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主,你看,那兩位就是接引使者,必須得到他二人的許可,才可以進入枯峰。」

站在隊伍的後面,雲芝對著東方修哲小聲介紹道。

「到這裡還要排隊?」

東方修哲有些不解地問道。

「『判生雙老』在整個植盛帝國非常有名,前來求見的人絡繹不絕,我們今天可能趕上了高峰。」

雲芝有些無奈地說道。

東方修哲眉頭皺了皺,視線開始打量起那兩位接引使者來。


通過觀察,他發現那兩人的實力很強,現場的人無一人敢對其放肆。

讓東方修哲有些不解的是,那兩位接引使者,不斷地從求見者手中,收取著奇怪的物品,有的是藥草,有的是某種生物的屍體……

東方修哲還在前面的隊伍中,發現了剛剛急馳而過的鎧甲戰士和那輛華貴的馬車。

隨著時間的一點點過去,前面的隊伍在不斷減少著,很快就要輪到東方修哲他們了。

「閣下,想必你還不懂得進入『枯峰』的規矩,你的這些金銀珠寶,在這裡沒有用。」

其中一位接引使者用沙啞的聲音說道。

「為什麼,如果這些不夠的話,我還可以再多加一點,為什麼不讓我進入?」說話的是一位年輕人。

「年輕人,這裡只收與入葯有關的東西。」

「我這些金銀珠寶,可以購買很多藥草東西,為什麼說我不能進入!」

「年輕人,老朽不想將話重複多次,如果你真的想進入『枯峰』,最快的方法就是去附近擊殺十隻『麻木鼠』帶過來。」

接引使者將面前這位年輕人打發走後,開始接見下一位。

「使者大人,我這裡有二十顆『青草蛇』的毒丹。」

一位大漢,將手中事先準備好的盒子遞了過去。

接引使者打開盒子看了一眼,然後一揮手,道:「你可以進去了!下一個!」

「宗主,到我們了!」雲芝輕聲說道。

此時的東方修哲,卻是抬頭望向灰濛濛的天空。

「下一位!如果不想進入,請不要耽誤大家的時間!」

一位接引使者聲音有些不悅地說道,視線直直地盯著面前不遠處正在開小差的少年。


突然,像是感受到了什麼,兩位接引使者同時抬頭望向天空。

「啾!」

「啾!」

「……」

片刻的工夫,由空中傳來陣陣鳥鳴。

然後便見,數十道人影,騎著「鬼駝子鳥」直衝下來。

「真沒有想到,除了『萬方閣』外,『百草亭』的人也來了!」

看到來得這些人,雲芝心中感到異常奇怪。

有點耳聞的人都知道,「萬方閣」與「百草亭」可是死對頭,這兩派人竟然同時來到這裡,當真是奇怪非常。

「讓開讓開!」

突然駕到的這些人,竟然打算插隊,徑直向著最前方走來。

現場中的很多人,都識得「百草亭」的勢力龐大,儘管心中不願,卻不得不暫時忍氣吞聲。

「讓開讓開,我們『百草亭』要求見『判生雙老』!」

這些人,已經到了東方修哲的身邊,依舊一副還將別人放在眼裡的架式。

「小子,說你呢,聽見沒有!」

其中一人,見到東方修哲不為所動,頓時一臉凶光地走了過來。

「雲芝,不要理會這些煩人的蒼蠅,進入『枯峰』要緊。」

東方修哲竟然完全不將這些來人放在眼裡,已經徑直來到了拉引使者的近前。

他的這句話,不但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更是惹惱了突然駕到的這些人。

「這是從哪跑出來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竟然敢不給我們『百草亭』的面子!」

就在這時,一位油光粉面的男子,在兩位高手的保駕下,走了過來。

此人,乃是「百草亭」的直系子弟,名為莫灰,這一次奉命前來枯峰,購買一種珍貴的藥劑。

接引使者可不管維持秩序,他們的任務就是收取物品,別的事情一概不過問。

「你們到底誰要進入,請快點決定!」

接引使者的目光主要看向面前的少年。

對於「百草亭」來得這幫人,雖然個個都是高手,不過卻是可以感受到的,唯獨眼前這個少年,卻是給人一種高深莫測的感覺。

接引老者很好奇,這個少年到底憑藉什麼,敢於跟「百草亭」的人叫板?

「只要拿出可以入葯的物品就可以了吧?」

東方修哲根本沒有理會身後那一雙雙充滿敵意的眼神,對著面前的接引使者問道。

「是的,不過還要評定一下你所呈現物品的藥用價值。」

接引使者平靜地說道,儘管他已經看到,那幫「百草亭」的人準備動手,卻依舊沒有多說一句無關的話。

「那你覺得這個如何?」

東方修哲手腕一翻,竟是取出了一條響尾蜈蚣來。

「這是響尾蜈蚣,雖然他的毒液可以入葯,不過只是一條的話,我不能讓你進入!」

拉引使者只是瞥了一眼,便是認出了東方修哲的手中之物,足見他的知識淵博。

說起來,這兩位接引使者,可不是「判生雙老」的人,這兩位甚至彼此不認識,之所以在這裡接引眾人,是因為兩人都欠「判生雙老」的人情。

「哦,那需要多少這種響尾蜈蚣,才有資格進入?」

東方修哲眯縫著眼睛,雖然是面帶微笑,不過卻是讓兩位接引使者都是不由得心中一緊。

「如果一個人進入,需要五條,兩個人進入,需要十條!」

其中一位接引使者,強自鎮定地說道。

面前這位少年,剛剛不經意流露出來的氣息,讓他感到恐懼,是以在說這話的時候,他的語氣客氣了很多。

「我現在開始佩服起,制定這項進山規定的人了!」東方修哲嘴角彎起一抹弧度,然後接著說道,「十條是吧,在這裡!」

隨著話落,共十條響尾蜈蚣,被他扔在了地上。

對於這些響尾蜈蚣,還是當初在那個山洞中得到的,沒有想到這個時候派上了用場。

在東方修哲的納戒中,這種響尾蜈蚣還有數千條呢,扔出十條,倒也不覺得可惜。

「可以了,二位裡面請!」

接引使者,頭一次用了一個「請」字。

東方修哲淡淡一笑,邁步進入,沒有想到這個時候,先前那個囂張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給我站住!」說話的是莫灰,「來人,給我把那小子攔下!」


兩道人影,以奇快的身法,向著東方修哲衝去。

「放肆,枯峰可不是讓人撒野的地方!」

一聲怒喝,從其中一位接引使者口中發出。

眾人只見他揮出一掌,強大的勁力,竟然將衝過來的兩人擊飛了出去。

「進入了枯峰,便是枯峰的貴客,再有放肆者,定殺之!」

聲音如洪鐘,震得眾人耳膜嗡嗡作響。

莫灰再怎麼囂張,也不敢在兩位接引使者面前囂張,他只能將這笑賬記在了東方修哲的身上。

「小子,你給我等著,等你出了枯峰,看我怎麼收拾你!」

心中發著狠,莫灰將事先準備好的物品交了出去,很順利地獲得了進入枯峰的權力。

東方修哲與雲芝兩人,沿著崎嶇的山路向前走,只需沿著腳下的這條路,便可以見到「判生雙老」。

走了大概有半個小時,一個山洞赫然出現在了兩人的面前。

在山洞的兩側,同樣有著兩位戴著面具的人把守。

進入了山洞,裡面十分的寬敞,明顯可以看出人工開掘的痕迹。

裡面有著很多通往其他地方的通道,錯綜複雜,好像隨便走入就會迷路。

東方修哲與雲芝兩人,被帶到了一個巨大的大廳,在這裡見到了很多等候多時的求見者。

這些求見者,相互認識的人聚在一起,卻並不交談,而是視線警惕地打量著其他人。

東方修哲與雲芝的到來,立時引起了這些人的注意,那一道道目光,就像是一把把鋒利的小刀。

找了一處僻靜的角落坐了下來,東方修哲也不說話,開始思索起事情來。

「看來,自己前來這裡求購『斷經續脈膏』不會是件容易的事!」

東方修哲眉頭緊鎖,他最擔心的是,如果「判生雙老」不收金幣只收物品,那可就麻煩了!

就在他沉思的時候,莫灰在一些手下的陪同下由外面走了進來。

他們的出現,立時讓原本安靜的氣氛打破。

「『百草廳』的人,竟然連他們也來了!」

「看來這一次要有好戲看了!」

「……」

一些人開始小聲議論起來,並且不時地看向石台旁坐著的「萬方閣」一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