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有用?」秦少宇在他耳邊低語,「那我日後天天十張八張給你寫。」

沈千凌抬腳踹踹他,「我要睡覺,你不許再說話。」

秦少宇吻吻他的額頭,眼底滿是寵溺。

由於入睡實在太晚,所以第二天早上,被追影宮包下來的一排房間都很是安靜,小二上來看了一圈,便又端著熱水輕手輕腳下去,生怕吵到他們。

飯廳里早已聚集了不少人,原本都是來看沈千凌的,此時一聽說沈公子還在睡,立刻開始感慨真是招人疼啊……睡懶覺什麼的,一定是因為昨晚太累了!嚶嚶嚶一整晚這件事簡直想一想就受不了,非常想排隊安慰。

雖然沈千凌的卧房在二樓,但出於腦殘粉的盲目崇拜心理,大家還是放低了說話聲調,因為沈公子必須是一個纖細敏感脆弱的小人兒,任何一點聲音都會被吵醒!

一時之間飯廳變得異常安靜,大家都在其樂融融悄聲細語,場面很是和諧,卻偏偏有人不識趣。一夥官兵拎著刀劍呼啦啦衝進大堂,為首一人大喝道,「你們老闆在哪裡?」

「幾位軍爺。」掌柜慌忙從賬台後跑出來,「我們本月的份子錢已經繳納過,不知還有何事?」

「和錢沒關係。」官兵囂張道,「將你們所有的客人都集中到大廳里來,大人有令,要在城中搜查疑犯。」


「疑犯?」掌柜嚇得不輕,「小人本本分分做生意,怎麼會藏疑犯,是不是有所誤會?」

「也沒人說你藏,這城中挨家挨戶都要搜。」官兵道,「廢話少說,快去將人都叫下來。」

「這怕是不行啊。」掌柜為難道,「二樓住了貴客,小的不敢去打攪。」

「貴客?」官兵聞言嘲諷,「是你丈人的親戚還是表舅的三姨?再貴還能貴過王法,快些叫下來,別妨礙老子辦公事!」

「誰啊!」二樓房間里,沈千凌還趴在秦少宇身上呼呼睡,葉瑾倒是先被樓下的動靜吵醒,帶著濃濃的起床氣坐了起來,睡眼朦朧殺氣騰騰!

沈千楓內力高強,自然在剛開始就已經醒來,於是道,「是來搜查的。」

「去弄走。」葉瑾煩躁捂住頭,「吵死了。」

「我去看看,你接著睡。」沈千楓隔著被子拍拍他,起身下了床。

作者有話要說:大概晚上九點半左右更第二個6K~


mua~ 第39章-錢滿滿大人神苦逼!

「怎麼回事?」在沈千楓出門之前,幾個暗衛先從樓梯上走了下來,看上去非常冷酷。

掌柜鬆了口氣,趕忙躲回了櫃檯後頭。

「我們是奉錢大人之命,前來此處搜查疑犯。」官兵上下打量了一番暗衛,覺得對方似乎像是習武之人,因此態度也稍微軟化了些,「還請行個方便。」


「別處隨便你搜,搜完快些走,我家主子的房內沒有。」暗衛冷冷往回走。


「給我站住!」官兵平時也是囂張慣了,好不容易軟一回,卻還碰了一鼻子灰,於是強硬道,「若是幾位不肯配合,便休怪我們不給面子!」

「我的面子,又如何需要你來給。」暗衛轉身看他,語調也有些挑釁,「再說一遍,我家主子沒見過什麼疑犯,趕緊走吧!」

「放肆!」當著如此多百姓的面被呵斥,為首官兵惱羞成怒,「都給我上去搜,一間客房也不許落下!」

「是!」其餘人舉著刀就要往上沖,暗衛飛起一腳將人踹了回去,不耐煩道,「我家主子在睡覺,你聽不懂人話是不是?」

「你給我等著!」周圍有不少鄉里鄉親,硬拼顯然不是辦法,於是為首官兵虛張聲勢吼了一嗓子,便帶人出了客棧,估摸著是要去搬救兵。

手下囂張成這樣,顯然官府也不是什麼好東西。暗衛在心裡搖頭,轉身回了二樓,將事情向秦少宇稟報了一遍。

「去查查看二十多年前,這城中有沒有一戶馮姓人家遭遇火災。」秦少宇道,「再打聽一下本地縣令和劉富的為人。」

暗衛領命離去,秦少宇回到房中,就見沈千凌還在睡,被子被踢在腳下,裡衣微微敞開,隱約露出精緻鎖骨,黑髮柔軟散在枕側,帶著一絲淺淡香氣,和他的人一般乾淨美好。

忍不住就低頭親了親,又拉過被子想幫他蓋好,沈千凌卻已經醒了過來。

「還早。」秦少宇道,「乖,再睡一陣子。」

「嗯。」 嬌妻太彪悍,總裁不好惹! ,懶洋洋蹭了蹭,「不睡了,肚子餓。」

秦少宇失笑,「我讓人送早飯進來?」

「下去吃吧。」沈千凌坐起來,「大哥與葉大哥呢?」

「方才聽到隔壁有動靜,應該也醒了。」秦少宇幫他穿衣服,「這裡的蛋黃包不錯,可以做早飯。」

「啾!」毛球也醒了過來,踢踢爪爪伸懶腰。

「過來。」沈千凌伸手叫。

毛球晃晃腦袋,一扭一扭從小窩裡爬出來,站在桌邊奮力一跳沖了過去,卻沒有像以往那般「咚」一下砸進沈千凌懷裡,而是停在他面前撲棱了幾下翅膀,才晃悠悠掉到了被子上。

沈千凌:……

秦少宇:……

毛球:……

啾。

「會會會會會飛了?」沈千凌最先反應過來。

毛球顯然也對自己的新技能很疑惑,站起來后撲了兩下翅膀,居然又飛起來了一點點——雖然真的只是一點點,但也好歹是飛起來了啊!

「啾啾啾!」新世界的大門驟然打開,金燦燦的鳥生就在前方!毛球小黑豆眼發光,仰著腦袋使勁叫。

「真的會飛了呀。」沈千凌也跟著一起興奮,抱著毛球滿屋子顛顛跑。

秦少宇略吃醋,於是在一邊道,「我也會飛。」為什麼不抱著我跑。

「誰管你會不會飛。」沈小受薄情寡義,匆匆穿好衣服洗漱之後,就跑去隔壁找他嫂子,想要普天同慶一下,結果剛推門就看到了疑似十八|禁。

「唔……」葉瑾大驚失色,趕緊把沈千楓從身上推開。

「呵呵呵我什麼都沒看到你們繼續。」沈千凌果斷往外跑,並且順手關上了門。

「怎麼了?」見他表情複雜跑回來,秦少宇不解。

沈千凌在他耳邊低語幾句,然後嚴肅道,「我會不會被葉大哥宰掉滅口?」

「很有可能。」秦少宇表情悲痛很配合,然後抱著人滾到床上,「所以我們要抓緊時間再嗯嗯一次,以免留下遺憾。」

「啾。」毛球從兩人胸前掙扎出來,絲毫不在意自己險些又被壓扁,而是喜滋滋跳到地上,繼續張開小短翅膀撲棱,似乎已經預見到了自己和哥哥在空中狹路相逢的一天!

這真是非常非常圓滿!

「都是你!」隔壁房間里,葉瑾正在用枕頭瘋狂砸沈千楓。

「又不是什麼大事。」沈千楓無奈,伸手將他拉到懷裡,「別鬧。」

「這還不算大事?」葉瑾扯住他的衣襟,你這個流氓變態登徒子!大清早把舌頭伸進老子嘴裡是要作死嗎!

「大不了下次我帶你去看回來。」 校花的透視高手

葉瑾:……

「這樣誰也不吃虧。」沈千楓道,「如何?」

「就這麼決定了。」葉瑾拍板,「我們今晚就去看。」

所以說惡趣味什麼的,真是非常般配。

聽聞眾人已經醒來,小二立刻上來說早飯已經備好,問要不要送到房中。

「不必了。」秦少宇道,「我們去飯廳。」

小二應和一聲,趕忙下去準備。待到眾人下樓之時,已經在靠窗雅座上擺好了熱氣騰騰的早點。

現場其餘百姓心裡澎湃無比,顯然非常想和沈公子說話,但是又不怎麼敢,所以只好用*辣的目光看他。

沿途下來,沈千凌也早已習慣了這種場面,於是笑眯眯道,「早。」

雖然只是一個字,但對於腦殘粉來說,顯然也已經十分把持不住,紛紛忍不住感慨果然和傳說中一樣啊,特別特別軟。

簡直想要熱淚盈眶。

「幾位這邊請。」小二殷勤拉開椅子,又往沈千凌面前放了一碗粥,「特意用花蜜與花露熬的,不知道合不合公子胃口。」

沈千凌:……

為什麼大家都是吃肉粥,就給我一碗素的。

流沙城的蛋黃包是特產,葉瑾隨手拿過一個掰開,濃郁肉香立刻撲鼻而來,蛋黃緩緩流出,引得沈千凌也開始咽口水。

「我們還特意為公子準備了青菜——」


「不必了。」沈千凌沖他笑笑,伸手拿起一個蛋黃包,「不必特意為我準備,我吃這個就好。」不要再給我吃素了好嗎,簡直煩。

小二趕緊點頭,並且略微頭暈目眩。

就說不是凡人啊,笑起來怎能如此好看。

簡直讓人心尖都要顫抖。

「估計等會還要來官兵。」秦少宇道,「早上來了幾個被打發走,心裡定然不忿。」

「看來這個地方官的確不怎麼樣。」葉瑾道,「否則早上百姓早就告訴他們樓上住的人是誰,而不是乾等著看笑話。」

「我已經派了人出去探聽消息,應該很快就能有結果。」秦少宇道,「若我猜得沒錯,這個錢大人應當會親自前來客棧。」

「為什麼?」沈千凌問。

「做貪官的人,有幾個不是老滑頭。」秦少宇道,「平日那些官兵囂張慣了,此番碰壁而歸,他定然會查究竟是怎麼回事。我們來流沙城的訊息並未保密,稍微一問就能知道。」

「那豈不是很遺憾?」沈千凌失望,「我還想等著看好戲。」仗勢欺人結果被揍神馬的,大反轉神馬的。

秦少宇失笑,幫他往小盤子里挑菜心。

「小鳳凰呢?」沒有毛球在身邊啾啾,葉瑾有些不習慣。

「在樓上。」沈千凌道,「今早學會飛了,正在和暗衛一起玩。」

「什麼?」葉瑾驚喜,「會飛了?」

「只能飛一點點,大概這麼高。」沈千凌比劃了一小段距離,「但真的會飛了。」和之前的炮彈完全不一樣。

「你怎麼不早點告訴我。」葉瑾抱怨,丟下筷子就往樓上跑。

「急什麼。」沈千楓將他拽回椅子,無奈道,「好歹先把粥喝完。」

我原本想早點告訴你來著。沈千凌哼唧,但是剛一推門就看到了現場版!

葉瑾呼嚕嚕喝粥,速度飛快。只是一碗粥還沒見底,客棧門外便又傳來一陣動靜,下一刻便見一個身穿官服之人急匆匆走了進來,身後還帶著十幾個衙役。

「吃個飯都不消停。」秦少宇給沈千凌倒水。

「吃完了。」葉瑾「哐當」一聲把碗放到桌上,擦擦嘴就想跑。

會飛了啊!一定非常招人喜歡!

「小王爺。」耳邊傳來一聲熱絡問候,而後便見那個錢大人帶著衙役隨從,呼啦啦跪在了地上,「下官錢滿滿參見小王爺。」

「咳咳。」 總裁的頭號寵妻 ,這種喜感滿滿的名字。

見到知縣下跪,原本在大廳里坐著的百姓也站了起來,面面相覷有些不知如何是好——他們的確知道葉瑾是王爺,但由於沈千楓一早便吩咐過小二,讓他告訴大家不必跪拜行禮,只管當普通人來對待就好,因此這陣都有些猶豫。

「沒事。」沈千楓對百姓道,「都坐下吧。」

百姓紛紛鬆了口氣,坐回桌邊繼續看熱鬧,並且暗自希望能親眼目睹錢滿滿吃癟。

被欺負了這麼些年,此番可算是有了盼頭。

真是不能更舒爽。

「下官不知小王爺前來,有失遠迎,還請多多見諒。」錢滿滿還在滔滔不絕。

葉瑾滿心都是小鳳凰,又對此人本來就沒什麼好印象,所以覺得略煩,「我們有不熟,要你迎接做什麼。」

「是是是,小王爺作風清廉,自然不喜鋪張。」錢滿滿連連點頭。

「若沒其他事,你可以趕緊走了。」葉瑾揮手打發——若按照他平時的性子,遇到這種人,估計早就跑的影子都沒一個。但如今身上壓了個王爺的名號,便只好耐下性子應付,以免給皇宮裡的那個丟人,就說哥哥什麼的簡直神煩。

「下官早已備下薄酒,不知可否請小王爺移駕前往官府?」錢滿滿繼續道,「雖說不是什麼豐盛宴席,卻也是本地子民的心意。」

「不去。」葉瑾臨近炸毛邊緣,「多謝好意,告辭。」

「小王爺客氣了,幾位肯紓尊降貴前往流沙城,實乃我城子民之福,在下既身為父母官,定然應當做好招待,又豈能怠慢?」錢滿滿笑容滿面,文縐縐說完一套接一套,「還請小王爺勿要推辭才是。」

秦少宇笑著搖搖頭,繼續給沈千凌餵了一個丸子。看來這個錢滿滿自己也知道心虛,畢竟假若放葉瑾在客棧住,那便免不了會聽到一些風聲,而換到官府住相對來說則安全了許多,起碼不會有百姓告狀。

葉瑾頭暈眼花,非常想把這個人一掌拍出去。

「小王爺。」見葉瑾沒說話,錢滿滿只當他已經默許,於是興沖沖站起來,想要將人請回去。卻聽沈千凌淡淡說了句,「沒人叫你起來。」

一語既出,周圍百姓都在心裡歡呼,等這一幕已經很久了好嗎!不愧是沈公子,在面對秦宮主的時候嬌弱軟嚶,在面對百姓的時候善良懂事,在面對貪官污吏的時候就冷若冰霜,角色轉換毫無壓力,非常棒!

錢多多隻好又苦逼跪了回去。

先前秦少宇派出去的暗衛也從外頭回來,視若無睹繞過跪在屋中的一堆人,在秦少宇耳邊低聲稟告道,「二十年前城中真有一戶馮姓人家失火,全家人悉數慘死;還有,這個錢大人的確不是什麼好東西。」

聲音不算高,不過葉瑾與沈千楓都能聽到。再看看周圍滿眼解恨的百姓,忍不住就在心裡嘆氣——若是這次不來,還不知道這城中百姓要受多少年欺壓。