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墨,過來!」一頓之後,歐陽博收起了墨麒麟。

「呵呵,好好!」白祖也瞬間明白了歐陽博的意圖,看到歐陽博收起了墨麒麟笑著說道。

「同道們,追!」白祖裝模作樣的爆喝一聲,當先追了出去。

「追!」其他的武者也沒有猶豫,跟在白祖等幾個隱修的後面追了過去。

「諸葛老二,不打了,你奈何不了我。」金眉飛退之後說道。

「哼,鹿死誰手還未知。」諸葛涵冷冷的說道。

他當然知道打下去沒用,他一個人奈何不了這個實力跟他差不多的金眉,但是他是帝國的守護者,氣勢是不能弱下去的。

「說實話,你的和私立讓我佩服,但是你們不應該殺我兄弟。」金眉冷冷的說道。

「戰場之上誰知道誰是你兄弟,想要進攻我帝國就要被殺的覺悟。」諸葛涵說道。

「哼,我不是怕你,而是我們打下去也沒有意思,你把那小子交出來,還有那幾個殺我兄弟的人,我就回五華帝國。」金眉冷哼一聲之後緩緩說道。

「這事沒有商量,要打就打!」諸葛涵沒有理會金眉的話直接說道。

「我要殺他們你也阻攔不了,明著殺不了,但是我還可以偷襲的。」金眉說道。

按說他的身份是不會說出這樣的話來的,但是為了報仇,他完全就不在乎這些面子問題,只要能報仇,對他來說什麼都不是問題。

「呵呵,金眉你可是真的無恥啊,這是國戰,不是兒戲,你兄弟死了你就要報仇,那我們帝國死去的那麼多同袍應該找誰報仇!」歐陽博的聲音傳了出來。

緊跟著就是一群人出現了金眉的視線當中,只不過是五華帝國的武者十倍東龍帝國的武者追著過來的。

歐陽博是一邊追,一邊把神識完全的放了出去,金眉說的話他完全聽到了,所以老遠的就傳聲說道。

「金眉兄,我們不是他們的對手,這個老傢伙在你離開后,就殺了我們幾個地元境三階巔峰的高手,所以我們不敵。」龍前夕到了金眉的身邊喘息著說道。


說實話,他心裡非常的恨這個金眉,要是他不走的話,他們的地元境三階巔峰武者就不會死,不死就不會這麼狼狽的被人追回來,而且還有好幾個人在被追的過程中被重傷了。

他自己很憋屈的是以開展就被一頭墨麒麟擋住了去路,他是三階巔峰,可是墨麒麟也是三階後期的修為了,無限的接近他了,加上墨麒麟的防禦非常的強大,他是一個人都沒有殺到,反而是被墨麒麟打得灰頭土臉得。

「好了,我們的人還沒有死光,還有機會反駁,但是對方也有一個合租個老二,實力不下於我,想要殺了他們很難了,只看看第一戰場那邊的情況怎麼樣了。」金眉緩緩的說道。

他當然也知道龍前夕對他不滿,但是為了那些重寶,他可不方便現在就跟龍前夕鬧翻,無論如何他也要維護一下帝國的面子。


「萬聖宗來援,誓死殺敵,護我帝國!」

「萬聖宗來援,誓死殺敵,護我帝國!」

「萬聖宗來援,誓死殺敵,護我帝國!」………..

可就在金眉的話音才落下的時候,震動四野的聲音就傳了出來,氣勢非常強大。

看著一千多人沖往了第一戰場,歐陽博真心的是無語了,他都跑了幾個地方了,他們才到第一戰場,不過時間卻是剛剛好啊,畢竟他們的實力跟他比相差太遠了,速度當然也慢了太多。

「萬聖宗!」

「是萬聖宗!」

「西隱嶺上神秘的宗門來了!」


白祖他們身後的一群老傢伙開始議論起來了,這些老傢伙都是一個宗門的領頭人,這個時候萬聖宗冒出來了,想想都知道是為了什麼。

「算了吧!帝國多一個宗門也不多,少一個宗門也不少,人家可是把那麼點人也全部送到了戰場來了。」劍宗的宗主董川黑著臉說道。

「唉,真不知道這個宗門的宗主到底是誰?」金豐王國的國主這個時候插嘴說道。

「我也覺得有些神秘過頭了,不就是一個小宗門么,何必這麼神秘,非要把宗主資料隱藏起來。」天門門主葉忠說道。


「各位,這一戰之後,我們去萬聖宗拜訪下神秘的宗主吧!」日月宗宗主羅棕開口說道。

「好,這正是我等所想。」陰冥宗的玄冥也走上來說道。

這一股新勢力一出現,就組成了一個大陣,再次衝進了五華帝國的士兵中間,開始了新一輪的屠戮。

一時間,四肢到處翻飛,頭顱也是漫天飛舞,在陣法的攻擊下,沒有多少人能夠阻攔他們前進的速度。

「漩渦陣又來了,我們趕緊逃吧!」士兵中間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立即就是太多人轉身就跑了。

他們之前圍上來,就是因為漩渦大陣被破了,他們才趕上來的,那些黑崖勇士都是殺得精疲力盡,所以他們何從上來也是對著東龍帝國這邊屠殺!

可是這些衝出來的人都是還沒有消耗過的武者,他們都是累死累活的了,根本就不是對手,就算人家人數只有一千多人,但是殺起人來也相當於上萬人的速度了。

士兵再多,全部圍上去也沒有多少用處,畢竟能夠動手的也只有那些最前面的,後面的也是鞭長莫及。

一往無前的氣勢,一下子衝破了五華帝國的防禦圈,開始了盡情的大殺戮,黑崖勇士推下去休息的此刻,已經慢慢的組織起來了,再一次衝進去配合萬聖宗的武者屠戮。

「不準退,不準退,給我殺呀!!」龍前夕看到萬聖宗的一千多人衝出來一愣,可是他一個愣神之間,五華帝國的兵就開始後退了,根本擋不住萬聖宗人的屠殺。

他怒吼,但是沒用!誰會願意死,他們也是人生父母養的,要不是為了優於的軍隊生活和面子,誰會願意參軍,現在他們發現了屠戮機器再次出現,比之前的黑崖勇士殺人還要快的殺人機器,立即就放下武器逃串了。

看到了自己一方帝國的大軍沒命的後撤逃跑,龍前夕噗嗤的一聲噴出了一大口鮮血,他知道完了,他策劃了無數年的進攻完全失敗了,急火攻心之下,吐血不止。

「金眉兄!難道你眼睜睜的看著我們帝國的同袍遭到殺戮嗎?不管怎麼說你也是帝國的名人前輩了,我請求你帶領我們出手吧!」龍前夕大口的喘息著說道。

「這!」

金眉一時間竟然是無言以對了,他是五華帝國的名人強者,當然不願意看到這一幕發生,但是對面有一個實力跟他相差不大的武者諸葛涵,他想動手也會被擋住的。

要是他不動手,五華帝國的面子真的就丟了,如果很是他自己一個人,他說走就走了,別人奈何不了他,但是現在,很多帝國的地元境武者在場,他也不好意思先走了。

看書罓小說首發本書 第二百二十七章金眉的第一條件

如果這一次金眉撤走了,那麼他回到帝國,就會被無數人看不起,他可受不了這種無視。

就算是人家因為他的實力高深不敢當面說,但是流言必定會起來的,他前輩高人的形象就毀了,到那個時候就會人人都看不起他,當然那些普通人也會這麼看他的。

雖然他知道這一次戰爭是龍前夕挑起來的,但是帝國也不出面強行阻止,都是默默的看著他動作,他為了突破,獲得更高的實力,居然也被忽悠過來了。

要是他知道東龍帝國有個諸葛涵在,他一定不會來的,也許再過個二十年他就可以再進以步了,可是他卻忍不住誘惑的來了,他現在是騎虎難下了。

「前夕兄,別說了!為了帝國的名譽,我金眉豁出去了。」金眉大聲的說道。

他的話讓很多的武者一致認可,都對他點頭,看得出來他的話非常有用,而且是冠冕堂皇的說。

如果了接她的人一定知道他是在放屁,但是現場的武者都不了解他,反而是被他的話激起了無限的雄心。

這不得不說一個強者的話是多麼具有凝聚力,特別是在關乎著帝國名譽的時候是多麼的重要。

看到金眉騎虎難下的表態了,龍前夕的心才稍微放下來了一些,他是真的害怕金眉一甩手就不管了,那麼他們這一次的損失真的就是無法計算了。

如果決戰了,贏了的話,東龍帝國被拿下了,他們的損失可以不計較,但如果決戰還是輸了的話,回去了他的日子也不好過了,畢竟這次的戰爭是他挑起來的。

當然,金眉也不是傻子,他的對手是水他也很清楚,諸葛涵之前跟他一戰,沒有生死相搏,他就知道了人家跟他的實力相差不大,如果生死相搏,他也很明白他奈何不了諸葛涵,最多就是一個兩敗俱傷,這是他最不願意的。

五華帝國一方還剩下來的地元境武者還有四十多,最差的也是地元境二階初期,最強的就是金眉和龍前夕了,當然還有兩個地元境三階的中期以上的高手。

東龍帝國一方的人數倒是還有一百多人,最強的就是諸葛涵,其次是白祖,再就是劍宗的宗主,還有幾個強大一些的散修,實力都是在地元境二階中期層次,其他的都是地元境一階初期。

但歐陽博跟他的護身神獸就是一個怪胎,兩個都是相當於地元三階以上的存在,這也是諸葛涵不擔心的地方,更何況還有黑崖勇士組成的陣法攻擊百人小隊在。

只要黑崖的勇士們用陣法困住那些地元境的武者,他們這些最強的在前面先打,也不是不可能取勝。

「諸葛老二,你我之間是誰也奈何不了誰,你們的人也很多,再起大戰也沒有什麼意思,我們直接來個十戰如何?」金眉上前兩步,望著諸葛涵說道。

他當然也知道諸葛涵是本次大戰的最核心人物了,哪怕就是東龍帝國的國主也不夠資格跟他說話,所以他找上了諸葛涵。

「如何戰法?」諸葛涵淡淡的說道。

他也不想他自己這一邊的人有所傷亡,因為這一場大戰下來死的人數已經不少了,所以金眉的話也讓他心中一動。

「現在是關乎著兩大帝國的名聲,所以我們選定十人再戰一場,輸的一方答應對方的兩個條件如何?」金眉想了一下說道。

「好,但是先把條件亮出來我們再談。」諸葛涵說道。

他可不想等到戰後再去提什麼條件,那樣的話實在是沒有任何意義了,都輸了,再談條件別人也可以不同意,那樣更是免不了還有一場混戰。

「你們輸了,答應龍前夕的一個條件,至於我兄弟的私仇我可以放過一群圍攻他的人,但是那個丑小子不能放過。」金眉說道。

他唯一的條件就是要殺了殺他弟弟藍眉的兇手報仇,這就包含了那百人小隊的黑崖勇士,還有一個條件他送給了龍前夕,讓龍前夕去提,也是為了進階的寶物。

諸葛涵一愣,要是說輸了答應龍前夕的條件,那肯定是交出帝國的管理權,而且還要交出歐陽博,這樣的條件他實在是想不到的。

交出帝國管理權當然是在他的意料之中的,但是要讓他交出歐陽博去,那他不但做不了主,而且就算可以做主,他也不敢答應。

「前輩,答應他。」歐陽博看出了諸葛涵的為難,在邊上說道。

他人元境的時候就不害怕地元境二階的武者了,現在突破了,各方面都得到了一次更大的升華,那就是面對著龍前夕,他也可以有機會斬殺。

還有就是墨麒麟也算是一個巨大的助力,實力要殺普通的地元境三階武者那是很容易的,所以歐陽博讓諸葛涵答應下來,他同樣的也不希望再有人死亡了。

「好,我答應了!」諸葛涵得到了歐陽博的許可,心中的大石頭放下來了急忙說道。

「說說你們的條件吧!」金眉說道。

「我們條件很簡單,你們若是輸了簽訂下永不侵犯的承諾書,而且是以靈魂契約的方式簽訂!」諸葛涵淡淡的說道。

靈魂契約就是要以一絲靈魂潛入契約書,一旦有人發動戰爭,掌控契約書的帝國就可以毀去靈魂契約書,簽訂契約的人就會馬上死亡。

「我答應了!」龍前夕上前一步說道。

他認為東龍帝國提出來的條件實在是太簡單了,就算是輸了,下一次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夠發動戰爭了,這次的失敗,回去了帝國也會找他麻煩的。

見到龍前夕答應了,金眉的臉色很不好看,現在談判的人是他,他還沒說話,這傢伙就先答應了,他心裡非常的不爽,但是龍前夕答應了,他也沒辦法了,再不爽也只能是看在進階寶物的份上忍了吧。

「既然都認為此法可行,那就開始選人吧!」諸葛涵說道。

「慢著!第一個條件現在先兌現了再說下一個條件。」金眉聞言立即出言阻止。

「嗯?」諸葛涵聞言也是大怒,渾身的殺氣瞬間爆發出來。

他也沒想到這個金眉到了這個時候突然找茬,雙方約定了的事情,他卻要反悔。

「諸葛兄不必如此大張旗鼓,之前我說過了,圍攻我兄弟的人不計較了,但是布置陣法的那個丑小子必須現在交給我,這是第一個條件。」金眉元氣同樣湧出體外,看樣子是隨時準備開戰了。

「前輩,既然他要找我,就讓我來接著。」歐陽博輕輕的說道。

「金眉老二,你想要找我沒問題,你說你想如何?我歐陽博接下了。」歐陽博踏前幾步直接說道。

「好,老夫喜歡這麼有膽色的年輕人,你自盡吧!」金眉淡淡的說道。

在他眼裡,歐陽博跟之前的那個人元境九階巔峰沒有什麼區別,就算是突破那又能如何,自己還不是隨便就可以捏死他。

「老傢伙,不用倚老賣老,想要小爺自盡,你還不夠資格。」歐陽博指著金眉大罵。

雖然他明知道自己不是金眉的對手,但是此刻的他金眉想要殺他也是很有難度的,如果真的要他跟金眉一戰,他也不懼,但結果是自己必定是以輸結束。

「歐陽親王還是太年輕了些,面對著這麼強悍的對手居然不知道隱忍。」丹宗負責送丹藥過來的老者說道。

「是啊,年輕人就是有些衝動。」劍宗的長老也說道。

「雖說歐陽親王是個天才,但是要讓他面對如此強大的人,實在是希望渺茫啊!」金豐王國的皇主淡淡的說道。

「白兄,你就不擔心歐陽博?」朱元林看了一眼身邊的白祖問道。

「呵呵,我相信他。」白祖堅定的說道。

朱元林一愣,他也不知道白祖為什麼這麼篤定的說相信歐陽博,對面的那傢伙可以是一個無限接近地元境四階的高手了,難道歐陽博還有什麼強大底牌?

但是看起來也不像,歐陽博雖然說已經成功的突破了地元境一階,可是一階跟接近地元境四階的武者差別也是非常大的,這一點他們很清楚。

哪怕明知道歐陽博有著越階戰鬥的本事,但心中也免不了要為他擔心,因為他面對的不是一般的武者。

「小子,你真的是牙尖嘴利啊!老夫自嘆不如,不過希望你的手底下也可以像你的嘴這麼厲害。」金眉喝道。

他一個無限接近地元境四階的武者,活了幾百年了,在歐陽博面前被左一句老傢伙,右一句老東西的叫著,他能不生氣嗎?但是修為到了他這個境界,忍耐力卻是非常高的,不然也難以達到這個境界了。

「必定不讓你失望!」歐陽博說道。

歐陽博說話的時候已經一步他了出去,接著就是慢慢的走向了對面的金眉。

看到歐陽博走了出來,金眉也是一樣的暗暗高興,只要歐陽博站出來了,他兄弟的仇就可以報了。

只要能夠殺了歐陽博報了兄弟的大仇,剩下來的事情,他可以睜隻眼閉隻眼了,就算之前自己說話是多麼的高尚,這一刻只有一個目的,就是殺了歐陽博。

他也朝前踏出了幾步,等著歐陽博的到來,他是前輩,也不想走到中間去,他只能讓歐陽博走過來,他要維護他強者形象。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罓 第二百二十八章激戰金眉

歐陽博在走的時候,神識立即沉入了體內,他很清楚,他對上這樣的強者是沒有機會贏,但是金眉要殺他也很難。

就算是自己輸,打不過金眉,至少也要讓他噁心一下,所以他找上了火魄神珠的珠魂,珠魂可以控制煉天火。

「別睡了,我遇到大麻煩了。」歐陽博神識接觸到了珠魂之後立即說道。

「我就知道,你小子找我就不會有好事。」珠魂懶洋洋的給了歐陽博一個回答。


「這老傢伙是地元境四階的高手了,我沒有勝利的希望,但是我卻可以讓他在最後被我噁心一下就好了,你必須給我幫這個忙。」歐陽博傳音說道。

「你要知道,我這個實力的火焰燒不死他的。」珠魂說道。

「我明白,只要讓他難堪一下就可以了,當然最好是讓他丟臉是最好的,做不到就輕微的讓他受點教訓也可以。」歐陽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