害,再給點錢,是給點安慰和好處,警告她至此結束。

果然,那白芷不敢再多言,拿著銀票,轉頭便跑。

屋裡,蘇文看向蘇長青,調笑道:「老爹啊,你這也不行啊,怎麼還讓人找上門了,還得我給你擦屁股。」

蘇長青老臉一紅,今天這事情有點丟臉。他擺擺手道:「我也沒尋思這世間竟有如此巧事,這女人竟然尋來了咱家。」

「到底怎麼回事?」蘇文心中燃起了熊熊八卦之火。

蘇長青也不隱瞞,嘆了口氣,實話實說。

蘇文一陣狂笑。

「您老人家可真行!她說寡婦您就信?行了,您叫我來有何事?」

蘇長青沉聲道:「是關於九幽島!」

「九幽島?」蘇文眯起眼睛。

蘇長青開始跟蘇文說了起來:「上古九聖四帝與魔族交戰,在九幽島決戰!最終將九幽島以及萬里大陸虛空天地盡數擊碎!如今魔族重鑄九幽島,妄圖重新連接兩界!如今召喚爾等的,便是人族第十聖!」

「人族第十聖?」

蘇文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頭。

「沒錯!」蘇長青說道:「自當年九幽島大戰之後,人族成聖者,唯此一人,也是因為他,所以天位高手不可肆意攻擊普通人,一旦有天位高手大規模殺戮,便會被其斬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