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嫦娥廣袖刀」何從

六扇門總捕頭「傲立蒼穹,護龍大高手」弓辰

雲貴總捕頭「上窮碧落下黃泉」上官追風

——手下:老蔡

————孫女:蔡憐兒

趙司官

黃鼠狼

小雞

滄州差官隆閻王

【金槍世家】「金槍無敵」龍傲天

——女:龍飄飄

【金獅鏢局】「點頭獅子」趙日天

——賬房:包師爺 西川,一個陰霾的日子。一連幾天,老天爺都沉着連臉,彷彿像害了一場大病。

剛率領二十三團,經過艱難跋涉,到達西川的葉團長,本想馬上見到鄧錫侯手下第八團團長尚耀武。商量自己的二十三團歸屬問題,卻不料,這時候,四川境內各軍閥爲爭奪地方控制權,先後發生數起兼併戰爭。爲了自保,增加自己的實力,各地軍閥竟先後通電,宣佈承認南方國民政府。連一向被吳佩孚和北洋政府所器重的鄧錫侯,這時也見統治中原的吳佩孚,因武漢一役,主力被北伐軍全殲,大勢已去,自己跟着劉湘後面,也宣佈承認國民政府,並接受國民政府的領導。

這一點是葉團長所沒有想到的。當鄧錫侯部下,和葉團長交情深厚,又是這次專門邀請葉團長率二十三團,入川來投鄧錫侯的尚耀武把這個消息託人告訴已率團入川的葉團長時,聽到這個消息,葉團長在自己的駐地,對着劉團副,黃參謀長、三個營長,大罵起鄧錫侯來。

“他奶奶地,做人千萬不能像鄧錫侯那樣,誰得勢,就跟誰。俺當初帶俺的團沒有跟吳大帥到南陽去,也沒有接受北伐軍的勸降。千里迢迢。來四川,投奔他,就是認爲,在四川這個地方,他是最忠於吳大帥的。也是最受吳大帥所器重的人,俺老葉,當兵多少年了,上了多少次戰場,那是跟着吳大帥東征西討,最後,俺又跟着吳大帥到了漢口。俺這個警備一團團長,那還是吳大帥親自任命的。人不能不感恩啊。俺就不願意背叛吳大帥。”

說到這,葉團長看了一眼坐在他面前的這幾位跟隨他多年的部下,又說:“你們幾個,可以說,那也是跟着我老葉打過許多仗的。你們說說看。俺老葉是不是當叛徒的人。”

“不是,團長絕不會當叛徒。”

“我們願意永遠跟着團長,團長走哪,弟兄們跟你到那。”

幾個部下紛紛表態。

葉團長滿意地點點頭,說道:“我老葉不會當叛徒,你們是我的部下,我相信,你們也不會當叛徒。不像鄧錫侯,吳大帥那麼信任他,竟然在吳大帥最艱難的時候,宣佈承認南方亂黨,還接受那些亂黨指揮,他不是抽大煙抽多了,腦子糊塗了,就是犯病了。”

葉團長說到這,有人偷偷地笑了。

“笑什麼?俺說的不對?”葉團長指着偷笑的一營營長,說道。

“報告團長,您說的對,真的很對。”一營營長立馬站起來,說道。

“你先坐下。”葉團長朝一營長擺擺手,示意他坐下,接着又說:“今天,召集大家來,就是告訴大家這個壞消息。我們團原本來這裏投奔他,就是想靠他,有一天再打回武漢去。把被北伐軍奪取的地方再奪回來。現在看來,這個辦法不行了,我們也被吳大帥的叛徒出賣了。”

葉團長說道這,顯得憤憤不平。他從座位上站起來,低着頭,雙手背在軍裝後面,敞開衣領,穿着長筒馬靴,在屋子中間度起步來。

劉團副看出了葉團長的心思,他也從座位上站起來,對葉團長說道:“團長,莫非擔心我們團今後往哪裏去?”

葉團長擡起頭來,看了一眼劉團副,說道:“嗯,我就是爲這事,找你們來商量個辦法,劉團副,你說說看,目前這個形勢,你說我們二十三團應該怎麼辦?”

劉團副眨巴眨巴眼睛,眼珠一轉,對葉團長說:“團長,依我看,鄧錫侯投降國民政府,也許有他自己的想法。我們現在已經從湖北來到四川。想再退回去,已經不可能,要是那樣的話,鄧錫侯和已投降國民政府的那些川軍,是不會讓我們輕而易舉地再從四川回到湖北,而湖北現在已經全部落入國民政府手中,我接到一個消息,北伐軍正集結兵力,過完節後,就向吳大帥據守的南陽進軍。可想而知,我團要是想退回武漢,那就是把自己往虎口白送。很顯然,想退回去,也已沒了退路。”

這時,參謀長黃憲站起來,也說道:“團長,劉團副說的對,我團目前是,前有投降國民政府的鄧錫侯川軍,後有攻陷武漢的北伐軍。進退都處在兩難之中。”

“嗯,劉團副,黃參謀長,你們說的都對,不過,我還是不像投鄧錫侯。”葉團長說道。

就在這時,衛兵進來報告:“報告團長,川軍第二十八軍鄧軍長所部第八團參謀長程式祥來到。”

聽到衛兵報告,葉團長馬上喊道:“請程參謀長進來。”

不一會,身着一身軍裝的第八團參謀長程式祥走進來。

葉團長一見程式祥,臉上堆起笑容,急忙走上前,伸出手,緊握着程參謀長的手,高興地說:“程參謀長,這麼遠趕到我這裏,辛苦了吧。”

程式祥也趕忙說:”葉團長辛苦了。“

劉團副、黃參謀長和在座的其他幾個營長,也站起來,一起向程式祥問好。

“程參謀長請坐。大家都請坐。”葉團長說道。

一名衛兵搬過來一把太師椅,放在葉團長身邊,葉團長招呼程式祥坐在他的身邊。其他人都各就各位。

“程參謀長,你們尚團長現在可好?”一落座,葉團長就問。

“葉團長,我們尚團長很好,這次本來他要親自前來拜會葉團長,臨行前,突然接到馬師長指令,讓他馬上去師部開會,所以,尚團長就讓我帶他前來看望葉團長,”程式祥說道。

“哦,是這樣啊,可以理解,可以理解。呵呵——。”葉團長笑道。

程式祥迴轉過臉,看到葉團長的部下都在,就說:“葉團長,在下今天來,還奉了尚團長的命令,現在,四川各部,均已通電全國,宣佈承認國民政府爲中華唯一合法政府。接受國民政府之軍事管轄。所有各部長官及地方之軍隊,統一改編爲國民革命軍。尚團長希望葉團長也能順應時局變化,率領全體官兵,加入到鄧軍長的國民革命軍中。鄧軍長絕不會虧待葉團長及各位官長。”

葉團長看了一眼程式祥,低頭想了一下,說道:“這個嘛,我也已有耳聞,關於我們團是不是要投靠國民革命軍。我們還需商量。程參謀長,要是我們不想投靠國民革命軍呢?”葉團長試探性地問道。

程式祥微微一笑,說道:“葉團長,你和我們尚團長也是老交情,尚團長很感謝葉團長不遠千里,能率二十三團全體官兵,入川投靠鄧軍長。他早已把你們要來的消息報告給鄧軍長,要不是軍務繁忙,鄧軍長一定會親自前來迎接葉團長及各位官長。葉團長雖是吳佩孚的部下,但現在,吳佩孚已被國民革命軍打敗,雖率敗軍孤守南陽,那也不成氣候。所謂,識時務者爲俊傑。葉團長一定對現今時局洞察秋毫,不會死守成規吧。”

“哈哈哈——,程參謀長,你算說對了,我還就是個死守陳規的人。要是我不願意投靠革命軍呢,尚團長又何想?”葉團長擡頭笑道。

程式祥想了一下,就說:“葉團長,你們若真的固守成規,還忠於吳佩孚,那麼,葉團長,你這一團的人馬,能抵抗住川軍十幾萬人馬?若真的到那時,歸順國民革命軍的地方川軍,那個能夠容忍地方還有一個和國民革命軍爲敵的直係軍閥的軍隊?不知葉團長可否想過,這些地方川軍若要和葉團長打起來。葉團長可否取勝?到那時,葉團長能不能保住自己的二十三團呢?”

程式祥一席話,點到了葉團長的要害之處,他嘴上說誓死忠於吳大帥,可實際上,他也想到過,自己一個團的敗軍,若和四川地方軍閥作戰,沒有取勝的機會。

退不能退,進又違背自己的本意,他還真爲難了。不過,在軍隊中混了這麼多年,他也看透了時局,於是,聽完程式祥的話,他想了一下,就說道:“程參謀長,俺剛纔跟你開個玩笑,不要介意啊,請你回去告訴你們尚團長,俺葉某能帶領俺這個團從武漢來到他這裏,俺也沒打算回去,管他革命軍,還是什麼軍,只要能給俺們團的士兵發的起軍餉,給的起武器彈藥。俺就跟着誰幹。”

“好,葉團長真是快人快語,那麼我們就一言爲定。我現在回去報告尚團長,說葉團長願意率全團官兵,服從鄧軍長領導。”程式祥說道。

三天後,第七師師長馬敏智代表國民革命軍第二十八軍軍長鄧錫侯,親自接見了率團投靠第七師的原吳佩孚部下,新編二十三團葉團長和他的全體官兵。並宣讀了鄧軍長的委任狀,宣佈任命葉團長爲第七師十三團的團長。並命軍需官馬上向十三團發放了國民革命軍的軍裝。命令十三團駐防閬中一帶。

本站推薦:、 、 、 、 、 、 、 、 、 、 、 、 、 、

本站所收錄的小說駐馬秦川,內容均來自互聯網,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本站聯繫,本站將立刻刪除。 辰源對戰「人王」,兩人也是久戰未下,拼搏得甚是激烈。

「人王」身法飄忽,招勢陰柔,打鬥中,他才轉過臉去,向楚風雪朗聲笑道:「楚左使,看來大勢不妙,你不走,本王可要走了。」

辰源詫道:「尊駕還想走么?」

「人王」笑道:「你們要留人,應該把楚左使留下,還有點利用價值,本王閑雲野鶴,留下來無益,自然還是走的好。」

辰源道:「閣下不露出真面目,走得了么?」

「人王」大笑道:「本王一向只有千嬌百美的佳人才留得住,千軍萬馬之中,本王一樣說走就走,何況有這多人給你們留下來了,總得有一個人回去向『青龍老大』報訊不是?好了,本王話已說清,少陪了!」

話聲甫落,辰源長吟一聲,左臂揚處,一掌朝他右肩擊去。

哪知「人王」話聲一落,人已「霍」地凌空直拔而起,辰源這一掌堪堪擦著他肩頭而過,他已縱身拔起,大笑道:「辰源,你不會留幾手殺著,等下次咱們遇上了再較量么。」話聲和他人從相反的方向傳來,人已疾若流失,划空飛逝。

銀豹的少年寵物 辰源不由得一怔,忖道:「此人武功之高,竟然出人意料,如此看來,方才和他拚鬥了將近三百招,明明是他沒下殺手,否則自己只怕早就落敗了。」

冷北城攔住軒轅嘯一動上手,立覺對方果然是個勁敵,不但劍法奇詭,身法更是詭異無比,行動有如鬼魅,就像附在身上的影子一樣,揮之不去,只要你一有空隙,他就會鑽了進來。

冷北城光如銀,快速如電的攻勢,軒轅嘯雖然被逼得無法還手,眼看自己和漆楚風雪所率領的人傷亡殆盡,督戰的「青龍夫人」和令狐夢依然視若無睹,不加援手。他心頭不由猛然一凜,再也無心戀戰,身形一個輕旋,雙足一頓,縱身飛起,朝東首掠去。

冷北城看她一言不發,凌空撲起,厲叱一聲:「軒轅,你還想逃?」縱身撲起,追了過去。軒轅嘯掠出去,不過六、七丈遠,眼前突見燈影閃動,一排俊男美女一字排開,攔住了去路,「情魔」梅芳嬌聲喝道:「軒轅供奉止步,你不向夫人請示,豈可擅自離去?」

軒轅嘯心中暗凜道:「這兩個女人果然有勾當。」

他此刻急於離去,只要令狐夢不親自出手,哪會把眼前的「情魔」梅芳放在眼裡,身形不停,口中喝道:「賤婢還不讓開?」闊劍一揮,沖了過去。

梅芳並沒讓開,沒待柳飛花沖近,她左手一揮,揚起紅帕。

軒轅嘯堪堪衝到她身前,紅帕忽然間如淡煙、如輕紗般散了開來!

手中紅帕揚處,撒出來的是一蓬淡紅色的輕煙,剎那間瀰漫開來,化作了一道迷迷濠濠的淡紅煙牆,軒轅嘯立時便陷沒在這道煙牆之中。

軒轅嘯久經大敵,身形撲近,看到梅芳揚起手中紅帕,立即摒息后躍。

這原是電光石火般事,他掉轉頭去,冷北城也正好銜尾追到,軒轅嘯此刻哪有心情和他動手,身形一晃,忽然挪開去尋丈光景,又是一點足,凌空縱起,宛如流星一般穿越過廣場,朝西首投去!

但他剛剛掠過西首,突然間燈影閃動,又有十數名童男少女手提紅燈,一字排開,攔住了去路,為首的令狐夢嬌聲叫道:「夫人有令,任何人臨敵不得擅退,軒轅二弟豈可擅自離去?」

喝聲未已,左手同時揚起一方紅帕,淡紅輕煙隨著冒起。

軒轅嘯怒在心頭,卻又不敢不退。東西兩方既走不成,只好疾退數步,迴轉身去,冷北城又銜尾追到。

軒轅嘯橫上了心,獰笑道:「冷北城,我和你拼了!」身形一晃而至,朝冷北城直欺過來,手中闊劍一抖,陡地當胸刺到。

冷北城沒防這老魔頭會情急拚命,來勢竟會如此快速,急忙舉劍磕去。

親愛的,這不是愛情 軒轅嘯這回動了殺機,劍勢一翻,人如幽靈一般閃近身來,又是一劍橫削而出。

冷北城被逼得後退了三步,長劍疾快揮出。

爹地5塊錢,放開我媽咪! 兩人這幾招當真奇快如電,令人目不暇接,瞬息之間,已經各自搶攻了三招。

就在此時,只聽一個令狐夢的聲音喝道:「你們快快住手。」

軒轅嘯恍如不聞,長劍飄飛,一路「唰唰唰」搶著先機,連攻了七招。冷北城被他搶去先機,一時無法扳得回來,連封帶消,也連退了三步。

令狐夢沉聲喝道:「軒轅供奉,夫人要你住手,你聽到了沒有?」

冷北城聽到令狐夢的喝聲,立即飛身後躍,喝道:「軒轅,你家主上夫人召喚,暫時饒你一命,快去吧!」

軒轅嘯究只是「供奉」身份,主母召喚,不能不去,口中恨恨的「哼」了一聲,收起闊劍,隨著令狐夢來至車前,躬身道:「夫人召喚屬下,不知有何指示?」

「青龍夫人」端坐車中,喝道:「軒轅,你知罪么?」

軒轅嘯依然躬著身道:「屬下不知犯了什麼罪?恭請夫人明示!」

「青龍夫人」哼道:「本夫人奉命督戰,你身為供奉,手下死士正在捨生忘死激戰之際,你臨戰擅自潛逃,還不服罪么?」

軒轅嘯聽得暗暗怒惱,不覺抗聲道:「夫人既然前來督戰,坐視楚左使和屬下率領的手下死傷過半,不加援手,屬下這種局面之下,能不走嗎?」

令狐夢怒喝一聲:「住口!軒轅嘯,你好大膽子,竟敢頂撞夫人,梅芳,還不給我拿下?」

梅芳答應一聲,正待上前出手。

軒轅嘯「唰」的一聲闊劍出鞘,橫劍當胸,回身冷笑道:「夫人要拿下屬下,是何居心?你當屬下還不明白嗎?軒轅犯下了罪,咱們到總堂說去,屬下告退。」

「青龍夫人」冷聲道:「你以為有南宮花月作你後台,本夫人就不敢動你么?令狐姐姐,你只管把她拿下,如敢違抗,格殺勿論!」

其實令狐夢不用「青龍夫人」吩咐,業已掣出雙倒,另外伺立車前的梅芳也掣出了雙劍,兩個人四件兵刃,一下交叉抵住了軒轅嘯前後,手持「鬼頭刀」的鬼面大漢也疾快的圍了上來。

令狐夢冷喝一聲:「軒轅嘯,你還不放下兵器,聽候夫人發落,還真想亂刀分屍嗎?」

軒轅嘯切齒道:「夫人,你好狠的心思,大敵當前,不和敵人交手,還要殘殺自己人……」

「青龍夫人」氣得粉頸紅了,伸手一指,喝道:「給我剁了。」

但令狐師徒還沒出手,軒轅嘯劍一橫,已經刎頸而死。

令狐夢躬身道:「啟稟夫人,軒轅嘯已經畏罪自刎了。」

「青龍夫人」怒猶未歇,喝道:「給我剁下他的首級示眾。」

令狐夢應了聲「是」,伸手割下軒轅嘯的首級,要梅芳用長竿挑起,作為違命者戒。

這時偌大一片廣場上,一場血戰,幾乎已經平靜下來。

「青龍」死士們一個個的減少下來,終於全被殲滅。

只剩下「青龍會」楚風雪和百里冰兩人,還在掌來掌往,奮戰不已。

冷北樓眼看大局已定,揮了揮手,大聲道:「大家圍上去,擒下楚風雪。」

他此言一出,數十名聯盟高手同時朝漆楚風雪四周圍了上去,大家高聲喝道:「冷盟主有令,要活捉楚風雪。」

喝聲此起彼落,響徹雲霄,令人膽為之落!

「青龍夫人」下令殺了軒轅嘯,冷北城隨著走了上去,痴痴的道:「雅雅,你還好嗎……」

「青龍夫人」含笑道:「爺,雅雅能幫你的,也只有這些了……」

冷北城忽然抬頭望著「青龍夫人」,說道:「雅雅,難為你一直幫爺在『青龍老大』身邊卧底至今,苦了你了……」

「青龍夫人」雷曉雅苦笑道:「可惜我只有一個『青龍夫人』的空名頭,一直未能盡近得了『青龍老大』的身,甚至連他的模樣都沒見過,雅雅太笨,有負當日『重陽』爺的重託了……」

冷北城哀憐的道:「不,你已經做得很好了,是我虧欠你太多……」

雷曉雅戚笑道:「權當是我還冷冷的吧……」說到這裡,一揮手轉目道:「令狐姐姐,要他們大家住手,叫楚風雪立刻來見我。」

楚風雪與百里冰已經打出三百餘招,兀是未分勝負,此時只見「屠龍聯盟」的高手紛紛圍了上來,口中大聲叫喊著要活捉自己,可見今晚「青龍會」來人,又已全軍盡沒,心頭自是十分驚駭!

但到了此時,除了和對方一拚,已別無選擇,只得奮起全力,不再容情,雙掌如斧,加緊搶攻。百里冰眼看己方數十名高手紛紛圍了上來,這對她來說,自然精神大振,揮掌迎擊之際,口中發出一聲大笑道:「楚左使,你拚上老命,今晚也休想突出重圍,死在當前,『青龍老大』也不會掉半滴眼淚的,死了還不是白死?還不如投到『屠龍聯盟』來的好,做個堂堂正正的人不好嗎?」 接受了第七師師長的任命,葉團長率領他的十三團人馬,進駐閬中轄區的水平壩。水平壩是座幾百戶人家的小鎮,這裏離閬中還有一百里的路程。

團部就設在離鎮政府一牆之隔的原鎮公所裏。

初到水平壩,葉團長再次把隊伍集合起來,遵照第七師師長的命令,重新編排了各營的番號,原一營改爲一零一營,二營改爲一零二營,三營改爲一零三營。重新任命了各營營長。團部的人員沒有變。馬飛還留任團部參謀。

李國亭的連隊更名爲三連,歸一零一營領導。

一零一營的營長叫唐連生,矮個子,三十歲,身體壯實,四川峨眉人,是第七師交流過來的,名義上說是交流,實際上是馬敏智派到十三團來,擔負着監視十三團行動的任務。

李國亭還是連長,只不過,這次,營長給他們這個連配了一名副連長,這人姓王,叫王軍,是營長唐連生從七師帶過來的。二十來歲,個頭不高,身體壯實。也是四川人。

趙二虎則在李國亭連隊裏,當了二排的排長。

葉團長自己心裏也很明白,但也無可奈何。他有自己的想法。那就是不能把一零一營放在自己身邊,他藉口唐連生是本地人,熟悉這裏的地形、環境和人情,就派一零一營駐紮在水平壩北邊的一座叫留鳳營的村莊。留鳳營距離水平壩也就十幾里路程,是據守水平壩的北大門。

李國亭所帶的一零一營三連,被唐連生安排進駐留鳳營往北、靠近山道的一座山村裏。

李國亭接到營長的命令,第二天一大早,就率領自己的連隊,離開留鳳營,沿着山路,往前走去。

走了沒多遠,就看見有條岔路口,一條路往西,一條路往北。按照嚮導的指引,連隊沿着向北的山路往前行,剛拐過一個山灣,就聽見遠處傳來一片河流的“嘩啦啦”的響聲。李國亭騎在馬背上,擡眼觀看,但見山灣已過,地勢豁然開朗。眼前是一片連一片的田地。田地那頭,就是一條晝夜不息流淌着的河流。靠近山邊,出現了一座不大的村莊。田間阡陌交通,村莊白牆青瓦,竹籬茅舍相交其間,恍若隔世的桃花源重現。

一看到眼前這景象,李國亭頓覺這裏怎麼這麼眼熟,好像自己曾經來過這裏。於是,李國亭馬上把嚮導找來,他用手裏的馬鞭往前面的村莊一指,問道:“前面那座村莊叫什麼名字?”

嚮導是個四十來歲的本地人,對這裏的情況很熟悉,馬上答道:“長官,前面那座村莊叫劉家灣。”

“哦,劉家灣。我問你,那條往西去的路,是不是要過一個老君溝?”李國亭問道。

“是,長官,順着西邊那條路走不多遠,就是老君溝。”嚮導答道。

“過了老君溝,是不是就到了縣城了?”李國亭又問。

嚮導驚奇地擡起頭,望着馬背上的李國亭,說道:“長官,您是本地人啊,您說的都對,對的很。過了老君溝,前面不多遠就是縣城了。”

李國亭淡淡地一笑,說道:“我不是本地人,不過,幾年前,曾經路過這裏,所以。看到這裏,就覺得眼熟。”

“哦,我說嘛,長官怎麼對這裏這麼熟呢。”嚮導說道。

李國亭把臉轉向後面的連隊,他對連隊喊道;“各排注意,前面就是劉家灣,我們連今天起就駐紮在這裏,各排帶領自己的士兵,現在進村。 文壇締造者 記住我們的軍紀,不得侵擾村子裏的百姓。違者,軍法從事。”

“是,連長。”幾個排長答道。

各排按照李國亭的安排,帶領自己排的士兵,往村子走去。

村子中央是一個很大的土場,平日裏,村民們在這個土場上晾曬糧食,閒暇時,圍坐在土場上,拉家常。說故事。 只為她們的世界 村裏有事,土場也就成了村裏的議事地方。

今天,劉家灣的村民忽然見到從山外一下來了這麼多的軍隊,都覺得很稀奇,紛紛跑到土場上看熱鬧。

嚮導很快找到劉家灣村的村長,他是一個精瘦的老頭,一米七的個頭,在這座川北的山村裏,算是高個子了。花白的頭上頂着一定黑色鑲黃邊的瓜皮帽。身穿灰色長袍,上罩一件絳紫色馬褂。高鼻樑上架着一副水晶眼鏡。尖下巴上蓄着一撮花白鬍須。背微微有點駝,右手住着一個竹雕柺棍。

這位村長叫劉海會。是劉家灣劉姓輩分最高的人。因此,在這座劉姓爲主的村莊裏,村長一職非他莫屬了。

嚮導領着劉家灣的村長來到李國亭面前,向李國亭做了介紹。李國亭馬上從馬背上跳下來,上前向這位村長致禮。

村長見狀,趕快還禮,開口說道:“我代表本村村民歡迎長官來到我們村。”

李國亭說道:“劉村長,我們奉上司命令,即日起就駐防本村,還望老村長多加關照。爲本軍駐防,多多提供方便。”

“好說,好說。你們爲國守疆,本村村民理當爲你們提供方便。理當提供方便。”村長謙恭道。

接下來,村長便找來本村的幾個年輕力壯的村民,協助李國亭他們連隊安營紮寨。

爲了不擾村民。李國亭謝絕了村長讓他的連部住在村長家裏的好意。帶領連隊,駐紮在村莊旁的一座村民議事堂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