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啊,不知道的還以為那謝菁華才是親人呢。」

「也不能怪嫂子啊,我也覺得那謝菁華一個老姑娘,能嫁給黃遠做填房,夠抬舉她了。」

。。。。。。

眾女一人一句,離王妃似乎更加委屈了。

而這邊的楚玉卻是氣的不行,冷冷的瞥了一眼那些女人,想到黃遠那德行,感覺這對謝菁華來說,是一種侮辱。

再次狠狠盯了一眼那些女人,楚玉嘴角勾起一絲諷刺的笑意,立馬轉身離開,看著太后和謝菁華離開的方向,也不自主的跟了過去。

眾女猛然感受到一股寒意,扭頭看去,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暗覺奇怪,卻是也沒有再吭聲了。

楚玉直接來到了太後進去的那個宮殿的外頭,湊巧看到了太後身邊的老嬤嬤帶著眾宮女太監離開。

若是猜的沒錯的話,裡面應該只剩了太后和菁華。

想到剛剛發生的事情,他總覺得太后對菁華太好了,就好似是祖孫二人一般。

菁華對太后的態度也不一般,二人似乎有秘密。

難道這就是菁華不願意接受自己的原因嗎?

還記得第一次見謝菁華,楚家和謝家是世交,雙方來往也很正常,他是跟著父親去謝家拜訪的,一眼就看到了一個小姑娘坐在那裡彈琴。

那個時候,他和謝菁華也就十歲的年紀,正是活潑貪玩的年紀。

可是他一眼看到這姑娘,就覺得這姑娘心事重重,不像是個同齡的孩子。

她的眼神中有太多複雜的感情,彈出的曲子也帶著無盡的憂傷,聞之落淚。

相比較其他同齡人來說,謝菁華的性子真是太悶了,他從來都沒有見過她笑。

只那一眼,他忽然生出了一定要讓這姑娘活躍起來,笑起來的想法。

只是可惜,他努力了十年,依舊沒有走入謝菁華的心,依舊沒有讓她笑。

她還是心事重重,跟小時候一樣。

她好似又把什麼看的都很淡然,一切都不在乎的模樣,心如止水卻又心事重重,真是很矛盾。


他自認為自己算是她的青梅竹馬,沒有人比他更了解她。

到現在他才發現,或許他真的是不夠了解她。

不然為什麼到現在都不知道她的心事呢?

她從未開口,他卻一直都在問,但是沒有一次能夠得到答案。

他對謝菁華,幾乎已經成了一種執念。

這一輩子若是走不入她的心,若是看不到她的笑臉,他怕是到死都不能瞑目。

楚玉神色有些哀傷,定定的望著那宮殿,彷彿跟謝菁華的距離越來越遠了一般。

「楚先生,您在這裡看什麼呢?」

這時,耳邊響起了一個小女孩的聲音,是左雅。 一下子就得到了三件寶器,而且都是上品寶器,湯成就跟一個普通的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突然中了一千五百萬超級大獎似得,高興得連做夢都在笑。要知道偌大的王家堡,不過也才一件上品寶器,而且是當作鎮族之寶,只能由歷代的堡主掌管,何等的貴重。但是現在,這個驚天動地的師父一出手就是三件上品寶器,看他的樣子,就跟送幾個小玩意一樣毫不在意,當真是財大氣粗。

有了這三件上品寶器,湯成就算是和王風正面一戰,都能將其穩穩的勝過,毫無懸念。

這次,湯問來到王家堡也算是收穫不小,不僅對如此整個無道世界的基本情況有所了解,還白白收來一個天資卓絕的便宜徒弟,日後帶回道法世界的青雲宗,稍加指點,又是一位宗師級的天才,日後成就連歐陽孤城都無法媲美。

無道世界山脈縱橫,江河交錯,把世界分割成大大小小的數百塊,王家堡所在的秋風嶺就是其中之一,方圓三千里左右,只能算是中小型的區域,而武山村位於落日山脈,有方圓七八千里大小,是中型區域,至於傲雪的傲家,曾經控制著龍淵江流域,足足三萬里方圓的龐大區域,稱霸一方。

從秋風嶺到武山村所在的落日山脈只有兩三萬里路程,而到龍淵江則是需要六十多萬里路,湯問和傲雪稍稍商量一下,便選擇了先行解決武山村的事情,再去龍淵江的傲家。

湯成金丹期一重的境界,能修鍊出一象罡力算是非常難得了,飛行速度也是一個時辰上千里之遙,一天就能飛出一萬多里。從秋風嶺到落日山脈兩三萬里的路程,湯成極速飛行之下,頂多兩天就能到達。

不過,這點速度在湯問看來,仍舊就是太慢太慢了。

「時不我待,走!」湯問一把抓起湯成的后領,就跟抓小雞般將他拎了起來,一個爆步衝天而起,好似火箭噴射般,快如極光電閃,雷霆暴動,眼睛一眨就出現在千里之外。

湯成只感覺地上的景色像是被人以巨力拉扯成無數線條,如漿糊般模糊不清,周圍的空氣流動形成狂烈颶風,甚至發出了噼里啪啦的音爆之聲。音爆不斷擴大,先是如鞭炮般接連炸響,很快就變成雷霆炸裂般震耳欲聾,好似滿天都被音爆之聲所充斥,無所不在。湯成光是聽這聲音就覺得渾身氣血翻湧,骨骼鬆動,若非處在湯問保護之中,恐怕連這聲音都支撐不住,片刻功夫就要肉身開裂,血肉模糊!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總之,湯成是度秒如年,忽然就感覺身體一陣輕鬆,雙腳踩在了結識的地面上,睜開雙眼,這才發現周圍已然是從未見過的景色。

「師父,我們快到落日山脈了嗎?」湯成問道,想來以剛才恐怖的速度,少說也是過去了七八千里甚至上萬里的路程,再來一次應該就能到達落日山脈了。

傲雪輕笑一聲,說道:「你這徒弟收的也是夠傻的,都已經身處在落日山脈了,還在問離那裡有多遠。」

傲雪的姿容絕世無雙,輕笑之間更是令人心神蕩漾,沉醉不已,趙靈和她比起來簡直連鄉下村姑都不如。湯成看都不敢看她一眼,連忙轉頭過去,嘿嘿傻笑,若非自己是湯問新收的徒弟,像傲雪這等絕代佳人,別說是跟她說話了,可能連見一面都難如登天。

「好了,你好歹也是元嬰期的大能,論境界還在我之上,何必捉弄一個剛踏入金丹期的小子。」湯問說道。

什麼?這位傲雪小姐也是元嬰期大能,而且境界在師父之上?

聽到這話,湯成的臉色好似石化一般,哪裡想到這位絕美驚世的女子居然如此的強大。師父的實力有目共睹,連老堡主在他面前都跟個孫子似得,要是傲雪小姐在他之上,那得有多恐怖啊?

不過,更加出乎湯成意料的是,境界超過師父的傲雪對師父卻是言聽計從,沒有半點脾氣,好像一切還是師父做主。

「能駕馭比自己還強大的女子,師父可真是厲害!」湯成在心中默默想到,對湯問的崇拜之意更進一步。


湯成並不知道,他的這些想法根本逃不出湯問的眼睛,同時他更不知道,境界在湯問之上的傲雪,論起實力來,根本不是湯問的對手,兩人之間的差距近乎十倍。

落日山脈,武山村,曾經平靜安詳的小山村坐落在山谷之中,男人打獵,女人持家,小孩嬉鬧,老人閑聊,一派世外桃源的風光,令人羨慕不已。而現在,武山村卻是烽火狼煙,血流遍地,一群群瘋狂之人沖入其中,燒殺搶掠,無惡不作。所有武山村的漢子都在浴血奮戰,一個倒下,馬上就有另一個頂上去,生死置之度外,心中所剩唯有保衛家園是,守護最後一寸土地。

趙老頭年紀頗大,卻是老當益壯,以一人之力硬是頂住了二十多人的衝擊,一拳砸出就能活活轟殺敵人。

「一群小狗雜種,你們怎麼才就這點本事?拿出吃奶的力氣給老子看看!哎喲,**崽子,還想走下三路啊,你親爹我的命根子可是比花崗岩還要結實!」趙老頭滿嘴的髒話,出手卻是霸道兇猛,可見這些年他的進展非常巨大,已經修鍊到了築基期九重的巔峰,若非這次武山村遭此大劫,恐怕也快踏入金丹期了。

「給我上,給我上啊!不過是區區一個不起眼的小山村,怎麼就跟老牛骨頭的似得,這麼難啃!該死,該死,今天必須把這裡掃平了,奪下武山村的所有修鍊功法。小小的鄉野山村,不好好打柴狩獵,居然敢私藏如此珍貴的修鍊功法,就連煉丹煉器的秘籍都藏了不少,真是罪大惡極!」身著寶器鎧甲的中年人惡狠狠的咒罵道。

此時,一個湯問非常熟悉的人賠笑道:「胡大統領,這次小的提供了如此重要的信息,那麼我們之前說好的事情是不是該……」<

。 楚玉有些頭疼,皺了皺眉毛,轉過了身。

「不看什麼。」


幾乎沒有看左雅一眼,楚玉直接離開了,卻沒有走遠,只不過是換了一個角度去凝望著謝菁華而已。

看到楚玉這麼冷漠,左雅的臉立馬耷拉了下來。

定定的看著楚玉離開的背影,不由得心頭一熱,差點落下眼淚來。

衛玄舞和安小蠻一左一右扶住了她,也是神色傷感。

看楚玉先生這樣子,是根本沒有一丁點喜歡左雅啊,而且這態度,明顯就是逼著左雅放棄。

就是告訴左雅,他們是不可能的,讓左雅死心。

雖然殘忍,可是不得不說,楚玉先生這麼做也沒有錯,既然不能承諾,就讓你死心,總比給你希望再狠狠虐你一把來的痛快。

二人剛要開口相勸,左雅卻是突然蹲了下去,兩行清淚落下。

這是她第一次為這段愛情哭泣,好似要告別了一番。

以往楚玉也是這麼對待她,可是她不死心,硬是要往他跟前湊,想著總有一天會打動他。

可是這都快兩年了都還是老樣子,這一次她是真的知道,他不會喜歡自己的,哪怕你把心掏出來都不會讓他多看自己一眼。

「左雅,別傷心了,感情這種事強求不來,既然他不喜歡你,有的是喜歡你的人,不要為了一個男人哭泣啊。」

「這也說明他不是你的真命天子,你的真命天子還沒出現呢。」

安小蠻的聲音很柔和,這道理誰都懂,可是左雅心裡難受,越哭越兇殘了。

衛玄舞拉了拉安小蠻,示意她不要勸了。

這種事情總要自己想清楚,越勸反而會越傷心,她們只需要靜靜的陪著就好。

等左雅發泄完了,也許就會想通了,告別這一切,再重新開始。

左雅也沒有哭太久,她知道四周那麼多人,引得人注意了豈不是看她笑話?

她才不要被人笑話是沒人喜歡的人?

小蠻說的對,有的是喜歡她的人,憑什麼她要弔死在楚玉一個人的身上?

只能說楚玉眼光差,她這麼好的女孩子都不喜歡。

他最好喜歡的女子比她左雅強,不然的話,她一定嘲笑他,哼。

左雅氣呼呼的想著,想著想著,竟是發覺自己也不那麼傷心了。

這邊謝菁華和太后一進入屋內,劉嬤嬤立馬退去了眾人,只留她們兩個在屋內。

謝菁華上前,直接站在了太后的身後,伸出手指給她揉著太陽穴。

太后心中很是安慰,拍了拍謝菁華的手,竟是哽咽了起來。

「華兒,皇祖母對不起你啊,讓你受苦了。」

謝菁華卻是沒有任何的神色,只是那麼輕輕的揉著。

「太后,您不要想那麼多,華兒不覺的苦。」

聽到謝菁華的這個稱呼,太后卻是神色一個黯然,猛然抓住了謝菁華的手,阻止她再繼續揉下去。

「華兒,你這是還在怪罪皇祖母嗎?」

謝菁華卻是搖搖頭,輕輕摸了摸太后的手。

太后已經老了,雙手枯槁沒有肉,摸著這樣的手,謝菁華也是心頭一澀,特別不是滋味。 「你是說加入赤陽軍的事情?其實也不難,對本統領而言只是個微不足道的小事情。不過嘛,我赤陽軍也不是誰都能進來的,你必須拿出點真本事來。看到那個魁梧老頭沒有?把他的人頭交給我,你不僅能加入赤陽軍,而且能夠成為百人小隊的小隊長。」胡大統領指著趙老頭冷笑道。

「胡大統領,你可要說話算話啊,我這就把他殺了!」青狼雙眼中閃過一道狠辣之色,殺心大動。

赤陽軍乃是落日山脈最大勢力雲山的精銳軍隊,這支軍隊最低的門檻就是築基期,像百人小隊的小隊長至少也得是築基期**重的人物,而且不是說你境界到了就能加入的,要經過層層選拔,門檻極高,多少人擠破腦袋也進不去!

青狼的修為已經到達築基期九重的巔峰,暗中偷襲就算是金丹期一重都可能重傷,絕對有成為小隊長的資格,只是苦於無法加入赤陽軍。他對自己的實力非常有自信,只要能進入其中,假以時日就能出人頭地,大有作為,別說是小隊長了,就算是千人統領都有機會當上。

「趙老頭,哼,曾經也是與我爺爺爭鋒過的人,不過你的老命應該到此為止了。」

青狼冷笑道,如鷹隼般的雙眼散發幽綠光芒,弓如滿月,一發森寒的箭矢已然鎖定趙老頭的咽喉要害。

咻!

寒芒爆射,殺氣狂涌,森冷箭矢以一個詭異刁鑽的角度直指趙老頭咽喉,而後者正護著七八個孩子撤退,哪怕發現了驚人殺氣的逼近,也無法後退。

「青狼?你這狗崽子居然還喪盡天良的活著!」趙老頭破口大罵,左腳猛然一個飛踢,勁風如刀刃襲來,將森冷箭矢的方向力道大大減弱,只可惜他沒辦法躲閃,仍舊是選擇硬接下來,左腿噗的一下被勾走一條血肉。

「敢傷趙爺爺,我們跟他拼了!」

幾個十來歲的孩子平時經常挨趙老頭的打罵,對他恨得牙痒痒,此時卻是怒火噴薄,恨不得自己站在他面前,替趙爺爺擋下剛才那一箭。

「拼你個大爺!你們拿什麼去拼?滾滾滾,都給老子快點滾!這裡是大人的戰場,你們這些小屁孩來湊什麼熱鬧,再不滾蛋,連、連老子都救不了你們了啊!」趙老頭的罵聲越來越弱,望著面前如潮水般源源不斷的敵人和滿目瘡痍的武山村,不禁老淚縱橫,連罵人都沒了力氣。

武山村中,到處都是殘磚碎瓦,血肉橫屍,周圍一帶七八十個山村的壯漢在雲山赤陽軍的率領下,從四面八方圍攻上來。為了就是湯問當初遺留在武山村的種種秘籍功法,這些東西在如今的無道世界比什麼都要來得珍貴,足夠讓雲山這種大勢力動心,以致於他們不惜向小小山村痛下殺手。

轟!轟!轟!

戰鬥接連不斷的爆發,處處都陷入了血戰之中,道術橫飛,法寶交織,抵擋在最前線的都是武山村的遲暮老人,燃盡最後的生命,渾身浴血,為年輕一代殺出一條生存之路。

「張爺爺、李爺爺……」一群七八歲的孩子痛哭道。

「還認我們這些老頭子,就趕緊走,跟著哥哥姐姐們,往後山逃啊!那裡有一條隧道,能夠一直通往群山之外,只要你們不死,武山村就不會滅亡!」一個花白老頭怒吼道。

他鬚髮皆白,**著上身,老邁的肌肉在此刻急劇膨脹起來,如一座人牆般橫檔在路中央,面對數百敵人,渾然不懼!

「想走?哼,可笑至極!不把全部秘籍功法都交出來,你們一個人都走不了!」

遠處,一位兇狠中年人御空而來,手持一口黃金寶劍,力劈而下。


三十多丈長的黃金劍光斬殺一切,恐怖氣息令人心悸膽寒,這一劍絕對是金丹期強者的威力,是赤陽軍一位千人統領直接出手了。

「好厚的臉皮,竟敢對遲暮老人和一群小孩子下殺手!想殺他們,先從我屍體上踩過去!」湯石出現了,身上氣息強大,只是稍稍有點不穩定,是剛剛踏入金丹期不久。

湯石的資質並不算出眾,能在湯問離開之後,踏入金丹期,靠的絕對是自己的驚人拼搏,背後付出的代價難以想象!

「黃帝震天!」

湯石的拳頭髮出蒙蒙土黃色光芒,轟出一道土黃色的光拳虛影,如一位大帝徒手撼動蒼穹,霸道無邊,強硬至極的轟擊黃金劍光。

轟隆!

兇狠中年人在空中後退了十丈,冷冷一笑:「沒想到像這種窮鄉僻壤也能出現金丹期強者,看來你們手中掌握的東西價值超乎想象啊,真是越來越令我期待了!」

雖說硬生生接下了黃金劍光,但湯石的臉色慘白,嘴角一絲淤血溢出,顯然是並不好受。他初入金丹期,根基尚未完全穩固,一下子就對上成名已久的老手,自然相差巨大,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雲山,還敢自稱落日山脈第一大勢力,自詡此地主宰,沒想到竟然是這種搶掠他人、無惡不作之輩,我呸!」湯石痛罵道,狠狠吐出一口唾沫,卻是夾雜著許多血絲。

「哈哈哈哈!」兇狠中年人大笑起來,臉色猙獰的說道,「這個世界向來是強者為尊,實力為王!我雲山橫掃整個落日山脈,無人能敵,這裡的一切包括你們的性命甚至子子孫孫,都是屬於雲山,都應該主動奉獻上來。而你們這群鄉野匹夫,竟敢私藏珍貴功法,妄圖獨吞,真是罪大惡極,萬死難容!哼,別以為你踏入了金丹期就能和我雲山的赤陽軍對抗,境界都還沒徹底穩固的小毛孩子,本統領只手就能滅了你!」

白髮老人渾濁老眼盈滿淚水,無奈嘆息道:「石頭,你還回來幹什麼啊?你們幾個是武山村最後的希望,若是連你都死在了這裡,那我們這些老頭子豈不是全都白死了?天要亡我武山村啊,要是你師父湯公子還在就好了,如果是他……唉,這種場面,三千赤陽軍加上周邊上萬狗雜種,就算是湯公子來了也救不了我們啊!」<

。 「沒有,華兒從來都沒有怪罪過您,只是華兒不想回到過去,只想以謝菁華的身份活著。」

謝菁華如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