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曼,有什麼事嗎?」紅拂問。

丫鬟看了看程乾和程坤,走上台趴在紅拂跟前耳語了幾句。紅拂頓時臉紅了,媚態中更添柔美。

「你先下去吧!告訴他我一會兒就回來!」說完不好意思地對程乾程坤笑了笑。

不一會兒,出去請示的丫鬟回來了,施了一禮道:「塢主說明天中午見客!」

「好!」程乾看著紅拂起身說道,「看來紅拂姑娘還有約會,我們就不打擾了,告辭了。」

程坤也站起來拱手告辭。

紅拂急匆匆地回到別院,看到賀環山正和丫鬟說話,衝上去抱住了他,心急火燎地去親他。一邊親一邊喃喃地嗔怪:「冤家,我以為你把我忘了呢!你個天殺的!這麼久都不來看我,我這朵花都快乾死了,是不是白芸那個賤女人又把你給勾住了。」

賀環山聽到這裡一把推開紅拂,很是生氣。

「啊,對不起,對不起,我錯了,原諒我。」紅拂又湊上來,連連道歉,「為什麼你就只喜歡她呢?」

看到這裡,沈壁君驚訝了,和眾位丫鬟識趣地退了出去。

程乾程坤晚上睡得都很香,都做了一個很美好的夢。在程坤的夢中,沈壁君披著紅紗向他跑來,和他擁抱,和他親熱,兩人滾在一起……


程乾夢中,沈壁君就偎依在他懷裡,頭髮上散發著香氣,他們互相撫摸,互相親吻……

沈壁君悄悄地尋找程乾程坤的住處,可是她迷路了。一個獨臂拿劍的衛士見他可疑擋住了她,兩人起了爭執。

程乾程坤驚醒后,發現自己底下濕了。

「我怎麼睡的這麼熟?」程乾奇怪地問自己。

「剛才,是個夢……」程坤摸著自己的下身喃喃自語。

沈壁君被獨臂衛士驅逐,只好走了。 第二天,一位俊秀的男子身後跟著一群提著香爐的丫鬟來接程乾和程坤。他們坐香船又走了二三里水路,來到韻香水榭。這裡滿地紅花,一個絕美的女子在邊歌邊舞。她的聲音如黃鶯,如清泉,她身姿妙曼,舞姿優美。程乾程坤心中不禁感嘆:「好一個可人的尤物!」

「走吧!」俊秀男子催促道,「主人在等你們呢!」

「什麼?這她不是你們的塢主嗎?」程坤指著唱歌跳舞的女子驚訝地問。

俊秀男子搖了搖頭,笑著指著前面。前面是一座輝煌漂亮的宮樓。程乾程坤跟著俊秀男子朝前走去。李學武還佇在原地,程坤回來揪住他的耳朵,說:「今天之事非同小可,你給我忍住了。要是失了體統,我就把你閹了!」

廳里很香,紗帳后一個女人在小憩,她的頭髮、臉龐、身體都對人是一種朦朧**。

俊秀男子走上前彎腰稟告:「主人,他們來了。」他聲音極柔,似乎怕驚著裡面的尤物了。

「嗯」紗帳里傳來一聲嬌柔的呢喃。裡面的女人懶懶地下了床。俊秀男子拉開了紗帳,一個美妙的女人映入程乾程坤的眼帘。不只是李學武,三個男人都感到呼吸不能隨心所欲了。

那女人見了程乾程坤后花容突變,激動地叫了一聲:「強哥!」

程乾程坤莫名其妙,拱手道:「見過桃花塢主人!」

「噢!」林媚兒回過神來,神情有些落寞。但很快調整過來,輕盈搖曳地向他們走近。

程乾程坤心裡感到一絲緊張。

林媚兒走到他們跟前,伸手示意,「請坐!」

程乾程坤趕緊去座位上坐下,眼睛不看她,拱手說:「謝謝!」

李學武還呆在原地,程坤拉了他一把,在頭上打了一下。李學武臉紅尷尬,站在他們身後低下了頭,不敢再抬起來了。

林媚兒嘴角輕揚,笑了。丫鬟輕搖羽扇,俊秀男子獻媚給林媚兒輕捏肩膀,林媚兒一臉睥睨天下的神情。

「我聽說你們來桃花塢不進賭場,不逛**,一心只想儘快與我賭博,只是為了要贏回一個丫頭,是嗎?」林媚兒回去坐下說,「你們中有人喜歡上那個丫頭了嗎?」

「啊,沒有!我們和那姑娘只是萍水相逢,不過她對父親的孝心實在令人感動,讓人不忍。我們也沒想到桃花塢這麼小氣,為了一個丫頭居然非要驚動林塢主的大駕不可。」程乾說。

林媚兒輕蔑地哼了一聲,說道:「沒有規矩,不成方圓。桃花塢一向認為人的價值是任何金銀珠寶都比不上的,所以凡是牽扯到人才去留的事情都要經過我的首肯和同意。」

「林塢主真是見解不凡啊!那我們可以開始了吧?」

林媚兒看了他們一會兒,笑著說:「可以啊!賭坊二十三種賭法,你們想玩什麼?」

程乾程坤相視無語。

俊秀男子看到林媚兒的眼神,輕輕一拍掌,出來二十個捧著賭具的婢女。

程乾程坤看過之後,相互搖了搖頭。林媚兒疑惑。

「紅拂是在比武場上贏走史姑娘的,那我們何不比武定輸贏呢?」程乾說。

「哈……」林媚兒笑了,笑聲魅惑,「那我先問公子們的賭注是什麼?」

程乾程坤取出身上的珍珠寶石。俊秀男子接過,遞到林媚兒跟前打開。林媚兒眉宇間露出一絲驚喜。看過之後,林媚兒說:「不行!」


程乾程坤聞言感到意外和疑惑。

「比武做賭,在賭場里不算是正宗。再說兩位的武功高深莫測,我不會輕易冒這個險的。」林媚兒說。

「那非得在這裡選一種嘍?」程坤問。

林媚兒點了點頭。

程坤問程乾:「哥,你說賭什麼好呢?」

「要不玩搖骰子吧!比大小。其他的我們也不會玩啊!」程乾說。

「哎,這個好。」程坤向林媚兒說,「我們就賭搖骰子,誰的點數多誰贏!」

林媚兒想了想說:「好!那你們那一位跟我賭呢?」

兄弟倆互相一看,程乾說:「你來吧!」


「好!」

手捧賭具的婢女們退下。

「慢!」程乾說,「我們的賭注拿出來了,那……」

林媚兒笑了笑說:「早就準備好了!」

俊秀男子輕輕一拍手,幾個身著勁裝的女人帶著史冰燕進來了。

「大俠……」史冰燕哽咽無語。

賭博在方桌前開始,骰蠱里六個骰子,程坤先搖。林媚兒再問:「只是比大小嗎?」

「對!誰的點數多誰就贏!」程坤答道。

「好,開始!」林媚兒做了個請的姿勢。程坤搖骰子,閉上眼睛仔細聽,他很快就感應到六個骰子六個面的隨著自己的力道在裡面跳動,慢慢地受自己控制了。

紅拂早上醒來時,枕邊的賀環山已經不見了。賀環山盜走了紅拂的腰牌,和沈壁君一大早就去了韻香水榭。他們悄悄潛入宮樓,發現了風字營的人在暗處潛伏,宮樓里各處戒備十分森嚴。賀環山和沈壁君打昏了兩個手持香爐換班的婢女,換成她們的妝容混入大廳。

程坤自信地將骰蠱搖定,慢慢揭開來看。「六個六!」程坤驚喜地叫出聲來。

程乾看到點數滿意地笑了。史冰燕聽了后,放鬆了,臉上露出笑容。沈壁君也心中竊喜。 重生大牌編劇

林媚兒微笑著說:「好!想不到你這生手竟然搖出了這樣的點數。」說著去拿骰蠱。

「還用再比嗎?」程坤說,「就算你也搖出六個六,也是比不過我的。」

林媚兒笑了,不說話。林媚兒搖骰子,只見手影上下左右翻飛,讓人目不暇接。骰子搖定放下,只聽「啪,啪……」一陣響,林媚兒笑了。

程乾程坤心中忐忑,眾人疑惑。

林媚兒揭開骰蠱,六個骰子皆裂成六面,骰蠱里密密麻麻平躺著六六三十六個骰面。

「一百二十六點。」林媚兒說。

眾人驚呆了。

「你贏了。」程乾說完扔下了珠寶,同程坤失意地準備離開,李學武也識趣地跟著。沈壁君心中落寞,但也鬆了一口氣。

「慢著!」林媚兒叫住了他們。

程乾程坤驚疑地停住了腳步。沈壁君放鬆的心又驟然緊張。

「兩位公子要替這位姑娘贖身,這是江湖上的大義氣。可是賭一場輸了,就半途而廢,對這位姑娘不聞不問,不覺得自己做事有點兒不盡心力嗎?」

「那你說怎麼辦?你怎麼才能放了史姑娘?」程坤問。

「很簡單,再賭一場啊!」

「算了吧!桃花塢都是你們賭來的,跟你們打賭,只有輸的份!再說,我們也沒有賭資了,怎麼跟你賭?」

林媚兒想了想說:「我不能不成全兩位公子在江湖上的義氣之名啊! 南少,你老婆又跑了 ,我們再賭一次,不管輸贏,我都放了史姑娘。」

「能有這樣的好事?」程坤驚喜中帶著疑惑。

「那我們要以什麼做賭注呢?」程乾問。

「如果我輸了,就放了史姑娘,還你們珠寶。如果我贏了……」林媚兒笑了。

「怎樣?」

「你們就要替我做三件事情!」

「什麼事情?」程乾程坤同時問。

「現在還沒想好,不過以後要是我隨時想到什麼事情就找你們嘍!」林媚兒嫵媚的看著他們。

程乾程坤想了想。程乾說:「不行。我們是不會拿自己做賭注的,這是我們的底線。」

「我再讓一步!」林媚兒說,「兩位不是對自己的武功很有把握嗎?我們就比武功!」

程乾程坤相視覺得意外。 「什麼?」聽完林媚兒比武賭博的規矩后,程乾程坤大吃一驚。賀環山和沈壁君也驚呆了。

「這怎麼行呢?讓我們兩個人脫,脫你的衣服,這……」程乾語無倫次。

林媚兒走近他,媚笑著說:「這可是比較有情調的比法,要不然讓我一個女人家和你們拼得頭破血流嗎?」

「可是,這……」


「怎麼?不敢嗎?」林媚兒慍怒,「要是連這點魄力都沒有,就請離開吧!」

……

「哥!怕什麼?和她比!」程坤說,「我不信我們倆聯手,在二十招之內脫不下她的衣服!」

沈壁君和賀環山聽了程坤的話,心急如焚。

「好!既然林塢主這麼豁達開朗,那我們就和你比。可是萬一我們輸了,替你做的三件事,絕不能有悖人倫,有悖江湖道義!」程乾說。

「那是自然,這些我都可以寫進合約里。」沈壁君說。

合約很快制好了,婢女呈了上來。

程乾程坤看過合約后,點了點頭,各自簽上乾、坤二字。

婢女接過合約讓林媚兒過目。林媚兒看后笑了,讓人收好合約。

「林塢主,得罪了!」程乾程坤說著,伸手向林媚兒身上抓去。

林媚兒一個側轉,長發從他們手上拂過。

「啊!」程乾程坤驚叫著縮回了手,一看,手上竟是條條細細的血印。好厲害的頭髮!

程乾程坤再向林媚兒襲來,此時琴簫響起。那音律初聽犀利、空靈,引人入勝。其實暗藏內功,隱伏兇險,擾得人心旌搖動,為其所牽。有很多次程乾程坤快要抓到林媚兒的時候就被琴簫之音擾亂心智,讓林媚兒滑脫。

賀環山和沈壁君及屋中的其他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琴簫之音擾得心痛不能自已。韓湘子和那個俊秀男子吹著蕭,彈著琴走進廳堂。

程乾程坤很快調整過來,將能量封住全身,堵住七竅,琴簫之音被阻隔。他們調整好狀態之後又向林媚兒襲來,快如閃電地抓住了林媚兒的衣領。林媚兒大吃一驚后,媚笑著對他們吹了一口氣,程乾程坤感受到絲絲暖香從臉上滑過,趕緊抽回手,轉過臉去。沒有**或是迷藥!出乎程乾程坤的意料。

笛簫聲停了,韓湘子和俊秀男子佇在原地,驚訝不已。

林媚兒笑了,說:「怎麼不脫啊?我想讓你們脫光我!再來啊!」

程乾程坤互相一看,又向林媚兒身上抓去。程乾扯到林媚兒的衣服,林媚兒的酥胸露了出來,程乾程坤看呆了,這是他們第一次感受到女人美胸的魅力。林媚兒欺身上來,抱住程乾,嘴唇湊了上去,和他熱吻在一起。

程坤看呆了,不知該如何對哥哥懷中的女人下手。正在發獃之際,林媚兒的美貌面龐出現在他眼前,嘴唇堵上了他的嘴。程坤抵擋不住**,也和林媚兒熱吻,慢慢沒了抗拒的力氣……

程乾程坤雙眼迷離,相繼栽倒在地。

沈壁君按捺不住,欲挺身相救,賀環山拉住了她。

林媚兒走到程乾身邊,低下身子仔細看他的臉,撫摸著,喃喃自語道:「強哥,他長得和你真像。你在哪裡啊?」嘆了一口氣,吩咐道,「來人!」

進來兩個身著美服的貌美女子。

「把他們帶進去好好服侍,問清楚來歷。」

貌美女子一人扶起一個,抱著他們撫摸親吻,扶著他們分別進了裡間的兩個房子。沈壁君和賀環山也隨其他持香爐的婢女分別跟了進去。

「啊……嗯……」放蕩的叫聲從那女人的嘴裡喊出來。沈壁君和賀環山看到那女人不停地親吻程坤,脫下程坤的衣服……

沈壁君一躍而上,朝那女人踢了過去。

「啊!」那女人驚覺,翻身滾下床。

賀環山見狀也動手朝那女人打了過去。沈壁君蹲在床上,輕拍程坤的臉,程坤還是一臉痴相,流著哈喇子伸手摟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