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我看你還有什麼手段,都拿出來吧!」五彩劍聖說完,迎頭就一劍刺來。

「手段多著呢,你來吧!」歐陽博毫氣的說了一句。

另外一個半聖見到五彩劍聖出手,他自己也不甘落後,舉劍也跟著攻擊。

他是不能讓五彩半聖殺了歐陽博的,最多也得是他殺了還差不多,比較他們是各自主子下達的命令,實際上也是兩位主子之間的一種鬥爭。

當然,他們的目的都是要殺了歐陽博。

左右受敵,歐陽博一手劍,一手煉丹爐,怎麼看都不像是戰鬥的樣子,凝光劍迎著五彩半聖,煉丹爐倒是換個地方對準了另外一個半聖,暗中,歐陽博已經把小傢伙放了出來。

小傢伙的身軀很小,雙方戰鬥的時候移動速度又是幾塊,加上小傢伙一出來就鑽土裡去了,兩個半聖都是一樣的沒有發覺有什麼異樣。

歐陽博一煉丹爐就砸退了一個半聖,凝光劍卻是迎著五彩半聖,突地,小傢伙從五彩半聖的後面鑽了出來,帶著一股勁風直撲五彩半聖。

聽到風聲有異,五彩半聖立即後退,回身就是一劍橫掃過去,小傢伙的速度那可不是一般的快,還沒有等到五彩半聖完全轉身,就一下子鑽到地下去了。

一劍掃空的五彩半聖頓時覺得奇怪,他的速度已經夠快了,可這一劍還是沒有阻礙,四下一看,他發現堅硬的地板上有三個小窟窿。

瞬間明白了,這是歐陽博的詭計,可他也知道,那個他沒見過的東西速度很快,而且還是可以鑽地的東西,這一下他的精神倒是從歐陽博的身上放鬆了不少。

不管怎麼說,被一個會鑽地的傢伙襲擊也不是什麼好事,說不定那鑽地的傢伙還有什麼絕招,他可得注意一點。

小傢伙又一次冒了出來,五彩半聖立即追了上去,可是小傢伙立即鑽土裡去了,他回頭看了一眼他的同伴,見到沒有什麼異常,就放心了一些。

雖然他們受傷了,可是攔住歐陽博還不是問題,至少他此刻是這麼想的,所以也就不管不管的去尋找小傢伙了,只有那個他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不出來威脅到他,他才可能安心的擊殺歐陽博。

五彩半聖突然轉身的動作,另外一個半聖也注意到了,也看到那道黑色的影子,可才知道歐陽博還有其它的幫手,不然五彩半聖也不會這般失態。

「就是這個時候!」歐陽博見到五彩半聖的樣子,知道計劃成功了,心中暗道。

立即回身,對著另外一個半聖展開了猛攻,機會可是不等人的,他必須在五彩半聖還沒有回過神來的時候成功擊殺這一個半聖。

「十字斬」

一個呼吸間,歐陽博連續揮灑出去同一招十字斬十次。

一連串的金鐵交鳴聲之後,被攻擊的半聖倒退出去了十幾米遠,只差一步就退進了後院之中。

「撼岳劍法!」

歐陽博一聲大喝,元氣瘋狂的噴涌而出,一道山嶽一般的劍影攻向了半聖。

「砰!」

這個半聖被連續的猛攻本身就還沒有站穩,又被這狂猛力量的一招砸在了劍上,頓時退進了後院。

「成了。」

歐陽博見到對手被自己成功的逼進了後院鬆了一口氣,身影一晃就進入了後院,接著又是一招撼岳劍法轟了出去,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哼!」

那半聖退進了後院,本能的冷哼一聲,立即就想到了後院可能有什麼埋伏,神識一掃沒有發現可以的情況,心中也放心了。

全力出手迎接歐陽博的這一招狂攻。

「神識分身!」

歐陽博突地停止了進攻,提著凝光劍斬在半生面前,看著半聖抵擋他的撼岳劍法。

隨著歐陽博的輕喝聲,一個虛影出現在半聖的背後,可他卻是茫然不知,臉上倒是帶著憤怒的笑意,因為他擋下了歐陽博連續的狂攻,而且歐陽博現在還停下來了,想來是消耗過大,需要休息吧!

「小子,你沒有元氣了吧,半聖修為不是你能過想象的。」半聖得意的冷笑了一下說道。

「的確是我沒想到的。」歐陽博眉頭一揚,淡淡的說道。

「殺!」

歐陽博下一刻,臉色一冷,眼中劃過一抹狠辣的精光。

本書首發於看書罓 第四百三十七章半聖隕落

全神注意歐陽博又是一招純力量攻擊的半聖完全忽略了背後的存在,因為他剛才神識發現後院其實就是一個簡單的後院,並沒有什麼埋伏,所以他放心了很多。

可他見到歐陽博就這樣看著他,而且還帶著戲謔的眼神,他的心不由得有一些發慌。

「殺!」

還沒有等到回頭,歐陽博突然大喝一聲。

一聲大喝又把半聖的目光轉移到了前面,笨笨就不懷疑有其他,因為斗到現在他發現他面對的這個小子東西很多,就怕他又搞出什麼花樣來。

隨著歐陽博的喝聲,神識凝體分身全部顯露出來了,活脫脫的另外一個歐陽博。

十字斬也隨著分身顯露出來的時候猛地出手,五光十色的巨大十字帶著嘯聲鋪天蓋地攻向沒有防備後面的半聖。

同樣的,前面的歐陽博也一招十字斬發了出去,配合著分身,做到全面攻擊。

「你…」

發現背後有異的半身嚇個半死,回身抵擋的瞬間,他又看到了另外一個歐陽博,當然這一點震驚他可以忽略,不可以忽略的是那鋪天蓋地而來的攻擊。

這個時候的他想躲都沒地方了,左右全部被封死了,想躍高也做不到,因為那臨空而來的光芒讓他無所適從。

躲無處可躲,他的心一橫,眼中閃過冷厲的光芒,大吼一聲:「一起死吧!」

這一刻,他想得最多的就是自爆,可是能量他都來不及就立即引爆了丹田。

這是他能夠做的最後一點貢獻了,能到他能量聚攏,估計自己也就成了屍塊,所以他直接引爆。

歐陽博當然很明白半身的想法,就算是他面臨這樣的場景,估計也只能是這樣打算了,就算不能拉著敵人一起死,至少也要造成一些破壞才甘心。

所以,意識一動,立即收回了分身,在身前布置了一道防禦光幕。

「轟!」

前後十字斬還沒有轟擊道半聖的身邊,他的身體就爆炸了,漫天的血霧,布滿了整個後院的空間,那樣樣子感覺死都不甘心。

後院半邊建築基本上面目全非了,整個大地似乎都跟著晃動了幾下,挨得很近的建築磚瓦不斷的掉下來。

灰塵落盡,血霧消散,歐陽博才撤去身前的光幕,淡淡的說了一句:「就是要讓你死不甘心。」

他們這邊發生的情況外面不知道,可是大地的震動,所有人都知道了。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這才是大家最關心的話題。

離高傑和時鵬飛對古雙菱的瘋狂進攻減緩了許多,剛才的這一聲他們也都知道這是自爆發出來的,但是威力很弱。

他們已經認為歐陽博是自爆了,畢竟他面對的是一個半聖,半聖的修為不是他這個修為的人能夠抵擋的,不甘心被殺死的歐陽博肯定是拉著那個半聖一起死,自爆了。

古雙菱雙眼殺氣很重,因為這一聲自爆的聲音她感覺到很弱,她也懷疑是不是歐陽博自爆了。

「若是你死了,我一定親手殺了兩個半聖給你報仇。」古雙菱輕啟雙唇說道。

其他沒動手的和已經動手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停下了攻擊朝著後院趕來。

「氣死我了,居然讓他撿了一個便宜。」五彩半聖冷冷的說了一句,隨即,放棄了追捕小傢伙,奔向後院。

他就是為了不讓小傢伙偷襲才追捕的,可是他才離開一下他的敵人就被人擊殺了,這讓他怎麼跟少主交代。

他可從來沒有想過半聖被玄元境修為的武者殺了,或者說是被逼迫到自爆的地步,他心裡一直是認為歐陽博自爆了。

「想看看我是不是死了是嗎?」五彩半聖的耳中突然傳來這麼一道冰冷的聲音。

前進的腳步瞬間止住,臉上緊張的神色立即就表現了出來,這個聲音他太熟悉了,不是他的同夥,而是他要絕殺的對象。


五彩半聖雙眼都快瞪出眼眶了,他實在是想不到,剛才那般巨大的動靜會是他的同夥自爆引起的,可是那威力也太小了吧。

他們這個級別的半聖一旦自爆,整個煉丹坊都會受到波及,建築也必定會全部毀掉,怎麼可能只是這麼一點威力。

下一刻,心猛地一跳,威力不大的原因很可能是能量問題,而能量不足的情況下只能是發生了什麼離奇的事情,導致同伴年凝聚能量的時間都沒有就引爆丹田。

可是,後院到底發生了什麼呢?他的腦海不斷的翻著各種畫面,但卻沒有一個畫面能夠符合他的猜測。


後面趕來的人也是臉上出現了詫異的神情,他們實在是沒有想到自爆的人居然是半聖,而不是歐陽博。

最憤怒的是時鵬飛,那自爆的人可是他殺手堂的人啊,也是他權力能夠調動的最強的一個,可就是這樣也被殺了,這讓他如何交代。

看到歐陽博非常淡定的站在那裡,古雙菱放下了心中的一塊石頭,不知道為什麼她發現歐陽博的生死她現在比較關心,現在看到人無恙,她身上散發的殺氣也減弱了許多。

也就在這個時候,她的變化歐陽博也看出來了,對著她輕輕的點頭致意。

「小子,他沒有殺死你,老夫就來殺了你。」五彩半聖謹慎的看著歐陽博說道。

「我先殺了你。」古雙菱回過神來直接說道。

「多謝古小姐,這個傢伙我收拾他足夠了。」歐陽博淡然的在一邊上說道。

他不是清高,一開始他是想讓古雙菱庇護他一段時間,可是現在他已經殺了人家一個半聖,估計現在人家已經知道了,他不能把她在拉進來了。

他只不過是一個煉丹坊而已,大不了就是繼續跑躲藏,古雙菱就不同了,那可是有著家業的人,一旦被卷進來了,就會連累更多的人。

聞言,古雙菱嘴唇動了一下,但卻什麼也沒有說,但是身上的殺氣卻是全部爆發出來了,掃了一眼離高傑和時鵬飛說道:「誰若敢幹擾他們我就殺了他,就算是惹來三大勢力的攻擊也在所不惜。」

離高傑和時鵬飛感受到了那殺氣的猛烈,本想說幾句場面話,可是被古雙菱那鳳眼一掃,到了嘴邊的話又吞了回去。

他們很清楚,古雙菱這一次說的話是真的,那殺氣已經說明了一切,再美的女子他們再想要,也不敢在這個時候輕易的招惹。

「老何,給我殺了他,我一定稟告宗主給你嘉獎。」離高傑對著五彩半聖說道。

一聽到離高傑的話,五彩半聖的臉上頓時露出了驚喜的笑容,能夠得到少主的這句話,那是不容易的,有少主出面,宗主一定會有重賞的,這一點他是很清楚的。

「是,公子。」老何恭敬的說道。

「小子受死吧!」五彩半聖大喝一聲之後,立即對歐陽博展開了攻擊,殺氣和武者域也一起朝著歐陽博罩了過去。

「就這麼一點實力也敢放肆。」歐陽博直接無視掉了半聖的武者域和殺氣說道。

就算他只有玄元境初階的修為,對上聖元境初期的武者域他也不在乎,更何況他現在的修為已經進入了玄元境後期,這點武者域的威壓根本就沒用。

「大言不慚!」五彩半聖輕喝一聲,一劍掃了出去,五彩的劍芒也化為一道波紋狀,攻向歐陽博。

「破!」

歐陽博全力激發有著幾種屬性的武者域,直接叫六撐爆了五彩半聖的武者域,接著就是一招帶著四色元氣的劍芒轟了出去。

「砰!」

「轟!」

武者域破了,五彩劍芒也被歐陽博擋下了。

五彩半聖連續退了兩步才冷冷的看像歐陽博,他實在是想不到他這樣修為的武者域說破就破了,雖然受傷了,可是攻擊也不是一個玄元境修為的武者能夠擋得下來的。

可是事實卻是,歐陽博不但擋下來來了,還把他震退了兩步,這實在是有些難以接受。

怒火一起,燒掉了他高傲的信念,因為歐陽博的表現已經說明了他的修為不能以玄元境修為來看待了,不然同伴也不會被他逼迫得自爆了,而且還是沒有能量的自爆。

這一刻,他想到了很多,他的修為也跟死去的半聖差不多,而他面對的敵人手段他還不知道有些什麼,他有了一絲退縮的想法。

不管是什麼獎賞,那也得有命才可以接受,命都沒有了,獎賞有什麼用,所以他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了。

「趕緊給我殺了他。」離高傑看到老何被震退之後就不敢上前了,怒從心起,大聲呵斥。

「是!」


五彩半聖只能是硬著頭皮答應了一聲,實際上他的心靈還在想,如果少主不在就立即退走了。


可他知道現在不能退,離火宗的勢力他逃不了,只能是繼續上,只有殺了歐陽博他才可以安全。

可等他上前兩步的時候,他才發現,歐陽博身上的殺氣比他還猛烈很多,被殺氣籠罩的他感覺就像是在血海中一般,到處都是血腥的畫面,到處都是殘缺不全的屍體。

「這到底是要殺多少人才有這樣的殺氣啊!」五彩半聖心中更加的震驚。

這樣的殺氣他就沒有辦法露出來,而且這殺氣當中還有著毀滅的氣息,這讓他心中的擔憂更加的無限大了。

「要動手就快點,我可是還在等著你。」歐陽博淡淡的說道。

而他現在做的一切正是師傅留下來的『懼字訣』,看樣子效果真的很不錯。

本書首發於看書惘 第四百三十八章吞噬漩渦

『攻,守,懼!』是萬敗老祖經歷萬敗之後總結出來的經驗,現在他只不過是才學會一點皮毛就有這樣的效果了,要是達到了登堂入室的時候,那恐怕效果更加明顯。

「小子,你太猖狂了。」五彩半聖喝道。

雖然心中有了懼意,可是他也是一個強者了,雖然算不上什麼頂尖的,可也算是中流砥柱,被一個玄元境後期修為的人小看了,他的強者尊嚴受到了嚴重的侮辱。

「快點。」歐陽博猛地大喝一聲。

這一道聲音當中是元氣發出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五彩半聖,聲音中包含著殺氣和懼字訣演變出來的懼意。

「我…」

五彩半聖吐出一個字,也後退了一步。

「我殺了你!」被一道聲音就嚇退了一步,他實在是沒臉見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