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寶,爸爸抱一下。」

葉雄將寶寶從床上抱起來。

「小心,脖子還沒長正。」楊心怡見他笨手笨腳,連忙提醒。

葉雄把他抱在懷中,仔細打量著,笑道:「越長越像我,長大肯定了不得。」

「像你有什麼好,花心大蘿蔔。」唐寧習慣性挖苦。

「你以後別想學修真。」葉雄拋出一句話。

唐寧立刻換成一副陪笑模樣:「表姐夫,我就開開玩笑,你以後愛泡誰就泡誰,我沒意見,反正又不是我吃虧。」

「唐寧,說什麼?」楊心怡怒道。

這個沒節操的表妹居然為了修真把自己給賣了。

「我來推寶寶。」葉雄將寶寶放回去,推動車子。

「這次回來呆多久?」楊心怡問。

「不走了,以後在家陪老婆。」 惹禍成婚:傅少,請關燈 葉雄笑道。

「你剛才明明說,什麼時候走都說不定。」唐寧插嘴。

「哪來那麼多廢話。」葉雄罵道。

不知道女人就喜歡聽好話嗎,盡抬扛。

唐寧嘴巴翹起來,一副不爽的樣子,不過為以後修真,她忍了。

推著車子,在商場閑狂,採購日常生活用品。

葉雄很久沒試過這種感覺,一家人安安靜靜生活,他真希望一輩子這樣下去。

溫清清的死給他觸動太大了,他無法想象,如果家人有一天出事,自己怎麼受得了。

買完東西之後,接下來去市場買些菜。

每次回來,葉雄都喜歡給家人煮一飯豐盛晚餐。

本來在家的時間就不多,回來不好好讓她們享一下福,那怎麼行。(未完待續。。) 「趙嫂,坐過來一起吃。.更新最快」葉雄說道。

「不用了少爺,你們吃,我先去收集一下廚房。」

趙嫂當這麼多年保姆,知道什麼事情可以做什麼事情不應該做,主人嘴肯定會說,她如果真坐下來,就不方便了。

吃完飯之後,葉雄陪楊心怡去外面散步,好不容易熬到晚上睡覺,

安排好孩子,回到房間,葉雄就猴急地抱著楊心怡親起來。

楊心怡很快就動情了,兩人連澡都沒洗,就挨在牆上狠狠地激情一回。

完事之後,回浴室洗了個鴛鴦浴,回到床上又是一番狠狠索取。

楊心怡不知道到了幾次巔峰,受不了,葉雄這才饒過她。

「像從監獄回來一樣,有憋得這麼厲害嗎?」楊心怡乏力說道。

「說的是你還是我?」

「討厭。」

楊心怡在他大腿捏一下。

「謀殺親夫。」葉雄大叫起來。

「讓你說我。」楊心怡左哼哼。

「你本來就比我憋厲害。」

「還說。」

楊心怡抓起枕頭,狠狠砸在他腦袋上。

「謀殺親夫,謀殺親夫。」

葉雄在房間里跑,楊心怡在後面追,兩人玩得不亦樂乎。

玩了片刻,兩人倒在床上,摟在一起。

「老婆,你有沒有感覺我變了?」葉雄突然問。

「哪方面?」楊心怡奇怪他這麼問。

「我是不是比以前壞了?」

溫清清的事情,他無法釋懷,總覺得是自己一手害死她,讓她落得那麼悲慘下場。

換在以前,他肯定不會生起利用溫清清的念頭,雖然他後來懸崖勒馬,沒讓她去,但是最後溫清清還是去了神族,很難說她沒有受自己的思想影響。

楊心怡跟他這麼久,對他的性格再了解不過,知道他肯定在外面遇到什麼不順心的事情,當下緊緊抱著他。

「無論你做什麼,肯定有自己的原因。好與壞是相對而言的,在我跟寶寶心裡,你永遠都是最好最好的人。我希望你以後做什麼事情,都多想想我跟寶寶,你要是出什麼事,才是最壞的壞人。」楊心怡柔聲道。

家有嬌妻,有可愛的兒子,還有什麼比這更讓人滿足的?

楊心怡簡單幾句話,就解開他的心結,不得不說,楊心怡真的很懂自己的心。

「老婆,你真是越來越聰明。」葉雄一聲笑,把她壓在身下:「你這麼聰明,我決定再獎勵你一次。」

「你這不是獎勵是折磨,我不要。」

「兩分鐘之後,我再問問你感覺是獎勵還折磨。」

葉雄笑著把她壓在身下,又開始一翻。

片刻之後,楊心怡差點虛脫了。

「你這個混蛋,還讓不讓人活?」

「誰讓我老婆越來越漂亮,身上越來越有少婦味道。」

楊心怡拖著勞累的身體想爬起來,葉雄按住她,問:「你幹什麼去?」

「看看不凡。」

「不用去了,寶寶睡著了。」

「你又沒看過,怎麼知道睡著了,我看看才放心。」

葉雄早就用靈識掃過,寶寶睡了,趙嬸也睡了,怕她過去吵醒人家。

「趙嬸照顧孩子不容易,你就別去吵人家。」

「你又沒去看過,怎麼知道趙嬸睡著了?」

楊心怡執意過去看看,準備穿衣服。

葉雄見她不信,索性說道:「先別過去,你去窗口看看。」

「去窗口看什麼?」

「讓你看就看,別問。」

楊心怡走到窗口,朝外面看去,她不明白葉雄葫蘆里賣什麼葯。

「門口人行道走著一男一女,她們是情侶,在吵架,一輛夜班公交車開過來,那女的生氣跑上去,男的在後面追……路邊有一條流浪狗,在啃著骨頭,一邊啃一邊看著那對吵架情侶。」

楊心怡看著外面的情景,嘴巴緊緊地捂起來,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葉雄說的情形,跟她看到的一模一樣,就像他在窗口看到似的。

「老公,這到底是什麼回事?」楊心怡震驚得無以倫比。

「這是修真者的靈識,鍊氣五階之後,就會形成。」

對於最親的人,葉雄沒有隱瞞,暴露這一項能力,說不定會給她更大的修鍊動力。

「我的天,那你豈不是想看什麼就看什麼,什麼人在你面前,一點秘密都沒有了?」

一想到這世界上有這麼厲害的人,自己在睡覺,洗澡,甚至上廁所都有一雙眼睛盯著,楊心怡就有種崩潰的感覺。

「可以這麼說。」葉雄點點頭。

楊心怡突然臉紅起來,她飛快地跑過來,瞪著葉雄問道:「從實招來,你有沒有用這技能去看別的女人,比如唐寧,你有沒有偷看她洗澡?」

葉雄頓時頭炸開,他本來想給點動力楊心怡,哪知道忽視很重要的一點。

我只想做藥師啊 女人都是醋罈子,她知道自己有這方面能力,不提心弔膽才怪。

「到我這種境界的人,已經是半仙之人,凡塵世俗早就看不上眼,怎麼會做這樣齷齪的事情?」葉雄一臉正氣地否認。

小姨的身體他早就看過,差點還上了,用得著偷看。

「像你這麼厲害的人有多少?」楊心怡問。

「除了我之外,我知道的還有一個。」

楊心怡鬆了口氣,還好只是一兩個人,如果再多那就讓她抓狂。

「你有這麼厲害嗎?」

楊心怡心裡暗喜,自家男人是這個世界上最厲害的男人之一,能不高興嗎。

「老公的厲害,你剛才不是嘗試過嗎?」葉雄嘿嘿直笑。

「有沒有辦法,不讓你看到?」楊心怡表示崩潰。

「有。」葉雄堅定地說。

「什麼辦法?」

「只要你修鍊到比我靈識還強的地步,我的靈識落到你身上,你馬上就能發現,不但可以用隱匿術隱匿,還可以通過我的靈識追蹤到我的位置。在修真界之中,用靈識掃描是非常危險的,因為你不知道被你掃描的人之中,會不會有比你靈識更厲害的人。」葉雄解釋。

楊心怡震驚無比,她完全沒想到,修真者會如此厲害。

既然知道葉雄有這種能力,也知道孩子在那邊沒事,所以她就不用過去。

「不許你用這種能力去幹壞事,不然我不放過你。」楊心怡哼了哼。

「我如果會拿這本事去做壞事,就不會告訴你我有這能力,老婆,你要相信我。」

這一夜,楊心怡徹底失眠。

不是她擔心葉雄會拿這能力去幹壞事,而是她覺得自己老公越來越厲害,兩人差別越來越大。她害怕有一天,兩人之間會因為實力差距而分開。

除非自己也強大起來,否則,她無法心安。(未完待續。。) 第二天一早,葉雄正睡得朦朦朧朧,楊心怡拍拍他的胳膊。.更新最快

「老公,看看寶寶怎麼樣了?」

葉雄用靈識探查,寶寶還在睡覺,於是收回靈識說道:「寶寶還沒睡醒。」

「看看趙嫂煮好早餐沒有?」楊心怡繼續問。

葉雄又用察看了一下,回道:「已經煮好了。」

「咱家對面馬路邊新開一家早餐店,那裡的玉米跟豆漿很不錯,你看看賣完沒有?」

葉雄正想用靈識察看,突然意識到不對勁,老婆這是幹什麼,把自己的靈識當千里眼用,她能不能再懶一點。

他坐起來,嚴肅說道:「老婆,你這種態度非常不端正,你不能因為我有能力,而變得懶惰起來,這是不好的。」

「我在家裡帶孩子,累死累活,你好不容易回來一趟,幫一下忙都不願意?」楊心怡當下就不高興了,理氣直壯地說。

永遠不要輕視女人一顆懶惰的心,當她們有依賴的時候,就會徹底變得懶起來。

隱婚驕妻太難馴 葉雄眼珠子轉一下,連忙解釋:「老婆,不是我不願意幫忙,這靈識很廢精神,我一天最多使用三次,剛才已經用兩次。」

沒有辦法之下,他只能使用苦肉計。

「真的?」楊心怡疑惑地問。

「當然是真的,如果這麼逆天的技能可以隨便使用,那還了得?」葉雄只能騙她。

靈識確實很傷神,但不是按照次數算的,而是按使用時間跟消耗程度。

「你把這一次也用了,這樣我就放心多了。」楊心怡說。

葉雄臉黑了,敢情老婆是怕他看小姨子洗澡,想把自己的技能用光。

小野妻,乖乖噠! 無奈之下,他只好再次使用靈識,得知早餐店還有豆漿跟玉米,被趕起床去買早餐。

葉雄下樓去買玉米,買完之後回來,楊心怡已經下樓了。

「唐寧呢,還沒起床?」葉雄問。

「不知道,你用技能看看。」楊心怡隨口說道。

葉雄哪有不知道她的語言陷阱,要是他敢用靈識掃描唐寧的房間,她非跟自己算賬不可。

「我剛才都說了,一天只能用三次,用光了。」葉雄回道。

楊心怡這才撥通唐寧的電話,半晌之後,唐寧從樓上下來,身上還穿著睡衣,渾身一副慵懶的模樣,就像只小貓咪。

下樓的時候,她胸口一晃一晃,顯然沒穿內衣。

楊心怡頓時就臉黑了。

「小寧,我跟你說過多少次,在家穿衣服別那麼隨便。」

唐寧這才想起葉雄回來,不過她沒有上樓換衣服,反而繼續下樓。

「表姐,你放心好了,表姐夫有賊心沒賊膽。」

葉雄當下就氣了,她這是什麼話,要是逼自己犯罪嗎?

「換衣服去,再不聽話,信不信我趕你回學校住?」楊心怡嚴肅警告。

唐寧無奈,只好上樓回房,嘴裡小聲嘀咕:「你們昨晚搞那麼大動作,我都還沒說你們。」

「她嘀咕什麼?」楊心怡問葉雄。

葉雄咳了一下,這才小聲說道:「看來咱們以後辦事,要捂著被子,隔點音才行。」

楊心怡當下就臉紅了,那叫一個羞澀。

「都怪你。」

楊心怡狠狠地捏他的大腿一下。

嘶~~

葉雄摩娑著大腿,叫疼起來。

早餐之後,葉雄帶著靈藥去到煉丹房找何夢姬,昨天他回來之前,已經通知何夢姬,讓她在煉丹房等候。

見葉雄又帶一批靈藥回來,而且數目不少,何夢姬震驚了。

現在的何夢姬,已經不是什麼都不懂的修真菜鳥,她時常請教沈日初,知道現在的天地靈藥非常稀缺,一株百年人蔘就是天價,而且有價無市,葉雄出去一趟,就帶這麼多靈藥回來,如何能讓她不震驚。

「老闆,你哪來那麼多靈藥?」何夢姬震驚地問。

「秘密。」葉雄笑道。

秘境的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不是他信不過何夢姬,而是以她的實力跟自己的關係,知道得越多,對她越不安全。

何夢姬知道自己問得有些過份,當下不再問,將靈藥分好歸類,準備煉製丹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