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嫂子你也不介意幫我看看吧!你覺得我會是什麼時候生孩子?又生的是兒子還是女兒,你說說唄!好讓我也期待期待一下。」

還等唐小芯出聲,席錦琛就先清冷道,「你嫂子不過就是隨口說開玩笑的話而已,你又是怎麼當真了呢?」

「可我還聽說,嫂子在坐月子的時候,好幾個人都沾了她的喜氣,然後都懷孕了。」

「都是湊巧罷了!」唐小芯淡淡道,隨之她秀眉輕輕一挑,「現在什麼時候生孩子的事,都是我一個人說了算的?難道不是應該你和殷文聰努力才行的嗎?」

「……」湯蓉蓉的面色開始有些微微的一僵。

「如果真要是我說了就算的,那未嫁的女孩子,我想她懷孕就懷孕了嗎?那我以後可真是發財了,誰要是敢跟我作對,那我就讓她天天懷孕,年年生孩子。」

趙思蘭忍俊不禁地說,「小芯姐,這要是這樣的話,計劃生育都不是找生孩子的媽媽了,而是找你了!那我國的計劃生育還真是好控制了。」

劉金園也跟著說,「對,大家都是喜歡生兒子,那以後專門找嫂子,那我國以後都沒女孩子了。」

其實他們兩個之所以出聲,那也是感覺到了湯蓉蓉故意在這種特別的日子裡針對唐小芯。

丁彩琴也不咸不淡地說,「那以後豈不是都沒老婆娶了嗎?那樣太可怕了!」

「何止可怕呀!以後小檸檬都不知道被多少男孩子追呢。」趙思蘭笑著說,「小芯姐你家的門檻可要安裝一個高一點,不然門檻都容易讓人給踩爛了。」

聞言,唐小芯笑意掛在臉上,微微挑了挑眉,「也是,不過這些我倒不擔心,比較擔心的人是錦琛,他對小檸檬比對俊哥兒還要好,我估計他以後捨不得會比較多一點。」

他們在說的時候,席錦琛腦中已經浮現了自己家女兒長大,後面跟著一群小夥子,他的眉頭都皺得快要夾死一隻蒼蠅了,「我家小檸檬未來的愛人,必須要符合我的要求才行,不然我不會同意我家小檸檬嫁給他。」

唐小芯瞥了瞥他,這麼嚴肅,看起來某人是提前進入了岳父大人的角色了!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看著劉金園他們,聽著他們的談話,湯蓉蓉突然覺得有什麼在變了,以前她還在哌出所工作的時候,大家的相處都非常愉快,現在,給她的感覺就是唐小芯跟劉金園他們融合,成為了真正的朋友,能笑能打鬧能調侃彼此……

她現在是已經融入不進他們的圈子裡,她就是一個外人……

這個事實猶如一顆小石子投入了湯蓉蓉的心裡,隨之一股的不舒服和嫉妒,她微微發紅的眼睛在盯著唐小芯看時,輕輕地一眯,陰險無比,像是在確定些什麼一樣。

她身邊的殷文聰冷眼看著她變化的神色,嘴角冰冷一抿,又幾分不屑與嘲諷的味道。

「嫂子就是偏心,你都能給劉金園的媳婦看了,為什麼就不能給我看看呢?」湯蓉蓉嘴角掛著笑容,仍然不死心地與唐小芯說。

似乎非要看著唐小芯出糗才會善罷甘休的感覺。而這種感覺在場坐著的人都能明顯感覺到。

唐小芯嘴角溫柔的笑弧漸漸變得冰冷和凌厲起來,目光看向湯蓉蓉的時,有股說不出的冷厲與霸氣,譏諷冷道,「虧你還是讀書人呢!連沒怎麼讀過書的思蘭她都知道,這些好意頭的話,也不過就是說說罷了,過於較真,那就只能說明了滿腦子,毫無主意。」

話都已經說到了這個份上了,唐小芯也一點不介意把湯蓉蓉給得罪了,「難道不成你覺得你就是一個腦子,毫無主意的人嗎?」反正殷文聰他自己都在看著呢,是湯蓉蓉非要湊上去的,什麼都是湯蓉蓉自找的,那就不能怪她了。

趙思蘭跟丁彩琴的關係很好,所以,又再加上湯蓉蓉老是喜歡找唐小芯的麻煩,自然也就看湯蓉蓉很不順眼了,一點也不擔心得罪了湯蓉蓉,而會讓自己愛人沒了工作,「沒腦子,那不就是傻子嗎?」

這話一出,是個人都明白這話的含義,其實就是在指湯蓉蓉要是再追究生孩子或者生男還是生女的事,那就是傻子的行為。

湯蓉蓉嘴角的笑容僵硬得看起來快要垮掉了一樣,心中陰狠與惱怒,讓她忍不住朝趙思蘭兇狠狠地瞪了一眼。

而這時,她身邊的殷文聰,在桌底下踢了一下湯蓉蓉的腳,似乎也是一種警告和提醒。

湯蓉蓉瞬息間斂回眸子,憤慨和嫉妒齊齊在心臟了翻騰。要是比如唐小芯或者趙思蘭受了委屈,席錦琛和劉金園他們肯定會站出來為自己媳婦說話,而自己呢,殷文聰不但不出聲幫她說話,甚至還覺得她這樣做錯了。

如果要是唐小芯這般,她也相信哪怕是唐小芯做錯了,席錦琛也會毫無條件站在唐小芯那邊。

瞬息間,心裡好像明白了什麼。

原來有愛結為夫妻,那相處的日子都是甜的,幸福的,像她跟殷文聰這樣的,那生活就是一個痛苦。

可又能怎麼辦呀!

她喜歡的人就是席錦琛,而席錦琛喜歡的人就是唐小芯。

而席錦琛身邊已經有了唐小芯,就算是她跟殷文聰離了,就算是她有機會拆散席錦琛和唐小芯,以席錦琛目前這麼愛唐小芯的行為來看,席錦琛也會一直等唐小芯。

巨星重生:捕獲花心大BOSS 可她就是不甘心。

明明就是她先遇到了席錦琛,是她先看上席錦琛的,唐小芯就是後來的,憑什麼唐小芯奪走她愛的人就可以,她奪回去,就不行了呢?

不,她不管,就算是她得不到席錦琛,那她也要讓席錦琛和唐小芯過得不幸福。

劉金園這個時候出來打圓場,笑笑說,「蓉蓉呀你也別介意,我這個媳婦就是心直口快,要說了你不愛的話,你也別放在心上。」

聞言,湯蓉蓉心裡冷笑,這話都已經說出去了,已經讓她不高興了,還來假惺惺說這些後面的話,覺得有意思嗎?

這時,門口站著姍姍來遲地席秋怡、杜美華、宋多金三人。

唐小芯看見了,便從座位上站起來,畢竟他們是今天的主人公。

席錦琛也隨之起來。

宋多金眼尖,看見他們了,穿梭過人群來到他們面前。

而他身後也跟著不大高興的席秋怡和杜美華兩人。

原本呢,席秋怡和杜美華都是不打算來的,覺得呢沒必要過去,又還得要給唐小芯送禮錢,還看得要看著唐小芯因為生了兩個孩子而笑得很幸福的樣子,心裡堵的慌。

但又奈何不了宋多金要來這裡的心。

於是也只能跟著來了。

「大哥,嫂子,不好意思我們做生意忙,沒能早點到,很抱歉,這裡是一點小心意。」宋多金把紅包遞給了席錦琛,為了表達他心意的同時,又有一份討好的心思在裡頭。

席錦琛伸手推了,「大家都是親朋好友,不需要這麼客氣,今天大家來吃飯,就是為了慶祝兩個孩子滿月罷了,不收紅包的。」

宋多金笑容微微一凝,看到席錦琛堅定不移的神色,他便悻悻把紅包收回去了。

看宋多金那紅包的厚度,想必裡面是塞了不少錢,唐小芯眼底掠過冷漠,面上掛著疏離的笑容,也是幸好她之前給了席錦琛打了預防針,不然就收下了禮,說不定哪天又會讓席秋怡或者宋多金有機會誣陷席錦琛。

其他的事可以不留神,唯獨席錦琛的事,她就必須一一留神。

席麗瓊走過來,招呼他們去坐下。

由於他們來得晚,原先坐滿了的親朋好友吃飽起來了,席麗瓊將放飯桌上的殘渣收拾一下,再取了乾淨的碗筷。

席秋怡一坐下,就是很嫌棄的表情,有點不高興地跟宋多金埋怨,「都說了不來,你非得來,你看,我們吃的都是別人剩下的。」這不就是在吃別人的口水了嗎?

宋多金眉頭一蹙,不耐煩的說她,「行了,來都已經來了,你還有那麼多意見,那你就先走,別留在這裡,不過你也別怪我沒給你提個醒,要是你把大哥和大嫂給得罪了,那肯定不會放過你。」

面對宋多金的警告,席秋怡也只能忍著不舒服,坐著,筷子就是象徵性地動了一下,沒怎麼吃。 杜美華倒是沒有席秋怡那麼挑剔,看見桌上的滷味五花肉,她筷子沒停過,直到吃飽了,她才放下筷子。

其他親朋好友吃飽了,個個都起身離去。

剩下稀稀疏疏的十幾個人。

其中也包括席秋怡、宋多金、杜美華、湯蓉蓉、殷文聰、劉金園等人。

這時,兩個孩子也醒來了。

唐小芯和李蓉萍抱著到院子裡頭,讓大家見見面。

方鴻維一見著,樂呵呵,非得要抱一個。

席建立也不甘示弱,也抱了一個孩子。

宋多金原本就有討好唐小芯和席錦琛的心,自然看見了俊哥兒和小檸檬他就湊過去,滿臉笑容,還對孩子一頓誇,不過說實在的,他也是打心裡羨慕唐小芯和席錦琛,日子過得紅紅火火不說,還有一雙兒女,組成了一個『好』字。

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才有兒有女。

「真要是這麼喜歡孩子,你跟秋怡也抓緊時間生一個吧!」席建立就算是跟宋多金說話,但慈祥蓄滿笑容的眼眸一直盯著手上抱著的小檸檬,尤其是對上小檸檬那雙純真比世間任何東西都要乾淨的瞳孔,他便覺得他的心都融化了。

「好!」宋多金唇邊溢著笑容應席建立,心裡卻想到他跟席秋怡結婚也已經一年多了,但席秋怡遲遲卻還沒懷孕。

這時,席秋怡神情有些不太自然,孩子她也想生呀,關鍵就是沒懷孕,她也擔心這個話題會繼續被提起,於是她就想著轉移話題,下意識就想到了唐小芯去,也是很自然地把自己剛才一直在想到的事,就用來問唐小芯:「嫂子,怎麼不見你媽媽和妹妹呀!今天可是特別重要的日子,不來也太不合適了吧!」

「她們今天有事,沒空過來。」對於席秋怡的哪壺不開提哪壺,唐小芯笑容如斯,語氣淡淡,目光清冷。

「這樣呀!我是覺得不管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還是得要來一下。」

「秋怡,什麼時候我才能喝到你孩子的滿月酒呀!」唐小芯淡淡地轉移話題。

哼,她也不笨,剛才席秋怡也是逃避生孩子的話題。

聞言,席秋怡頓時面色一變,暗暗咬緊牙齒,好你一個唐小芯,明知道她是在轉移話題,非又要把這個話題轉回來了。

杜美華當然就是第一個開口幫席秋怡,「孩子的事情都是要講緣分的,唐小芯你嫁來我們家的時候,也是有好長一段時間才懷孕,秋怡和多金結婚也不過一年時間,不急。」

哼哼,以為這樣說了,就可以把她的嘴給堵住了嗎?杜美華太小瞧她了。唐小芯嘴角一彎,「早生孩子還是好處比較多,身體修復得快,更何況多金家就只有他一個獨苗呀!那秋怡和多金的責任可就要大一點了,到時肯定是要多生幾個的才行,這一多生幾個的話,得要趁早。」她故意擺出一副苦口婆心地說。

席秋怡氣得恨不得跺腳,雙手握緊了拳頭,又是在宋多金他們面前,她瞪著唐小芯的行為又不好表現得太明顯了,但又忍不了,於是她的臉看起來很扭曲,就跟個整容失敗了一樣難看。

「嫂子說得對。」宋多金說這話不僅僅是為了討好巴結唐小芯,也是打心裡這麼覺得。

唐小芯神色淡淡,「你也差不多該回去開門做生意了吧!」

宋多金一聽,自然也是知道唐小芯不喜歡他們再待在這邊了,他也就順著唐小芯的話,故作恍然才想起來的表情,說:「是呀!多虧嫂子提醒,改天我們再過來。」

宋多金一走,席秋怡和杜美華自然就跟上去。

接著,殷文聰也跟唐小芯說一聲,他們要回去。

唐小芯和席錦琛親自將殷文聰和湯蓉蓉送到了門口。

直到殷文聰和湯蓉蓉的身影走遠了,他們兩人轉身回去。

有了李蓉萍、趙思蘭他們幫忙,院子亂糟糟的,很快就收拾乾淨。

……

殷家

殷建功、林德球、湯永康三人就在商量關於任繼德和羅小仙一直索要賠償一事。

林德球還把自己打算將任繼德和羅小仙處理的想法跟他們說了。

總裁玩過火:女人,說愛我! 湯永康第一個反對,「現在任曉棟的事情勉強算是過去了,如果再把他們兩個處理,那你肯定逃脫不了嫌疑。」

「現在調查小組不是已經走了嗎?」

「走了,也是可以回來的。」

那些年在山上當山賊的日子 「那難道一直就這麼下去嗎?任由任繼德越來越得寸進尺?」

這時,殷建功發表自己的意見,「我覺得林領導說得沒錯,不能讓任繼德他們再得寸進尺了,像任繼德這種人,也是個怕死的人,嚇唬嚇唬他們倆公婆,量他們也不敢再找林領導要錢了。」

有人同意自己的想法,林德球自然也是高興,還說,「任繼德都已經知道是我計劃害死任曉棟的,要是任繼德這一張嘴不封住,恐怕我們都會有麻煩。」

原本還在猶豫不決的湯永康,在聽到他說這話,便點頭同意了他們的意見,給任繼德倆公婆一個教訓。

他們剛商量完,殷文聰和湯蓉蓉回來了。

林德球見他們一身乾淨打扮,突然讓他想起了今天是席錦琛兩個孩子滿月,於是就隨口問他們是不是去參加席錦琛孩子的滿月酒了。

湯蓉蓉點了點頭說是。

林德球說,「要說席錦琛還是娶了一個不錯的媳婦,做生意,生意不錯,生孩子,一生就是龍鳳胎。」

這樣的運氣,不是誰都有的。

聞言,湯蓉蓉心裡有些許的不舒服,林德球說這些話,表面上是在感嘆席錦琛的好運,但細聽的話,也是間接性在問她什麼時候把孩子給生了。

「要是我們家蓉蓉也生一對龍鳳胎多好呀!」湯永康露出了笑容說。

「這樣一來,咱們兩家,一人一個。」殷建功接著說。

「是呀!」兩家孩子都是獨生,也總得需要有人繼承血脈與姓氏。

湯蓉蓉站在原地,手臂垂落,兩隻手指搓了搓,此時此刻她也不知道該說什麼,而心裡也很矛盾。

如果她要是想把日子過得舒服一些,第一個肯定是要生孩子。

但殷文聰不是她喜歡的人,而殷文聰他自己也喜歡唐小芯。

估計殷文聰也不會想跟她生孩子。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到了晚上睡覺的時候。

湯蓉蓉心裡藏著生孩子一事,還想著該怎麼開口去跟殷文聰說。

這時殷文聰薄涼的聲音打斷了她的思維,「孩子肯定是要生的,不過就是我從外面抱回來,而你只需要假裝懷孕,等到了十月之後,你就假裝生下來就行了。」

湯蓉蓉驚愕看著他,「什麼?這……這怎麼行,我爸媽他們肯定會知道的,而且我肚子到時怎麼大起來呀!」

「這些事情你不用操心,我來安排,等你懷孕了,我就到外頭做事,而你跟著去就行了。」

湯蓉蓉看他如此鎮定,計劃如此周祥,看來這件事早已經在殷文聰的腦子裡斟酌千百回了吧!

忽然覺得很諷刺,「你這麼為了唐小芯,她也不會知道,她也不會喜歡你,而你,一輩子在養一個不是自己孩子的孩子,你不覺得有點可惜嗎?」

「……」

「而且你這麼做,你對得起你家列祖列宗嗎?」

「對不對得住,可不可惜,那都是我的事,而你現在是怎麼想的,我更知道,不過我不會如你所願。」

聞言,湯蓉蓉神情一僵,難道是殷文聰知道自己想與他生孩子了?

「你只要按我的話去做就行了。」

殷文聰不想再繼續討論這個話題,便在一旁的沙發睡下了。

湯蓉蓉僵硬地坐在床上不動。

……

二個多月一過。

席桂花、郭洪亮、席建立三人回永和鎮去。

席麗瓊也傳來了懷孕,原本一直拖著李香蘭,不讓李香蘭回去的方清寧,這下還沒等方清寧開口,李香蘭就自己先回去了。

不過方清寧還想著把女兒李思思放在娘家養,李香蘭堅決了不同意,原因就是要照顧席麗瓊,還要幫忙唐小芯看店子。

而方清寧還是想著把用上一次那一招,走之前把女兒丟在娘家。

結果李香蘭緊跟著把孩子送會李家去,不管方清寧和李大慶的媽媽臉色有多黑,她也是堅持走人。

懷孕一個月的席麗瓊還是堅持在上班,李香蘭到了總店,也是幫唐小芯照顧兩個孩子,讓唐小芯去忙。

唐小芯剛要打算出門去粵香大飯店,走到門口的時候,唐可萱就怒氣沖沖跑來了。

直接質問她,韓正陽有沒有在她身邊。

聞言,唐小芯頓時覺得有些好笑,「韓正陽沒回來,你該去找他,而不是來找我。」

她沒空搭理唐可萱。

從唐可萱身邊邁了過去。

唐可萱氣呼呼地瞪著她:「他最近好幾次都從你家店子門口經過,他不是來找你,那是什麼?」

「這麼說的話,你應該是跟著他了!」唐小芯步伐一頓,微微側身看她。

「我有朋友看見的。」

「那你朋友應該看見,我跟韓正陽一句話都沒說吧!」

「……」對她來說,韓正陽沒有跟著唐小芯說話,但也是韓正陽對唐小芯的一種眷戀,所以,當她一聽到別人這麼說的時候,她就怒氣沖沖趕來這邊了。

見唐可萱不出聲,唐小芯也不再搭理她了,側轉過身,繼續邁步。

唐可萱找不到唐小芯的麻煩,也沒從唐小芯的口中知道一點半點關於韓正陽的消息,那她也只能悻悻地回去了。

韓家這個幾個月以來都被折騰的夠嗆得了,馬文霞也是想盡辦法這針對唐可萱。

唐可萱也是使勁跟馬文霞作對。

最後不管馬文霞怎麼驅趕,說再難聽的話,唐可萱就是不走。

而韓正陽始終都沒回過家裡,就連馬文霞和韓勝利他們都不知道韓正陽的下落,就好像是消失了一樣。

剛回到韓家門口,突然聽到了一道熟悉的嗓音,唐可萱眼睛一亮,神色發光了一般,人猶如閃電般沖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