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你這小半年功課的測試結果如何?」葉泰笑聲一止,轉而一臉嚴肅地問道。

「只有書畫、舞蹈得了特等,聲樂、女工、武術都只是一等。」葉飛飛小心翼翼地回答著,有些羞愧地低下了頭。

「嗯,雖未達到我的要求,也不算差距太大,日後你定要多加用功才是!」葉泰略一思索,將葉飛飛抱在懷中,起身走出了書房。

「老爺,午膳時間差不多了!」書房外的葉福見葉泰二人出了書房,恭敬地說道。

「嗯,走吧!」葉泰微微頷首,葉福便跟隨著,幾人一路去了飯廳。

午膳過後,葉飛飛獨自在花園之中散步,模模糊糊地看到好像有一人在花園中練功,小跑著趕了過去。

「翔哥哥!」葉飛飛認出了練功的身影,正是李紅的兒子葉翔,自己從小的玩伴。

「飛妹妹!聽聞母親昨日談起,說今日去天靈書院接你回來,原本打算一會練完功去找你的,不想倒被你搶先找到我了!」葉翔憨憨地撓了撓頭。

「嘿嘿,你比以前更用功練功了呢,你以前才高我一頭,現在卻高了有一頭多了!」葉飛飛圍著葉翔轉了幾圈,像發現了新大陸一般。

「呵呵,應該是廚房的師傅的手藝越來越好了,現今我的也是吃的越來越多了,自然就長個頭了嘛!」葉翔不好意思地看著地面,有些羞澀地說道。



「嗯,書院師傅的手藝比起我們葉府的師傅當然差多了,我也要在家多吃點,那樣我也能才高了!」葉飛飛轉動著晶亮的眼珠,似乎想起了什麼,又轉身問道「翔哥哥,你練的是你們書院武術師傅教授的武功吧,看著比我們書院的武術師傅教授的武功要有力道多了呢!」

「哈哈,我練的這套是我們書院武術師傅教授的伏虎拳,是適合男孩子練的。你是女孩子,你們書院肯定讓你們學漂亮的武功的!」葉翔將書院的武術師傅的話稍加變動,道了出來。

「應該是這樣的,我們的武術師傅確實長得非常漂亮呢,練起功夫來更美呢!翔哥哥,那你的武術測試是不是得了特等呀?」葉飛飛對自己的武術師傅可是非常自豪的,想起詢問葉翔的武術測試結果。

「嗯,我們武術師傅非常喜歡我,他說我骨骼精奇,要是勤加練習,以後必然會有一番成就。」葉翔的雙眼閃動著希望,彷彿看到了自己美好的未來。

「翔哥哥好厲害!那你一定要好好練習,我們葉家以後一定會強大的,不會再被別人欺負了!」葉飛飛將小拳頭攥的緊緊的,彷彿是一個小女俠,擁有了舉世無雙的功夫。


「嗯,我一定會好好保護葉家的!」葉翔堅定的看著遠方,片刻后將目光收回,轉向葉飛飛「飛妹妹,你也來練你的武術吧,我們一起練!」

葉飛飛使勁地點了點頭,認真練起了自己在天靈書院學習的功夫。練完一套,葉翔已經在旁邊看傻了眼,「飛妹妹,你練的這是什麼功夫呀,怎麼這麼好看呀!」

「嘻嘻,這套是我的武術師傅方青蓮教我的,叫流風,屬於輕功,招式簡單,但對基本功要求非常嚴格,我也才學了個皮毛呢!」葉飛飛得意地炫耀著。

「嗯,那你好好學,以後你也會很厲害的呢!」葉翔朝葉飛飛做了一個加油的手勢,也專心練起了自己伏虎拳。

葉飛飛回了葉翔一個加油的手勢,又一遍一遍練習著流風,她暗暗激勵自己,一定要再刻苦一點,特等是爺爺的要求,自己一定要達到。

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永遠不能拘泥於自己現有的成績,要不斷突破自己的極限,才會有所作為。這是方青蓮第一節教授武術的時候對大家說的話,葉飛飛牢牢記住這句話,不便地激勵自己。

自己的假期只有一月,葉飛飛決定絕不浪費每一日,便和葉翔約好每日一起練功,互相監督,不可懈怠。

這一日葉飛飛練完功,在返回凝飛閣的途中遇見了幾人,認出為首之人是李紅后,葉飛飛就開心地跑了過去。 「小姐好!」李紅身後的幾人尊敬地向葉飛飛施了一禮。


「各位姐姐,不用多禮了!」葉飛飛笑嘻嘻地擺了擺手,看見幾人懷裡抱著好些匹漂亮的綢緞,不由眼中閃著亮光「李姨,你去買春節給大家做新衣服的綢緞了呀?好漂亮哇!」

「我們家飛兒真聰明,一會李姨給你挑一些最漂亮的綢緞,給你做幾件漂亮的衣服!」李紅指著幾人懷中的綢緞,喜笑顏開地對葉飛飛說道。

「嘿嘿,李姨對飛兒最好啦!李姨,這些綢緞是不是都是從月娥家裡買的呀?」邵月娥平日不斷地念叨她家的綢緞,弄得葉飛飛現在一看到綢緞就能想起那個生意精。

「嗯,今日也見到邵夫人了,她們家的綢緞不錯,價格也公道,邵夫人還給我們打了折扣,可比我們往年去別家買的要划算多了。」李紅想起邵夫人憨厚逗笑的模樣,至今還能笑出聲來。

「看來月娥倒也沒有吹捧她家的綢緞店,李姨,你一會幫我找一段好看的綢緞,我想做個東西。」葉飛飛樂呵呵地沖李紅一笑。

「飛兒想要什麼東西,李姨做給你便是,不需要你動手。」李紅被葉飛飛弄得一頭霧水,滿臉疑惑,不知這丫頭要搞些什麼。

「嘿嘿,一會你來我房間就知道啦。李姨,你去忙吧,我先回房啦!」葉飛飛狡黠地一笑,幾步便跑開了。

李紅望著葉飛飛遠去的身影,不由露出欣慰的笑容。

到了下午,李紅忙完手頭的活,就去了凝飛閣。叩門進入后,看見葉飛飛在桌前畫著什麼圖案,會心一笑,就坐到葉飛飛身邊。

「飛兒,你在畫什麼呢?」李紅端詳著攤在桌上的畫,畫中寫著福壽安康四個大字,周圍點綴著一些牡丹,栩栩如生的,不過看似尚未完成。

「我要給爺爺做護腰,到了冬日,爺爺的腰定要痛了,有了護腰,爺爺就沒那麼痛了。可惜圖案還沒有畫好,李姨你要好好幫我找塊料子噢!」葉飛飛雙手撐著小腦袋,盯著圖案出神。

「呵呵,飛兒真乖,你自己要是做不來,李姨就在一旁教你。一會我就找一些綢緞給你,然後再找一些上等絨毛裝在裡面,才會暖和。」李紅摸著葉飛飛的小腦袋,真是個讓人疼惜的乖巧丫頭。

「我自己會呢,書院的女工師傅教過的呢。對了,李姨,這件事情你千萬不能先告訴爺爺,我給爺爺個驚喜呢!」沉思的葉飛飛突然一下反應過來,一臉認真地對著李紅說道。

「你這小鬼,你就放心吧,李姨一定會為你保守秘密的!」葉飛飛的機警不禁逗笑了李紅,這個人小鬼大的小丫頭。

看到李紅答應自己的請求了,葉飛飛這才喜笑顏開地繼續構思送給葉泰的護腰的圖案了。

李紅靜靜地坐在葉飛飛身旁,看著這個認真的小人快樂地忙碌著。凝飛閣內生著幾個木炭爐,火苗溫和地跳動著,使得整個房間十分暖和。閣外不知何時飄起了鵝毛大雪,柔軟的雪花紛紛揚揚落在屋檐和庭院之中,整個葉府呈現著一片溫馨和寧靜。

快樂的時光總是覺得短暫,轉眼間一月的假日就到了。葉飛飛戀戀不捨地坐上送她去書院的馬車,揭起轎簾看著身後飛速流逝的景色,神情不免有些黯然。

李紅覺察到葉飛飛的異樣,便將葉飛飛攬入懷中。

「李姨,這假日怎麼過得這般飛快,我覺得才過了數日而已,卻就要回書院了。」葉飛飛嘟著嘴,眉頭緊皺,一臉的不快。

「呵呵,還有十年的時日呢,你可不能偷懶哦。等你學完這些功課,就可以待在老爺身邊了,你要好好加油才是。」李紅抱著葉飛飛,拉著她的雙手安撫著她。

葉飛飛輕輕地點了點頭,將李紅抱地更緊了,一臉的幸福,似乎進入了夢鄉。

到了天靈書院,葉飛飛送走李紅,見大雪紛飛,十分美麗。葉飛飛心思一動,就披上一件雪白的雪披,迎著紛揚的飛雪,在書院中漫步。

路過一個花園的時候,葉飛飛看到三個十多歲的女童圍著一個衣著艷麗的同齡女童,在一個亭子中,嘰嘰喳喳地議論著什麼。


「不是吧,你說以後書院的雜活都要我們自己做了?」其中一個女童瞪大雙眼,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

「可不是了,難道書院已經辭退了原先打理這些雜活的雜役?」另一個女童憂心忡忡地問道。

「那以後連一日三餐都要我們自己動手了嗎?書院怎麼會突然多出這樣的規定呀?」一個胖女童著急地發問了,顯然是對吃十分在意的。

「沒那般誇張了,書院只是讓每級每班做一些清潔、整理的工作罷了,不過負責的人員都是各自的學院確定好了的,而且被選定的人員都不可推辭的,否則就會被學院開除的!」中間的女童得意洋洋地看著三人,顯然就是她告訴其他三人這個消息的。

圍著的三個女童都陷入了沉思,不知在思索著什麼。

「哎呀,好了,你們就別瞎擔心了,名單之中沒我們四人的!」中間的女童不以為然地望了三人一眼,眼中的神情更加炫耀了。

「那真是太好了,我還以為我們以後都要自己做菜飯受餓了!」胖女童雙手連拍,口中直叫好。

聽聞四人的這一番言語,葉飛飛微微一怔,還是踏著小步走開了。

到了第二日,各個學院如同炸開鍋了一般議論著雜役的事情。葉飛飛目光複雜地看著悶悶不樂的邵月娥,邵月娥和同班的幾名女童都要負責初級學院的五年的衛生,每月還會有不同的任務。

在天靈城的其他書院,都有學生在書院做一些雜役的事情。不過一般都是家境貧寒的學生通過在書院做一些雜役,而獲得一些收入,好減少家裡的負擔。

昨日葉飛飛聽到那四位女童的討論,想著書院應該只是為了鍛煉學生,只會安排一些簡單的雜役,也並無在意。不想卻雜役如此之重,如此之多,一做還要做好多年,這樣以來是很影響學業的。

天靈書院歷年並無要求學生做雜役這樣的院規,也不知為什麼突然多了這樣一條院規出來。

這日上午功課完畢,葉飛飛獨自走在返回寢室的路上,卻遇到了一個意外的人。一位高傲的十多歲的女童帶領著幾名同齡女童,站在葉飛飛前面不遠處,彷彿等待著什麼人。

這一群女童的為首之人,正是當日欺負邵月娥的齊玉瓊。葉飛飛朝幾人微微頷首,裝作不認識準備走過去。

「你是南靈城葉掌司的孫女葉飛飛?」齊玉瓊似乎早就知道了葉飛飛的身份,依然卻有些意外。

「回師姐,南靈城葉掌司正是祖父,不知師姐如何得知?」葉飛飛停住腳步,微微一笑地答道。

「你倒是健忘的很,看來去年小花園的事情你怕是忘得一乾二淨的吧!」齊玉瓊面帶慍色地看著葉飛飛。

「小花園…」葉飛飛似乎陷入了沉思,在腦海中努力尋找著那段記憶。

「罷了,我還是直接告訴你吧,省得你還想半天!我是南靈城齊鑫齊都尉的孫女,齊玉瓊!」齊玉瓊說完驕傲地揚起略有幾分姿色的頭顱,看向空中。

「原來是齊師姐,是我愚鈍,失禮師姐了。」葉飛飛尊敬地朝齊玉瓊施了一禮。

「還算你有禮數,那日在小花園冒犯我的那個丫頭是你的朋友?」齊玉瓊轉過頭來,語氣中帶著一些鄙夷。

「嗯,她是我的同班同學邵月娥,很喜歡交朋友,想必她是無意中冒犯了齊師姐,還望齊師姐諒解。」葉飛飛依舊一副尊敬的表情。

「交朋友,也不看看自己身份!那日不是你向潘管事告的密吧?」齊玉瓊故意將語氣抬高了幾分。

「齊師姐,你誤會了,那日潘管事有事找我,我們無意中才走到那個小花園的。」葉飛飛平靜地回道。

「倒是和潘管事所說一般,想也不是你告密的。你日後要注意自己的身份,別和那些低俗之人來往,免得給自己惹上不必要的麻煩。就和你說這麼多了,我們先走了!」齊玉瓊一擺手,其餘幾人便迅速地跟了過去。

「齊師姐慢走!」望著幾人遠去的背影,葉飛飛便將事情猜得七七八八了,想來是這位齊玉瓊小姐對那日小花園的事情一直耿耿於懷,才想法地找齊鑫讓天靈書院平白多了讓學生做雜役的事情吧。

想來邵月娥也挺慘的,惹到這麼一個霸道囂張的主,不過倒也能磨練她的心性,省得她這樣毛毛躁躁,以後惹了更大的麻煩。

不過自己以後對這位齊玉瓊小姐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想必也是因為爺爺的關係才自己免於做雜役,想這書院也是趨炎附勢、勾心鬥角之地。

因邵月娥很多閑暇時間都用來做雜役了,葉飛飛就獨自一人練習各門功課了。再要加倍努力,每門功課要達到特等,葉飛飛不斷勉勵自己前進! 在忙碌的日子中,時間過得飛快,轉眼間葉飛飛距離畢業只有二年了。

葉飛飛在天靈書院經歷了初級學院、中級學院,也終於到了高級學院,這十年來,葉飛飛堅持不懈地練習,連假期的每一天都是和葉翔一起練習,切磋,終於成為了天靈書院數一數二的佼佼者。

齊玉瓊早在幾年前已經從天靈書院畢業了,現今是南靈城城主大人的寵妃,當然現今這個城主大人,已經不是當年強娶孟語蓉的那位城主大人,卻是其子了。

不過邵月娥依然沒有擺脫做雜役的命運,因為書院覺得做雜役對於學生是很大的鍛煉,應該大力倡導,反倒激發了做雜役的潮流,現今天靈書院的雜役基本都是學生在做了。

葉飛飛也知道了葉泰送自己進入天靈書院的真正目的,不過她並不怪葉泰。自從當年娘親離世、爹爹失蹤之後,葉家就一直在逐漸衰落。現如今,葉家的家僕只剩下葉福、李紅等忠心的僕人了,其他人都陸續離開了葉府。

若不是孟語蓉不知使了什麼手段,一直受寵於上任南靈城主大人,而孟家又和李家是世交,否則葉家想必早就不存在於南靈城了吧。

葉飛飛平日表面對這些事情並不過問,但是內心卻將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通過這些年的堅持不懈地努力,葉飛飛已經養成了獨立、堅毅的性格,她有自己的高傲和堅持,她無法允許自己靠嫁於他人來達到葉家強大起來的目的,絕不。

書畫閣,眼前的木匾上鑲嵌著雄渾有力的三個金色大字,透著一股難以遮擋的王者風範。相傳這塊牌匾是天靈書院建立那年,天靈城城主大人親手提上去的,書院一直將這塊牌匾視為珍寶。

「我道是誰呀,原來又是你這丫頭呀。」說話之人是一個四十多歲的婦人、體態豐腴,面色溫和,是書畫閣的看護者,韓夫人。

「韓夫人,是我。」葉飛飛笑嘻嘻地拿出了自己的腰牌,遞給了韓夫人。

「是不是又要借用幾本書假期回家看呀?」葉飛飛顯然是書畫閣的「熟客」了,韓夫人收過葉飛飛的腰牌,笑眯眯地問道。

「是要借幾本,不過我今日來,確是為了整理舊書而來,要麻煩你了。」葉飛飛微微一笑,一副乖巧的模樣。

「整理舊書?那不是邵丫頭這幾日的工作么,怎麼由你來了?」韓夫人一臉的疑惑。

「她這幾日生病,家裡來人將她接回家了,我替她來整理,完了我再回家,就麻煩韓夫人將我帶去舊書室吧!」葉飛飛依舊是笑嘻嘻的。

說完,葉飛飛挽著韓夫人的胳膊,兩人邊說邊聊地去了舊書室。「好了,這裡就是舊書室了,不過這次的任務非常重,書院將開院以來的所有舊書都整理在了一起,需要你將這些書籍按照功課整理出來。」韓夫人說完,面色有幾分擔憂,似乎是擔心葉飛飛完成不了工作。

「嗯,韓夫人你不用擔心了,我會儘快搞定的。」葉飛飛坦然地一笑,胸有成竹的樣子。

「你這丫頭,這把是側門的鑰匙,你將它帶著吧,整理完了就來我的院子將鑰匙交還給我后,然後就早點回家呀!」韓夫人拿出一把鑰匙遞給葉飛飛。

「我整理完后,韓夫人還是來檢查一下吧!」葉飛飛望著韓夫人手中的鑰匙,有些遲疑。

「哎呀,你就拿著吧,你這丫頭我還不放心呀,記得這幾日照顧好身體,別光一味幹活!」韓夫人將鑰匙硬塞給了葉飛飛,幾步就離開了舊書閣。

葉飛飛望著韓夫人遠去的背影,將鑰匙收了起來,望著眼前堆積如山的舊書,幾下便劃分了幾個區域,準備存放不同科目的書籍。

應該是遺傳了葉泰愛好書畫的習慣,葉飛飛也十分喜愛書畫,看到書就忍不住想翻開看看。要是換了其他人應該對著這一大堆書會大皺眉頭吧,葉飛飛卻喜笑顏開的。

四五日後葉飛飛將舊書室的舊書都整理得差不多了,準備打掃完舊書室后就去找韓夫人交差。

經過一個書架下面的時候,細心的葉飛飛發現了一本已經被灰塵覆蓋的不成樣子的書籍被壓在書架之下,便停下來,挪動了下書架,將地上的書撿了起來,掃去上面的落灰,翻看了一會,葉飛飛的心緒翻騰,看著手中的這本舊書陷入沉思。

葉飛飛手中這本舊書竟然和葉府的傳家之書極為相似,不論筆法和語氣都是一模一樣,竟像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葉府中的那本傳家之書是葉家某一代祖先流傳下來的,相傳為高人所贈,依那位高人所言,可予生有慧根者可閱讀,若閱讀之人極有福緣,可保葉家萬世不衰。

那位高人並未透露其中的玄機,歷代葉家聰慧有加的人都讀過那本傳家之書,包括葉泰、葉成和葉飛飛,特別是葉飛飛,將這本書看了不下百遍了,都能倒背如流了,卻並未發現其中的玄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